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地球被污染幾百年,人類也在這個世界上被化學物品與各種其他的污染物,污染這些年,身軀甚至都已經出現基因變異,味道能可口那才叫奇怪。

恢復的過程非常的慢,功法旋轉十個周天後,姆特神才把流血的傷口封住。而後他繼續望著碧藍色的海水,開始思索究竟是哪個方向出現了問題。為什麼這裡與傳說的不一樣?

歷史的塵埃會遮掩一些東西,讓很多冷酷無情的事實變得面目全非。同時又會美化一些東西,越是得不到的,在神話傳說中就會越神奇。

縱橫無際的時空狼族,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種族,征服了多少種族。直到衝擊到地球之上,被天縱奇才的玄修們阻擊,太古一戰山河破碎,多少驚艷絕才的玄修隕落,同樣也帶走了時空狼族的天才。

所以在時空狼族的傳說中把地球極盡美化,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自古以來這個道理都是相通的。

可惜地球拼光精英,山河破碎,就連靈氣都打光了,最終不得不走向工業化的道路,與曾經的傳說出現既然不同的道路,倒是讓時空狼族失望了。

在沒有搞清楚之前,姆特神依然藏在山洞中以修鍊為主,先把身體調養好,其他的東西都以後再說。正是因為姆特神的小心翼翼,反而讓他錯失了最佳的逃遁機會,在一顆沒有靈氣的星球上與一幫穿著巨型機械骨骼,一個帶五個的軍團作戰也該姆特神悲劇。

玄齊親自帶隊執行獵捕行動,能抓活的最好,實在不行就予以擊斃。小心翼翼的玄齊明白,這個階段自己不能犯下絲毫的錯誤,面對侵略者仁慈這東西就應該去見鬼。

轟轟轟姆特神躲避的礁石被三刀砍成個窟窿。玄齊穿著一具巨型的機械骨骼,手中拎著一把龐然的合金戰刀,在手中連續轉動兩個刀花之後,玄齊懶洋洋的說:「老鼠出來,我知道你聽得懂」

剛恢復了戰鬥力的姆特神,自然有著時空狼族特有的高傲,從礁石中跳出來,望著對面被機械骨骼的人類,他的眼睛微微的一眯,沒想到這個星球上居然都是罐頭

在時空狼族的食材里有著多種多樣的分類,其中玄修們都是新鮮的大補之物,未被污染的星球都是零食般的小食材,至於包裹在機械骨骼內的玄修,最多算是充饑的罐頭,屬於方便食品的一種,如果不是特別的飢餓,有追求的狼人都不會去碰罐頭。 茉兒笑著點點頭,換來的是小霸天更加開心的笑聲。

「哦!哦!可以去法國嘍!」霸天此刻睡意全消,聽到可以出國玩比任何時候都還要開心。

他在床上蹦著跳著,玩得不亦樂乎。

茉兒沒有阻止他,心想著這孩子也是悶壞了,一聽說可以出去玩就開心的不得了。

忽然,好像是想到了什麼。霸天忽然停了下來,睜著那雙漂亮而又大大的灰眸看向茉兒。

「媽咪,那妞妞會不會跟我們一起去法國?」

茉兒想了想,然後搖搖頭:「不知道,這樣看你三舅是不是捨得了。不過我們也可以先自己去,等到妞妞長大些了再帶她去也好。」

沒想到,小霸天這麼喜歡妞妞,茉兒自然是很開心的。

她揉了揉兒子的頭髮,軟軟的觸感像是在撫摸著一匹上好的綢緞。

「怎麼了,捨不得妞妞?」

霸天嘟了嘟唇,極其認真的說:「不是,只是擔心我去了法國。沒有人欺負妞妞,怕她會不習慣。」

聽到霸天的話,茉兒怔了一怔,過了好久才算理解他話里的含義。

眉角挑了挑,茉兒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這兒子,真是她生的么…….

「那乾爹呢,媽咪?乾爹會不會和我們一起去?」霸天又揚起小小的腦袋,問茉兒。

看著小霸天熱切的臉,茉兒愣了好久,卻還是搖搖頭。

「乾爹很忙,有很多工作要做。這次,可能不會和我們一起去。」

「哦…….」霸天嘟唇,緩緩地下的頭,失望之色溢於言表。

茉兒親了親他肥嘟嘟的小臉蛋,盡量用輕鬆的語氣問:「霸天不喜歡和媽咪單獨出去玩嗎?小霸天要是這麼不開心的話,媽咪可會吃醋的喲!」

皇霸天不知茉兒在開玩笑,慌忙揚起小臉,焦急的搖了搖頭:「不是的,霸天也很喜歡媽咪,霸天最愛的就是媽咪了。只是…….只是…….」

霸天猶豫的看著茉兒,咬著淡粉色的下唇,囁嚅道:「只是,乾爹像爸爸。而霸天,想要爸爸……..」

霸天的聲音越來越小,要不是此刻他呆在茉兒的懷裡,兩人距離如此之近,也許她就會錯過這個孩子心裡最真切的希望。

他,想要爸爸…….

不知為何,聽到這個,茉兒驀地紅了眼眶。

從霸天懂事以來,他從沒有一次提過爸爸這兩個字。她不知道為什麼,只當作他還小,還不知道爸爸這個名詞確切的含義。

但是,她卻忽略了,霸天每每看到三哥一家,看到妞妞開心的撲倒三哥懷裡,這個孩子的心裡又是個什麼滋味。

他這麼聰明,又怎麼會不懂父親這個詞的含義。

不說,只是不想惹她傷心而已。

茉兒眨了眨眼睛,眨回那些許久都不曾出現過的液體,不想在兒子面前失態。

霸天說完那句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低垂著小小的腦袋,剛剛的興奮之色全部在此刻消失不見。

「霸天想要乾爹做你的爹地嗎?」茉兒輕聲問。

霸天看了看茉兒,那雙灰色的眸子很像他的父親,那麼漂亮,澄亮清澈,好像可以望到石子的透明小溪。

「三舅母說了,霸天有五個爹地,乾爹,還有四個舅舅都是霸天的爹地。可是,霸天知道,霸天的爹地在別的地方,不在皇集團,爹地也還不知道霸天的存在。所以,霸天想要出國,想要把爹地找出來。可是……三舅母說媽咪如果見到爹地就會很傷心,所以霸天才想要不會讓媽咪傷心的乾爹,做自己的爹地。這樣的話,媽咪就不會傷心,霸天也可以有爹地了。」

緩緩的月光,照在霸天認真的小臉上。

她從沒有對他說過,他長得很像他的父親。

茉兒不知道才剛四歲的霸天心裡竟然裝了這麼多的心事,原來他一直期盼著要出國,是希望能在世界上的某個角落找到自己的父親。她不是傷心自己努力了這麼多年,還是沒有取代父親在他心中的地位。而是心疼,心疼因為自己的關係,卻遲遲讓他當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

做一個單親母親並沒有這麼容易,更何況當初茉兒懷著小霸天的時候,自己本身就還是一個孩子。是因為有了這個生命的延續,才讓她更堅強,更成熟。

茉兒的手憐惜的撫摸著霸天柔柔的臉頰,她是不是太自私了?她是不是也應該放棄自己的堅持,為霸天找一個真心疼愛他的父親?

…………………………………………………………………………………………

和林曼秋越好時間,茉兒提前收拾好和霸天兩個人的行李,還特意為兒子辦了一本護照。

當霸天拿到自己的身份證明時,開心的到處和玩伴顯擺。

大哥三哥一臉的寵溺,茉兒卻挑著眉,似笑非笑的看著已經有些得意忘形的兒子。

「霸天,拿到身份證就是大人了,知道嗎?以後要每月給媽咪家用,ok?」

瞬間,茉兒的話澆滅了霸天的小宇宙,小寶貝就像是霜打的茄子蔫了。

讓他貼補家用?讓一個四歲的孩子貼補家用?!

看著霸天一手拎著護照和身份證,一邊走回自己房間那蕭索凄涼的背影,家裡的幾個男人不約而同的向茉兒拋去鄙夷的眼神。

茉兒卻無辜的聳聳肩:「我是在消滅他的虛榮心。」

消滅四歲孩子的虛榮心,是不是有些早了點?

一切辦妥后,茉兒帶著霸天趕往機場。上車前,翟耀堂才匆匆趕了過來。

茉兒去法國的事情沒有告訴他,因為她知道翟耀堂如果提前知道,就一定會放下手邊的工作陪他們去法國。

果不其然,看到茉兒正往車上搬行李,翟耀堂第一句話就是:「等兩天再去不好么?我手邊的工作太多,至少要給我兩天才能全部處理好,陪你們去法國。」

茉兒無奈一笑,囑咐霸天幾句讓他先上車。

霸天乖乖的點點頭,走上前抱了抱高大的翟耀堂,才踩著一雙擦得鋥亮的小皮鞋走進車子。

茉兒關上車門,對面前緊蹙眉頭的男人淺淺一笑,露出白白的貝齒:「耀堂,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霸天也很乖,你不用這麼擔心。」

翟耀堂的眉不但沒有放鬆,反而蹙得更緊。正因為她不是小孩子,他才會更擔心。

之前只是走了半個月,她身後就有個什麼卡薩諾瓦伯爵追著跑。這次,雖然帶著小霸天,但是她能到不知道那些歐洲的男人最喜歡的就是帶著一個可愛孩子的性感少婦嗎?

「那麼,就給我一天。霸天第一次出國,我會擔心你們。」

茉兒看著面前的男人許久,忽然輕輕說:「耀堂,你之前不是說給我時間考慮我們之間的事嗎?我也許…….心裡有些答案了,不過只是還需要再考慮一下。你能給我時間嗎?」

翟耀堂聽后微微一怔,霍地,那雙炯亮深邃的黑瞳深處彷彿瞬間升起了一抹火焰,那麼明顯而熾烈。

「你是說…….」他吃驚的微瞠黑瞳,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茉兒。

茉兒勾起嬌美的唇瓣,輕輕的點了點頭:「給我些時間,讓我好好考慮清楚。也許等我回來了,就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不是為她,而是為了霸天。

也許,她真的會走出那一步…….

翟耀堂此刻激動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好像中了頭彩一樣。

嬌妻難撩:總裁哥哥好壞壞 突然,他上前一步,大掌扳過茉兒的嬌軀,將吃驚的她猛地拉近懷裡,將那小小的身子緊緊地抱住。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氣,聲音壓抑著激動,微微暗啞:「好,茉兒,我等你的好消息。」

---

【謝謝親hdb9688,熹寶貝的月票,和娜娜,蚊只的每日一花!親們晚安!】 這個宇宙上有無數的平行空間,彼此平行著,沒有交集自然也就相安無事。就好像是樓上與樓下的鄰居,老死不相往來,也猜過對方的樣子,但卻知曉對方的存在,直到天花板破個窟窿,樓上的掉到樓下,這才有見面的機會。

姆特神曾經幻想過無數的場景,應該在哪種情況下遇到敵人,至於昨夜殺死的那三個渣渣,根本就不算什麼。

萬千的幻想,無數的打生打死,姆特神只所以破碎虛空,飛升到地球之上,就是打著以戰養戰的主意,把地球上的玄修當成能夠滋補的天材地寶。但是現在玄修沒有遇到,反而看到一個個好似鐵皮罐頭般的雞肋。

時空狼族有著很強的適應性,能夠根據不同的環境改變不同的形體,例如他們知道這個星球上人類的身高都在兩米左右,所以姆特神把自己的身高也壓制在兩米左右,並非身軀高大就一定好,有時候龐然的大象也會害怕渺小的老鼠,萬物相生又相剋,把力量集中起來,以質量碾壓敵人。

望著六十米高的機械骨骼,還有近乎五十米長的合金戰刀,姆特神的雙眼中充滿鬱悶,他第一次懷疑自己是不是飛升錯了地方,這個世界完全和傳說中的不同。

聽著螻蟻的挑釁,姆特神發出一聲怒嘯,身軀上的封印解除,頃刻間變成了六十米的身高。驕傲的戰鬥種族,總是喜歡在勢均力敵的情況下擊敗對手,不會讓自己變得特別大,也不會讓自己變得特別小,剛剛好就好。

「殺」玄齊揮動合金戰刀劈砍而去,率領他的五個僚機衝鋒在前,耳畔響起老黿的聲音:「這還真是怪哉當年那般強悍的時空狼族,現在居然也這般的弱小。看來那一戰不光玄修們損失慘重,時空狼族也失了氣運。」

變大的姆特神依然是人類的身軀,狼的腦袋,張開大口露出鋒利的牙齒,眼睛血紅,雙手上華光閃爍,鋒利的尖刺足足長出三米長,好像是變成兩柄斜長的手刀。

望著從對面衝來的敵人,姆特神壯碩的身軀往前死死的一頂,把衝鋒在最前面的一號僚機頂翻,雙手往後一輪又把二號僚機開膛破腹。當身軀龐然後就是一場力量與力量的較量,沒有絲毫的技巧可言。

三號僚機的合金戰刀異常鋒利,好似切割豆腐般砍斷姆特神的手臂,四號僚機斬斷姆特神的左腳。玄齊舉著長刀橫在姆特神的脖頸上,往前再動一分就能砍開姆特神的脖子,剛剛還異常兇悍的時空狼族,現在放棄了抵抗。

「就這麼簡單?」玄齊的眼中閃爍著難以置信:「不是說時空狼族很強嗎?我怎麼感覺他很稀鬆平常」

望著合金鋼索把姆特神束縛,隨著血液不斷的流淌,本還有六十米高的身軀,又逐漸的縮小了三十倍。

「地球上沒有靈氣,所以時空狼族也受到拘謹。這就好似在這個區域內形成一個相對狹小的禁魔領域。」老黿對這些東西倒是門兒清,忽然張口發出一聲驚呼:「這還真是一個好機會,如果時空狼族來了,我們主場作戰佔優……

玄齊卻沒有這般的開心,伸手指著被打亂的礁石群:「如果戰場在我們的土地上,即使最終我們贏了,這裡也會變成廢墟。所以……」

八百米深的地下工事里,玄齊望著被綁起來的姆特神問:「你叫什麼?」

斷掉一手一腳的姆特神,依然保持絕對的高傲,面對玄齊的詢問,他毫不理睬,全神貫注的修補自己傷掉的地方,等著自己痊癒后必然能殺出重圍。

老黿悄聲在玄齊的耳邊說:「時空狼族有著極其自愈能力,甚至能夠斷肢再生,只要他們的腦袋能保持百分之五十的完好,就有再長成一個新的。」

「這麼牛逼」玄齊深深的吸了吸鼻子,這才明白為什麼成為階下囚的姆特神,還這般的老神仍在,原來還有所依仗。

玄齊往後退了兩步,從虛空中拿出半成品的能量武器,這是一把好似手銃般的老式槍械,彈頭是合金彈頭,噴射的動力來自靈石,因為只是個構思,所以現在還只是半成品,尚未有成熟的定型款,離量產還有些時間。

只要大腦有百分之五十的完好,就能長成個新的面對這般自愈能力的強者,玄齊自然沒有顧忌,手指扣動扳機,嘭粗大的槍管中噴射出合金彈頭,一閃而逝,直接在姆特神的身上打出一個巨型的傷口。

「這是什麼?」一直高傲的姆特神,望著無法自愈的傷口失聲:「為什麼你有靈石武器?」來到傳說中的星球,姆特神連續被震驚,本以為這是個沒有靈石的星球,自己飛升搭錯線,飛升到其他的地方,卻沒想到這個星球上居然有靈石。

而且就在玄齊剛剛處罰扳機的一剎那,姆特神居然發現玄齊身上有真氣,換言之玄齊就是個玄修這樣的發現讓姆特神在震驚中凌亂,如此不合理的東西出現在同一個位面上,太難以置信了

被其他兵器擊打的傷口,能夠利用體內的真氣緩緩自愈。而被靈石武器擊打的傷口,則需要消弭傷口上的靈氣后才能夠自愈。姆特神再望向玄齊,身軀不由得開始顫抖,一個能夠掌握機械文明,同時涉獵靈石武器,本身又具備玄術的全新種族,光想想這種戰鬥力就讓人側目。

姆特神無語凝噎,粗粗的吸了口氣后本就震驚的眼神里,又冒出一絲的震撼,這幫傢伙又把地球改造的沒有絲毫靈氣,就是一個大型的禁魔領域,即使時空狼族先鋒來此,在無法以戰養戰的情況下,必然慘遭對方的屠戮……這種畫面已經讓姆特神不敢再往下想。

「他怕了他居然怕了」亢奮的老黿激動有些語無倫次,興奮的對著玄齊大呼:「時空狼族有個特性,每當他們恐懼的時候就會緊蹙眉頭,眉頭皺的越緊就越害怕。」

玄齊望著姆特神已經皺成一團的眉頭,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絲的冷笑,現在敵人的心理種下一顆恐懼的種子,剩下的事情慢慢來。

希拉帶著她的醫療小組接管了姆特神,亢奮的希拉開始採集血液與肌肉,確認姆特神真的有強悍的自愈能力后,希拉開始用內窺鏡和微型攝像頭開始探測姆特神的內部構造。一幫瘋癲的科學家對外星生命有著近乎狂熱的好奇,現在得到了這樣的實驗體,自然是要仔仔細細研究一番,即使鋼塑鐵打的漢子,也無法承受這般的折磨。

都沒過六個小時,姆特神就崩潰了:「放過我吧我什麼都說,想問你們就問啊」

「但是我們現在還不想知道。」希拉可不會放過這般寶貴的實驗機會,用限制器械把姆特神固定,確認他無法自殺的情況下,繼續進行實驗研究。

這一下姆特神可是到了求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尷尬境界中,面對越來越變態的實驗法子,姆特神恨不得自殺,但卻被限制了身軀。當聽到希拉說整個實驗要持續一個星期,姆特神在崩潰中昏迷,在昏迷的時候又被實驗醒來,如此周而復始,當真生不如死。

玄齊沒工夫關心姆特神的生死,來到會議室中所有的老祖與門派宗主濟濟一堂,玄齊伸手敲了敲桌子,開誠布公的說:「百慕大出現時空裂縫,連通著時空狼族的空間,根據現在有科學推測,時空通道會在兩千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打開,這一天也被諸多山門推測為世界末日。」

「時空狼族」李金剛無奈的搖頭:「就是昨天我們抓回來的那個笑話。」說著他還學著姆特神的聲音,發出凄慘的悲呼:「不要折磨我了你們想問什麼我都說,不要不要啊」

周圍的玄修們都發出哄堂大笑,這樣一個軟骨頭,修為又特別的稀鬆,居然還敢入侵地球,扯犢子吧

「你們一定都覺得對手很弱,甚至還不值得一提。」玄齊微笑著望向所有的玄修,發覺他們的臉上都掛著一絲不在乎的神情。時空狼族何止是弱,根本就是一坨大便便。

玄齊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對著大家說:「你們動動腦袋想一想,按照你們的修為,能破碎虛空飛升到另個世界嗎?」這番話說的讓所有人都不由得一驚,仔細想想還真是這麼個道理。

「你們都不能破碎虛空,他卻能,這裡面究竟有什麼意義,還用得著我來說嗎?他現在之所以弱,是因為剛剛破碎虛空飛升而來,地球上又沒有靈氣,所以才被我們俘虜。」玄齊說著又重重的看了所有玄修一眼:「不要嘲笑他沒有骨氣,如果我把你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交給希拉,任由她進行實驗,恐怕你們撐得還沒有那頭狼久。」

殘酷的事實的確可以提神醒腦,原本對時空狼族還無所謂的玄修們,現在神色都不由得認真起來。

李金剛一直都是急先鋒,對著玄齊問:「需要讓我們做什麼你直接說,如果老夫冒出半個不字,立刻提頭來見。」

「先在百慕大區域設一個探測站,一旦再發現時空狼族,立刻予以擊殺。」玄齊說著望向全部的玄修:「從現在開始,不管你們願意還是不願意,必須裝備超級機械骨骼。」地球上的玄修們終於走到與科技融合的道路。 這是小霸天第一次坐飛機。剛上飛機的時候,他左看看右看看,顯得異常興奮。儘管是頭等艙,但是飛機上有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茉兒母子的身上,許是因為小孩太可愛漂亮,又或許是因為母親太過於美麗。

過了一會兒,小霸天還是支持不住,困意上來,就趴在茉兒的胸口睡了起來。茉兒搖搖頭,輕聲找乘務人員要來的毯子,小心翼翼的蓋在霸天的身上。

「這孩子真像你,總是這麼閑不住。」林曼秋看著霸天熟睡的小臉,又看了看茉兒溫柔的動作,輕聲開口。

茉兒輕輕一笑,是從她肚子里蹦出來的小傢伙兒,當然像她了。不過很多時候,茉兒也覺得霸天更像是那個男人,什麼煩惱都悶在心裡,誰也不說。

拉了拉霸天的被子,茉兒也放低了身下的椅子,以便霸天可以躺得更舒服些。輕輕的拍著霸天的背部,那柔柔的嘴角始終噙著一抹淺淺的笑意。

茉兒這些小動作都被林曼秋看在眼裡,這個一向要讓人照顧的女生,如今也開始懂得如此細心的照顧別人。是因為經歷了太多,還是因為生命中有了她想保護的人,所以不得不讓自己成長。

這五年,表面上看沒有什麼,但其實茉兒的變化很大,不止是外貌,還有心境。若是放在從前,她是一定不會在皇集團工作的,因為她喜歡無拘無束,而皇集團的責任太重大。

然而,在霸天周歲的時候,茉兒卻突然提出想要做皇集團外部公關的這一想法,當時很多人都有些吃驚。因為,頂著皇集團的響亮名號拋頭露面,曾經是茉兒最不喜歡的事。

「對了,那晚那個什麼什麼伯爵,怎麼樣了?」

茉兒轉過頭,一雙亮亮的黑眸帶著淺淺的疑惑:「什麼怎麼樣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