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夜幕降臨,但城主府內確實燈火通明,一道道人影喬裝打扮之後,逐漸離開了天青城。

「梁冬,你的身上肯定有很大的秘密,絕不是被雷劈中那麼簡單,反正你的仇人在傾月城,你還會來的,我等著你,這個城主之位,我遲早會拿回來的。」遙望著天青城一刻鐘之後,蒼青山咬著牙齒,捏著拳頭,全身真氣不斷湧出的道。(未完待續。) 轟隆隆!!!

「好快的速度。」陡然,梁冬繞著一座大山圍繞了一圈之後,那跟空間摩擦之間產生的音爆聲還有真氣的撕裂力,這座山峰就發出轟隆隆的聲音,旋即轟然爆裂,這是因為梁冬太強大也太快了的速度造成的,感受著自己此時的速度,梁冬不禁有些感嘆。

想當初,自己才是「變氣」的時候,來天子學院,連跨了兩個省,就花費了三四天的時間,而現如今,怕是一天就可以到達雲中省的天青城,這樣的速度,稱之為電光火石也不為過,

「純陽,你看我到達了什麼修為了?」頓時,梁冬此刻離開了天子學院,早就可以為所欲為,赤純陽一下子飛掠了出來,梁冬突然開口道。

呼呼!

乘風破浪,狂風呼嘯,但卻不能給梁冬一點阻力。

「你,你也到神通了?」陡然,赤純陽連續十幾日也沒見過太陽,也有點久違了,但聽到梁冬的話連忙將目光對準了過去,一下子就陷入了震驚道。

「半年之久,我終於到了神通之境。」聞言,梁冬喜悅的點了點頭道。

「我們這是去哪?」赤純陽問道。

「回家看看,順便待解決了所有事之後,就去看看那海外龍族將領土開拓到哪裡了?」聞言,梁冬目光閃爍著殺機道。

「海外龍族?」赤純陽一驚。

「嗯,我聽說傾月城洪熙聯合了海外龍族,要在傾月城附近開疆拓土,甚至想要吞併整個雲中省,有自稱傾月國的趨勢。」梁冬點了點頭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洪熙那傢伙雖然是半神通,但海外龍族何其尊貴,又豈會跟他合作?我恨不得直接衝到傾月城去看看。」頓時,赤純陽不相信的道,掙扎著要去傾月城,臉龐上都變得通紅起來。

曾經的大仇,今日就有機會報,赤純陽怎麼會放過。

「不,純陽,傾月城我們一定要去,仇我梁冬保證,也會跟你一起報,但現在,我需要回家看看,不然,我心難安。」頓時,梁冬目光歉疚且堅定的道。

「好,暫且留他多活幾日。」聞言,赤純陽看著梁冬一眼,全身顫抖著呼吸了幾聲,旋即,吐了口氣道。

「天青城,我回來了!」頓時,第二日,梁冬如期看到了天青城連綿起伏的山巒,一股熟悉感映入了眼帘,忍不住發出一聲長嘯道。

「呵呵……,這天青城,果然是好地方,山清水秀,我做族長那會那麼近倒是也沒來過。」頓時,看著天青城一副綠光森林,清香繚繞,城池浮空的樣子,赤純陽也忍不住發出一聲聲感嘆。

但下一刻,赤純陽卻有點驚訝,而梁冬則是一臉含笑的模樣。

砰砰砰!!!

頓時,梁冬跟赤純陽靠近城池一百米之內后,仔細一聽,似乎有什麼機關大陣被發動,緊接著一道道破風聲響徹而起,原來是那「破氣弩」連番爆射而來,響起了一道道砰砰的炸響聲。

嗖嗖嗖!!!

還有那天空之上,一隻只「飛箭蟲」蜂擁而至,一種黑色的炸彈如暴風雨般,轟炸而來,聲勢驚天動地,都瞄準了梁冬跟赤純陽。

「哈哈……,原來還有啊!」頓時,梁冬長笑一聲道,輕鬆無比的躲避開了這些黑色炸彈,旋即強大真氣化為匹練橫掃了過去,這些飛箭蟲就全部粉碎。

「那麼弱小的攻擊,也敢獻醜。」赤純陽凝目細看之下,輕蔑的笑了聲,一道道細小的黃金色的真氣破除了這些「破氣弩」之後,就極有靈性的在天青城找尋剛才「破氣弩」的發射洞口。

接連密密麻麻數百道響聲之後,每個黝黑洞口都發出破裂之聲,旋即,「破氣弩」就徹底消失了,而飛箭蟲,也被梁冬徹底粉碎完了,一切都歸於虛無,只有海底下的搜索箭魚,沒有上來,因為攻擊距離太遠了,所以,它們即使察覺到梁冬跟赤純陽是不明人物,但也沒辦法。

梁冬還記得當年,這三種保護天青城的攻擊措施,還讓他為了「龍靈不死丹」進入城主府費了一年的功夫,但如今,就算是面對面面對這些,梁冬空手,也能徹底粉碎這些機關。

「嗯?今日森羅不在城頭上?還有,怎麼城頭上一個人都沒有?」頓時,梁冬高興感嘆之餘,凝目一看之間,才發現天青城的城頭一個人影都沒有。

「我看,肯定是知道晉陞神通,成為天子學院的精英弟子,這才望風而逃。」旋即,赤純陽心思老練,一下子就看出了蒼青山的想法,頓時道。

「這個老狐狸。」頓時,梁冬神色一動,大叫可惜道。

想當初,蒼青山為了梁冬,竟然打出了要親自為自己挑選乘龍快婿的旗號,召集了全城的青年才俊,那時候,梁冬才是「相氣」,不敵蒼青山,但姑姑為了自己,拿出五百萬「聚氣丹」,梁冬要連本利息的討還回來,看這情形,蒼青山這個老狐狸肯定是留給自己一個空的城主府。

「還是先回家再說。」頓時,梁冬平息了一下心情之後,就降落了身形,雖然城主府內已經空無一人,但其它的家族照樣還是生存。

「啊,那是?少族長?」頓時,梁冬跟赤純陽兩個人的身形逐漸由一個小黑點逐漸放大,一個睡醒惺忪的少年原本只是看了看天空,但似乎是看到了什麼,就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之後,旋即大喜的道。

「啊,真的,真的是。」頓時,附近的所有少年都被吸引了而來,還以為是騙人,這一看之下,當場就狂喜的近乎要狂吼。

「嗯?那他旁邊的男子是誰?」

「不知道。」

「親愛的族人們,我回來了!」梁冬降落在自己家的土地上之後,就忍不住跟這些少年熱情的擁抱起來,想不到離家三個月,還是家的味道好。

還是那句話,「乾坤不死勁」可以鎮壓諸天萬界,但可阻擋不了情感的蔓延。(未完待續。) 「梁冬,方天華跟那些弟子是你殺的吧?」到了小天地界的一邊,洪月兒背負著雙手,突然輕啟紅唇道。

在這裡,依然有微風在流通,身著深藍色裙子的洪月兒宛如是大海里的一條美人魚,全身晶瑩剔透,閃爍著迷人的光澤,似乎是天下最為優秀的書畫師只畫了上半身,魚尾卻沒有畫好。

「呵呵……,我不明白你說什麼?」對此,梁冬早就對洪月兒變得臉皮厚了起來,而且,心性什麼的,也早就不是當初的那般,面不改色的笑著道。

「哼……,你別不承認,前幾日,有人看到楊世青跟你還有我表哥一起出去,到最後,回來的就只有你們兩個人,你告訴我,這其中,沒有一點奇怪?」頓時,洪月兒猛然轉過了身,絕美的臉頰上滿是冷笑反問。

「是有些奇怪,但你不是學院的院主,不能夠調查我,況且,我區區神通一重「法力境」怎麼能同時殺死兩個人的呢?該不會,他們讓我殺我吧?哈哈……。」聞言,梁冬也點了點頭,旋即,故意裝作忌憚的神色譏諷道。

「那這事肯定跟你脫不了干係,你還是老老實實說吧,然後交出聖魔圖還有你身上的一切,自廢氣功,我會在天子面前,為你求情。」洪月兒美眸出奇的,也不憤怒,還天真的以為梁冬會懼怕天子,緩緩的道。

「哈哈……,我不用你幫我求情,你的這句話,我都聽到耳朵都有繭子了,要殺要剮隨時來,也別說我的家族之類的話,告訴你,我梁冬,百無禁忌。」最後,梁冬大笑了聲,雙手一劃,爆喝道,看著洪月兒,有著無比的諷刺。

嗖!

梁冬飛掠了回來,洪月兒也重新被華天峰護在了身後。

但梁冬心裡卻非常忌憚,剛開始是蕭天歌出現,緊接著,楊世青也出現,現在,強如核心弟子華天峰,也都相繼出現,真不知道,這個洪月兒到底是什麼存在。

但梁冬卻要找個機會殺了洪月兒,以絕後患,只不過,這個機會是千難萬難。

「梁冬侄兒,還有徒兒,我們進去吧!」百鳥鳳女笑了笑,直接越過了守衛小天地門的兩人,直接進去了。

「華師兄,還請你做主。」洪月兒見狀,絕美的臉頰上滿是怒火,道。

「放心,天子之命,無人能違抗。」華天峰臉龐也湧上了一抹殺意,狠狠的道。

越過了小天地界的最後一扇門,白蒙蒙的霧氣旋即迷惘了人的視線,但每每呼吸一口,梁冬瞬間就有神祇穴竅復甦的跡象。

「我們去那裡,裡面,會有長生秘境的強者在裡面,只有一個時辰,我們不能逗留。」接著,百鳥鳳女找准了一個方向,嬌小的身姿宛如穿花蝴蝶般,就往前飛掠而去,梁冬二人緊緊跟上。

一路上,梁冬感受著四周白蒙蒙的霧氣,每次都會不經意間,吸了一口,梁冬就感覺,體內不僅神祇穴竅會復甦,就連一點污垢都會被排除,而且這裡霧氣馥郁,似乎永遠都不會被吸干,空間,更是不知道有多寬廣。

「這種真氣叫做天地仙氣,是學院的祖師爺從遙遠的無盡星空內汲取仙氣下來構建而成的,但只有長生秘境的強者能夠在裡面修鍊,也就是親傳弟子以上才行,在這裡一天,相當於外面的十天,是修鍊氣功的最佳場所,我不是長生秘境,所以,也不能進入。」飛掠的同時,百鳥風女不緊不慢的解釋道。

「冬兒,姑姑有一天,也能進入。」梁婉玉感受到這種天地仙氣的進入身軀內,還有真氣的充滿,她也同時目光希冀的道。

「一定會的姑姑。」聞言,梁冬也笑著道。

「氣宗」在以前,是天青城的至強者,神通是傳說,但現在,自己不是也到了?在將來,不僅是長生秘境,上古大聖,也要努力達到。

「到了。」過了半分鐘之後,百鳥鳳女指了指前面,在小天地界內,倒是沒有什麼,有人,都是身份極其顯赫的強者,但此刻出現在梁冬面前的,卻是一座雅緻的竹樓,周圍環繞著青山綠水,清新的空氣內蕩漾著,要是尋常人住在這裡,都怕是會長壽。

嗖!

「洪月兒?」頓時,梁冬卻看到了洪月兒已經開始在攀登竹樓,一抹挑釁的顏色,從她嘴角勾起。

突然想到,今日自己前來拜師,這洪月兒,有可能也是。

「烽火雷霜四位前輩,還有純陽四老八位前輩,你們都在么?」突然,華天峰上前輕輕扣動了竹門,恭敬的道。

「是華師弟么?請進吧!」頓時,裡面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該死,我們快走。」華天峰進去的瞬間,百鳥鳳女似乎看到了華天峰在向她示威,氣得火冒三丈,旋即,催促梁冬兩人。

「百鳥風女今日冒昧打擾,拜見烽火雷電,純陽四老八位前輩。」但百鳥鳳女卻站立在樓下,大聲喊道,並沒有直接上去叩門。

「長生秘境么?這次倒要好好見識見識。」梁冬心裡頓時有了幾分期待。

這裡是一座竹樓,雖然相隔的比較遠,但梁冬還是在竹樓的第二層內,隱隱看到了一些人影。

「梁冬,華天道兩兄弟是我的死對頭,等會,你一定要拜其中一位作為老師,知道么?」百鳥鳳女突然道。

「是。」

梁冬連忙答應道,能夠在面子身軀上都挫敗洪月兒的事,梁冬可是最喜歡做的。

「進來吧!」突然,又是同樣的老人出言道。

「你們莊嚴一些,這是天地樓,是學院很多親傳弟子都會來的,而且,收徒儀式,很多次,都會在這裡進行的。」聞聽,百鳥鳳女三人都是眼睛一亮,旋即,百鳥鳳女說了句話之後就開始攀登竹梯。

為什麼不能直接飛行上去呢?

原因是,用步行更能顯得真誠。(未完待續。) 啪嗒啪嗒!!!

一道道清脆的腳步聲在小天地界內回蕩,邁著堅實還有略有些堅決的腳步,百鳥鳳女三人目光希冀,都認為此行絕對會成功,因為,梁冬天賦上佳,一定會有長生秘境的強者看上的。

「洪月兒,就你那資質,也能有人看上?」在上樓的瞬間,梁冬還暗自冷笑道。

頓時,一進入竹屋裡后,梁冬就看到了八個頭髮花白的老人,這些人,一個個身軀上的氣息都似有似無,每次一吐息間,梁冬都感覺這些老人不是人,而是一隻蟄伏的猛獸,不動則已,一動,必將石破天驚。

但有四人卻是在下棋,有四人則是閉目調息,雖然梁冬感覺不到什麼,但從兩人身上的氣息來感覺,這些人也在儘力的在吸收天地仙氣。

「百鳥鳳女,拜見八位前輩。」百鳥鳳女看到八個人之後,稚嫩的小臉上滿是恭敬的行李道。

而且,現在洪月兒卻是跪在了這四個人的旁邊,旋即,似乎是察覺到梁冬已經來了,還回頭冷笑著看了看,似乎,得意了什麼似的。

而華天峰,看著梁冬的眼神都儘是鄙視跟漠然。

對此,梁冬都懶得理會了。

「哦,是百鳥鳳女啊?」頓時四個人其中的一個開口道,這人一開口,一道鋒利的劍氣就從這個人頭頂升騰起來,似乎能將蒼天都撕裂了,只是淡淡的看了百鳥鳳女,旋即,落了一棋,才淡淡的道。

「嗯,烽長老,是我,這是我徒兒的侄子,我帶它來給你們看看,看能不能……收為弟子。」聞言,百鳥鳳女點了點頭,旋即,將梁冬拉了過來,面不改色的道。

「我看不行。」緊接著,對面的火長老也看了看梁冬一眼,雙指摩擦了下棋子之後,就似乎下定了決心,下在了剛才烽長老下棋的對面,邊下邊道。

「呵呵……,火長老說的不錯,這樣的小子,怎麼配資格做諸位長老的弟子,才是神通一重「法力境」而已,這傳了出去,豈不有辱諸位長老的面子。」華天峰剛才在小天地界的大門遭遇了百鳥鳳女的語言諷刺,此刻有機會奚落,當然要奚落兩下。

「華天峰,在諸位長老面前,哪有你說話的份?這位弟子的天資好壞,諸位長老慧眼識人,又用得著你教唆?」頓時,百鳥鳳女雙眸內滿是怒火,咬牙切齒的道。

「哼……,那也輪不到你說話,怎麼著,想要較量一番?」華天峰輕哼了聲,儼然一點都不怕百鳥鳳女道。

「吵死了,給你們吵的,這棋子還怎麼下?」頓時,坐在另一邊的雷長老猛地一拍面前的棋桌,陡然暴怒道,棋盤當場粉碎,棋子落了一地。

「混蛋,嚇了我一跳?還有你們,不過是收徒而已,幹嘛吵來吵去,知不知道,在天地樓面前,副院長都沒那麼吵么?」頓時,雷長老對面那個電長老也發起了脾氣,指著百鳥鳳女一行人道。

一瞬間,眾人面面相覷,所有人都不敢說話,華天峰嘴角帶了點笑意,而百鳥鳳女,則是一臉的不甘,而梁婉玉,則是一臉氣憤。

而梁冬,卻從洪月兒的笑意臉頰里看到了什麼。

「你們吵夠沒有,我們是氣功修鍊人,不是街頭流氓,我看,今日收徒就到此為止,洪月兒留下,所有人可以出去了!」頓時,那邊四位長老一起睜開了眼眸,蒼老的眸子里,滿是怒火道。

而且,隨著四人一起睜開眼睛,體內氣息也一起噴發,似乎四人同為一體。

「什麼?純陽四老,你們這是做什麼,什麼叫做洪月兒留下,我們可以走?」頓時,百鳥鳳女總算是弄明白了,這些人明顯偏袒華天峰,而且現在,還沒有仔細挑過就要留下洪月兒,分明是暗箱操作。

「是啊,我侄兒雖然年少氣盛,但資質還是不錯的,望各位長老仔細看看。」頓時,梁婉玉也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急忙上前解釋道。

「混賬,你侄兒之前早就在學院門口打傷了金師弟的兩個手下,還有,在新生區,殺了那麼多弟子,還有功德殿上大鬧,又再次殺人,這分明跟邪魔無異,之前你侄兒晉陞精英弟子的時候,我早就想剝奪了他的全部,只不過,上天有好

生之德,我才沒有那麼做,現在,你們還有什麼理由要求我們做什麼?」頓時,純陽四老其中一個長老站了起來,蒼老的臉龐抽搐了下,旋即怒吼道。

「嗯?原來,這些傢伙也都是天子院的人。」頓時,梁冬也知道了,這些人,全都是天子院的人,要不然,就不會處處為難自己,像那帝浩天,肯定不是天子院的人,要不然,也不可能敢拿下江海嘯。

「你們……,枉我尊你們一聲長老,面對這種天資絕佳的弟子,你們都不收,你們卻只能舔那天子的腳趾,簡直是沒資格做天子學院的長老,你們怎麼老臉不紅么?」聞言,百鳥鳳女小臉上滿是怒容,雙眸內,都快焚燒出了烈焰,一生氣功修為都隱隱將整座竹樓都弄得咯吱咯吱的作響。

「百鳥風女,怎麼說話的你,我們八人晉陞長生的時候,你都還不知道在哪呢?居然敢如此跟我們說話,走吧走吧,我們已經選洪月兒了。」頓時,不僅是烽火雷電四位長老,其餘的純陽四老皆都是也一下站立起來,怒目圓睜氣急敗壞的道。

這裡的八人都是長生秘境強者,每一人,都是獨霸一方的絕世高手,八人合一,就算是氣魂大陸的任何一方勢力,都要仔細的掂量掂量,這下,八個人逼迫過來,百鳥鳳女就被壓制的連續退後了好幾步。

「況且,你這個做師父的,也是教導無方,你自己看看,都四年了,你的徒兒不也才只是神通二重「真氣境」,要論資質,還是你好一點,不過,都是無法晉陞長生,我看,過幾年也是等死的料,哈哈……。」這時,烽長老皺了皺眉頭之後,又繼續下棋道。(未完待續。) 「哈哈……,真是諷刺,你們的洪月兒什麼資質?要不是她是天生龍族的身軀,還有你們幾位幫助她,也許,她都才只是「氣宗」吧,枉費你們還是縱橫氣魂大陸數十載的前輩,這點人情世故都不懂,都白混了,而且,你們給我等著,我也會晉陞長生,到時候,我看看你們能將天子的腳趾頭舔成什麼樣?」聞言,百鳥鳳女雖然被逼得稚嫩的臉上儘是難看跟鐵青,但還是像是聽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怒極反笑道。

「好強大,長生秘境,最起碼,我要到神通八重,估計才能抗衡。」頓時,梁冬身軀也是急退,滿是忌憚之意,「地獄熔爐」也不能全部煉化所帶來的壓力。

「天子的名諱也是你能稱呼的?我看,不僅是這個叫什麼梁冬,你這個徒弟也不行。」華天峰抓住百鳥鳳女被壓制的同時,同時出現譏笑道。

「哼……,簡直是一派胡言,天子將來是上古大聖級人物,你螢火之光也敢爭輝?我八位長老的眼光不會錯,洪月兒是天資最好的,至於你,就晉陞到長生秘境再說吧。」頓時,烽長老也一掌拍在了棋盤上,同時站立起來,揮了揮手道。

「笑話,我的徒兒可是星河九竅體,也是上古神體,將來我徒兒未必不能蛻變,你們的這個洪月兒也不過如此,還有你,華天峰,天子給你什麼好處?讓你在這裡犬吠?」聞言,百鳥鳳女挑了挑眉頭,不在乎烽長老,直接人身攻擊華天峰。

「諸位長老,百鳥鳳女說我的資質不如她的徒弟,分明是說諸位長老的眼光不行,那我現在就跟百鳥前輩的徒兒較量一番,到底是誰厲害,如果不行的話,我甘願將這個名額讓給梁冬,而且,我也會離開天子學院,不會讓諸位長老失了面子,這樣,梁婉玉,你可敢接?」陡然,一直跪在棋盤面前誠心十足樣子的洪月兒紅唇微啟,從那美麗的眸子內似乎有絕對的自信。

要知道,梁婉玉是神通二重「真氣境」,而且,之前也有了梁冬給予的生命泉水,要是完全煉化,甚至能夠摸索到三重「靈魂境」,到時候,不管洪月兒有什麼超然的氣功,都只能敗退,此番提出這種要求,實則以卵擊石。

「好啊,洪月兒,我早就跟你說過,別以為有個臉蛋就自以為是,你出來,這就讓你嘗試失敗的下場。」頓時,一股星空主宰般的氣息從梁婉玉嬌軀上流轉而出,戲虐的看著洪月兒道。

「夠了!」

頓時,所有長老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道。

「怎麼?」百鳥鳳女得意的挑了挑眉頭道。

「只會逞口舌之利,就算勝了也是僥倖,百鳥鳳女,你們走吧,洪月兒留下就好,我們的眼光不會錯。」頓時,那個雷長老出言道。

「哼……,只會靠別人么?」下一刻,梁婉玉也只能停下腳步,輕蔑的喃喃道。

「可……,梁冬,你們要不要再考慮一下?」雖然剛才幾乎到了大動肝火的地步,但百鳥鳳女還是不願意放過這次機會。

因為,小天地界很少有長生以下的人能來,這次,還是得到了很大的機遇才能進來的。

「不需要了,華天峰,送客。」下一刻,幾乎還沒考慮,八位長老都揮了揮手,直接下逐客令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