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在林蛟的安排下,其他人都去休息了,只有秦楓和冰凌跟着林蛟走進了大廳。

“林大叔,你們家在這裏應該是最大的了吧?一路走來,好多就只是巴掌那麼大的一塊地,卻要住一家四五口人。”秦楓走進林氏三兄弟的家,就開口問道,他一進鎮就發現了,這個小鎮的經濟水平似乎並不怎麼發達。

林蛟先是嘆了一口氣,給秦楓和冰凌到了一杯茶,無奈道:“天高皇帝遠,活在這亂世,連生計都成了問題,我兄弟三人也只是爲人民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

看着林蛟一臉無奈的樣子,在想到之前村民的熱情,秦楓看得出,林蛟不像是在說假話。

“可惡的是那個鎮長,作爲一方父母,不但沒有照顧好百姓,還處處壓榨,要不是我兄弟三人勢單力薄,早就將鎮長之位推翻了。”二哥林虎放下了身上的裝備,恨聲道。

鎮長,應該就是這裏最大的人物了吧,秦楓也可以想象這種貪官污吏壓榨百姓的場面,雖然說這裏只不過是一個小鎮,但是真的壓榨起來,那鎮長的生活,應該還是過的挺滋潤的。

秦楓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苦澀的涼茶跟夏荷軒的普洱茶比起來,相差了十萬八千里,緩緩開口問道:“林大叔,如果我猜得不錯,你們狩獵這蠻熊,應該就是想要跟那個鎮長對着幹吧?” “哦?小兄弟如何看出我的用意?”林蛟好奇的看着秦楓。

“首先,看得出,你們對鎮長的極度不滿,再者,看那些村民的態度,即使現在林大叔坐上鎮長之位,恐怕也只是登高一呼的事情!”秦楓淡淡的笑了笑,接着說道:“再說那蠻熊,實力可見一斑,你們犯不着跟這麼強大的道獸對着幹,若不是有不得不狩獵他的原因,我想你們也不會泛着生命危險,去幹這事!”

看着秦楓從容的說出了自己猜想的理由,林蛟對秦楓更是刮目相看,猛地一拍桌子,豪爽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老二,拿酒來!”

“不急,林大叔,你且說說,這蠻熊對你的計劃,有什麼用?”秦楓揮手阻止道,他開始對這三兄弟有些好奇了。

“我想小兄弟你已經看出了,我們三兄弟的實力也就這麼點而已,但是鎮長身邊,強者如林,而這蠻熊,體內的熊膽,可助我們兄弟三人的境界更上一層樓,或許到那時候就可以跟鎮長一較高低了!”林蛟毫無隱瞞,一五一十的把原因全部說起來了。

“真是暴殄天物,A級的熊膽,居然被你們這麼使用!”秦楓還沒有說話,冰凌就按耐不住了,猛然站起身來,拍着桌子說道:“你們可知,這樣的熊膽,足以鍛造出一宗不錯的道器!就連S級巔峯的道師也會感興趣的道器。”

秦楓雖然手持器宗錘,但是他並不是器宗師,冰凌纔是真正的二品器宗。

冰凌對林蛟的舉動感到很不滿意,A級巔峯的熊膽,入藥的價值雖然可觀,但是跟鍛造道器的價值比起來,就顯得有些浪費了。

她是器宗,自然不會同意如此暴殄天物。

“呵呵,冰凌姑娘說的不錯,可是,這熊膽若想鍛造道器,我想還需要別的材料吧?我們可等不及!”林蛟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陰沉,看着冰凌的目光變得陰晴不定。

秦楓緩緩站起身來,語氣平和的說道:“林大叔,我想你別忘了,這蠻熊,可是我們的所有物。”

“也是!”林蛟端起茶水輕輕抿了一口,學着秦楓的樣子,笑道:“但是小兄弟你也別忘了,現在這隻蠻熊,可是在我們兄弟三人的手上。”

“你什麼意思?”秦楓猛地拍了下桌子,那搖搖欲墜的方桌几乎隨時都有坍塌的可能。

林虎和林豹也走上前來,跟林蛟並排而立,與秦楓平目對視,雙氣氣勢陡然變得凌厲起來,好像隨時都有大打出手的可能。

“秦楓小兄弟……”林蛟忽然輕笑起來,沉吟道:“我勸你現在還是不要動怒的好,雖然我兄弟三人都只能算是勉強達到S級的實力,但是現在若是我們羣起而攻之,我想,你也討不到什麼好處。”

“你……”冰凌有怒火發不出來,一時間俏臉漲的通紅。

林蛟說的不錯,現在【浮尊殿】的衆人應該是被軟禁起來了,若是在這裏動起手來,哪怕秦楓的實力強悍,想必也是雙拳難敵四手,況且,這林氏三兄弟手中的道器似乎不少!

就在這時候冰凌火冒三丈的時候,秦楓的臉上卻露出了狐狸一般奸詐的笑容,對林蛟說道:“我說林大叔,你們知道熊膽的功效,但是知不知道它的食用方法。”

“哼,臭小子你不用激我……”

聽着林蛟有些牽強的說辭,秦楓知道他果然是上了自己的當,輕笑一聲,打斷道:“不不不,我可不是在激你,不信你大可以按照自己的方法試試,若是達不到你預期的效果,到時候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還別說,林蛟真的被秦楓給唬住了,熊膽這種東西,對於他們來說,算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此珍貴的東西,要是真的被自己浪費了,那就罪孽了。

三兄弟幾乎是拼了命也沒有將這隻蠻熊降服,若不是秦楓出現,只怕這隻蠻熊現在還在樹林裏活蹦亂跳呢。

“哼,臭小子,我給你一天的考慮時間,實相的就把熊膽的食用方法老老實實的說出來,我可不是什麼耐性好的人!”林蛟在注視冰凌一段時間後,恨恨的說道。

林蛟恐嚇幾聲,便帶着兩兄弟離開了房間。

等三人離開,冰凌的暴脾氣就爆發了,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不甘的說道:“沒想到,如此謹慎,卻還是被擺了一道!”

“也就你這樣的傻妮子,纔會真的相信這些人!”秦楓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笑吟吟的說道。

“你還說風涼話!老實說,你是不是早就看出他們不安好心?”

“你認爲,他們損兵折將想要降服這隻蠻熊,真的會這樣輕而易舉的放棄?”秦楓喝了一口涼茶,老神在在的說道,“我想他們在林子裏妥協,只不過是想騙我們來這裏,畢竟,這裏是他們的地盤!”

“那你怎麼不早說?明知道是狼窩,還往這裏鑽?”冰凌不解的問道,秦楓看上去年紀不大,處世經驗倒是很多,而且腦子似乎也是比同齡人更加變態,這一點上,冰凌是甘拜下風。

“這有什麼不好?等我們的傷養好,又有什麼人能夠阻擋的了我們?何況,咱們【浮尊殿】還真的會怕這三個傢伙?”秦楓臉上帶着從容,看了看冰凌,這丫頭犯二起來還真的有些可愛呢。

秦楓深知自己的真實實力是何境界,雖然看上去只是初入A級,但是“四門全開”的情況,完全可以和一個A級巔峯,甚至是初入S級的道師一戰,何況,還有器宗錘在手,如果真要殊死一搏,秦楓一個人就可以解決林虎和林豹。

林蛟三兄弟都沒有見識過秦楓的真正實力,他們看到的僅僅只是秦楓一半,甚至更少的實力。

“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將傷全部養好,我自有辦法離開此地,而且,我看林蛟手中的道獸錄挺有趣的。”秦楓神祕的一笑,一場陰謀在她的腦子裏展開。

夜幕降臨,月色透過天窗照射進來,秦楓躺在一堆乾柴上,雙手枕在腦後,看着那銀白色的月光,腦海裏思緒萬千。

秦楓,在想什麼?”冰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在了柴堆上,看着秦楓出身的側臉,有些好奇的問道。

秦楓轉臉看了看冰凌,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我在想,真正的歷練纔開始,我……”

沒等秦楓將話說完,冰凌忽然露出了一副大姐大的樣子,拍了拍秦楓的額頭,老氣橫秋的說道:“放心吧,姐姐會保護你的!”

沉默了半晌,秦楓忽然轉頭盯着冰凌,緩緩道:“你不可能一輩子呆在我身邊!”

秦楓忽然目不轉睛的看着冰凌,後者莫名其妙的臉紅了一下,旋即神色變得暗淡起來,是啊,自己不可能一輩子陪秦楓行走大陸。

家族的事情,遲早有一天是要面對的。

兩人都沉默了,月色的映照下,畫面變得安詳柔和起來,少年靜靜的看着少女,少女如同羞答答的玫瑰一般,垂頭不語。

如此沉靜的畫面並沒有持續多久,冰凌將自己的情緒很快平復,大大咧咧的說道:“你急什麼?個人的閱歷是慢慢積累的,在你還沒有完全成長之前,姐姐我是會陪在你身邊的。”

姐姐……嗎?

秦楓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腦海中不知不覺又浮現出了姜輓歌那張絕世的容顏。

無奈的看了看冰凌,秦楓有些好笑,明明比自己還要小,卻一直以“姐姐”自居。

想着想着,也許是這份安詳讓秦楓身心疲憊的軀體不堪重負,竟然在幾分鐘之內,沉沉睡去。

直到秦楓的嘴裏漸漸出現鼾聲,冰凌纔有勇氣看他的側面,刀削一般俊朗,月色下,更是如同暗夜精靈一般,看着秦楓清秀的五官,冰凌的心裏,莫名的傷感起來。

紫宸……

我這麼做,真的正確麼?

家族的明爭暗鬥,自己有什麼資格,和秦楓這樣心靜如此清澈的人在一起?

……

因爲是林中小鎮,方圓鎮的清晨多了一份安詳清新,但是今天卻大有不同,朝日初升,小鎮門口便出現了一隻軍隊,浩浩蕩蕩的不下十人。

這可是大人物啊,十幾人中,爲首的男子胯下青色道獸威武,沉重的鼻息,彷彿張口能吐出毀天滅地的力量。

當第一縷晨曦照進小木屋裏,秦楓便悠悠醒來,看到一旁的來福已經活蹦亂跳的,心裏的石頭也就放下了,再看看趴在桌子上深睡的冰凌,秦楓也沒有去叫醒,一個人呆呆的出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樣沉靜的畫面並沒有持續多久,大概半刻鐘後,秦楓聽到外面傳來一陣騷亂,木屋的門被林蛟打開,看他神色緊張,秦楓還沒來得及問,就聽到他不滿道:“這該死的道格爾,居然找到這裏來了!”

道格爾?

聽到這個名字,冰凌似乎是條件反射一般驚跳起來,喃喃自語道:“難道禍水東引,連這種小鎮都要遭殃了?”

或許秦楓不認識道格爾是誰,但是冰凌身爲安道城的土著劇名,自然是知道這些,而此刻出現在方圓小鎮的人羣,正是【雪獅】工會的器宗營,會長道格爾麾下的直屬大營。 “【雪獅】工會……”秦楓在得知道格爾是何許人也之後,也漸漸眯起了眸子,似乎自己跟這個安道城任務大樓中最強大的工會還有些事情沒解決啊。

忽然,秦楓轉念一想,猜到這批人來此的目的,既然是器宗營,那麼……他們的目標很可能是因爲冰凌這個二品器宗,年僅十九歲就已經是二品器宗師了,這可是一等一的寶貝啊!

秦楓猛地站起身,來到冰凌的身旁,和林蛟平目而視,神色有些不善的問道:“你要幹什麼?”

“幹什麼?尼瑪,誰知道你麼兩個居然還是燙手的山芋,現在乖乖的跟老子出去,安分一點,沒準方圓鎮還有存活的希望!”林蛟氣急敗壞的說道。

果然是這樣,將冰凌交出去,換取方圓鎮的平安!

冰凌看到林蛟這副神態,頓時有些好笑,果然,【雪獅】公會會長道格爾,名聲在外,這些小嘍囉不敢拂逆,淡淡的說道:“想把我們交出去,也不難,只要你們把蠻熊交出來,不然,休想我們會乖乖聽話!”

秦楓不明白,都到這這種時候了,爲什麼冰凌還對蠻熊念念不忘。

不解歸不解,秦楓還是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冰凌的身後,手上一柄小錘蠢蠢欲動,如果一會大打出手,秦楓力求一招制敵!

“大哥,快點,那些個挨千刀開始掃蕩了!”門外忽然傳來林虎的聲音,應該還在和那些人周旋。

“冰淩小姐,道格爾大人有請,還望冰淩小姐給個面子!”隨着林虎的聲音,另外一道雄渾有力的聲音傳來。

冰凌卻是對這聲音如若未聞,笑眯眯的看着林蛟,問道:“怎麼,都這種形勢了,你還不捨得手中的蠻熊?可千萬不要因爲一己私慾,讓鎮民遭殃哦,我想你好不容易聚起來的民心,相比蠻熊,重要很多吧?”

冰凌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讓身後的秦楓更加迷惘了,難道她早就知道,今天道格爾的人會抵達這裏?

此刻林蛟的面色很難看,早知道就將這兩個小毛孩滅了,現在後悔都來不及了。

恨恨的咬了咬牙,林蛟虛空一探,一張卷軸憑空出現,土黃色的光芒瞬間綻放,但是這一刻,冰凌的小手動了,一根細如髮絲的銀線射出,將林蛟手中的道獸錄纏住,收回,穩穩地抓住了那捲軸。

“這是你對我們不恭的賠禮,小女子在此勉爲其難的收下了!”冰凌的臉上出現了小狐狸的招牌笑容,對着身後的秦楓擠了擠眉毛。

似乎秦楓昨晚說過……這宗道獸錄,似乎很有意思呢!

“你要幹什麼?把道獸錄還給我!”林蛟一看自己的道器被奪走,頓時就暴走了,剛一上前,卻被秦楓的一隻手死死的按住了林蛟的脖子。

沒有道器在手,林蛟就像是砧板上的肉,被秦楓按着竟然抗拒不了,而且,出乎林蛟意料的是,他居然擺脫不了秦楓的手掌。

“拿着,我出去一下!”冰凌將道獸錄一把交到了秦楓的手中,最後交代一句,“速去前方百里的器宗城,記得來救我!”

器宗城?

不會這麼巧吧?自己和唐甜甜約定見面的地方,就是器宗城!

秦楓剛想說什麼,卻被冰凌一眼瞪了回去:“我相信你!”

說完,冰凌便跨門而出。

這一切事情,秦楓都沒搞明白,看着冰凌窈窕的背影,秦楓有些不知所措,緊握着道獸錄的手,不知不覺有緊了緊。

……

冰凌走出草屋,一直沉默寡言着,身下騎着一頭青色道獸,被一衆中年大漢包圍在中間。

“冰淩小姐,道格爾大人對您的煉器術可是嚮往的很啊,這一次難得能與小姐相遇,說什麼也要請小姐過府一敘!”路上,爲首的中年大漢倒是很和氣,一個勁的討好冰凌,只是後者如若未聞,眼神看着遠方。

“秦楓!”

秦楓剛走出林家宅邸,正好看到了【浮尊殿】的其他人,望了望已經遠去的【雪獅】部隊,秦楓深吸一口氣大喊道:“你們自己去百里之外的器宗城,我完成手頭的事情,就去找你們!”

說完,也不顧他們有沒有聽清,秦楓疾步離開了方圓鎮。

秦楓猶如森林老猿一般,在樹上不着痕跡的穿梭着,不讓器宗大部隊離開自己的視線。

方圓鎮到器宗城的距離只有半天的路程,而他們都有坐騎,只怕用時會更少,秦楓的腦子瘋狂尋找着下手的最好時機。

隊伍連上冰凌,一共是七個人,其中四人的實力在B級巔峯,兩人在A級初境,而那個走在最前面的大漢,只怕已經突破了A級,半隻腳踏進了S級。

不能再等了!

眼看器宗城已經出現在視線中,秦楓心裏喊了一聲,手中祭出道獸錄,拇指在牙尖一抹,咬出血跡,打開道獸錄,按了上去。

嗷嗷!~

目前道獸錄中所囚困的道獸,最強的一隻道獸被秦楓放了出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