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夏海芋低着頭,繞路走向了另一邊。

“砰!”一不小心,竟撞上了美女主任林芳菲,對方手裏的文件掉落一地。

“啊,林主任,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林芳菲原本很客氣,但一看到撞上自己的人是夏海芋便立即沉下了臉,眼睛裏流露出惡毒的兇光。

“對不起,林主任,我幫你把文件撿起來!” 靈貓異志 夏海芋連連道歉,並作勢蹲下。

“不用你撿!”林芳菲狠狠地瞪了一眼夏海芋,口氣酸酸地道,“我哪裏敢麻煩夏老師呢,你的人氣那麼高,唐總裁都爲你神魂顛倒呢,我可不敢勞駕你,就算你故意撞我,我也不能說什麼呀!”

“林主任,你怎麼這麼說呢,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夏海芋一邊解釋一邊道歉,更忙不迭地撿起了文件,雙手奉上,遞了過去。

林芳菲看了看她,沒有接,周旁的人也都在看熱鬧,沒有一個人肯幫夏海芋。

醫不小心:帝少的天價寵兒 “……”明顯感受到那些人的敵意,夏海芋僵在原地。

忽然,身後傳來一道響亮的聲音,打破了僵局…… 總裁上司強制愛男式襯衫

男式襯衫(2129字)

“哎呀,林主任,我可找到你了,快點來,這有你一個大包裹呀!”

雲小小捧着一個超大的包裹樂顛顛地跑了過來,故意做出很羨慕的表情,“林主任,這包裹是快遞公司送過來的,不記名的哦!肯定是哪個愛慕你又不敢署名的男人送給你的!”

“喔,我想起來了,剛剛我在大門口看見一個開加長版林肯的男人不停徘徊,肯定是他送的!”

“林主任,你知不知道他是誰呀?看起來很有錢哦!是哪個大公司的總裁吧?!”

“好羨慕啊!”

“好嫉妒啊!”

雲小小極爲誇張地嚷嚷,把大包裹塞進了林主任懷裏,“林主任,給,等你當了總裁夫人,不要忘記照顧我哦!”

一句總裁夫人,立即讓林芳菲成了衆矢之的,周圍嫉妒的眼神通通從夏海芋身上轉移走了。

雲小小偷偷衝夏海芋眨了眨眼,搞定!

戲劇般地散場後,雲小小拉着夏海芋到了一處角落,“海芋,你剛剛怎麼那麼老實啊,笨死了,你要懂得反抗啊!”

夏海芋垂下頭,一臉憂鬱,“我不知道怎麼反抗,她們好像很仇恨我的樣子……小小,謝謝你幫我解圍!”

“不客氣!”

“可是那個包裹……”

雲小小笑得狡猾,“是我叫便利店的人送的,哼,那個女人不是喜歡泛酸嗎,我就買了一箱醋,讓她酸個夠吧!”

夏海芋噗嗤笑了出來,“小小,你好聰明啊!”

“那當然!我雲小小的身高雖然只有155,但是我的智商有180哦!”

“謝謝你,小小!”夏海芋感動地說着,並伸手抱了抱她的肩膀。

雲小小嘿嘿笑了兩聲,“海芋,下班後我們一起去shopping吧,女人不開心的就應該去shopping,只要一血拼,心情肯定就好了,滿載而歸之後會很有成就感,什麼煩惱都沒啦!”

雲小小好一番慫恿,夏海芋終於被說動了,下班之後,兩個女孩並肩走上街頭,搭車到了聯合廣場的梅西百貨。

天氣晴好,絢爛的夕陽照耀着大地,街上行人絡繹不絕,而夏海芋和雲小小卻頻頻被人矚目,舊金山雖然華人很多,但這樣兩個好似精靈似的女孩還是會讓人忍不住回頭多瞧上幾眼。

“海芋!快看快看!那邊有新品上市哦!”雲小小發現新大陸似的尖叫着。

夏海芋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表情微微扭曲,“那是男裝哎!”

好媽媽系統 “男裝怎麼了,女孩子也可以穿男裝啊,我就想買一件男式襯衫當做睡衣呢!”雲小小拉着夏海芋奔了過去。

“小小……”夏海芋來不及說更多的話,就又被雲小小的尖叫打斷。

“哎呀,這款好好看哦,適合身材修長的男人!”

旁邊有路人瞄了過來,夏海芋覺得有些窘迫,“小小,你聲音小點兒好不好,人家在看啦!”

“看就看嘛,我是美女,不怕看!”雲小小很自信地說着。

雲小小指着某款襯衫問向夏海芋,“海芋,你覺得這個怎麼樣?!”

夏海芋眨了眨眼,點頭,“是很好!”

“ok,那我要了!”

雲小小迅速付錢,店員小姐微笑地道,“小姐,你真有眼光,這款襯衫是最新款呢,你男朋友一定會很喜歡!”

“……”雲小小這回倒是不吭聲了,咳咳,她沒有男朋友自己穿不行哦!

夏海芋微微笑了下,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她和浩然現在也應該算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了吧,那她是不是可以給他買這個襯衫呢?!

臉,偷偷地紅了起來。

略帶着怯意似的,夏海芋朝着店員小姐說道,“我也要一件,要xxl號的。”

“咦,海芋,買給白浩然的哦!”雲小小賊兮兮地問着。

“什、什麼啊,我也是要當做睡衣穿的!”夏海芋極力掩飾着,心頭那一抹忐忑卻真真切切。

浩然對她那麼好,她買件襯衫給他,算是小小的回報一下。

嗯?!

回報?!

爲什麼她會這樣想到“回報”這個詞呢?!

男女朋友之間,是不應該這樣的,這樣好像顯得很見外。

夏海芋低着頭,腦子有些不清楚,目光也渙散着,甚至都沒有發現店員小姐遞過來的發票。

她怎麼回事,不是已經答應浩然要做他的女朋友了嗎,爲什麼還要跟他分得那麼清楚呢?!

“海芋,可以走了嗎?”雲小小歪頭看了看夏海芋,一臉好奇地問着,“你在想什麼呢?!這麼認真?!”

夏海芋卻還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裏,沒有反應。

雲小小無奈地嘆了口氣,輕輕拽了拽她的胳膊,“海芋!”

“嗯?!”夏海芋猛地擡頭,終於回神。

只見雲小小一臉審視的目光看着她,不由得有些心虛,小小該不會是看出什麼來了吧?!

“小小……你幹嘛這樣看着我……”她的聲音微微有些發顫。

雲小小瞪了瞪眼,很嚴肅認真地說,“海芋,我告訴你哦,你絕對不可以見色忘義,雖然你現在有男朋友了,但是不可以忽視我啦,

重要,但是友情也很重要啊,你下次再在我面前想你的男人,想到發呆,我就生氣哦!真的生氣哦!!!”

夏海芋哭笑不得,“好了啦,我下次不會了,小小,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我保證再也不犯了!”

晃着雲小小的胳膊,努力討好,雖然知道她其實不是真的生氣。

雲小小果然立即陰轉晴,“這還差不多!不過……你和白浩然纔剛剛確定關係,就這麼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啦,真叫人嫉妒!”

夏海芋訕訕一笑,其實,她剛剛想的不是那個哎!

шωш¤ т tκa n¤ ¢o

一抹愧疚又浮現心頭…… 換雙人牀

換雙人牀(2016字)

接下來的幾天,夏海芋覺得日子過得很平順。

雖然學院裏的女同事們對自己的態度還是那樣,時不時地冷嘲熱諷,但是小小經常來幫她解圍,雖然她們不在同一間辦公室,但她總是能在最關鍵的時刻出現,有時候讓她都覺得驚奇,那155高的小小身體裏蘊含着驚人的力量,180的智商真的不可小覷!

另外,唐旭堯自打情人節那天過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在學院裏是每課必曠,而且神奇的是,他們居然在住的地方也沒有再見過。

日出,日落,時間就這樣悄悄地過。

一轉眼,就快一個星期了。

浩然好像又快要來看她了呢!

想到白浩然,夏海芋心底最柔軟的地方又開始有不知名的情愫氾濫起來。

傍晚時分,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陽將影子拉得很長、很斜。

掏出手機,看了看,收件箱裏有一大排他發來的短信——

“海芋,今天波士頓天氣很好,舊金山呢?”

“海芋,今天導師請我們整個項目組的人吃飯,有人帶了女朋友去,我真希望下次你也可以來。”

“海芋,天氣預報說舊金山這幾天要降溫,你記得要早晚加衣服。”

“海芋,我昨天忽然很想你,拿起電話,按下號碼後就想要打給你,卻忽然想起我們之間有時差。”

“海芋,週末我過去看你……”

……

一條條短信讀下來,夏海芋覺得自己的心被溫得暖暖的。

看啊,浩然對她多好,她真的不該像上次那樣胡思亂想,幸福就是堅持應該堅持的,珍惜現在擁有的,不後悔已經決定的,而她就是要堅持自己對浩然的感情,珍惜他對她的好,不後悔決定成爲他的女朋友。

揚起笑容,繼續沿着人行道往前走,手機忽然滴滴答答地響了起來。

低頭一看來電顯示,是小小。

往日她都是跟自己一起回家的,但今天某商場開業,小小自然是難以抵擋住誘惑,一下班就火急火燎地跑去搶購,害她只好一個人了,不過看樣子小小還是沒忘了她這個好朋友,記得打電話呢!

“喂,小小啊……”

“嗯嗯嗯,海芋,我看到一個超可愛的抱枕,當機立斷地買了!”雲小小興奮的聲音傳到耳畔。

夏海芋嘴角抽了抽,勸慰,“小小啊,屋子裏快要堆滿了耶!”

“什麼啦,不差一個抱枕吧!”

“你每次都這樣說!前天不差一件衣服,昨天不差一雙鞋,今天不差一個抱枕……哼哼,再買下去,我看你的牀就要被東西堆滿了,到時候你就要睡地板啦!”

“嘿嘿,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啊!”

“誰要跟你一起睡啊,我的可是單人牀!”夏海芋故作小氣地道。

“那就換牀嘛,反正啊你早晚要習慣雙人牀的!白浩然週末是不是要來呀……哈哈哈……”雲小小笑得非常邪惡。

夏海芋瞪了瞪眼,“雲小小,你怎麼這麼邪惡啊!”

“誰邪惡了,我可什麼都沒說! 魔鬼傳奇 吶,海芋,我看你才邪惡呢,想到少兒不宜的事情了吧?!”

“雲小小!你壞死了!”夏海芋羞惱得直跺腳。

擡頭看了看路,嗯,馬上到家了,“好了,小小,我不跟你瞎扯了,你繼續shopping吧,記得別把整個商場搬回來!記住哦!”

“嗯,記住了,我只搬一張雙人牀就好!”

“你討厭!”夏海芋嬌嗔着掛斷電話,小臉卻紅成一片。明知道小小是跟自己開玩笑,她卻還是忍不住懊惱。

情不自禁地,又想起在機場差點就發生的那個吻,心又開始彷徨起來。

其實那天,沒有真的吻到,事後她長長地舒了口氣的……

走到了公寓樓下,夏海芋正欲上樓,卻忽然發現停車位的地方有一輛熟悉的白色邁巴赫,心絃,猛地顫了起來。

唐旭堯的車!

他今天回來得這麼早?!

這幾天她有注意過,他好像早出晚歸似的,所以他們纔沒有碰到,今天怎麼了?!

邁上樓梯的腳步微微有些沉重,走到三樓的時候,不經意地一個擡頭,竟發現前方迎面走來一個人,唐旭堯!

她往上走,他往下走,就這樣撞個正着。

本就安靜的樓道里,腳步聲緩緩停了下來,連同空氣也好像靜止了。

她的面色一僵,呼吸也變得緊繃起來,心湖隨之泛起陣陣漣漪,厭惡、憤怒、還有緊張的情緒,一下子全都向心口聚攏。

他爲什麼也停下來,爲什麼還不走開,爲什麼一直看着她?!

情緒好像又要崩潰,她用力咬了咬牙,她不該怕他,她要勇敢地走上去!

猛地仰起頭,挺直背脊,又邁上一個臺階。

而他也在這個時候移動腳步,往下邁了一個臺階。

他們,就這樣擦肩而過。

她每往上走一步,他就更往下走一步,他們的距離越拉越遠。

沉悶的腳步聲在寂靜的樓道里迴響着,像是頹長的夜曲。

他們的公寓位於5樓,3樓就像是一個分割線,正中央的位置,她走上兩層,他走下兩層,他們就此,分道揚鑣。

可不知爲何,在他們都走到最後的一個臺階時,那一剎那,他卻忍不住回了頭。而她,亦鬼使神差轉了身。

儘管樓上樓下,看不到彼此,卻恍然都覺得有電流躥過全身。

有種淡淡的情愫,很陌生、很陌生……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2238字)

某商業酒會。

唐旭堯端着高腳杯獨自站在安靜的露臺,一旁,風情萬種的高挑女人走了過來,低胸的晚禮服勾勒出窈窕的身段,妖媚的腳步一步步靠近。

“唐總裁……有興趣喝一杯嗎……”女人眨了眨美眸,將手裏的酒杯微微舉高,做出了邀請的姿勢。

唐旭堯不置可否,與她輕輕碰杯,然後痛快地一飲而盡。

女人的紅脣微微揚了起來,慢慢地將紅酒喝掉,然後帶着足夠曖昧的姿態,以舌尖輕舔了下嘴角。

唐旭堯挑眉看着眼前的漂亮女人,身段絕佳,五官完美,該是許多男人的夢想,可爲什麼他卻對她一點感覺都沒有呢?!

透過她的臉,他只想到不久之前在公寓樓道里的那張清理容顏。

女人看到唐旭堯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自己看,心底便多了幾分把握似的,更大膽地貼近了他幾分。

“哎呀!”故意絆腳,故意驚呼,故意跌進他的臂彎。

唐旭堯沒有推開她,也沒有抱住她,只是任由她靠在自己身上,面無表情。

片刻,她身上濃郁的香氣讓他再也無法忍受,頂級法國香薰的味道竟讓他覺得刺鼻,不自覺地回想起剛剛在樓道里與她擦身而過的時候,嗅到的那股自然皁香。

“唐總裁……”女人軟軟地呢喃,她的氣息距離他的身那麼近,卻距離他的心那麼遠。

“抱歉,我失陪一下。”輕輕推開她,唐旭堯走得沒有一絲留戀。

另外找了一處安靜的地方,試圖安定自己的心神。

連續數日,他都是刻意避開她下班的時間再回家,以爲不要碰面就可以忘了她,可不知道爲什麼,越是躲避,就越想見她。

今天爲了出席這個商業酒會,他才提前回家換衣服,意外巧遇,竟是會這般惹他煩亂。

儘管這幾天他也是經常莫名地煩躁,莫名地不想說話,莫名地心情不好,就想一個人靜靜地待着,誰也不理,什麼事也不管,可都沒有現在的感覺強烈。

只是見了她一眼而已,怎麼就會這樣?!

不遠處,邵衡筆直地走來,“怎麼,心情不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