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在往常中,他們誰人不是心高氣傲,可是現在跟風滄溟一對比,他們就像是一顆璀璨的明珠變成了一顆毫不起眼的頑石,平凡至極。

這樣的打擊,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大了。

「能夠接我一拳不死,你的實力也足夠在帝央秘境自保了,很不錯!」

名門寵婚 風滄溟平靜地瞥了祝英德一眼,淡漠地說道。

隨後,他扭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繼續孤獨的自飲自酌起來。

掌珠 祝英德艱難地站了起來,滿臉憤憤不平地看著風滄溟,眼中的血光不斷地閃爍著,充滿了無盡的殺意。

曾幾何時,誰敢語氣傲慢地教訓他。

就算是他血刀門中的長輩,哪一個不是對他畢恭畢敬,生怕觸怒他的。

而且,祝英德向來自信,他覺得自己肯定能在帝央秘境裡面一鳴驚人,可是他到了風滄溟的口中,卻只是能夠自保而已。

自保算什麼?

難道要他祝英德進入帝央秘境后夾著尾巴做人嗎?

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且不說祝英德已經囂張習慣,就單單他那爭強鬥狠的性格,自保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崩原 他自從修鍊以後,在同輩里向來都是出類拔萃的存在,自保二字實在是對他致命的侮辱。

而且,今天他也沒有想到,自己拼盡了全力,竟然連對方的一拳也擋不住,這差距實在是令他難以置信,也讓他很不甘心。

……

(本章完) 「帝君,在下有傷在身,先行告退,望恩准!」

祝英德深吸一口氣,平息一下自己心中的怒火。

現在的他知道自己與風滄溟的差距很大,如果多說廢話只能更加讓人嘲笑罷了。

所以,他此時還不如先行離去,先將自己的傷勢調息好,其他的日後再說。

「今日之辱,他日定當百倍還之,風滄溟,帝央秘境咱們再一決生死!」

祝英德化音成線,陰冷地給風滄溟傳音道。

風滄溟聞言,連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無視他的存在。

他對於這種蒼白的威脅,從來沒有放在眼裡。

而倉木帝君聞言,淡漠地瞥了祝英德一眼,興緻缺缺地說道:「你今天的表現還行,本帝將武德郡賞給你,望你好自為之吧!」

「祝英德拜謝帝君!」

祝英德雙手抱拳,恭敬地對倉木帝君行了一禮后,直接轉身離去。

大殿內外的眾人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心中盡皆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今天祝英德這一敗,讓他們也明白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如果說,以祝英德的實力,在帝央秘境裡面只能自保的話,那他們這些人豈不是等死而已了嗎?

倉木帝君感受到周圍的沉悶氣息,笑著鼓勵道:「你們見識到風滄溟的實力后,也不必喪氣。」

「畢竟風滄溟他是三十六帝域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實力自然不是你可以比擬的,你們只需要好好努力修鍊,提升自己修為便可以了。」

然而,儘管倉木帝君出言安慰,但是眾人的臉色依然很不好看。

要知道,他們身上都背負著天才之名,在受到打擊之後,豈是三言兩語就可以抹平內心的傷痕的?

這或許就是天才的自尊不可踐踏的原因吧。

此時此刻,大殿內外的天才武者們,如果說還有誰能保持著一顆平常心的,那估計也就只剩下帝都六少以及蘭幽、莫宇辰他們幾人了。

就連張慕白與蛟炎兩人,也還要在看到莫宇辰自信地眼光后,才漸漸地跟著自信起來。

「哎……這個風滄溟實在是太可怕了。」

「就連不可一世的祝英德,居然也接不住他的一拳。」

凌正陽搖了搖頭,發出一聲無限的感慨。

「大哥,你對風滄溟的實力有何評價?」

蛟炎微微一笑,好奇地問了一句。

張慕白聞言,也將頭轉了過來,期待地看著他。

莫宇辰微微沉吟片刻后,深吸一口氣,滿臉凝重的說道:「他很強,比我還要強上不少。」

「不過具體差距還要比試過後才知道,畢竟單單從他那一拳來看,並不能準確的判斷出什麼。」

「但是,能確定的是,如果剛剛換成是我接他那一拳,我可以保證自己不受傷。」

「什麼……」凌正陽聞言,震驚得失聲尖叫。

不過他很快便將自己的嘴捂住,難以置信地看著對方。

要知道,就連祝英德這個傢伙在那一拳之下也受了不輕的傷勢。

而莫宇辰卻有把握接住那一拳而不受傷。

這說明什麼?

這不就說明莫宇辰的實力已經遠遠超越祝英德了嗎!

旁邊的張慕白忽然間想到了點什麼,出聲問道:「大哥,我記得你也剛剛突破出竅境九重不久。」

「我覺得,你要是能夠將修為突破到半步渡劫境,即便是不能擊敗這個風滄溟,最少也能跟他戰個勢均力敵吧!」

蛟炎與凌正陽兩人聞言,頓時心頭一震。

沒錯,以莫宇辰如今出竅境九重的修為,還比他們那些人差一個小境界呢。

如果這個溝壑持平的話,莫宇辰的戰鬥力肯定能夠超越他們。

此時,他們三人的眼中,帶著熾熱的光芒看著莫宇辰。

莫宇辰淡然搖頭,說道:「沒有交手,一切都不好說。」

「不過若是突破到半步渡劫境,我至少能保持不敗吧!」

「你們也別太小看天靈大陸上的那些天才了。」

蛟炎、張慕白、凌正陽他們聞言,重重地點了點頭。

經過今天這一場晚宴,可以說是讓他們真真切切感受到什麼叫一山還比一山高。

所以,莫宇辰對他們的告誡,他們也謹記在心中。

「莫兄啊,咱們謙虛歸謙虛,日後到了帝央秘境,你可要拉兄弟一把啊!」

惆悵過後,凌正陽笑著打趣一聲,緩解下他們這個小團體的氣氛。

「互相幫助吧!」莫宇辰聳了聳肩,笑著說道。

事實上,他剛才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沒有告訴他們三人。

那便是他的太祖聖龍決第三重修鍊至大圓滿的話,別說是擊敗一個風滄溟了,就連橫掃帝央秘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想要將太祖聖龍決的第三重修鍊至大圓滿,他還需要兩種頂級的特殊精血。

總裁大人的編劇小妻 而現在小遠的修為才堪堪達到化神境六重而已。

雖然說,他修為的突破已經很快了,但是想要突破到化墟境,還是需要不少的時間。

當然了,如果莫宇辰利用陰陽帝君寶庫裡面寶物的話,也能讓小遠的修為日行千里。

畢竟小遠的血脈力量太可怕了,只要有數不盡的天才地寶讓他吞服,別說化墟境了,就連出竅境、渡劫境也不是問題。

但是,小遠是莫宇辰的乾弟弟,他自然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去做那些拔苗助長的事情。

莫宇辰可不想看到,因為自己的自私,而讓小遠陷入無盡的心魔中。

那樣的話,小遠這一輩子就完了。

「父帝,兒臣前幾天聽聞,蘭武王的夫君有萬夫莫敵之勇。」

「今天他也在場,兒臣想請他指點一番,懇請父帝恩准。」

突兀間,一個稚嫩的聲音在大殿內響起,頓時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大哥,他在說你!」張慕白用自己的胳膊肘捅了莫宇辰一下。

「好好吃你的東西!」莫宇辰聞言,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對方是要挑戰自己。

只不過他對於『蘭武王的夫君』這個稱呼很是不爽而已,所以他也就當做沒聽見。

可是這該死的張慕白竟然還刻意地提醒他,你說這傢伙是不是欠揍。

……

(本章完) 很快,只見皇族的區域中,一位面容沉穩,英俊不凡地青年站了起來,對著倉木帝君鞠了一躬。

細細一看,這傢伙跟倉木帝君還有那麼幾分相似。

「莫兄,這是倉木帝君的第三子,倉木致遠。」

「此人自從出生以來,極少露面,也極少出現在公眾的視線中。」

「不過,在我們王候圈中都知道,這個倉木致遠一直跟在倉木帝君身邊修行,是下一代帝君,修為甚至還要比花劍武可怕。」

旁邊的凌正陽一見到說話之人,立即伏在莫宇辰耳邊說道。

他知道莫宇辰肯定不會認識此人,所以提醒他一下,免得待會陰溝裡面翻船。

莫宇辰聞言,心中瞭然。

他曾經出生在世俗的元帥世家,雖然那些凡人帝王的修為與這天靈大陸的帝君有著天壤之別。

但是,他們之間的玩弄的帝王心術卻是大同小異的。

表面上,倉木帝君對倉木有德與倉木娜蘭兩人疼愛有加,可是暗地裡卻又在培養接班人。

這一招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玩得不可謂不高明。

現在,這位倉木致遠學有所成了,也漸漸成長起來,他自然要跳出來展示自己提升人氣,為以後稱帝鋪路。

而莫宇辰這位蘭武王的夫君,無疑就是他最好的墊腳石。

因為莫宇辰在公主府的時候,曾經一招敗四人,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如果說,倉木致遠能夠借這個晚宴的機會擊敗莫宇辰,那無疑是替倉木皇族挽回顏面,同時又能顯示自己比倉木有德與倉木娜蘭優秀。

所以,他現在跳出來當眾挑戰莫宇辰,真的是一箭好幾雕,心智絕非常人可以比擬。

「什麼……三帝子要挑戰莫宇辰?」

「看來,倉木帝君是準備讓這個精心培養的兒子入世了。」

「沒錯,我聽族中長輩說過,這三帝子如今的實力,恐怕已經直追祝英德了。」

「哎……這莫宇辰也真夠倒霉的,好不容易避開了祝英德的追殺,現在又被三帝子拿來開刀,真可憐……」

「誰讓他在公主府那麼猖狂呢,活該他倒霉。」

……

一見到倉木致遠請戰,大殿裡面爆發出一陣嘩然。

議論過後,他們一個個都興奮地看著倉木帝君,期待著他的決策。

剛剛,風滄溟與祝英德那一戰太快了,他們還沒有過足癮。

現在,這深藏不漏的三帝子主動要求與莫宇辰一戰,那肯定又是一戰勢均力敵的大戰,絕對能讓他們這些人大飽眼福。

所以,他們怎麼可能不期待呢?

「嗯,本帝准了!」

「不過你要記住,身為帝子就要有帝子的風度。」

「切記不可傷到蘭武王的夫君!」

倉木帝君微笑著點了點頭,眼中滿帶著寵溺的慈愛。

「兒臣謝過父帝!」

倉木致遠抱拳躬身,興奮地說道。

緊接著,他渾身散發著恐怖的戰意,走到莫宇辰面前說道:「倉木致遠,請莫兄指教!」

「指教?」

「算了吧,你打不過我!」

莫宇辰瞥了他一眼,淡漠地說道。

隨後,他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在張慕白與蛟炎兩人的杯子上碰了一下,樣子極其慵懶。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