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在沙發上將就了一晚上的慕靖西,身上衣服未換,他坐起身,揉著額角,「我去叫她。」

卧室門外,男人抬手,敲了敲門。

「喬喬,該吃早餐了。你醒了么?」

喬安低血糖,以往這個時候,她早就飢腸轆轆的跑出來找吃的了。

敲了一會兒,也沒人開門。

慕靖西眉頭一蹙,推門而入。

床上,喬安身子蜷縮成小小的一團,臉埋在絲被裡,只露出一雙漂亮的眉眼。

「喬喬,醒醒。」來到床畔,慕靖西俯身,輕聲叫她。

喬安毫無反應。

慕靖西拉開她遮住臉的絲被,看到她臉上不自然的紅暈,以及嫣紅的唇瓣。

心下一驚,一手便探上她的額頭。

滾燙得嚇人!

「夏霖,叫醫生!」

一聲低吼,自卧室里傳來。

…………

「總裁,有一位林小姐,沒有預約,執意要見您。您看,要見嗎?」

秘書的電話,打進了陸胤辦公室。

聽到林小姐,陸胤就知道是誰了。

他一手揉著額角,沉吟片刻,「讓她進來。」

「是,總裁。」

不一會兒,秘書將林沁兒領到了總裁室,林沁兒低聲道謝后,便敲門而入。 經過一天一夜的發酵,昨日茹娘的遭遇也如同插上翅膀一般傳遍了天都閣七十二峰。看好戲者,有之;悲憫忿忿者,亦有之。

而其中最為憤憤不平的,自然要以紅綃等人為首了。

他們五人小隊經歷玲瓏圖一賽,一路上劈波斬浪,好不容易才堅守到了最後,拿到了三宗同比的邀請函,這是對於他們實力的認可,亦是他們應有的收穫。雖然其中葉岩、費進幾人轉手就將邀請函貢獻給了峰內其他師兄,但也是自己甘之如飴的!

哪成想,阿茹小師妹那麼要強的一個人,竟然被同門利用自己的一點點友情,騙走了屬於她的邀請函!這叫其餘幾人如何忍得,那天看阿茹師妹當眾雖未直接向綾瑤發難,但是大庭廣眾之下焚燒了邀請函,也算是一泄心中怒火。

再之後,誰也無法聯絡上阿茹師妹了。

紅綃等人憂心如焚,明知她此番行事乃是犯了宗門大忌,八成要受罰,又怕她一個人在隱月峰獨木難支,形單影隻。可偏偏,誰的傳音紙鶴去了隱月峰都如同泥牛入海,再也沒有半點音訊回來。

就這般著急地等了足足一夜。直至次日清晨,一日潔白的紙鶴悠悠地來到了晴霞府,當茹娘的聲音傳入紅綃耳中的那一刻,她的心也終於落了地。

謝天謝地,阿茹師妹沒有一蹶不振!

至於阿茹妹妹提到的幾種靈植,紅綃表示不過是些不值幾個靈石的低等靈植,雖然逍遙峰的靈植不茂,但是憑藉她的本事,還是能輕輕鬆鬆籌備齊全的。

是以,這日晌午,紅綃就託了人將一小捆靈植捎去了隱月峰。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雲霄峰、巨力峰……

而其中最為忙碌的,自然還是有容了。沒辦法,隱月峰乃是出產不少低等靈植的所在,故而她受茹娘委託,要經手的靈植數量多且種類豐。雖然都是些一枚靈石十幾株的低等貨色,架不住茹娘數量要的多,零零碎碎一加,也足足耗去了二十多枚靈石。

有容心中暗暗慶幸,還好這幾日宗門發了補助,不然她一時還真拿不出這樣多的靈石。

想到自己的失誤,還好阿茹姐姐沒生自己氣,她也知道阿茹姐姐的儲物袋裡裝著的估計不止一張邀請函,若自己當時能多長一個心眼該多好……她自認為自己也不是個蠢的,出身於修仙世家,有容自幼看慣了爾虞我詐。

都怪自己入門之後日子過得太舒服了,人果然還是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啊。

心中是深深的自責,手中卻將阿茹姐姐吩咐的幾種靈植分門別類地飛快理好,送去了茹娘的林間小屋。

……

「枯葉蝶,清心草,八足蜈蚣……」茹娘對照著幾人送來的靈植並其他靈獸材料,一一對照著。

案前已經堆滿了來自幾人送來的材料,因茹娘乃是完完全全的新手,沒有任何煉丹的基礎,她也沒有自命不凡到以為自己乃是煉丹奇才,至於小白露所說的九華陣的加持效果嘛,茹娘持保留意見。故而她特地按照每一份丹方,足足備了幾十份材料。

俗話說,有備而無患嘛。她就不信,在她這番準備之下,就煉不出一枚丹藥!

由於材料實在過多,林林總總,茹娘足足對了小半柱香的時間,這才將案上小山一般的材料分好了類,按照丹方的配比,足足整理出五十份材料來。

下一刻,小山一般多的材料被茹娘伸手一掃,便被她全都掃入了自己的儲物袋中。

她要煉製的丹藥,正是當初在玲瓏圖中紅綃師姐贈送的歸元丹。此丹乃是適合於鍊氣晚期至築基晚期的丹藥,常以二品、三品的品階居多。那日紅綃所贈的便是一枚罕見的三品丹藥。說它珍貴,乃是名副其實。要知道以茹娘這般的鍊氣期修為,一個月所得的補助,不過二十靈石。

但是這一枚歸元丹,少說也要八十靈石!即使是二品的歸元丹,也要四十靈石一枚。

這般可怖的價格,可不是一般鍊氣期修士能夠承受的。而這樣可觀的價格,自然也讓財迷茹娘一心掉到了錢眼之中。

此丹除了煉製難度係數高,極易失敗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難點,那便是材料種類豐而雜。

除了常見的靈植以外,歸元丹的煉製之中還需要添入不少的靈獸材料,甚至還需要部分礦物。一般的丹方,以十二種材料為主。而這歸元丹呢,七七八八竟然多達二十多種。煉丹之時,每多一道操作,都會增加失敗的幾率,更別提它這兒多了十多道工序。

不過這對於財迷茹娘來說,都不是問題!

她相信,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何況她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很明顯近期之內不便出門,只能龜縮在天都閣之內了。

修鍊的功法還等著她換,為今之計,只有先攢錢了。

日頭已經高懸,由於三宗同比的緣故,這幾日的天都閣除了天都峰外可謂是飛鳥俱靜。

茹娘帶了滿滿一兜材料,飛快朝伯陽峰趕去。伯陽峰乃是七十二峰內專攻煉丹的一座主峰,平日里峰內師兄弟們幾乎足不出戶,各個守著自己的丹爐過活。而峰主伯陽真人更是采天下靈火以供驅使,峰內成千上百座洞府內皆有丹火。其中有不少洞府,且可為天都閣內弟子所租賃。

除了丹火之外,凡是煉丹所需的一應用具,諸如靈植、獸血乃至丹爐,甚至是輔助的童子,皆可租賃。

茹娘打的便是這個主意,她所能自己籌集的不過是材料,而丹爐價高,一個好的丹爐,更是價值千金,她還不如先租上一個用用看。

這伯陽峰本就人丁稀少,這幾日因為三宗同比,更是鳥獸絕跡。茹娘幻化做了一個相貌平平的木訥女修,在伯陽峰管事處做了登記,那管事頗有些心不在焉,也懶得去看她那寫著崔茹娘姓名的令牌,只顧著聽身旁的音螺咿咿呀呀地播報著,草草給她做了登記,便由茹娘自行上山了。

至於費用嘛,乃是事後清算。

伯陽峰上丹房上百,門口所注的價格有著雲泥之別,有的論日來算,有的論時辰來算。

茹娘轉悠了許久,這各個丹房門口都著名了屋內的陳列,從丹爐、丹火的介紹,直到價格的清算,一應俱全。

茹娘緊緊攥著手中的兩百靈石,再一次認識到自己是多麼的貧窮。

罷了罷了,以她現在的資質,又何必去追求那上等的丹房呢,於是乎,她選了偏僻處一所丹房,此丹房乃是適用於二至三品的丹藥煉製,剛好符合茹娘的要求。至於價格嘛,十五靈石一日,倒也可以承擔。

茹娘深深吸了口氣,踏進了丹房。 「阿胤,我沒有打擾你吧?」

「你說呢?」陸胤放下手中的文件,抬眸,似笑非笑的睨著她。

林沁兒羞澀一笑,「既然打擾了,那你一定不介意多打擾一下吧?午餐想吃什麼,吃素菜怎麼樣?我聽說京都有一家很有名的素菜餐廳……」

話沒說完,便被陸胤抬手打斷了,他按下內線,「李秘書,你進來一下。」

林沁兒一臉不解,「阿胤,怎麼了么?」

好端端,叫秘書進來幹什麼?

不一會兒,她就知道了。

都市全能仙帝 叫秘書進來,只是為了把她請出去。

「林小姐,請吧。」秘書禮貌的微笑,做了個請的手勢。

林沁兒跺了跺腳,繞過秘書,跑到陸胤身後,像一隻可憐的小狗狗一樣,抓著他的肩膀,「阿胤,我可不可以不走?」

「不可以。」

陸胤抬手看了一眼腕錶,「我很忙,沒時間陪你。一會兒我讓秘書給你訂機票,送你回國。」

「不要!」林沁兒拒絕得飛快,她好不容易才追來S國,還沒跟他一起吃過飯呢,不想就這麼無功而返。

糾纏了一會兒,眼看著他就要生氣了,林沁兒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那我下次再來看你。」

她揮了揮手,眼眶紅了,轉身就走。

陸胤頭疼的揉著額角,桌面上的手機響起,他順手接起,「喂?」

「陸胤,麻煩來一趟慕家官邸。」

聽到慕靖西的聲音,陸胤嗤笑一聲,「喲,慕少校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

「少廢話,趕緊過來!」

「不會是有鴻門宴等著我吧?」

「喬安生病了。」

一句話,使得陸胤臉上的玩世不恭收斂得乾乾淨淨,他騰地一下站起身,疾步往外走,神色凝重了幾分,「我馬上過去!」

慕家官邸。

喬安突如其來的高燒,讓慕靖西驚慌不知所措。

知道她一定是因為三年前的那件事,所以才會生病,慕靖西自責又內疚,迫不得已,才將她帶回官邸,以便讓陸胤來看望她。

不僅陸胤來了,陸萌也來了。

陸胤是率先趕到的,江洵直接將他領到了慕靖西的卧室。

「喬喬。」陸胤眸色一沉,越過江洵,快步走向床畔。

他的眼裡,只有躺在床上的喬安,心疼的捧著她的臉,「喬喬,你怎麼樣了?」

慕靖西在一旁低聲解釋,「今天早上她突然高燒,醫生已經給她掛了退燒藥水,可她一直不出汗,燒也沒辦法退下來。再這樣下去,情況危急。」

「好端端的,她怎麼會突然高燒?」陸胤一臉怒氣,冷冽的盯著慕靖西,「你就是這麼照顧她的?」

婚色門 慕靖西無話可說,垂下眼帘,眼裡的心疼並不比他少。

喬安這場病,跟他有直接關係……

領口被人拽起,陸胤怒視著他,「慕靖西,你就是個混蛋!」

夾裹著勁風的拳頭,迎面襲來。

慕靖西腦袋一偏,躲開了。

陸萌來的時候,看到兩人廝打在一起的身影,招式狠厲,拳拳到肉,那架勢,不打個你死我活,是不肯把手的。

她嚇得尖叫,「啊……」 茹娘深深吸了口氣,踏進了丹房。

正如門口的信息欄內所介紹的一般無二,此丹房內拘役旭陽火種一枚,設有青銅雙耳爐一隻,乃是這座丹房內的最主要設施。除此之外,丹房之內四壁索然,毫無裝飾,再也沒有旁的什麼了。

茹娘入了丹房,待摸清了這丹房之內陳設之後,將自己儲物袋內所實現準備好的一應材料俱掏了出來,放在了丹爐之前的蒲團一側。這蒲團乃是給她休憩使用,故而材料放在一旁,也方便她隨手指揮。

而隨著茹娘手中的丹房指令牌令下,丹房的石門緩緩合上。茹娘倒未陷入黑暗之中,頭頂有一束光射下,落在了蒲團與丹爐之上,原來煉丹乃是集物華與靈秀,無論煉何種丹,總得有天地之氣提煉而成,聚靈力而成丹體。

故而這大大小小成千上百的丹房之中大多都留出了小小一孔,藉此孔而連通內外,溝通天地。

如今陽光正透過此孔緩緩灑在了茹娘潔白的額頭之上,帶來絲絲暖意。

茹娘屏氣凝神,心中緩緩背了一段《太上感應篇》,這才壓抑出心中的激動與忐忑,調整氣息至最佳狀態。足足一刻以後,她才端坐上了那方蒲團,面色沉著而冷靜,眼中也滿是沉穩。

小白露還在沉睡,茹娘輕輕喚了它幾聲,猜想它這回說了這樣多的話又默出了許多丹方,必然是累極了,此番休息興許不同於往日,故而也不再喚它名字。白露雖然年紀比她大出不少,可是論心性來說,它還不過是個孩子。這回沒它在場,興許能安靜不少。

這樣想著,茹娘默背著心中的丹方,反覆琢磨著其中的各種細枝末節,也漸漸靜下心來。

待到她準備就緒,心中已經將丹方背得滾瓜爛熟之時,她還是未曾動手,反而閉目思索起來,腦海之中設想著每一步的煉丹手法,從放入材料之時的手法,到丹火的控制,再到凝液之時的火候,一一在茹娘腦海之中如同走馬燈一般放映了一遍。

雖然還未動手,但是經過這番準備,茹娘心中已然準備就緒,也不再如進門之初時的手足無措,她相信,自己這回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望向身旁的靈植與材料之時,心中也多了一分坦然自信。

頭頂的光束隨著時光的流逝緩緩移動著它的位置,從茹娘的頭頂至她的鼻尖,至身旁的這堆材料……

茹娘深深吐出一口氣,拋卻了心中的所有煩心憂悶之事,再睜開眼,眼中只剩下了眼前古樸厚重的青銅雙耳丹爐。

開始吧!

茹娘右手輕輕抬起,與此同時,那丹爐的蓋子也被她緩緩親啟。

一枚葫蘆不知何時已經被她至於手中,下一刻,那葫蘆之中的泉水已經緩緩注入丹爐之中。茹娘早已耳聞,伯陽峰內丹方成百上千,其中有不少丹爐早已多年未曾啟用過,倘若此時不對丹爐稍加養護,恐怕這第一爐的材料,便成了養爐的補品,更不用提成丹了。

故而茹娘早就求人取來了這一葫蘆的甘泉。等到夜色上來了,新泉漸漸湧出來,汲了之後,裝入瓮中,放在船上,迎著晚上柔和的夜風,將船與水一併送入天都境內,這樣的好風與好夜色之下,甘泉會保持獨特的清新與清澈。

也只有清澈的泉水,才能洗滌去經年的丹爐所沉澱下的塵埃與灰燼。

小小的葫蘆里倒出源源不斷的甘泉,直至將丹爐填滿。

茹娘滿意地點了點頭,自然所孕育出來的甘泉之清澈,絕非她的法術可以比擬,其效用更非是她的一個清澈訣可以比肩。

那甘泉在丹爐之內輕輕晃悠著,如調皮的山泉,也如波瀾不驚的湖面,又過去了半柱香之久,茹娘這才倒盡了丹爐之內的甘泉,將那雙耳青銅丹爐再次放在了丹火之上。

殘存的水分發出嘶嘶的聲音,很快便在火苗的舔舐之下消耗殆盡,空氣里滿是乾燥而清澈的味道。

茹娘心中一動,果然這甘泉洗滌之法不同凡響,這時的丹爐與之前相比,明顯已經發生了不同。

按捺了許久的心終於也不欲再壓抑了,茹娘十指在空中一劃,似是一個圓弧,又好似一張陰陽圖,這便是她起勢要開始煉丹了。

不多時,身旁堆積成小山一樣的材料被她一件件有條不紊地投入丹爐之中,正如她在腦海之中的千百次演練一般,每一樣材料的投入時間,乃至角度與輕重,都與她所預估的一模一樣。而這雙耳丹爐也的確長久未曾使用,新鮮的靈植與獸血被投入爐中,激蕩起丹爐的欣喜與快慰。很快,裊裊的白煙從丹爐上方裊裊升起,丹方之內,滿室葯香。

茹娘不敢有絲毫大意,白露的丹方之中正有記載:葯香出,丹液凝。

這一刻,爐中的十幾種材料已經在丹火的作用之下被焚化成了丹液,而這丹液嘛,自然就是成丹能否成功的最主要因素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