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在天上那個漩渦之中,天上的雲層分割成為了九層,九層雲霄之中,萬獸奔騰,一片青天徐徐而出,破除障礙,祛掉迷惑,清清白白表現在眾人面前!

裡面似乎有陣陣雷聲,又有陣陣樂聲傳出,雷月聲聲,震天動地!

有這樣的天象,其人潛力多高可以想象!

「難道我雙星城又來了城主一樣的人物?」

「不會吧,城主那樣的人物萬年少有,他有那般大才!」 第1573章薛靈

吳菀低著頭,說道:「皇上巡幸關西七衛,家父也隨行,那個地方兇險非常,妾實在擔心他們,想要去拜佛,為他們祈福,求消災解難,望皇後娘娘恩准。」

許妙音聽了,微微蹙眉。

「你要出宮?」

「是的。」

「你應該知道,若沒有皇上的准許,嬪妃是不能隨意出宮的。」

「妾當然知道。」

吳菀低著頭,輕聲說道:「只是,父親年事已高,皇上這些日子又總是諸事不順,到了那樣危險的地方,妾是在無法安心。」

「……」

「所以,才想要去求神佛的庇佑。」

「……」

「求皇後娘娘恩准。」

「……」

許妙音沉默了一會兒。

皇帝離開皇宮,這段時間,後宮自然是越安靜越好,少動少出事。只是,惠妃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不讓她去,好像有些不近人情。

更何況——

她很清楚,自己早就請了旨,會在大哥許世宗安頓下來之後,回家省親看看他,雖然是請了旨,但只是兩個人商議定了,並沒有其他人知道。

如今,惠妃想要去寺廟祈福,自己不准她去,過幾日,自己又回家省親。

這樣一來,倒像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最近,好不容安靜下來。

她可不想又起風波。

於是嘆了口氣,柔聲說道:「皇上去到那樣危險的地方,本宮也是擔心不已,想要去拜佛求平安,總是事務纏身。」

「……」

「既然你有這樣的心,本宮就允了你吧。」

吳菀一聽,高興的起身行禮:「多謝皇後娘娘。」

許妙音想了想,又囑咐道:「普通的寺廟魚龍混雜,你去之前,一定要先提前派人過去清理一番,切不可與外人相見。」

吳菀道:「妾也並不會去那些山間野寺,是去真覺寺。」

「那倒也好。」

許妙音又道:「路上也要加派人手保護,派人去跟玉公公說一聲。」

「妾明白。」

「那你下去吧,早去早回。」

「妾告退。」

吳菀說完,起身對著她行了個禮,便退出了永和宮。

前後說了那麼多話,許妙音原本就沒有休息好,這個時候一陣頭疼腦漲,斜靠在了榻上,淳兒急忙過來扶著她。

「娘娘怎麼了?」

「沒事,就有些頭暈。」

見她這樣,淳兒急忙拿了軟墊到她背後去墊著,讓許妙音能舒舒服服的靠著,然後她自己走到她身後,為她揉著兩邊的太陽穴放鬆。

隨著淳兒的指尖微微用力,許妙音發脹的頭稍微好了一些。

淳兒說道:「娘娘這些日子也太勞神了,後宮這些娘娘們也不省心,什麼事都來煩著皇後娘娘。」

許妙音一隻手撐著頭,閉目養神,聽到這話,笑了起來。

卻是苦笑。

「本宮是皇后啊。」

「……」

「他們不來煩著本宮,又去煩誰呢?」

「嗯……」

淳兒沒話可說,只能更加用心的為她按揉。

稍微舒服了一些,許妙音也清醒了一點,她想了想,突然說道:「剛剛惠妃說,她要去什麼寺廟來著?」

「真覺寺。」

「真覺寺?」

許妙音重複了一遍:「這地方聽著,怎麼有些耳熟,好像在哪裡聽到過?」

淳兒道:「真覺寺,離皇宮也不遠。」

「在哪兒?」

「就在京城西邊,聽說朝中的一些達官貴人的夫人們,都經常去那個地方。」

「哦……」

許妙音聽著,點了點頭。

她原本對惠妃出宮禮佛這件事還有些擔心,但聽說是朝中那些達官貴人的夫人經常去的地方,倒也放下一點心來。

至少,不是個烏煙瘴氣的地方。

她笑了笑,揉著自己的眉心:「本宮真是精神不濟了。」

淳兒道:「娘娘還是再歪一會兒吧。」

愛情九五折 「也好。」

許妙音靠在卧榻上,想了想又說道:「如果大將軍那邊有什麼消息傳進來,立刻來報給本宮。」

「奴婢明白。」

|

這一天,南煙也起晚了。

前半夜是睡不著,臨到快天亮的時候才閉上眼睛,就一覺到了快中午,她醒來的時候都有些不好意思。

不知道這裡的人會不會覺得貴妃太懶惰了。

急忙起身,結果就看見冉小玉端著熱水進來了。

「娘娘終於醒了。」

「你怎麼來了?」

南煙坐在床邊,人還不太清醒的:「你不是應該留在那邊照顧葉諍的嗎?」

冉小玉麻利的捧著水盆上來服侍她洗臉,道:「他那邊已經喝了葯了。娘娘這裡交給別人,奴婢也不放心。」

「你也真是的……」

南煙搖搖頭,也不好說什麼,洗漱完畢,冉小玉又給她梳好了頭。

南煙問道:「皇上呢?」

「聽說也是快天亮了才睡下,這個時候還沒醒呢。」

「哦,那就暫時不過去打擾他。」

南煙說著,回頭看了一眼冉小玉的眼睛,不出意外的,看到她的眼睛裡布滿了紅血絲,輕聲道:「一夜沒睡吧?」

「……」

「你要對汪太醫有信心,也要對葉諍有信心。」

「……」

「那個傢伙,跟著皇上這麼多大風大浪都闖過來了,一群烏合之眾的沙匪窩,能怎麼樣?」

「奴婢知道。」

服侍她吃過了飯,冉小玉便又要回去守著葉諍那邊了,南煙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沒事可做,便也跟過去看看。

兩個人往那邊走。

南煙只在昨晚天黑了之後跟著管事走過來,還不太認得路,不如冉小玉一大早又是去伙房拿熱水,又是去準備膳食,已經把大半個都尉府都跑遍了。

熟門熟路的帶著她到了葉諍的房間。

只是,剛一走近,就看到一個身影站在門口,卻沒有辦法進去。

冉小玉的眉頭一皺。

「你要幹什麼?」

「啊……」

那人聽到她的聲音,急忙回過頭來。

定睛一看,不是別人,正是昨晚那個薛靈。

剛剛冉小玉離開這裡,去服侍南煙,將門也關上了。

冉小玉大概心情使然,見到她,態度就有些強橫,倒是這個薛靈顯得很鎮定的樣子,顯然已經過了昨晚那驚惶失措的時候了。

甚至對著南煙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民女拜見貴妃娘娘。」

大家如果還有月票,請投給我。

(本章完) 「他們完蛋了!」

「這一下子,他們死定了!」

「就算潛力再強,可是一旦死亡,他們就什麼都不!」

「可惜了,我這一對天才!」

眾人惋惜,因為還沒有成功的天才,被扼殺在搖籃之中,那便不是天才。

這個世界是非常現實的,誰的實力更強誰就為王。

同樣,一個天才若還沒有足夠的實力,就嶄露鋒芒被人殺死,那也是無可奈何事情他必須得認。

而一個域主對付一個星主和一個神帝,在眾人的心裡,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比試,結果非常的明顯!

「怪就怪他們太展露鋒芒,不知道收斂!」

一個住在雙星城外圍當中的老人說道,這麼多年,他實在是看到了太多的天才隕落,雖然非常的可惜,可是若一個天才在沒有成長之前就不懂得保護自己,那他的生命之路也不會長久!

「可惜了,可惜了!」

老人喃喃自語,搖著頭。

似乎是為柳玉凰和許今朝的結局下了定義。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從柳玉凰和許今朝所在的房屋當中,忽然出現了一陣彩光,這一道彩光照耀萬千,閃亮無比。

彩光當中出現了一隊隊兵馬,化作了一個個身強力壯的兵人,他們手持利器衝鋒陷陣。衝到那一群猛虎當中,揮刀便砍,看到那一群猛虎的頭顱。

如此這般彩光未消直衝向那紅域主!

這一場交鋒竟然是柳玉凰和許今朝取得了上風!

原本以為兩人必敗的人們看到了這一幕,紛紛止住了腳步,看著這一場他們從未見過的交鋒,誰勝誰敗未可定義!

「奇迹啊,奇迹!難道他們二人能夠如同我們城主一般反敗為勝?」

這位老人果然不愧是雙星城當中生活多年的老人,見證過當年城主的那一場大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