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塗龍生愣了一下,一回味,頓時暴跳如雷,指著楚南道:「你這小子敢耍我?」

「塗龍生,行了,只是口音問題罷了,大家聚在一起做任務,要的是精誠合作,你若搞出什麼幺蛾子,我讓你滾回外宗去。」這時,翠煙峰那光頭喝道。

塗龍生瑟縮了一下,頓時不敢說話了,只是目光掃過楚南時,帶上了一絲怨恨。

「人到齊了,我們就出發吧。」光頭道。

這個B級任務,是前往一處遺迹尋找上古脊尾族的一顆鎮魔珠。

脊尾族是上古的一個智慧種族,極擅陣法,有記載上古脊尾族出了一個神邸,在化神之前,其肉身脊尾處凝出了一顆鎮魔珠,先天帶有鎮壓天陣。

那個遺迹中還殘存不少的陣法,所以需要用到陣法師。

上古脊尾族的遺迹在青雲星旁的一顆衛星上,那裡環境惡劣,荒無人煙,只有諸多荒獸怪獸存在,十分危險。

那上面並沒有傳送陣法,但是光頭有一顆空間定位珠,可以直接將隊伍傳送過去。

很快,一行人便在青雲派的廣場上消失,再度出現時,已經在另一顆星球上。

一到這裡,楚南便是一皺眉,這裡的大氣籠罩著一層有毒的氣體,眼前所見,要麼寸草不生,要麼就是如同骨頭一般的骨樹。

「那脊尾族遺迹,離這裡還有不短的距離,這段距離,危機重重,大家不能放鬆警惕。」光頭道。

說完,光頭在前領路,朝前走去。

楚南夾在中間,他只是一個內門弟子的親隨,雖是五級陣法師,但自然而然別人認為他的實力強不到哪裡去。

不過楚南倒覺得省事,話說這麼久以來,他還從末享受過這種待遇呢。

前行了沒有多久,就出現了兩隻深身漆黑,長著一個碩大腦腦袋,鼻子眼睛嘴巴都內凹的怪獸。

這兩隻怪獸並沒有一開始就發動攻擊,而是不遠不近的吊在一行人的身後,伺機而動。

「別管它們,繼續走。」光頭道。

過了一會兒,一隻六足巨獸從一片石林中鑽了出來,那兩隻漆黑的怪獸頓時駐足不前,顯然是害怕這隻六足巨獸。

越少,你老婆又穿回來了 「六足魔龍象,此獸凶蠻,戰鬥。」光頭大聲喝道。

而這時,這隻六足魔龍象已經狂吼一聲,震得身邊的幾塊巨石都爆裂了開來,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朝著一行人衝擊而來。

「孽畜,受死。」光頭厲聲吼道,那聲浪竟然不比六足魔龍象要遜色,與此同時,他一馬當先,炮彈一般衝起,一拳朝著這六足魔龍象轟去。

一個拳風凝成的漩渦頓時形成,剎那間恐怖的撕扯之力爆發出來,就要將這六足魔龍象吸力其中。

但就在這時,這隻六足魔龍象那長長的象鼻一甩,頓時這漩渦就粉碎,緊接著,它的象鼻一卷,竟是產生一股龐大的吸力,將光頭給攝了過去,纏了起來。

步步情深:沉淪億萬老公 此時,張翼一劍寒光奪目,刺向了六足魔龍象的眼睛。

這隻六足魔龍象竟然鼻子一甩,用光頭擋在了前面。

張翼毫不吃驚,行雲流水般一抖,這道劍芒立刻化為萬道,刺向了這六足魔龍象全身各處。

頓時,這六足魔龍象被刺出了無數道口子,有鮮血滲出,但每一道口子卻傷得並不深,可見這六足魔龍象的防禦有多強了。

而下一秒,另外那些人的攻擊也紛紛落到了六足魔龍象的身上。

一團團光芒閃爍,這六足魔龍象頓時就鮮血淋漓。

這時,光頭竟然生生從象鼻中撐了開來,他一躍跳到了六足魔龍象的腦袋上,大喝著一頭撞在了上面。

六足魔龍象悲鳴一聲,龐大的身軀一晃。

「死!」光頭再度大喝,腦袋泛著一層華光,一下又一下撞擊在象頭之上。

如此數十下后,有極響的骨裂聲傳來。

這隻六足魔龍象驀然倒了下來,七竅流血而亡。

楚南看得津津有味,精彩啊,最出彩的要數光頭這恐怖的頭功了,他的腦袋怕都成了一個集防禦攻擊一體的神寶,這隻六足魔龍象的腦殼全碎了,此時去摸的話肯定會感覺一片柔軟。

不過,除了光頭之外,楚南發生張翼也並沒有使出真正的實力,他那一擊只是隨手而為,絲毫沒有認真。

那塗龍生上前,滾滾馬屁朝著光頭涌去。

打掃完戰場,一行人再度開始前進。

途中又經歷了十餘次戰鬥,面對的都是各式各樣的怪獸,還被一頭有天神境後期的怪獸追得逃命,若不是關鍵時刻令芸菁用一件神寶短時間迷惑住了這隻怪獸,估計都會有人隕落於此,畢竟,這裡最強的也只是虛神境巔峰。

在一處被隔絕禁寶隔絕開來的空間,燃起了一堆篝火,有人在交頭接耳的聊著,有人在默默修鍊。

路程已過半,他們需要休整一晚。

楚南坐著,看著天空中那一層層的毒霧,連月輝都透不進來,這令得他不由得想起了迷霧荒原。

那一年,他迷霧荒原豎了旗。

那一年,他在迷霧荒原所向無敵。

一轉眼,就是匆匆數十年。

「或許,應該找個機會回到天陣之界去看看。」楚南如是想,之前打開空間通道是用補天石的能量,現在補天石成了他神基的基礎,卻是不知道還能不能再發揮出開啟空間通道的作用。

就在這時,香風一陣,楚南身邊多出了一個人。

「秦東,你發什麼呆呢?」令芸菁用探究的目光看著楚南。

「就是沒事做,所以發發獃了。」楚南笑道。

「你一個五級陣法師,隨便都能混得不差,為什麼要做人家的親隨呢?」令芸菁問。

楚南只是很憨厚的笑,卻是不回答。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喜歡許茹兒?所以才心甘情願的做一個親隨?」令芸菁腦洞大開道。

楚南依然憨厚的笑著,目光卻是有些悠遠。

令芸菁卻是認為她猜對了,她道:「成為親隨雖然能夠經常看到你的大小姐,但你們的距離可是天塹,是沒有結果的。」

楚南心底有些好笑,這女人就是喜歡八卦,有的沒的都能瞎扯出一套一套的。

「對了,你是什麼神基?」令芸菁問。

「蘊彩。」楚南回答。

「蘊彩嗎?比我高呢,我才是碧靈神基,但依然是曉雲峰的精英弟子,你可比我厲害,若是參加內部考核,說不定可以成為真正的青雲派弟子呢。」令芸菁道。

「我可沒這個信心。」楚南道。

「你必須得有,想一想你的大小姐,你是五級陣法師,又築的是蘊彩神基,無論如何都不算差的。」令芸菁的語氣很是具有煽動性,她這種人應該適合去做替人洗腦的工作。

「青雲派可不是想進就能進的。」楚南道。

令芸菁嘻嘻一笑,似乎等的就是楚南這句話,她道:「我告訴你,作為精英弟子,都有推薦名額的,我可以推薦你,只要你過了考核,就能成為我們青雲派的正式內門弟子了,直接就一步登天了,不過是普通內門還是六大傳承峰弟子,得看你的成績與潛力了。」

「哦。」楚南點頭。

令芸菁一愣,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感激涕零,感恩戴德的求自己嗎?怎麼畫風不太對啊。

「你不想我推薦你?」令芸菁問。

「不想。」楚南道,他親隨做的好好的,不用幹活,不用被人盯著,活得那叫一個瀟洒,最重要的是他有足夠的時間和機會去探尋各峰寶庫所在,這才是他最重要的目的。

「為什麼?」令芸菁失聲問。

「不想就是不想。」楚南如同不開竅的榆木腦袋般回答道。

「你……你氣死我了,我好心好意……你就不想與你的大小姐發生一些什麼?雖然你,嗯,外形有些說不過去,但女人嘛,最看重的還是安全感,只要你實力不斷變強,機會還是很大的。」令芸菁道。

好心好意?鬼才信你好心好意呢,楚南心道,這個女人鬼精鬼精的,心眼不少,她平白無故的要推薦自己進入青雲派內部考核,肯定有原因的。

不過,就算她真的是好意,那也沒辦法,他是真心不想當青雲派弟子。

令芸菁惱怒的看著楚南,這小子,怎麼就是不上勾呢。

當然,其實令芸菁也沒有什麼惡意,當然,也談不上好意,她推薦楚南進入內部考核,是因為她與人打了一個賭,賭的就是誰推薦的人更強,取得的成績更高。

令芸菁在外宗中一直沒找到滿意的弟子,一些有潛力的老早就已經被人收入麾下了。

令芸菁卻是莫名的覺得楚南是一個不錯的對象,他是五級陣法師,又築的是蘊彩神基,突然間就感覺是他了,只是這小子竟然寧願做一個親隨也不願抓住這個機會。

楚南眼觀鼻,鼻觀心,反正他決定了,無論她舌綻蓮花,也絕對不為所動。

一夜過去,一行人再度出發了。

途中又經歷了一些危險,這才來到了脊尾族遺迹所在的一大片高達數十上百米的骨林外。

這片骨林,給人一種極度壓抑的感覺,似乎裡面潛藏著一隻只恐怖的怪獸,正等著人進去送死。

「排好陣形,所有人聽從指揮。」光頭沉聲道。

依然是光頭在前,張翼斷後,兩邊分邊有兩人戒備,中間就是楚南與那塗龍生了。

一踏入骨林之中,眾人就覺一片天旋地轉,很快又恢復了正常。

「這是一個迷陣,大家要小心,聽我的指揮。」塗龍生叫道,有些興奮,似乎終於為自己有用武之力感到高興。

塗龍生觀察了一下,自信滿滿道:「現在,我們往右前進十米。」

就在光頭要邁步時,楚南突然開口道:「兔爺,迷陣中還藏了一個殺陣,往前十米正好掉殺陣攻擊陣眼裡。」

光頭頓時停下了腳步,目光凜厲的盯著塗龍生。

塗龍生心一顫,急忙仔細的再推算了一遍,頓時就是一身冷汗,果真還藏著一個殺陣,這殺陣藏得巧妙,很不容易被察覺到。

「秦東說的對不對?」光頭問。

「對……」塗龍生顫聲道。

光頭眼神頓時就不對了,帶上了一絲絲寒意,若不是在做任務,估計他都想扇死這渾蛋,真是讓他丟大臉了。

「既然看出來了,還不帶路。」光頭怒道。

塗龍生開始指揮著隊伍前進,這一次他全神貫注,生怕出錯,倒也沒出問題。

只不過,在楚南看來,塗龍生的指揮方式實在有些畫龍添足,明明幾下就可以轉出去的迷陣,他足足用了數倍的時間。

踏出迷陣后,眾人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大片殘破的建築,這些殘破的建築上,籠罩著一層濃郁的死氣。

幾具骷髏咔嚓轉身,察覺到了生人,竟是迅速電射而來,速度疾若閃電。

「轟轟轟」

幾具骷髏瞬間被轟成了骨渣,這時,光頭拿出了半張地圖,而張翼也拿出了半張地圖,一組合,就成了一張完整的地圖了。

這地圖,卻是這脊尾族遺迹的地形圖,上面顯示,在這地底,竟然還有著六層地底建築。

「入口在這個方向,我們走。」

一行人闖入了殘破的建築群中,不時有一些骨獸與人形骷髏殺出來,但並末對楚南一行人造成威脅。

走著走著,楚南的臉色突然有些古怪,他看了塗龍生一眼,卻發現這小子根本沒有察覺到。

驀然間,空氣中突然死氣瘋狂凝聚,化為恐怖的死氣之刃朝著眾人絞殺而來。

「啊,我……我們踏入了一個攻擊陣法中。」塗龍生後知後覺的驚聲叫道。 ?好在這一行人都不是菜鳥,完全沒有手忙腳亂,沉著冷靜的應對著。

死氣之刃似乎無窮無盡,而且攻擊爆烈,最重要的是帶著強烈的腐蝕性,一旦沾染上一dian就遭罪了。

「塗龍生,你到底在搞什麼鬼,破陣啊。」光頭大吼道,支撐了這麼久,這死氣之刃的攻擊非旦沒有減弱,反倒是越來越強,這不由得讓他火冒三丈。

如果沒有陣法師,那就只能強行破陣,但強行破陣必然損耗極大,怕還沒到終dian,就得筋疲力竭了,所以,才需要陣法師來破陣。

但是,若是長時間無法破陣,那被動防守損耗的能量還不如一鼓作氣強行破陣了。

塗龍生正在推算,滿頭的冷汗,他陣法基礎還是不錯的,但好幾次有幾道死氣之刃差dian切割在他身上,這讓他無法完全靜下心來。

「秦東,你站著幹什麼,幫忙啊。」塗龍生被光頭喝罵了,轉爾將火氣發到楚南的身上。

「兔爺,我在推算啊,只是你不是說沒有你的指揮不能亂來嗎」楚南道。

「你現在我讓你破陣。」塗龍生大叫道。dingdian,..o

就在這時,正在旁邊替塗龍生守護的翠煙峰女弟子突然手底下一慢,一道死氣之刃就擦過了塗龍生的手臂,直接破了他的能量護罩,在他的肌膚上割下一道淺淺的口子,但是,這口子卻迅速變得漆黑。

塗龍生殺豬般大叫起來,一屁股癱坐在地。

「閉嘴,這麼一dian傷,死不了人。」這女弟子嬌喝一聲,手中之劍朝著塗龍生手臂上一拍,頓時,一道黑血飈出,死氣被驅了出來。

這女弟子叫寧雪,只是實在看不慣這塗龍生,想讓他吃dian苦頭,要不是他是光頭自外宗特例招過來的,她早廢了他了。

此時,死氣之刃的攻擊突然弱了下來,原本密集的死氣之刃也變得稀少。

所有人才發現,那個毫不起眼的親隨,已經在開始破陣,幾度有死氣之刃從他臉龐邊擦過,他都面不改色,而其餘能命中他的攻擊都被令芸菁一一擋了下來。

楚南橫跨幾步,破掉一個陣眼,再直行十步,破掉另一個陣眼。

頓時,四周有陣法幽光亮起,隨即如泡沫般碎裂。

破陣成功

這就破了

所有人看向楚南的目光都有些發怔,這麼簡單,那塗龍生折騰了半天都沒半dian反應。

錦天 「秦東,你真是五級陣法師」令芸菁看著楚南問。

「是啊,這個陣法也就五級的樣子,只要看準了,破解並不難,再說,不是有你保駕護航嗎」楚南憨厚一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