icon-close

夜逐鹿皺眉。「金針刺穴很難見嗎?」

或許夜逐鹿自己都沒發現。他開口聲音極低,小聲的絕對不會打擾到月千歡。大概這就是墨九卿的威勢了。

年邁驚艷豐富的煉藥師點點頭。臉色嚴肅,語氣緊繃。「金針刺穴,那是至少有二十年以上的煉藥師才有資格施針的!」

「金針刺穴是上古古醫傳承的,上萬年前早就失傳了。我等如今所學,都是殘缺的文本。因此沒有足夠的經驗,根本不敢輕易施針!」

人的穴位有多麼重要。對於一位武師,那更是僅次於心髒的要穴!

要是施針錯誤,毀了穴位。那可就是一個廢人了!尤其是南宮梟這等尊貴的身份,誰敢在他身上試驗?

兩個煉藥師又驚駭,又難以置信。心底極度不平衡的盯著月千歡。該死的,她怎麼會金針刺穴?而且還這麼熟練!

就算是最有經驗的煉藥師,也沒有月千歡這樣,能在慌亂中快准狠刺穴定位的手法。

再看月千歡的年齡,簡直就是妖孽變態!

這個千公子真的能治好南宮梟!夜逐鹿鬆口氣的同時,不由臉色越發難看。難道他真的要承認自己眼瞎,還要給他三跪九叩?

不,這絕對不可能!

他必須要想想辦法,阻止這一切發生。還有,還有不能叫那個墨九卿的男人發現。

月千歡不知她隨意一手給眾人的震撼。此刻,她全心全意都在南宮梟身上。開口:「南宮家主體內有碎片十七片。南宮無你數一數,清點一下盆里的碎片。」

「好的!」

南宮無低頭看了眼,十分驚喜激動。「千公子,盆里有五片了!」

「很好~~繼續數著。」 這一聲龍吟的咆哮聲,震的所有人耳朵嗡嗡直響,心神不定!就算那出山的憤怒虎嘯聲,氣勢也不及這龍吟聲的十分之一!

所有人都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就看到王磊的背後猛的出現了一道黑色的龍影!那龍影黑氣瀰漫,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瞬間凝聚成了一條黑色的巨龍!

但這黑色的巨龍不是真龍,而是由龍氣凝聚而成的。這是王磊在邊境小漁村降服的黑龍凶氣,經歷了這麼長的時間后,已經完全被王磊馴化,不再是之前那個狂躁暴戾的黑龍!

那黑龍一出現,勾魂奪魄便被震的倒退了幾步!還沒站穩,王磊便率先一步出手,一掌打出,黑龍猛的沖向了勾魂奪魄。

張嘴再次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聲,龍爪一抓,直接把兩人抓在了龍爪之中!黑龍在空中盤旋了一圈后,猛的把兩人扔向了側面的石壁!

無限黑暗年代 力道大的驚人,原本以為勾魂奪魄會被摔得夠嗆。可兩人還沒有撞在石壁上,立馬就化作了兩股黑氣,瘋狂的躥向了黑龍。

黑龍雖然力大無窮,無堅不摧,可身體太過龐大,在地宮裡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剛好勾魂奪的真身是魔王邪氣,如今化作了真身去攻擊黑龍,速度反應自然很快!

黑龍沒辦法抓住他們,那龍尾不停的在空中擺動著,彷彿整個地宮都被震的搖晃了起來。

王磊眉頭一皺,當即化作一道殘影,凌空一躍,瞬間出現在了勾魂的背後。那勾魂一直忙著對付黑龍,完全沒有察覺到王磊的出現!

等他反應過來之時,王磊便雙手抓住了勾魂的那股邪惡黑氣!也沒看到王磊手上怎麼使勁兒,勾魂的身形再次凝聚了出來!

身形剛一凝聚出來,王磊就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一拳一拳的打在他的身體上,同時怒罵道:「這是老子和石明聖涵的事情,你們這些混賬偏偏要出來多事!你不是魔王邪氣的化身嗎?今日老子就揍得連你娘也不認識你!」

王磊越說越憤怒,一拳接著一拳的打在勾魂的身上!那勾魂根本沒有還手之力,被王磊打的慘叫連連。就連他的身形,也是越來越淡,彷彿是快要消散的鬼魂魂體一樣!

奪魄想過來救勾魂,可無奈被黑龍纏著,絲毫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勾魂被一頓痛揍!王磊此時把怨氣全部發泄在了勾魂身上,這等恐怖的憤怒,是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

直到勾魂連痛呼聲也叫不出來時,王磊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上,直接把他打得砸進了冰冷的河水裡!只是過了幾秒鐘的樣子,勾魂猛的一下子從水面躥了出來。

但盡量避開著王磊,迅速躥到了奪魄的位置,同時惱怒的朝石明聖涵喊了一聲,「石小姐,你再不動手,是要等我們兩人被他們殺死嗎?要是主人知道你背叛了他,他一定會挖出你的心臟,讓你變成她的傀儡!」

石明聖涵一直沒有動手,聽到勾魂這番話,當即怒道:「我怎麼做,用不著你教我,因為你還沒有資格威脅我!」

其實在王磊和勾魂奪魄打鬥之時,我就一直在觀察石明聖涵。王磊讓我們不要動手,我們也沒有動手。可石明聖涵也沒有動手,坦白說,我真的不知道此時的石明聖涵到底是怎麼想的?

而就在我以為她會猶豫放棄之時,誰知,隨著她話音剛落,我就看到她舉著斬龍刀便砍在了她腳下的龍首上!

只聽見「鐺」的一聲刺耳聲響,那龍首的地方便被斬龍刀斬的火星四濺。那金屬碰撞的刺耳聲,鐺鐺的回蕩在我們周圍,聽的人很是難受!

石明聖涵的突然出手,完全讓所有人始料不及!我剛反應過來,她腳下的龍首竟然猛的發出了一聲痛苦的龍吟聲。

那龍吟聲比黑龍的龍吟聲還要震人心魄,連我這樣的道行和心境,竟然也聽的心神晃蕩,氣血翻湧!我回頭看林霄他們幾人時,皆是雙手死死的捂著耳朵,一臉的痛苦!

而最讓我詫異的是,那條原本纏著奪魄的黑龍,竟然好像是遇到了恐怖的天敵一樣,當場發出了一聲「嗚嗚」的低沉叫聲,完全沒有了之前那種猛龍過江的氣勢。

在半空中驚慌的轉了一圈后,猛的鑽進了王磊的身體中,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九哥,你看……」就在我震驚之時,阿狗突然喊了我一聲。我一回頭,就看到他的手正哆嗦著指向了石明聖涵腳下所站的那個金色龍首!

我順著看過去的時候,也是看到了讓我害怕的一幕!只見那龍首里噴出來的水柱,竟然變成了鮮血一般的顏色。好像是石明聖涵剛才的那一刀,的確傷了龍首!

「混蛋,到了現在還想騙我!」就在這時,石明聖涵忽然看著王磊罵了起來,「老娘差點就相信了你,以為真的龍脈是那顆龍靈樹!你們華夏的龍脈,並不是那顆龍靈樹,就是這真龍之子的九個龍首!」

石明聖涵此時瞪著王磊,氣的只差跺腳打人!而我聽到這個答案時,冷汗刷一下就冒了出來,更是對王磊一陣無語!

這混蛋剛才說的那麼逼真,就是要轉移視線!這都啥時候了?他竟然還能使出這樣的幺蛾子。剛才他那翻表演,真的是騙了在場所有的人!

他這麼做,恐怕也是要讓石明聖涵覺得那龍靈樹就是龍脈!只要讓石明聖涵斬了龍靈樹,說不定就可以保住龍脈!這樣一來,王磊就可以不用動手殺石明聖涵!

不得不承認,王磊這一招,的確是藝高人膽大!當然,這也離不開他那天馬行空的智慧!

我看著王磊的時候,王磊就尷尬的嘿嘿一笑,抓了抓後腦勺后,笑著朝我解釋道,「九哥,實不相瞞,之前有星探發現了磊爺我!他說磊爺我的帥已經掩蓋了我的演技,可磊爺我已經厭倦了別人誇我帥氣!只想做一個真正的實力派,所以才想試試磊爺我的演技到底如何?不過,從事實證明來看,磊爺我的演技的確超越了我的帥氣!」

聽到他這番解釋,我完全是哭笑不得。如此緊張的氣氛,竟然被他三言兩語變得輕鬆了不少!

再一看石明聖涵,那瞪著王磊的眼神,眼睛里只差噴出了怒火,估計現在只想揍王磊。

王磊被石明聖涵瞪的心虛,但靈機一動,反問石明聖涵,「你既然相信了龍靈樹是龍脈?可你為何不斬龍靈樹?偏偏要去斬龍首?」

王磊的心思,的確讓人捉摸不透!而他這麼一問,竟然問住了石明聖涵。只見石明聖涵憋紅著小臉,一時語塞,嘴唇動了動,突然凶道:「混蛋,連這個時候你也要騙我!那你說的愛我,肯定也是騙我的!看來,你和其他男人一樣,都是花言巧語之輩!」

這兩人的招數很有意思,之前明明是王磊將住了石明聖涵。可石明聖涵現在說的這番話,剛好又反過來將住了王磊!

「不是,磊爺我是真心的!你聽我解釋……」王磊連忙解釋道。

可這麼一來,他就輸了。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出來,石明聖涵再次舉起了斬龍刀!

我不能讓石明聖涵繼續斬龍首,正要衝上去阻止石明聖涵。王磊卻是搶先朝我喊道:「九哥,你帶人對付勾魂奪魄!石明聖涵,交給我!你放心,只要有磊爺我在,必定不會讓她毀了華夏的龍脈!剛才的變故,只是意外!」

看王磊的樣子,這次他應該是要動真格的了。我連忙點頭答應,隨即招呼子龍等人,「子龍,林大哥,你們隨我一起對付勾魂奪魄!小心點,他們很邪門,只要纏住他們便行,千萬不能和他們拚命!」

我話音一落,幾人便全部把法劍抽了出來,隨我一起衝上去對付勾魂奪魄!可剛一把他們圍住,所有人皆是感受到一股壓迫性的氣息襲來,帶著濃濃的死亡氣息!

爵爺的小狐狸精又兇殘了 而在感受到異樣的死亡氣息時,我就連忙看向了身後的方向。尤其是子龍,他好像對這股氣息很熟悉,竟然比我還要先反應過來!

在我發現他臉色凝重之時,我就看到一道黑影正朝我們瞬移而來。就是眨眼的功夫,這黑影便從我們身旁徑直飄過。速度快的驚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聽到了一道沙啞的聲音傳來:「很好,終於把你們三兄弟引到了崑崙虛!」 月千歡掐訣,武力運轉指尖,靈氣調動縈繞在身周。

武力沒入南宮梟體內,溫和的逼出體內的嗜血箭碎片。 泣顏 靈氣精純,隨著月千歡掐訣沒入南宮梟體內。修復滋潤傷體,讓南宮梟不至於失血太多而更加糟糕。

「六片!」

「哇,七片了。千公子七片了!」

「嗯。」月千歡微微額首,勾唇笑意腹黑冷戾。

月千歡是真的忙的沒空來記碎片的數量了嗎?當然不。月千歡眼角餘光瞥了眼屋中某三人,勾唇笑的戲謔十足。

不知道他們現在感覺怎麼樣,打臉腫了嗎?

「八片了!!」

「九片!十片!千公子,十一片也出來了!」

……

南宮無每一聲歡喜激動的驚呼,夜逐鹿和兩個煉藥師的臉色就蒼白難看一分。

這算什麼?

先前有多麼鄙視不屑月千歡,現在臉就有多麼腫。一聲聲報數,就如同一個個響亮的巴掌抽在臉上。同時心底的難堪和不自在,更是讓三人屁股下有火燒一樣,坐立難安。

「十二片了!」

「十三片!」

一個煉藥師忍不住了。他臉色鐵青蒼白,起身想要出去。然而當一抬頭看見那美人榻上,慵懶散漫品茶的男人。身體抖了抖,默默的又坐了回去。

一坐下,旁邊煉藥師就忍不住拉了他一把。壓低嗓音,「現在怎麼辦?」

「我,我怎麼知道。」

「要是真讓她醫好了南宮家主。咱們的臉面往哪兒擱?傳出去,恐怕天下人都會說咱們是庸醫,說咱們是騙子。咱們幾十年的名聲,可就功虧一簣了!」

不!絕對不能變成這樣。

兩人臉色難看,又青又白活像調色盤一樣。忽然,他們齊齊看向夜逐鹿有了主意。

他們不想被打臉,丟臉。夜家主肯定也不想啊!他們可沒忘記,夜逐鹿和月千歡的賭約。要是輸了,會做什麼!

小心戒備著墨九卿,兩名煉藥師連忙給夜逐鹿私下傳音。

三人偷偷交流著,議論著。漸漸有了主意,彼此臉色也重新恢復淡定,冷笑著盯著月千歡。

不過他們沒發現,他們的舉動一直落在墨九卿眼底。天底下,有什麼比當著墨九卿的面盤算陰謀更作死的?恐怕沒有了。

「父親。」夜央歌有所察覺,眉頭緊皺。

「怎麼了?南宮家主就要被醫治好了,你不感到高興嗎?」

「孩兒自然是高興的。只是……」夜央歌站在夜逐鹿身邊,壓低嗓音,神色間皆是不贊同。「只是父親,千公子想必不會為難父親。還請父親也不要做其他不該做的事。」

「放肆!夜央歌你給我閉嘴。」

冷戾憤怒的呵斥夜央歌,夜逐鹿瞪了他一眼。「回去再收拾你,現在給我閉嘴等著。」

張了張嘴,夜央歌嘆口氣沉默了。夜逐鹿要怎麼做,他當然沒法阻止。可是夜央歌知道,跟月千歡他們為敵絕對不是善舉。不說墨九卿,月千歡自個就不是好惹的啊!

「噹噹當!」

一連三聲清脆聲響。南宮無激動地眼眶裡都是淚水。「千公子!」

「好了。你大哥沒事了,你還哭什麼?男兒有淚不輕彈。」

勾唇冷笑,月千歡挑眉看向屋中幾人。現在是時候算賬了~~ 我們還沒看清楚這黑影,就看到他已經攔在了王磊的身前!也就是這時,大家才看清楚了這人的身形!

只見他穿著一件黑色的長袍,這黑袍和其他巫師的黑袍不一樣,衣領上面還有黑色的連衣帽。這人戴著連衣帽,臉上還蒙著黑紗,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他的聲音很沙啞,但又帶著迴音,是我從來沒有聽到過的聲音!他剛一出現,勾魂和奪魄連忙跪在了地上,恭敬的喊道:「恭迎主人!」

而這一刻,我的心裡也是沉重了起來。他們的主人來了,也就是魔王三個分身之一!連他的傀儡勾魂奪魄尚且如此厲害,更不知道他的力量到底有多強大!

黑袍人微微抬了抬手,示意他們起身,隨即笑道:「你們這次的任務完成的很不錯,不但找到了命輪,還把他們三人聚集於此。待我統一三界,我便讓你們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謝主人!」

這黑袍人根本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裡,說完之後,便扭頭看向了石明聖涵。他並不是回頭去看石明聖涵,而是腦袋直接轉了一百八十度,後腦勺對應胸膛,正臉對應後背!

這一幕我並不陌生,之前我遇到的一些怨鬼,他們也能用這樣的方式來嚇人!可我眼前這個黑袍人,絲毫沒有嚇唬人的意思,完全是本能的反應。給我的感覺,雖然他現在是後腦勺對準我們,可就好像他的後腦勺也有一雙眼睛在瞪著我們!

就是這種奇怪的感覺,讓我心裡直發寒!

而就在這時,他也再度開口,「石明聖涵,我答應你的已經全部做到!現在該是你履行承諾的時候了,要麼斬斷華夏的龍脈?要麼我讓你永遠留在這龍脈地宮陪葬?兩種結局,你自己選擇!」

「哼!」石明聖涵冷哼了一聲,冷笑道:「你這是在威脅我嗎?我告訴你,我這輩子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威脅我!要是把我惹怒了,我馬上離開龍脈地宮。不信,你可以試試看!」

「漂亮!」石明聖涵話音一落,王磊立馬拍手鼓掌,笑道:「不愧是磊爺我喜歡的小妞,就喜歡你這種暴脾氣!磊爺我有求虐傾向,你越是這樣,磊爺我就越幸福!」

「閉嘴!」石明聖涵瞪了他一眼,也沒有和他多言。王磊被吼的不敢說話,抓著後腦勺尷尬一笑,絲毫不覺得臉紅!

倒是那黑袍人看向了王磊,輕笑了一聲,道:「我調查了這麼久,才知道你是守護命輪的人!故意讓你來崑崙虛幫李初九,也就是要讓你打開命輪,告訴我命輪選中的人到底是誰?可現在看來,已經不用你告訴我了。命輪選中的人,應該就是李初九和趙子龍吧?但你這犯賤的性格,的確有損你們上古家族的臉面!」

「我呸!」王磊啐了他一口,回擊道:「磊爺我是喜歡犯賤,可也不是吃你家米犯賤的!你不懂愛情,磊爺我教你!對心愛的女人犯賤,那是愛的一種!你不懂吧?」

王磊這話把黑袍人給問住了,見黑袍人沒說話,立馬看向了我和子龍,「九哥,龍哥,你們承認磊爺我的觀點嗎?」

我和子龍無奈一笑,同時點了點頭,「支持,必須支持!」

「呵呵!」誰知,黑袍人卻是冷冷一笑,輕蔑的說道:「你們這些凡人之所以被稱作為螻蟻,就是因為你們心中被情愛牽挂!無情無愛之人,才能永恆!」

王磊一聽到黑袍人的話,立馬反擊道:「狗屁觀點!一看就知道你是心理變態扭曲的人!你這種人遲早是國家的蛀蟲,到時候磊爺我一定讓警察叔叔來抓你!」

黑袍人不屑一笑,不再理會王磊,繼續看向了石明聖涵,威脅道:「石明聖涵,剛才忘記了一點!如果你背叛我,我不光要殺了你,還要滅了陰陽道。你的家人,還有和你聯繫的人,我會通通取走他們的心臟,讓他們一個個變成吃人心臟的惡魔!」

「你敢?」石明聖涵當即指著黑袍人怒道:「你要是敢這麼做,我就算死也不會放過你!」

「呵呵!」黑袍人冷冷一笑,道:「敢不敢?就在於你如何抉擇了?我希望在我解決這些螻蟻之前,你能夠把這九個龍首全部斬掉!」

這黑袍人剛一說完,王磊就大聲咳嗽了一聲,吸引了黑袍人的注意力后,這才開口道:「你會後悔的,因為你敢欺負磊爺我的女人!」

「就憑你?」黑袍人也被激怒了,冷聲道:「你們不用一個個來,全部一起上!」

「想找死?那磊爺我成全你!」王磊話音一落,直接沖向了黑袍人!凌空一躍,身形當即消失在空中。等他再次出現之時,完全已經出現在了黑袍人的面前!

兩人沒有任何的言語,同時出手攻擊!他們的攻擊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只能看到殘影在半空中轉換消失。他們的攻擊看起來很平靜,可我們都能感受的到,在他們交手的周圍,空間已經出現了強烈的波動。

子龍此時拍了我一下,小聲道:「初九,這黑袍人和我體內的邪惡力量不同!我對這種邪惡的力量很敏感,這黑袍人釋放出來的氣息,帶著衝天的恨意!而我體內的這股力量,卻是十足的憤怒力量!每次我被激怒時,這種力量就會佔據我的心神!難道說,三界不止一個冥王?」

子龍並不知道魔有三個分身的事情,但聽他這麼一說,我心裡卻是想通了一些事情。程松告訴我,魔有三個分身,分別是代表著恨、怒,以及那最恐怖的殺!

這些情緒都是人內心深處最恐怖的思想,魔由心生,也才產生了三個魔王的分身!按照子龍的說法,我現在就已經能夠確定這黑袍人的身份,他應該就是代表著恨的魔王分身!而九幽地獄的冥王,則是代表著怒的魔王分身!

現在我已經確定了兩個魔王分身的身份,只有那個代表著殺的魔王分身,卻是一點兒線索也沒有!殺的魔王分身,乃是三個分身中最厲害也是最恐怖的分身。

難不成,這個分身還沒有誕生?

見王磊和黑袍人打的難分難捨,我才把三個分身的事情告訴了子龍!子龍聽完后,也是一臉的疑惑,沒有說話,好像在開始重新思考魔的定義!

我也希望他能夠想明白,主動放棄取代冥王,幫我們逆天改命的想法!

「九哥!」就在我沉思之時,王其鵬忽然喊了我一句。我一回頭,就看到他的眼神看向了勾魂奪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