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墨北辰其實就想著能夠帶著孩子今天拍一張全家福。

清音看著他的模樣,「墨北辰,我們過去看看。」

她就是想著帶著豆豆,過去看看,墨北辰看著葉清音跟著開心的模樣,然後他想要幫葉清音拍照片。

清音想到的都是自己可以好好的跟他好好的玩一玩,「清音,你跟著豆豆來一張。」

她看到墨北辰看著自己的模樣,臉上有點害羞,其實她現在多少有點不好意思的。 清音看著墨北辰的模樣,豆豆看到很多奇怪的東西,心裡特別的奇怪,看到自己不懂的地方,就問墨北辰,「爹地,這是什麼哦。」

墨北辰看著他好奇的模樣,「爹地,這是什麼呀,豆豆沒有見過呢。」

他看著豆豆的模樣,他現在就想著自己,「這個是化石,」

豆豆離開了之後,他現在就想著,現在就想著,她現在就想著自己要不要回去。

清音拉著豆豆往旁邊走去,他現在這個模樣,就想著和豆豆,「豆豆,過來跟媽咪。」

墨北辰看著豆豆原本高興的跑向葉清音的模樣,她現在就想著自己。

清音看著豆豆過來的模樣,心裡異常的暖,像這樣的豆豆,其實她心裡實在是太開心了,沒有豆豆這麼笑過,豆豆此時看著其他人在放風箏,露出艷羨的表情,其實他自己也想放。

一旁的墨北辰看出了豆豆對風箏的喜愛,「豆豆,想要嗎,想要的話,爹地去幫你買。」

豆豆雙手合併在一起,「爹地,豆豆想要。」

其實他一看到他們放的風箏,就真的好喜歡,墨北辰看豆豆的表情一眼就清楚他的想法。

「好,你等著,爹地,爹地去給你找。」

清音看著豆豆十分期待的模樣,就知道他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豆豆啊,媽咪跟你說,待會就可以方風箏了,我們先喝一喝水好不好。」

豆豆乖巧的走到葉清音的面前,「媽咪,豆豆喝水。」

只要是葉清音對自己所說的話,他什麼的樂意聽,只要是自己可以好好的跟著葉清音一起,那就足夠了。

清音其實也沒有想到,豆豆今天格外的乖巧,她立馬給豆豆倒了一個杯子的水。

豆豆其實還在想自己要怎麼放風箏,當墨北辰拉著一直非常可愛的兔子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豆豆在和葉清音一起喝水。

墨北辰耐心在旁邊等一會,高興的豆豆看到墨北辰手裡拿的東西,心裡十分的高興,連忙著急的跑過去,「爹地,你買回來啦。」

豆豆對墨北辰選擇的圖案特別的喜歡,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放風箏三個字。

墨北辰知道豆豆對放風箏感興趣,「豆豆,走吧,爹地帶你去放。」

葉清音跟在父子倆身後,豆豆有模有樣的跟著墨北辰開始放。

「來,豆豆,爹地讓你先試一試。」墨北辰告訴了豆豆基本的晚點之後,讓豆豆開始進行。

豆豆心裡特別激動,一直咯咯的笑個不停,他現在就想著自己可以和自己的爹地好好的放風箏。

「爹地,豆豆要放風箏啦,」豆豆立馬揚起自己手裡的風箏,一直不停的跑,清音一直緊緊的跟著豆豆給他拍照。

豆豆十分的開心,墨北辰一直跟著豆豆跑起來,「豆豆,加油,加油,兒子,」

豆豆一直聽著墨北辰來自內心的吶喊,自己非常努力的跑了起來。

最後跑得豆豆都累了,可是自己的風箏卻沒有辦法飛起來。

墨北辰走過來。看著自己跑得氣喘吁吁的兒子,眼裡一抹喜悅,「豆豆,怎麼樣,還好嗎?」 款待客人

豆豆看著墨北辰,心裡有點苦悶,爹地,豆豆放不了,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

清音看著他這副模樣,也趕緊收了手機走過來。

「豆豆,要不,讓你爹地示範一下吧,」清音知道豆豆內心是想要放的,可是他還太小了。

豆豆可惜的看著自己手裡的風箏,「那就給爹地放吧,豆豆在旁邊看哦。」

墨北辰接過豆豆給的風箏,「來,豆豆,跟著爹地一起放。」

說著墨北辰毫不費力的直接把豆豆抱起來,然後帶著豆豆一起離開。

清音看著父子倆那麼激動,此時,她立馬按下自己手機的快門,為的就是把眼前所有的一切給拍下來。

清音其實還想著自己可以好好的跟著他們,可是墨北辰的步伐實在是太快了,他有點跟不上了。

葉清音看著他們遠去的方向這個時候只能夠聽到豆豆大聲的笑意。

清音即使和他們隔得遠遠的,也要將這一幕給拍了下來。

豆豆此時特別開心他待在墨北辰的懷裡,這個時候他們的風箏終於飛起來了,豆豆立馬高興得抱住墨北辰的脖子,「爹地,我們放好啦,風箏起來了哦。」

豆豆小小的眼神里只有天空上那渺小的風箏,這個時候葉清音也跟著走過去。

「豆豆,風箏飛起來了呢你們好棒。」不得不說她非常佩服墨北辰的體質,沒想到他現在能夠這麼的帶著豆豆一起跑。

豆豆看著葉清音,指著他們的風箏,「媽咪,你看到了嗎,我們的風箏在那裡哦。」

豆豆內心還是非常開心的,這是他和爹地一起合作的。

清音笑著看向豆豆,「哎,媽咪都看了,你們實在是太棒了。」

清音其實更加想的是能夠幫豆豆完成這次,真的是他自己能夠完成的一次心愿。

豆豆今天下午玩得實在是太開心了,所以回來的時候,他已經睡著了。

清音其實坐在副駕駛上一邊看著自己的手機,「葉清音,看什麼手機,看我。」他實在不明白了,那些照片還能夠比得上他真人在她旁邊好看嗎。

清音聽著他的話立馬抬頭看著墨北辰,「哦,怎麼了,你看看我給你們拍的這些是不是特別的好看。」

墨北辰其實也知道葉清音肯定是在看自己和豆豆的照片,可是他就是想讓她理會自己。

「你要是想拍,之後我們帶著豆豆多出去走一走,到時候你就都可以拍照片了。」他的內心其實就是想著葉清音能夠迷上自己。

清音一想到還能夠拍照片,「真的嗎?真的還可以拍嗎,那我非常樂意,這樣吧,過幾天我們再找個時間一起去。」

墨北辰沒有想到葉清音已經開始信自己了,他默默不說話,他最近要忙一段時間,到時候才有空陪著他們去。

當葉清音回到家裡的時候,看到了墨北河此時站在他們的別墅外,對於墨北河的出現,清音和墨北辰覺得十分的奇怪。

當然,墨北辰進了別墅之後,也沒有讓墨北河直接跟著進去。

墨北河以為墨北辰好歹款待自己,可是他想錯了。 墨北辰抱著豆豆上了房間了以後,葉清音看著豆豆熟睡的模樣,然後看著豆豆,「你不讓他進來嗎?」

他現在想著自己怎麼能夠好好的跟墨北辰跟著葉清音來到客廳,「清音,你要不上去和豆豆一起睡吧,在這裡待會她會說到你。」

其實他不願意葉清音參合這些事情,所以他想要讓她離開。

清音其實想著自己可以可以跟著他一起面對這些事情,所以他現在只好離開了。

「墨北辰,讓我待著吧,我不想一直讓你一直在保護我。」清音看著他的模樣,其實他就是想要和他一起,然後共濟同舟。

墨北辰認真的看著她,「對於這樣的人,你少見到一點就好一點。」

墨北辰還想著自己可以好好的面對墨北河,這個人無故來找自己一定很有問題。

清音看著墨北辰的模樣,其實他現在不知道該怎麼樣和葉清音說。

周媽從外面回來,「先生,外面有人想要找您。」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行了,你先上去吧,我待會再去叫你。」

清音知道了墨北辰的意思,他現在就想著到了待會就可以和葉清音好好說清楚。

墨北河沒想到墨北辰能夠這麼對自己,能讓他在門外等了那麼久,已經是很好的了。

墨北辰坐在沙發麵無表情,墨北河走過來,看著他的模樣,「墨北辰,你這是什麼意思,讓我一個人在外面等了你那麼久。」

墨北辰看著他臉上囂張的態度,「墨北河,有什麼話你就說吧,不用專門來這裡一趟。」

墨北河看著墨北辰的模樣,「墨北辰,我今天來找你,就是為了讓你放棄繼承的位置,」

墨北辰像是聽了什麼笑話,「怎麼了,你還想著讓我把位置留給你?墨北河我們之間的關係,我們能夠讓你嗎?」

他現在想著墨北辰的模樣,「當然,你現在還有什麼能力跟我爭,你最近沒有上什麼課,所以你覺得你還有什麼資格。」

墨北辰笑了笑,以為他這是沒事找自己,「就算是我這樣,你以為你就能夠勝任了聖元集團的繼承人位置?如果是爺爺已經定給你,我無話可說。」

墨北河看著他的模樣,「墨北辰,你以為一直拿著爺爺撐腰,就行了嗎?」

他最討厭的墨北河老是拿墨北耀來威脅他,「你今天如果不放棄,我自然會讓你放手。」

墨北辰看著他的模樣,「你這是在威脅我?墨北河,你信嗎,如果我離開聖元集團繼承人都不會是你。」

墨北河不信,「好,那我們拭目以待。」

墨北河一走了之後,墨北辰收回自己的心思,然後掏出手機給別人帶電話,「可以開始行動了。」

葉清音從樓上下來,沒有看到墨北河,然後看著墨北辰,「他已經走了是嗎?」

墨北辰優雅的坐在沙發上,然後幫葉清音沏茶。

清音看著他這個時候見了墨北河離開了以後,還有這份閒情逸緻,難道這一次真的沒有起什麼衝突嗎?

墨北辰看著她走過來,「怎麼了,看到我這副模樣,很驚訝嗎?」 清音聽到了墨北辰的話之後,然後坐到他的旁邊,「不是,你想什麼呢,我只是在擔心你的。」

墨北辰繼續忙著自己沏茶的動作,「墨北辰,你今天這樣的反應實在是太奇怪了。」

墨北辰端起眼前的小杯子,「嗯,過來喝一杯茶,看看我泡的茶好不好喝。」

清音眼裡一抹驚喜,滿以為墨北辰會心情不好,所以她著急下來可以安慰安慰他,可是實際上,墨北辰現在的反應讓她十分的驚訝。

清音喝了一小口,然後十分開心的看著墨北辰,「嗯,這茶特別好喝,那你此刻的心情好像看起來挺不錯的啊。」

墨北辰看著她的模樣,然後欣然的點點頭,「嗯,對,沒錯,我在想著我們今晚要去哪裡吃飯。」

墨北辰看著她的模樣,「你今晚想吃什麼,中餐還是西餐,」

清音看著墨北辰一直猶豫了一下,他現在就想著自己可以帶著葉清音出去浪漫一下。

清音不太喜歡吃西餐,還是中餐適合自己,「可是簡馨那裡怎麼辦,要不,我們給她請一個護工吧,現在家裡有豆豆,我沒有辦法去照顧他。」

墨北辰知道葉清音心裡惦記著簡馨,「好了,我知道了,不過你確定不給沈闊一個機會嗎?」

他覺得這個時候是沈闊可以表現的最好機會,所以他覺得這個護工就不要請了吧。

清音一開始還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聽到了墨北辰的話以後,恍然大悟的看著他,「是嗎,我還沒有想到這件事,不過我覺得確實這個樣子挺好,那我們就不要給她請護工了吧?」

她現在覺得這個時候確實可以給沈闊一個特別好的機會。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開心的模樣,知道她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墨北辰,你真是想得太周到了,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今天晚上我們包餃子吧,我們一家人一起包餃子吧?」也許她和墨北辰的手藝並不是很好,可是她現在就想著一家人可以好好的聚集在一起,而且他們好好的錄音。

墨北辰認真的看著墨北辰,「夫人,你在想什麼呢,我們都不會,要是做起來不好吃,今晚的晚餐怎麼辦?」

清音聽了墨北辰的話,她確實覺得墨北辰的話說得沒有錯,其實她想要的重在參與。

墨北辰看著她的模樣,就知道她心意已定,「這樣吧,讓周媽也一起參與到我們這件事來,我們今晚的晚餐就可以解決了。」

清音覺得這是不錯的主意,「好,我知道了,就這樣吧,等豆豆起來了以後,我們在開始,可是這個時候我們不應該出去買材料了嗎。」

墨北辰看著廚房裡忙碌的周媽,「好,我現在去跟周媽說,待會我們一起去超市一趟。」

清音特別滿意墨北辰的安排,「嗯,好,我等你,只是讓周媽注意,待會豆豆醒來,讓他告訴豆豆,我們去買東西了。」

墨北辰明白了葉清音的意思,「好,我現在就去,你先等著我。」

清音點點頭,開心的等著他的模樣。 清音在原地等著墨北辰回來,墨北辰交代好了以後,然後帶著葉清音一起離開。

他現在覺得可以和葉清音在的每分每秒心裡都特別開心,他一直想要和葉清音一直待在一起。

清音和墨北辰來到了超市,墨北辰主動去推來了購物車,他一邊跟著葉清音,一邊幫忙看食材。

清音原本想要一個勁的挑,可是想到墨北辰的口味可能和她不一樣,所以她轉過身來看著他,「你想吃什麼餡?」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詢問的模樣,「你想吃什麼,我就喜歡吃什麼。」

清音想著自己應該可以用瘦肉餡「那我自己決定了哦。」清音其實想到的都是可以讓墨北辰可以選一選。

墨北辰看著她詢問的模樣,「你覺得可以,我就覺得可以。」

清音聽到墨北辰這麼說,只好自己放了瘦肉放到購物車裡,然後繼續挑選別的。

墨北辰一直跟著葉清音一邊慢慢挑選食物,也不覺得累,主要是葉清音什麼時候挑好了,他就等到什麼時候。

清音最後往購物車裡放了一大袋東西,這一次他們可以吃個夠了。

清音站在一旁,看著墨北辰結賬的模樣,她自己也被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居然買了這麼多。

看到墨北辰提出來的時候,她有些不好意思,「怎麼樣,還好嗎,我好像買得太多了。」

其實她現在原本自己沒有買多少的,所以她還是伸出手打算要替葉清音分擔。

墨北辰給她一個眼神,「把手收回去,這些東西我來就行了。」他現在就是想著自己早一點回去就行了。

清音聽到墨北辰這麼說,可是她心裏面還是不依,「我還是可以幫幫你,要不。」

墨北辰一個凌厲的眼神看過來,嚇得清音不敢動,她以為墨北辰這是開玩笑的,可是他居然這麼做。

醫路坦途 墨北辰見葉清音嚇到,聲音開始柔軟了些,「好了,我來吧,你帶路就好。」

清音見墨北辰這麼執著,她也不敢繼續扭捏了,只好跟著墨北辰一起離開。

回到家裡之後,周媽告訴葉清音,豆豆還沒有起來。

清音讓墨北辰上去看看,她自己留下來整理一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