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夙沙幽然心中猶豫起來,旋即粉拳緊握,道:「被他欺負三次,他應該給我說對不起才是。」

如此一想。

她也沒了愧疚,沒了煩惱。

……

火焰山洞內的溫度下降,古木藉此巡視一番,看是否有所發現,可惜轉了半天仍沒有任何發現。

兩人徹底被困在此地。

眨眼間,一個月過去。

在這些天,隔三差五的氣溫就會上升。

他的套路,溫柔刺骨 古木雖然和夙沙幽然散夥了,雖然很生氣,但每一次氣溫攀升,都會為她支撐起水之真元,後者則很不客氣的躲進去。

兩人從來不說話,好像吵架的小情侶。

有句話說的好,無言勝有言。

在這一個月來。

古木每次撐起水之真元,夙沙幽然每次躲進去,心態都在變化,變得多愁善感,變得猶豫不決,也對前者印象一次次改變。

一個男人在自己危險的時候提供安全,提供最可靠的避風港灣,這讓她感動,甚至形成了依賴性,畢竟她是女王,也是女人。

古木恐怕不會想到,本來對夙沙幽然不抱希望,卻無意間在慢慢改變著自己在她心中的感覺。

可惜。

這種無言時光並沒有持續太久。

兩人被困在火焰山洞兩個月後的某一天,古木心血來潮,將獲得的那顆冰寒玉珠拿出來,頓時引發熔漿沸騰。

嗖——

沸騰熔漿中突然竄出一道流光,懸在半空,古木和夙沙幽然這才看清,此物是一顆通紅玉珠,還攜帶著一股熱浪。

「火屬性的寶物?」

古木暗暗道。

他並沒有過於驚訝,畢竟在寒冰山洞發現一顆冰系珠子,在這裡有火珠子也很正常。

咻——

他想要起身將火珠子拿過來,然而身後的夙沙幽然卻先一步飛過去,長袖一揮,將其放入空間戒指內。

這女人!

古木頓時無語。

嗡嗡——

夙沙幽然將火珠子收入囊中,火焰山洞開始劇烈顫抖,然後某處石壁突然打開一扇門,兩側浮現出一堆古怪文字。

這是鬼魅族的文字,古木一個都不認識。

他只好將目光看向夙沙幽然,希望這個女人能給自己解釋一番,然而後者看完這些文字,臉色泛起微紅,理都沒理他,旋即一步走入大門。

「我靠!」

見得這女人果斷離開,古大少氣得差點跳起來。

太可惡了。

兩個多月救你不止一次,你獲得至寶也就罷了,沒說一句話就這麼離開,伙散的也忒絕情了吧!

「很好,很好!」

古木握著拳頭,心中憤然道:「夙沙幽然,這扇門就是分界線,從今天起小爺我不認識你,若是再相遇,你我便是敵人!」

說罷,氣沖沖走入那扇門。

兩人離開火焰山洞后,那扇門再次合併,上面古老字跡慢慢淡化,究竟寫的什麼,只有夙沙幽然自己知道。

……

門的另一端也是隧道,不過卻是通往上方。

古木走了一段時間,再次回到古城內部,周圍也不再是黑暗,因為走廊四周有著微弱光芒散發,隱隱可以看清前方七八米的情況。

這是一個很長的走廊,每走十步就會有一個分叉口。

他行在其中並沒有發現夙沙幽然,顯然這個女人並沒有選擇直走,而是進入某些分叉口。

如此也好。

已經散夥,已經成為敵人,她的修為在武皇級別,自己只有武王,見面打起來肯定吃虧。

古木沒有片刻停留,憑藉感覺走在宛如迷宮的走廊里,然而七拐八拐之下卻在某個通道里碰到一個鬼魅族武者!

兩人迎面相遇均是一怔。

古木吃驚的是,古城內怎會有鬼魅族的武者,難道因為聖地塌陷,古城顯露出來吸引了他們?

那名強者吃驚的是,面前這傢伙眉心間為何沒有烙印,難道不是同族?

一開始古大少由心火凝聚出烙印,可在冰寒山洞卻因為屬性被壓制,眉宇間的烙印也就消失了,現在的他尚不知情。

「你找到了什麼寶物?」

沒有意識到烙印消失,古大少自來熟的口氣問道。

「你是誰!」

那名首領冷聲說道,他已經確定這傢伙不是同族,為何會出現在聖界,為何會在古城內?

「當然是自己人!」

古木很投入的表演著,一點都沒想到,人家壓根就不相信,畢竟鬼魅族的烙印才是身份象徵,沒有就不是自己人。

當然。

他不是想和這傢伙聊天套近乎,在說話的時候悄無聲息地靠近,體內真元也再調動,有著突然出手將此人殺掉的打算。

雖然無法確定這裡為何會有武者出現,但毫無疑問肯定是三大部落高手,今天碰到就必須除掉。

他是這麼想的。

巧了,那名首領也有這個想法,畢竟不是鬼魅族,肯定就是異族,非我族類必須死。

兩人各懷鬼胎,都在有意無意靠近過來,而就在此時,那名強者身後傳來聲音:「哈兒迎,你站在這裡幹什麼,難道發現出口了?」

古木抬頭看去,發現三名武者走過來,原本打算出手的想法頓時收回來。

人太多,修為被壓制,不能輕易動手,還得繼續裝。

於是他沖著先前的強者笑道:「看來我們都被困在這裡了。」

那名強者也笑了笑,然而卻沒有收手的打算,突兀間爆發修為,沖著身後喊道:「哈兒黎,這裡有一個異族!」

說罷,出手已經先一步攻向古木。

此言一出,三名正在趕來的首領只是輕微愣神,旋即修為釋放衝過來。

這速度,這反應力,絕對讓人目瞪口呆。

「我靠,自己人也打!」

古木被突然襲擊,狼狽躲開,然後破口大罵。心裡卻想著,這傢伙說異族,難道意識到自己偽裝的身份是夙沙一族?

這也太牛了吧,連自己不是三大部落的都能判斷出來。

那名武者出手沒有得逞,陰森說道:「小子,你以為我鬼魅族是傻子嗎!」

是有點傻。

古木這麼想的,可卻不語,修為同時爆發出來,現在不打不行了。

就在此時,後面趕來的三名首領已經襲來,只見他當機立斷,踩著『驚鴻游龍』腳底抹油的開溜了。

不跑不行。

現在的修為被壓制,只有武王後期,對方四個人也是武王,甚至是巔峰級別,這要是被堵在走廊里,絕對被動挨打的份兒啊。

雖然打不過三大部落的強者,但論起逃跑速度卻無人能及,依靠迷宮般走廊,僅僅一會兒功夫,古大少就甩開了他們。

「可惡,這異族跑的太快!」

重生之爺太重口了 「必須告訴大家,讓他們知道在這古城裡有著一個異族出現!」

四名強者追丟目標,停在走廊內憤然不已,然後各自分散尋找著其他高手,將發現異族的消息傳出去。

古城內若有至寶,他們肯定會不擇手段的去爭搶,但面對異族,三大部落還是很齊心。

當古木逃竄以後,有關他的相貌和消息在古城內部傳開,近乎七成武者都已得知。

本來是尋寶的諸人又多了一個任務,那就是尋找異族將其抹殺當場,不能在聖地,不能玷污太上祖的宮殿。

將四名強者甩開,古木停在某處走廊嘴角抹出一絲微笑,打不過,我能跑,就算來一群強者,一樣追不上小爺。

這貨有點得意,不過沒關係,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將會讓他崩潰。

在這裡稍作休息,古木又意外發現幾名鬼魅族武者,然而還沒開始表演,對方就殺機濃郁的沖了過來。

什麼情況?

這些人難道瘋了不成,為奪寶為不讓別人獲得,見人就殺?

田園醫妃千千歲 古木還沒意識到自己妝掉了,只能繼續開溜。

然而,隨著幾次逃竄,卻總被身在走廊內的武者發現,一時間,後面竟是有著二十多名強者窮追不捨。

「媽的,有完沒完!」古大少疲於逃命之際沖著後面罵道,但腳下速度卻沒有絲毫減速,畢竟這要是被追上,被圍起來,絕對死無葬身之地。 司徒夫人推門進來,安璇第一時間坐起身,乖乖的叫一聲,「外婆。」

起初,對於這個不是雲舒收養的小女孩,司徒夫人是喜歡不起來的。

她是個傳統的女人,對於沒有血緣關係的小女孩,多少還是有些抗拒的。

經過這麼多事之後,她越看安璇,越覺得她乖巧可愛。

安靜陪在雲舒身邊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她們是一對親母女倆。

司徒夫人笑著來到床畔,慈祥的摸了摸安璇的腦袋,「安璇,你很乖。」

安璇抿唇一笑。

司徒雲舒緩緩睜開眼,「母親,你怎麼來了?」

「給你燉了湯,安璇昨天不是說想吃草莓布丁么?」司徒夫人放下食盒,「我親手做了草莓布丁,也不知道安璇喜不喜歡。」

司徒雲舒詫異的看向她,安璇雙眸噌的發亮,還沒吃呢,就開始熱情的鼓掌捧場,「外婆做的,一定特別特別好吃。」

司徒夫人被逗笑了,伸手捏了她的臉蛋一把,「還沒吃呢,這麼肯定外婆的手藝呀?」

「嗯呢,媽媽說外婆做菜好吃。」

「你媽媽說?」司徒夫人望著她,「那安璇不覺得好吃嗎?」

安璇忙不迭的點頭,「好吃,安璇也覺得好吃!」

「母親,你就別逗安璇了,一會兒她會急哭的。」

司徒夫人收回手,「好了,不逗不逗。安璇,來,吃布丁了。」

安璇坐在沙發上,拿著小勺子,挖著布丁吃,一口一臉滿足的模樣,大大的取悅了司徒夫人。

坐在床畔,司徒夫人下巴抬了抬,示意司徒雲舒,「還不喝?」

端起湯,司徒雲舒慢條斯理喝了起來,「母親,你並不是來給我送湯這麼簡單的吧?」

「就知道瞞不過你。聽說你打算搬回官邸,我和你爸爸高興得一整晚沒睡著。是這樣的,我和你爸爸打算給安璇和言禮都準備兒童房,風格你來決定。」

「謝謝母親,您和父親有這份心,我就很滿足了。」

…………

翌日。

司徒雲舒一早醒來,就睡不著了。

翹首以盼,等著雲舟把慕言禮送回來。

九點……

十點……

十二點……

眼看著,就快到中午了,還是沒看到雲舟的身影。

她坐不住了,給慕靖南打電話,「雲舟怎麼還沒回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我們在樓下,馬上就帶雲舟上去。」

不到五分鐘,慕靖南抱著慕言禮回到病房,身上還穿著被劫走那天的衣服,慕言禮渾身髒兮兮的,像個流浪小孩一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