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在魔晶交易中心的某個地下室,眾人見識了吞金鼠溶解金剛礦的過程。

「額……好臭,誰去撿起來?」丘媛和金巧子兩個女孩子捂住了口鼻,笑岔了氣。

眾人面面相覷,雖然知道地上這些是好東西,但是真沒人下得了手。

緣起情深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我試試……」萬里撿起來一坨。

對,是一坨,吞金鼠拉的便便。它們消化金剛礦之後的便便就是提純變軟了的金剛,可以直接用來打造武器了。就是這麼奇葩!

「聞著臭,但是溫溫熱熱的,很舒服,在手裡就不臭了。」萬里閉著眼說道。

「額,兄弟,你拿著一坨屎這麼舒服的表情,真是……」王小松說道。

「你來試試,真的。」

王小松也撿起了一坨:「嘿!真的!」

除了兩個女人,大家都撿起一坨感受了一番。

「神奇!簡直太神奇了!」包打聽嘖嘖說道。

「大家收集起來帶到武器房去吧。」大家一起把便便全撿進了箱子。洛文為什麼不把便便放進空間戒指,他怕串味兒啊……

可惜,武器房做不了。

這些便便雖然溫溫熱熱,軟軟的,但是普通的火焰根本融化不了,眾人輪番試過之後,發現只有火系高級武士和火系高級魔法師才能融化它。

白灰傭兵團里剛好有三個火系高級武士,加上大鬍子和洛文,只有他們五個人才能融化。

可是大家每天都有事,不能總在這裡融化金剛礦吧。權益之下,讓四個火系高級武士兄弟輪流融化這些便便,然後打造武器。不過這樣就是太慢了,畢竟他們不是專業的鍛造師。

將就這樣吧,總比沒有好吧。

洛文眾人安全回來了,並帶回來一隻吞金鼠的消息傳了開,傳到了莫斯城。

麥克納爾氣急敗壞:「這個祝公子怎麼辦事的!人都沒死居然還好意思來和我們合作!就憑他那三腳貓的功夫,連洛文都打不過!」

「算了,老大。等要藥王洞裡面收拾他。」

「對,再忍一年!」

話說這日洛文正在城主府內看著小白教訓一隻吞金鼠,因為它偷吃了它的烤肉。一百八十坨便便到現在都還沒使用完,吞金鼠們已經沒有「用武之地」了,已經淪為了小白的「玩物」。

拜爾德管家敲門進來:「伯爵大人,外面有一個人,自稱文大師,說要找您。」

「讓他進來吧。」

想來應該是馬沙的師兄,臨城的文大師來了。

文大師一進來就看到了正在被小白玩弄的吞金鼠。

「哎呀!不能這樣!吞金鼠多寶貝啊,你居然還給土狗玩……」文大師氣極,批評洛文道。

一隻算什麼,我有一群,就是不告訴你!洛文心頭嘿嘿一笑。

上次臨城洛文被文大師擺了一道,答應要給他和他的徒弟徒孫帶回晉級的藥物,洛文深刻認識到這是一隻老狐狸。

「文大師別來無恙?」洛文笑眯眯的說道,「大老遠的過來需要小侄做點什麼?」

「哪有,我只是聽說你有一隻吞金鼠,我就來看看,看看而已。」文大師訕訕一笑,明眼人也看得出來他言不由衷。

洛文一指吞金鼠,說:「看到了吧?」

文大師點點頭。

「那請回吧。」

「嗯?」文大師一愣,居然還有人這麼和我說話。 「咳咳,賢侄啊,看來你是對我有誤會啊。」文大師恍然大悟,肯定是自己當初厚顏無恥惹人嫌了。

「哪有的事……」洛文裝糊塗。

文大師突然大喊道:「師弟,你還是別在外面看風景了,快進來幫我說點好話吧!」

馬沙從外面悠哉悠哉的進來了。

「哈哈哈,我就說吧,洛文可是看人說人話的,你還吹牛說搞的定,吹飛了吧。」馬沙哈哈大笑道。

洛文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額,馬老師,你也來了。」感情這兩人演雙簧呢。

「我不來,某些人的如意算盤就落空了。」馬沙斜眼看著文大師,呵呵笑道。

三人落座會客廳,聊完之後洛文才明白,這是高級人才自投羅網啊。

第一次見到文大師的時候,文大師是用馬沙的那把金剛劍鞘作為信物取得了洛文的信任,從而幫他煉化火元石。而馬沙之所以把金剛劍鞘給文大師煉化,就是因為他有一隻吞金鼠,養了很多年的吞金鼠。

文大師的吞金鼠就是幾十年前落日聯合帝國發現金剛礦那時候找到的,跟了他幾十年了,而且是一隻母鼠。

「額,那你的意思是?」洛文有點明白,又有點不明白。

「配種,如果能得到小鼠,一人一半。」文大師說道。

「額……」洛文被雷的不輕,想到自己一百八十個吞金鼠,稀奇你那幾個小鼠么,不過洛文異常爽快的答應了,「沒問題,你把吞金鼠留在這裡吧,我會時刻關注著它們。」

如果文大師知道他有一百八十隻吞金鼠會不會跳腳求著自己收下他?應該會吧。

「把你的給我保管吧,我還能幫你打造點金剛武器。」

「你怎麼知道我們有金剛的?」

「師弟說的……」

馬沙點點頭:「我師兄的人格放心,不會亂說的。」

好吧,有馬沙的擔保,洛文就無所謂了,給他一隻吞金鼠也沒啥。

洛文把小胖子叫了來,讓小胖子帶文大師去他的領地暫住。等文大師看到那些先進的熔爐肯定大為心動,再等後面一點一點的透露給他吞金鼠的數量和金剛礦的量,到時候趕他走都不會走了。

文大師跟著小胖子走了之後,洛文嘿嘿一笑,不花一分錢就能聘到一名高級技術人才,划算!

果然不出洛文所料,文大師在小胖子的領地暫住這幾天,見識了洛文發明的高級熔爐,心癢難耐,親自體驗了一把。可把他好奇心給勾起來了,老想搞明白這熔爐的工作原理,每天圍著熔爐打轉。

看到四個高級火系武士天天在那裡笨拙的熔煉金剛,打造武器,更是氣極,終於忍不住示範了一番。

四個小夥子也是好學,有高手指點,更是勤奮,再加上源源不斷送來的金剛礦讓文大師有打造不完的金剛礦。

半個月之後。

「你們到底有多少金剛礦!累死我了!」文大師氣憤的說道。

「想知道?」洛文眨了眨眼睛,「跟我來啊,嚇不死你。」

文大師沒有被嚇死,而是笑死了。

當他看到一百八十隻吞金鼠在拉出來一坨坨軟軟溫熱的金剛便,笑哭了……

「勞資有一隻吞金鼠小心翼翼的藏了幾十年,你小子倒好,搞了一群……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氣極而笑。

至於金剛礦,洛文沒讓文大師知道,時機還不成熟。讓他知道有這麼多吞金鼠已經是看馬沙的份兒上夠對他開放了。

文大師看到這麼多吞金鼠,恨不得一個一個的抱著親親,渾然不在意這些小傢伙的尿騷味。就憑這麼多吞金鼠,文大師也有在這裡長待的打算。更何況還有那麼多金剛礦,能打造多少金剛武器啊,自己幾十年也沒機會摸到這麼多金剛,可得好好的研究一番。

這就是一個工作狂的匠人精神,做一行愛一行,愛一行痴一行,專研一行。

看來洛文的的計謀已經成功了。

這一日,洛文來到牛角的娛樂中心。還沒進古色古香的娛樂大廳,就聽到了震耳欲聾的洗牌聲。

「幺雞!」

「碰!」

「二筒!」

「再碰!」

「嘿,運氣不錯嘛。」

「當然,我今天可是把手洗乾淨了,今天不贏不歸!」

諸如這樣的對話此起彼伏。

進門就看到了丘則城正在和他的老朋友們嗨著呢,洛文就不打擾他去了,今天來是找馬沙的。

四處打望之下,居然看到了十七哥。額,在和夏丘,馬未名,馬千千一桌打麻將。好久不見十七哥,聖魔武的外孫,還是要適當的拍下馬屁的,洛文上前打個招呼。

「十七哥,你怎麼來啦?」洛文笑呵呵的說道。

莫道聽到聲音,看了一眼洛文,馬上就轉過去看牌去了,邊打邊說:「我說洛文啊,你們這娛樂城可真是好玩。特別是這麻將,大金城現在可火了,我可是慕名而來的。碰!」

「額……」顯然又是一個中毒不輕的患者。

「就是太耗費精神力了,要是我是一名精神力強大的魔法師,肯定把他們吊打!哎……別,碰!」

「算了吧你,魔法師也耗費精神力的很,今晚上我要冥想補回來。四筒!」夏丘說道。

「哎呀,我這牌可真是稀爛……」馬千千很喪氣。

看他們太投入了,洛文轉而繼續去找馬沙。

最後在一個包間里找到了馬沙。

「清一色順子!哈哈哈哈!謝了啊各位,我就收下了!」這聲音最大的就是馬沙,美滋滋的把桌上的金幣收下了。

居然是扎克,小胖子,金巧子和牛角,想不到扎克和金巧子這般冷性子的人居然喜歡玩炸金花。洛文感覺自己是不是毒害了一代人,哎,精神毒藥啊,又迷倒了多少人啊。

「洛文來啦!來玩玩不?」馬沙笑呵呵道。

「不了……馬老師我找你有事。陛下派了個使者來,要面見我們十個和你,說是有要事相商。」

「哦,什麼時候走?」

「明天。」

「那不急,找你們和我,肯定是為那件事,不急不急。來來來,陪我們玩一玩。」

「他怕輸錢。」金巧子藐視道。

「哼!誰怕誰!」洛文豪氣的掏出一把金幣,「發牌!」

浪了一晚上,第二天眾人皆眼神浮腫的出發大金城。

「昨晚上輸了?」

「沒,沒輸沒贏。」

「你說這話就是輸了。」

「難不成你還贏?」

「當然贏了……」

幾天之後,到了大金城,見到了應雲龍。

「諸位愛卿,可真是來的是時候。來來來,三缺一!」 精神毒藥的風看來已經吹到大金城來了……

「陛下,你不是找我們有要事相商嗎?」洛文提醒到。

重生之藥醫 「哦哦哦……嗨,玩興奮了,都給忘記了。那啥,你幫我頂一下。」應雲龍笑道,「都怪你們,這東西可是從你們那邊傳過來的,害人不淺啊,害人不淺啊。」

一邊說著害人不淺,一邊還意猶未盡,真是口是心非。

在應雲龍的書房簡單的把事情說了一下大家就明白了。

這次霸佔了莫斯帝國的大片領土,人口也多了起來。原來莫斯帝國的一些高級武士,高級魔法師現在轉入了大金帝國,所以這次的藥王洞眾人擔負的壓力更大了。

「比以往任何一年所需要的藥材都多,而且莫斯帝國與我們算是接下深仇大恨了,落日聯合帝國因為有祝公子的關係也算是和我們是死敵了。所以這次你們的任務最為艱巨,最為危險,只聯合到了泰安帝國,而百江帝國現在還搖擺不定,不知道和誰聯合。」應雲龍緩緩說道。

「為了給你們增加一份勝算,我派出了帝國海軍精銳帶你們進南冰海找一樣寶物,如果能找到的話你們就多了一份勝算。根據每屆參加了尋葯季的精英留下來的記錄,藥王洞有一層有很多水,有的甚至很深,如果你們有一顆避水珠的話就省事多了。」

「避水珠!那不是傳說中的東西么!」包打聽驚呼道,「這東西南冰海能找到么?」

「根據記載,南冰海還真的有。不過這麼多年了,不知道還在不在那裡,能找到更好,找不到也無所謂,有希望總是好的吧。」應雲龍點點頭,表示確有這有的寶物。

「好,什麼時候出發。」

「隨時都可以,我已經通知下去了,你們去運城的海軍基地就行。」

「那陛下告辭了。」

「哎,別急啊,三缺一啊,你們誰陪我打一圈再走?」

眾人看向了麻將的推廣家,洛文先生。

洛文無可奈何的表示自己願意。

「師兄加油!贏光他!」小胖子的口型是這樣的。

「贏的他只剩褲衩!」包打聽的口型大概意思是這個。

洛文果然不負眾望,只用了一個小時,就打的應雲龍不想玩下去了,找了個借口要處理政務就溜了。

「我想他以後再也不想打麻將了。」洛文把手中的錢袋顛了顛賊笑道。

「真是一點不給陛下面子啊……」馬沙呵呵一笑。

「我只是為了帝國的未來,帝王不能沉迷賭博,我是為了他好。」洛文義正言辭的說道。

「我差點就相信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