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在計時器倒數到5秒的時候,土匪輕輕把手中的炸藥拋到車外。

陸小白也同時拿出一顆M84震撼彈,打開保險,丟到地上。

「轟!!!」

「轟!」

一前一後兩聲爆炸響起,C-4絲毫不亞於火箭筒的爆炸力在駁的腳下炸開。

一直留神空中火箭筒的駁,被腳下突然地爆炸掀起,踉蹌落地,差點沒有站穩。

緊接著的M84震撼彈,也給了駁不小的驚喜。

雖然連皮膚的盔甲都沒有炸裂,但這一波爆炸的影響下,兩隊人也和駁稍稍拉開了一些距離。

至少兩分鐘內,不會被撕成碎片。

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後方的時候,猴子突然道:「來個人,前面有精怪出沒!」

烏圖美仁從座位上站起來,搭弓聚箭,金絲逐漸成型。

一頭體型巨大的鱷魚出現在前方,張開了足以吞下車頭的血盆大口。

烏圖美仁鬆開弓弦,金絲箭射進鱷魚的喉嚨,扎穿了鱷魚的身體。

猴子猛打方向盤,拉緊手剎,側彎漂移,車頭貼著鱷魚狂舞的肥碩巨尾,險而又險的閃了過去。

二十秒后,這隻還在掙扎巨鱷,就被駁的獨角,一切為二,死成兩截。

……

就這麼僵持著,兩隊人已經逃亡了接近四十分鐘。

距離森之城越來越近,所有人的心裡,都有一個念頭:能活著回去。

五個炸藥箱,還剩下兩個半沒有用完。

每個人,包括已經快要咽氣的獅王,臉上都流露出了勝利的喜悅。

除了猴子。

猴子的聲音明顯有些不對勁:「陸小白,你變身還要多久。」

陸小白看了眼時間,說道:「不到一分鐘,怎麼了?」

猴子嚴肅道:「做好戰鬥準備,輪胎馬上就要爆了。」

猴子不只是用特性感知前方的路,他也在時刻關注著輪胎的磨損情況。

在遍地頑石的,凹凸不平的森林中,以超過六十公里的時速,行車這麼久,再高質量的輪胎,也早就該爆了。

陸小白他們不知道,可猴子很清楚。

輪胎外面,覆著的那一層強化膜,早在十多分鐘前,就裂開了。

現在,四個輪胎,都已經遍體鱗傷,隨時都可能報廢。

在換輪胎的過程中,必須有人擋住那隻已經發狂,不管不顧追逐了他們四十分鐘的駁。

陸小白表情凝固,隨後冷靜道:「換胎需要多久?」

猴子回答道:「沒有專業工具,再怎麼趕時間,一顆輪胎,也需要三分鐘的時間。」

陸小白點頭道:「好,我來爭取。」

陸小白話音剛落,車下同時出現四聲悶響,車身很明顯下墜了十多厘米。

四顆輪胎,同時爆掉。

「靠!」

猴子兩隻手猛砸在方向盤上。

四顆輪胎同時爆掉,意味著就算再怎麼熟練迅速,不出現任何失誤,也需要將近十分鐘的時間,才能重新啟動車子。

十分鐘,足夠駁把這一車人,殺乾淨了。

知道大事不妙,所有人都迅速下車,還有行動能力的人,開始著手幫著猴子卸輪胎。

陸小白不自覺的咽了口吐沫,倒不是害怕,只是人身體的本能反應。

悄悄把骰子握在手中,陸小白深呼一口氣,輕輕把骰子拋到順子腳下。

陸小白暗下決心,如果真的沒有辦法攔住駁,就只能用必殺模式了。

同歸於盡,也好過十個人都死在這裡。

「白一,特性,光愈,等級,2。」

陸小白已經擺好了進攻姿態,等著黑光將它覆蓋,就可以衝出去的時候,腦海中的機械提示音,讓陸小白徹底懵在原地。

「怎…怎麼會是一!?」陸小白內心狂震,似乎不敢相信那個聲音的真實性。

自從在森之城的郊外,投出來第一次數字一后,陸小白就再也沒有見到過這個數字。

認識了順子之後,更是從來都是直截了當的「六」。

可偏偏是這個人命關天的重要時刻,卻投出來了要命的「一」。

在陸小白的認知中,即便是投到了灰色的數字,也不過就是五分鐘之後再投一次而已。

數字一,卻要冷卻一天的時間。

骰子落在地上,綻出耀眼的白光,落到了陸小白的頭頂。

「檢測到目標並未存在傷勢,且周圍存在多位傷勢過重生物,請目標對光愈能量進行分配選擇。」

聲音結束后,陸小白眼前出現了獅王、冰茶、平頭、野豬、土匪、烏圖美仁、水木和自己的虛影。

「請目標對光愈能量進行分配選擇。」

被機械提示音催促,陸小白下意識的抬起手,點在了最前面的獅王虛影上。

「請選擇能量分配額度。1~100。」

「提示,當前目標傷勢過重,需要至少50能量才能痊癒。」

提示音的話,讓陸小白臉上的震驚,壓過了先前的獃滯:「痊癒!?」

機械音沒有回復自己的話,看著已經逼近百米距離的駁,也不去想機械音說的是真是假,把獅王虛影下的進度條拉到了50。

隨後陸小白飛快的戳動手指,在眾人的虛影上飛速點擊,然後分配點數。

「能量選擇完畢,請確認,是否按照當前配置進行分配。」

「確認!」

「確認完畢,請稍後……」

隨著陸小白大吼出的那聲「確認」,懸在陸小白頭頂的那團耀眼白光,分成了大小不一的六個光團,飛向陸小白身後的眾人。

最大的那團光,徑直飛進了獅王的體內。

只有最大那團光三分之一大小的光,飛進了冰茶體內。

僅比冰茶那團光小一圈的,三團一模一樣大小的光團,飛進了平頭、野豬和土匪體內。

最小的那團光,僅有獅王那團十分之一的大小,柔柔的飄進了烏圖美仁體內。

「什麼情況,隊長的特性不是變身裝甲嗎?」順子看到骰子上的一,然後又看到那團光,有些疑惑的大叫道。

「其實你們隊長,真實的能力是打造假面騎士軍團。」猴子停下卸輪胎的動作,壓低嗓子,聲音聽起來特別的「畫外音」。

順子好像真的信了猴子說的話,尖叫著跳起來,大聲質問:「真的假的!?那為什麼我沒有光!?我不配嗎!?」

猴子繼續開始卸輪胎:「別問我,我也沒有光。」

但接下來的畫面,卻讓猴子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繼續手上的動作。

猴子瞪大眼睛,看著原本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幾乎已經快要失去生命體征的獅王,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而且那道貫穿胸口的傷勢,已經完全癒合,連半點疤痕都沒有留下。

猴子不敢相信的小聲顫抖道:「老…老大?」

獅王沒有回應猴子,兩隻手掌綻出橘紅色的煙火,轟鳴著推向駁奔來的方向。

在剛剛陸小白完成操作,光團飛到幾人身體內的時候,駁就已經來到了陸小白的面前。

獅王站起來的時候,駁已經抬起前蹄,準備踏碎陸小白的頭顱,大開殺戒。

剛起身就看到這一幕,獅王當然不可能袖手旁邊。

特性瞬時開到最大,煙火的光芒甚至從手掌蔓延到了小臂,沒經過任何的蓄力,獅王就打出了超越RPG爆炸的威力,將駁狠狠打飛的一掌。 「我們會把你揍到不敢說話的!」米勒頗有些色厲內荏的樣子。

那番模樣怎麼看都有些底氣不足。

更別提他的小夥伴們了,一群人原本氣勢洶洶的囂張氣焰一下子少去了一大半。

他們雖然和米勒關係不錯,但是也不至於為了他和監管會死扛上,這梁子如果真結下來,他們可真的吃不消,之前因為米勒的慫恿而一時腦熱,現在冷靜下來想想似乎犯不著為了這麼一點點小事去得罪人,雖然南迦只是一個新生,但他怎麼說也是監管會成員,萬一事後監管真的會追究下來,他們可就倒大霉了,奧菲莉亞絕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

之前怎麼就失心瘋的聽了米勒的話來找麻煩呢?真是奇了怪了。

「米勒,我想起來還有點事,先走了。」有一個人說道。

「你…」米勒臉色一黑。

「米勒,我剛剛約導師要諮詢一些東西,再不去就來不及了。」

「米勒,我的擬態修鍊場時限快到了,我要去鍛煉了。」

不管說的是真話假話,反正隨便編一個理由就直接走人。

……

短短一會兒,人就全走了,只剩下米勒孤零零的一個人留在這兒。

米勒的臉色從一開始的紅色到黑色到青色再到紫色,顏色一變再變,表情豐富生動。

「喂,你的人都走光了。」南迦好心的提醒道。

「我…」米勒啞口無言。

讓他自己和南迦干架他還是有些發憷的,在聖羽學院里敢真正和監管會杠上的還真沒幾人。

恨恨的盯了南迦一眼,米勒打算離開了,他是沒有臉再出現在南迦面前了。

不過米勒還沒走兩步,身後就傳來了南迦的聲音。

「你們黑鷹就是用這種方法來挑撥其他學員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