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在汽車中的璐璐,哇哇的大叫起來:“好過癮,叔叔這輛汽車好帥哦。”

狂爵笑了笑,轉頭對璐璐說:“只要小璐璐開心就好,等你長大了,叔叔就送你一個。”

璐璐拍着小手掌,嬉笑道:“好啊,叔叔說話一定要算話。”

在旁邊的血冥插口道:“璐璐,等有一天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哪怕就是你想要一艘星際戰艦,我也給你弄一個,絕不含糊。”

璐璐歪着腦袋,疑惑的看向血冥:“星際戰艦是什麼樣子?有多厲害?那裏可以弄到嗎?”

這可把血冥給問倒了,這個傢伙平時就不喜歡研究那些調調,他又如何知道星際戰艦是什麼樣子的呢?有多厲害?血冥含糊其辭的說:“這個,那個,反正就是很大很厲害就是。”

非常聰明的紫霜接口道:“星際戰艦威力巨大,一般長度要達到一萬五千米以上,寬要最少要達到七千米,最少配有一門星際究級炮,三門威力絕倫的毀滅炮,一千門核融炮,三萬門能量炮,上百萬的射線武器,還有一些小的武器裝備,在這裏就不一一舉例了。”

璐璐的小嘴張的老大老大,口水滴滴答答的流了下來:“那威力大嗎?”

紫霜笑嘻嘻的說:“當然了,星際戰艦,可不是一般的戰艦,就連亞特蘭蒂斯最強的時期,也僅僅只有三艘。常規狀態下星際戰艦的戰鬥力足以抵擋一個戰鬥中隊,如果要是戰鬥狀態下,星際戰艦的戰鬥力最起碼要抵得上一個大型軍團,你說厲害不厲害。”

在旁邊生悶氣的血冥小聲的嘀咕起來:“要是我能夠發揮全實力,星際戰艦算老幾。”

雪兒的這輛汽車速度非常快,很快便到了南宋風味小吃店的停車室裏,狂爵先下來,然後抱着璐璐朝小店的門口走去。

服務員看到狂爵,眼睛睜得的老大老大的,忙把狂爵等人給迎了進去,給狂爵等人挑選了一個靠近窗戶的位置。

血冥一蹦一跳朝瓜地奔去,估計去摘西瓜吃了,藍淚和紫霜兩個女機器人,站在狂爵和璐璐的身後就像門神一樣。服務員很快便把菜單給遞上來,狂爵爲璐璐點了兩籠水嫩包子和幾盤小菜。

狂爵不知道,自從他進來的那一刻,就有服務員打電話通知蔡清了,正在新星集團總部辦公室裏工作的蔡清,忙放下手頭的事物,開車朝這裏極速而來,來的時候還不忘打電話通知張鳳,讓她也過去一下。

正在吃水嫩包子的狂爵,突然聽到蔡清的聲音,身穿白色女工作服的蔡清,怒氣衝衝的走到狂爵的身邊坐了下來:“老實交代,你爲什麼把公司甩給我,難道你不知道,這樣工作很容易老的嗎?”

狂爵瞄了一眼蔡清,發現蔡清的體內竟然有股不弱的真氣:“都快到達先天境界了,那能那麼容易老,安拉。”說完狂爵忙把話題一轉,反問蔡清:“張斌怎麼沒來,他幹什麼去了。”

提到張斌,蔡清就幸福的笑了,沒好氣的說道:“那個傢伙,簡直就是武癡,已經拜了一個叫藏雷的傢伙爲師,天天沒事就朝那裏跑,那裏還顧得了我。”

狂爵一聽便笑了,心想藏雷什麼時候收徒弟了,實在太有意思了。

蔡清溫柔的看了看了璐璐,說:“小璐璐,好久沒見了,你媽咪呢?怎麼沒一起來”

狂爵忙伸手打斷蔡清的話,搖搖頭,傳音給蔡清道:“她媽咪已經不在了,請你不要在她面前提起這件事情好嗎?”

就在這個時候,穿着一聲紅色旗袍的張鳳,走了進來。張鳳目光如炬的看向狂爵,氣沖沖的走了過來:“範狂爵,你一聲不響的就消失,你個混蛋,你知道人家有多麼的想你嗎?”

面對張鳳**裸的表白,狂爵一下子就悶了,感覺天旋地轉。

蔡清忙找了一個藉口走開了,就連小璐璐也被血冥給帶走了,現場只留下狂爵和張鳳兩人。

狂爵心裏毛躁躁的,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正向自己逼近。

張鳳用那雙明媚閃亮的眼睛靜靜的看着狂爵,口吐幽蘭:“狂,答應我,以後不要在丟下我了,好嗎?”

狂爵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正巧有個女服務員經過,狂爵忙對那個女服務員打了一個招呼:“小姐,請再來兩籠水嫩包子。”

那個女服務員,帶着職業般的微笑應道:“好的,請稍等。”說完就走了下去。

等那個服務員走了之後,狂爵打哈哈的說:“這裏的水嫩包子可真好吃,要不你也來兩籠,不吃可是會後悔的。”

張鳳板着臉,一字一聲的說:“請不要轉移話題,答應我,以後不許再丟下我一個人。”

狂爵無奈的嘆了口氣,知道這次無論如何也躲不掉了:“你知道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和我在一起會很苦,你要考慮清楚。”

張鳳的臉色頓時變的舒暢起來:“狂,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再苦再累我也不怕,只要你不在丟下我。”

終於狂爵徹底沒了脾氣,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那麼好吧!”

‘耶’張鳳高興的大叫一聲。

就這樣狂爵被自己給賣了,在以後的日子裏,張鳳總像一塊粘皮糖一樣,粘着狂爵。

這一頓飯狂爵吃的很快,然後就和張鳳一起帶着小璐璐去遊樂場瘋玩了一次。當然血冥和蔡清很知趣的走開了,留給了他們足夠的相處空間。

三人玩了很多遊戲,他們開心的大笑,狂爵抽空把璐璐的事情告訴了張鳳,同情心氾濫的張鳳,差點沒當場哭鼻子。最後張鳳領着璐璐和狂爵去瘋狂採購,給璐璐買了很多衣物和玩具。最後狂爵看着堆積如山的衣物,徹底沒了脾氣,只能打了一個電話給貨運公司,叫他們開輛汽車來搬運衣物等等。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各位讀者實在不好意思,昨天沒有更新,我現在是用筆記本寫然後在去網吧上傳的,昨天等了好長時間,沒等到機子,只能今天發了。 (一連四章節,求收藏推薦和鮮花)

飛船在快速飛行的過程中,把那八條機械手臂給收了起來,然後啓動全方位視角,這是迪馬斯的意思。整個宇宙飛船像消失了一樣,衆人只能感覺得到飛船,卻看不到。經過短暫的驚恐,衆人很快便把眼睛轉向了地球之上。

狂爵把璐璐舉過頭頂,靜靜的注視着美麗的家鄉。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停了下來,一股異樣的感覺充斥在他們的心裏,他們感覺到了悲傷,一股濃的化不開的悲傷。

地球真的很美,入眼看去就像一個水星,狂爵突然想到了一組數據,地球主要是由水組成,水的體積佔整個地球體積的百分之76,水中擁有上千萬種不同的海洋生物……

這一刻所有人都癡了,就連本來毫無感情的機器人也露出憂傷的表情來,反倒是迪馬斯沒有露出任何異樣,因爲他的感情已經進化了,變的更加豐富和沉穩,就像人一樣,他懂得了內斂。

虛擬美女的聲音響了起來:“錄像開始,三分鐘後離開地球。”

璐璐抱着狂爵的脖子,撒嬌的說:“叔叔,我們還會回來嗎?璐璐突然感到好傷心。”

狂爵用嘴脣親了一下璐璐的小臉蛋:“當然,我們會回來,不管過來多長時間,這裏始終都是我們的家鄉,我們的歸宿之地,只有到了這裏,我們的心纔會安靜下來。”

三分鐘過的很快,全方位視角自動關閉,錄像完成。然後飛船開始加速。

虛擬美女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各位先生,請做好防震準備,離超時空飛行還有十秒鐘。這一次的旅行,初步估計要一個月,飛船內有舞池和酒吧等等娛樂設施,各位可以盡情的娛樂。”

十秒鐘後,飛船的速度開始逐漸加到1G,空間開始出現絲絲裂紋,隨着速度變的越來越快,飛船的晃動也越來越大。然後咻得一聲,飛船消失不見,原來飛船已經突破空間,到另外一個時空,經行朝時空飛行了。

速度跟時間成反比關係,速度越快時間過的越慢,整個飛船被時間拉的老長老長,就像無數個飛船連在一起的樣子,好不怪異。

等一切都平穩了以後,那個虛擬美女說道:“各位先生由於飛船的散熱系統不是很先進,所以每隔十個小時,飛船必須回到現實空間,以普通航速飛行三個小時,請個位見諒,現在有十個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

狂爵對那個虛擬美女問道:“有學習室嗎?我這有人需要學習。”

“當然,虛擬學習室在飛船的C層150大廳,裏面有一百多個虛擬學習室。在那裏你們可以學到很多知識。”

狂爵應了一聲‘謝謝’後,就拉着小璐璐朝升降室走去。在路上,狂爵看到狐狸、約翰遜、清風、小K、惡虎,五人正勾肩搭背的邊走路,邊小聲的竊竊私語,清風小聲的對約翰遜說道:“我靠,你真他媽的是天才,你竟然打算在那裏經營黑社會,有毒品和女人嗎?”

約翰遜嘿嘿一笑:“當然,那是一定有的,告訴你們,我還打算賣黃片哩,這些可都是鰲頭啊,利潤大的可怕,到時候你們來給我做打手怎麼樣,利潤對半分。”

清風扣着手指頭說:“好說,好說,我可以做你的軍師,我的智商可是非常高的,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已經陷入到狂熱狀態下的五人,並沒有察覺狂爵的到來,口水狂噴的討論着,怎麼進行他們的黑幫大計。

璐璐嘻嘻哈哈的擡頭看着狐狸等人:“清風叔叔,你們在談論什麼呢?好有意思哦。”

清風等人一看是小璐璐,忙嚇了一跳,因爲璐璐通常和狂爵形影不離,璐璐在,教官肯定也在,這不他們朝身後一看,嚇得心裏拔涼拔涼的。

狂爵用那種不壞好意的雙眼,對狐狸等人的身上瞄了又瞄,甩下一句話:“去導航室等我。”然後就上前拉着璐璐的小手,繼續朝升降室走去。

清風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同時大叫一聲:“完蛋了,教官(師傅)不會放過我們的。”

狂爵帶着璐璐坐升降機朝C層下去,然後找到150大廳走了進去。整個大廳被建造成圓環形,白色烤漆,非常美麗。狂爵用眼睛瞄了一下整個大廳,發現大廳分佈着一百多個虛擬學習室。狂爵帶着璐璐隨便朝一個虛擬學習室走去,進去後,狂爵按了一下門左邊的綠色小按鈕。然後場景一換,這個不是很大的虛擬學習室,瞬間變成了一個鬱鬱蔥蔥的叢林,狂爵的腳下是一塊很難得的空地,一個茅草屋平地而起,然後一個老者打開房門走了出來。

狂爵看了看那個老者,便知道他就是虛擬教員。

老者看了看狂爵說:“是誰要學習,我是NO1教員。”

狂爵把璐璐推了出去,說:“是這個小女孩,希望你可以好好教授她。”

老者揮揮手:“好了,由我來教授,保證可以讓你們滿意,我可不是那些垃圾虛擬教員,我是NO1教員,你就放心吧。”

狂爵微微一笑:“那就麻煩您了,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先回去忙了。”說完狂爵身影慢慢變淡,離開了這裏。

這可把這個老者嚇了一跳,這是什麼手段,可以不通過教員直接出去。一般人只要進入這裏,只有經過教員的允許才能出去,而狂爵無聲無息的消失,徹底打破了老者的認識。

老者把目光轉向璐璐,嘿嘿的陰笑兩聲:“喂喂,小丫頭剛剛那個是你什麼人,是何來歷。”

璐璐把嘴一嚼,傲氣無比的說道:“他是我的叔叔,很厲害吧!”

老者偷偷的看了看狂爵消失的地方,小聲的嘀咕道:“是很厲害。”老者突然發現自己剛纔的樣子有點猥瑣,忙腰桿一挺,底氣十足的說:“丫頭你想學什麼,我這裏有機凱系的動力學、工程學、光腦學、引擎學等等學科,還有戰艦系的攻防策略學、戰局把握學、機率學等等學科。”

璐璐眨了眨大大眼睛,說:“那有沒有醫學,我想當一個醫生。”

老者的嘴巴張的老大老大,‘磕巴一聲’下顎卻是已經和頰骨脫節了。老者難以置信的搖了搖頭,然後用手把下顎給接回去,用疑問的語氣說:“你個丫頭難道有毛病不成,學醫有用嗎?現在科技那麼發達,只要你的腦袋還在,就可以把你給救回來,醫學早就停滯不前了。再說現在大多數人都選擇機凱和戰艦系,誰還去學習其他科目呢?”老者嘆了一口,神情黯然的說:“可憐的世道啊,戰爭的陰影時刻籠罩在帝國的頭上,沒有人會覺得自己安全,於是他們都去學習機凱,努力增強自己的實力,爲將來自保而用,告訴我丫頭你爲什麼要學習醫學。”

璐璐紅着眼睛說道:“因爲璐璐再也不想看到有人死亡了,璐璐不想看到別**離子散,活在痛苦和憤恨當中,璐璐只想救人,只想看到別人幸福,難道這樣都不可以嗎?”那個老者突然被這些話語給震懾住了,良久無語。

老者閉上眼睛,幽幽的說道:“你真的想學,醫學其實更加複雜苦澀和難懂,這是一條充滿艱辛的道路。”

小小璐璐,眼中突然露出無比堅毅的神采:“我願意,因爲璐璐想爲這個世界做一點什麼。”

老者睜開眼睛,眼神中多了絲笑意:“那好,從現在開始我將全力教授你,我所會的一切,順便告訴你一個小消息,醫生也有着強大無比的戰鬥力哦。”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狂爵和璐璐朝衛生通道里一站,經過衛生安檢後,食堂的大門‘咻得一聲’彈開了。裏面漆黑一片,好似沒有任何光亮。狂爵暗罵一聲:“該死,難道藍淚和紫霜沒有做食物,我不是叫她們先去做食物了嗎?”但狂爵還是抱着璐璐朝門裏走去。

漆黑的食堂,突然有兩團火光亮起,張鳳和芙蓉兩人各自捧着一個大大的蛋糕朝璐璐走來,而約翰遜手裏拿着一個女王皇冠,不顧斯文的大聲嚎叫起來:“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哥們都來唱吧!爲我們的公主小璐璐唱歌吧!。”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就連迪馬斯和衆多的機器人都嚎叫了起來,狐狸更是把阻擊搶給拿出來,要鳴槍祝賀,但卻被小K七手八腳的抱住了,防止他幹出什麼傻事來。

狂爵突然想起了今天是璐璐的生日,但自己卻什麼禮物也沒帶,實在有點鬱悶。

張鳳和芙蓉把蛋糕遞到璐璐的面前:“今天是7月六號,你的生日,來小璐璐把蠟燭吹掉。”

小璐璐噙着眼淚把蠟燭給吹滅:“謝謝各位叔叔和姐姐,璐璐永遠也忘不了你們對璐璐的好。”

芙蓉空出一直手把璐璐的眼淚給抹掉:“我們不對璐璐好,誰對璐璐好呢?你可是我們的活寶,我們的小可愛,來不哭了,我們來切蛋糕吃。”說完芙蓉就打了一個響指,‘啪嗒’一聲,整個食堂的燈都亮了起來。

芙蓉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拉住璐璐的小手,朝十米外那條很長很長的桌子走去,那條至少有兩百米長的桌子,此時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食物和酒水,就像開派對一樣。

張鳳用右手遞給狂爵一條淡藍色的水晶項鍊:“你一個大男人,一忙就會忘記很多事情,璐璐的生日,你一定忘記了吧!你把這個項鍊送給璐璐,不然你那禮物送給璐璐呢?”

狂爵第一次覺得張鳳是那麼的可愛,有點溫柔的說:“那你呢?”

張鳳用手指輕捂嘴脣,嬉笑着說:“我自己早有準備,那本來就是幫你準備的。”說完就端着蛋糕朝長桌走去。

整個場面非常震撼人心,幾百個人圍在一起爲璐璐過生日,就像衆星捧月一樣把璐璐放在中間。張鳳好不容易躋了進去,把蛋糕放在桌子上。然後狐狸等人就叫喊着要切蛋糕,場面頓時變的有點凌亂起來。

迪馬斯朝狂爵走了過去,拍了一下狂爵的肩膀:“這個生日宴會是張鳳和芙蓉兩人組織的,他們很喜歡璐璐,在得知璐璐的悲慘身世,她們就默默的把那份愛藏在了心裏。怎麼樣還不錯吧!人多至少不會寂寞,不是嗎?”

狂爵緊緊握住手中的水晶項鍊,嘴角微微翹起:“我發現我開始喜歡上她了,不過我心裏還有一個芥蒂,也許我和她真的,哎,算了不想了,走給璐璐過生日去。”說完狂爵就提步朝璐璐走去。

迪馬斯微微一笑,小聲的嘀咕道:“還是忘不了她嗎?還真是個癡情種,有趣,實在太有趣了。遊走在理智與瘋狂的邊緣,右手接受了現實,左手卻緊握着夢想,真是一個。”想了想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迪馬斯,便隨便用了一個詞:“有原則的男人。”說完用感覺又不大切合實際,於是迪馬斯搖了搖頭朝長桌走去。

約翰遜把手中的女王皇冠給帶着了璐璐的頭上,嘻嘻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真漂亮,璐璐你天生就是一個公主嘛,瞧瞧多漂亮啊。”

狐狸把一個鑽石手鐲拿出來,戴在了璐璐的手臂上:“璐璐,這可是叔叔從老鬼那裏打劫來到,現在送給你了,可一定要好好保護哦。”

每個人都把自己認爲最貴重的禮物送給了璐璐,就連衆多的機器人也送了,他們送給璐璐的禮物就很奇怪了,一個個從空間裏拿出他們認爲最好的生日禮物,遞給璐璐,像什麼等離子防護罩,小功率動能槍等等。只有迪馬斯特別了一點,送給了璐璐一顆拳頭大小的玉石,入手冰涼一看就知道是好貨色。

狂爵並沒有把那條淡藍色的水晶項鍊送給璐璐,而是從空間裏拿出一條紅線,把那根紅線掛在了璐璐的脖子上,然後那根紅線就自己繫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打扮妖異的血冥從天而降,只看血冥的鬍子被染成了紅色,黑色的鼻子也被染成了紅色,耳朵上繫着兩個紅色塑料紙,而且血冥還穿了一件粉紅色的衣服,看起來非常怪異。血冥的身體硬生生的停在空中,然後把身體立起來,跳起舞來,嘴裏還同時哇哇大叫:“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璐璐我是你永遠的夥伴血冥,啊哈哈。”

璐璐被血冥給逗樂了,眼珠子亂轉的說道:“血冥好厲害,可是我的禮物你。”

血冥停了下來,嬉笑的飛到璐璐的身邊,拍着胸部說:“今天我想來點特別的,璐璐想要什麼樣的禮物,血冥就送你什麼樣的禮物,好不好。”

“那我想學醫,但沒有器具做實驗,你有嗎?”

血冥一愣神,心裏暗罵一聲:“該死,又是科技。”但血冥忙回過神來,故作驚訝的說道;“什麼,還要器具,那也太落伍了吧!我這裏有一本修醫的祕典,要是你能練到最高境界,卻是什麼都不需要的,頂多只需要一些珍貴的藥材,怎麼樣璐璐,想要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