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在場之人都是藍日道宗的弟,自然是深知著其的端倪,所以在斬揮刀一出手就是這般強橫的招式后,原本隨意的神情也是凝重起來,他們想要看看,這個一直很狂傲的胖,到底是徒有其表,還是有著一些的真才實學。

就連傲爽,都是微微眯起了雙眼,這一招對他來說是完全可以破的,並且還有著很多種方法,不過這些都先放到一邊,他想看看,胖會使用什麼方法破之。

而誰都沒有發現,在演武場內觀眾席的一個角落,一名身穿紅色衣裙的少女,同樣是在觀望著眼前的一幕……

試試……災厄的力量吧……

嗡。

就在這萬眾矚目之下,君臨意整個人巍然不動,就連那強橫的刀芒,都是沒能讓他的髮髻有任何的凌亂跡象,只有眉心處的金色印記,在一陣陣顫動之間,越發地精芒大作起來……

災厄之手。

心裡一聲低喝,下一刻,一絲絲金黃色的靈力,猛然自丹田內溢出,透過皮膚,自空氣演化成了一道道金黃色的絲線,纏繞上他的整條右臂,右拳驟然緊握之後,一記直拳,轟向了迎面而來的漆黑刀芒。

漆黑和金黃,兩種格格不入的色彩,驟然間在演舞台上爆發開來,可讓眾人無法理解的是,君臨意的出拳速度明明很慢,按理說根本就不及斬揮刀的刀芒,可就在拳影和刀芒相交的那一瞬間,不知怎的,斬揮刀的身體猛然頓了一下,而金光纏繞的拳影,則是直直地轟在了他的下顎處。

「咔嚓。」

好似某種連鎖反應,由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傳開之後,宛若彎月般的漆黑刀芒,隨之自空氣化作了無數的碎片,緊接著,金黃色的拳影便是在瞬間爆發開來,眾人只感覺一道金黃色的靈漩凝聚,斬揮刀的下巴便是被君臨意一拳生生轟碎。

「啪嗒……」

刀芒散盡之後,斬揮刀整個人也是癱倒在了地面之上,一縷縷金色的虛影,仿若小蛇一般在其身體表面游曳著,可他早就失去了任何的意識,手的巨刀也是『咣當』一聲掉在了地面上……

「咯……咯……」

直到輕微地響動聲傳來,眾人才發現,那把巨刀的刀身之上,不知何時也已經布滿了裂痕。

而望著昏厥在自己身前的斬揮刀,君臨意這時才收回了拳頭,冷聲道:「你啊……需知我君臨之意。」 第九百九十二章七星奪劍步。

「說你不是我的對手,收拾你輕輕鬆鬆,你總不信,不過我還得等你醒過來,畢竟五千萬下品靈石和一半弟子貢獻值你還沒交到我手裡,《崢嶸畢露榜》上第八十二人,不過如此。」

啪啪……

言罷,君臨意心念一動,那呈現出螺旋狀纏繞在他整條右臂上的金黃色靈力,頓時順著原來逸散出的路線,再度隱沒入了身體中,眉心處的金黃色印記,也是恢復到了正常之時的模樣,只不過經過這件事後,許多人都從其中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信號。

隨後,胖子右腳伸出,一腳就是將昏厥過去的斬揮刀踹到了演武場下的空置地帶,整個人也是跟隨在其後,來到了傲爽的身旁:「怎麼樣,兄弟,我說吧,收拾這個斬揮刀,根本不需要我認真啊。」

別說是張劍默和雷驚天這兩個距離較近的人了,坐在觀眾席上的一千來號人,在此時都是齊齊傻眼了,他們都在困在了一個問題上,那就是為什麼,明明君臨意的拳頭已經轟了出去,他斬揮刀卻絲毫沒有任何的閃躲之意。

並且雖然也有人在兩人戰鬥之前就是看好君臨意,但這一招就將斬揮刀擊敗,還是用一種在所有人看來不明覺厲的方式,這也太讓人費解了吧,難道斬揮刀突然肚子疼,怎麼可能。

就在眾多弟子興奮地議論之時,傲爽卻是用只有他和君臨意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語道:「是……災厄之氣吧,和鱷煞之氣相差不多,心智不堅定者,微微觸碰便是會讓大腦出現一陣空白……」

「恩,果然是我兄弟,這般眼界。」

胖子得意地點了點頭,剛才他使用的那一招,確切的來說名為:災厄之手,也是在獲得災厄之主的傳承后擁有的一種手段,雖然看起來沒有什麼玄機,但那些呈螺旋狀包裹住手臂的金黃色靈力內,卻能夠迸發出一股堪比鱷煞之氣的氣息,那就是災厄之氣。

災厄之氣,可以說也是上任災厄之主自己創造出來的兇悍氣息。

正如傲爽所說,心智不堅定者,略微觸碰腦海便會出現一瞬間的停滯,若長時間處於這種氣息的環繞之下,甚至識海崩坍,成為沒有靈魂的呆傻之輩,更為嚴重者,會被災厄之氣侵蝕掉身體內的一切,直至連渣都不剩。

也正是因為這災厄之氣,才讓在試煉空間內,許多藍日道宗的強者進入小木屋內都沒能再活著走出來,也讓那個木屋被列為幾大禁地之一。

「對了,爽,那我現在算不算是《崢嶸畢露榜》上的第八十二人了。」

又用腳踹了踹身前『死屍』般的斬揮刀后,胖子對傲爽問道。

「那是必然,不過應該還要去找篆刻《崢嶸畢露榜》的長老完成一個簡單的儀式,這樣你的名字才能取代斬揮刀原本的位置,刻在第八十二人的位置上,胖子,以後,你也可以開始你的君臨之路了。」

從遠古殺場內跟隨自己來到靈玉大陸上后,胖子就一直叫囂著沒有什麼強硬的對手,畢竟原來是在強者稀少的北域,想要挑戰都沒有什麼對手,但現在的情況就不同了,別說他主不主動挑戰在《崢嶸畢露榜》上排名比他靠前的武者,在他排名之後的人,也會主動去挑戰他。

君臨意的名字,本就是有著『君臨天下,皆知吾意』的意思,而這藍日道宗,恰巧是一個極好的起點和開始。

「哈哈。」

胖子也是一聲大笑:「不過,兄弟你是不知道我們天地閣內的情況,一個個的,我不就是有些傾慕詩意么,好像欠了他們錢似的,這斬揮刀就是,想要拿我立威,他身後也有著不少附庸者,但這次之後,他們應該都消停了,而剩下的,就是那幾個正在閉關修鍊的人了。」

又是因為女人。

傲爽搖了搖頭,不知是因為自己和那個詩意接觸的不多,還是自己的心中已經被成嫣然、伊靈心和劉歌這三個女人佔滿,他就沒有感覺那個詩意有什麼好的,不過人和人的思維也不一樣,這點他也是深深的知道。

或許,就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胖子就已經深深地被詩意迷住了。

「行了,你這也解決了,那我也不猶豫了,兩連發……」

聲音落下之後,傲爽身形一個起落便是來到了演武場之上,看了看那滿布裂痕,隨著微風吹襲化作一絲絲齏粉飛散在空氣中的巨刀,視線又落在了場下的張劍默和雷驚天兩人的身上:「你們誰先來。」

嘩。

聽著前者那淡漠的語氣,眾人不由一陣嘩然,他們原本君臨意已經夠狂的了,沒想到真正的boss是傲爽,張劍默就不說了,『小雷王』雷驚天怎麼說也是《崢嶸畢露榜》上第六十五人,就這麼輕易地被無視了。

「你倒還是那麼狂,我……」

當著這麼多人面被傲爽輕視,雷驚天怎麼忍得住。

可不待他的話說完,他身邊的『如虹劍王』張劍默,卻是搶先他一步衝到了演舞台上,在『唰』的一聲中,腰間的軟劍頓時如同靈蛇出洞般被其持在了手中,劍尖直指傲爽,劍芒吞吐,一絲絲輕盈的劍意隨之逸散而出。

又是劍意,屬性和傲爽的兇悍不同,是為輕盈。

輕盈的精髓,自然就在一個快字上了。

雙眼凝視向傲爽,張劍默手腕一抖,軟劍的劍尖頓時劃過大片的寒芒:「傲爽,我不管你瞧得起瞧不起我,今日我前來,就是為了完成一件心事,那就是奪回我在《崢嶸畢露榜》上第一百人的位置,賜教。」

張劍默倒也乾脆,話音尚未落下,早就暗中運轉起靈力的他便是一步踏出,展開身法向傲爽奔掠而去,一點點凝實的靈光在其身旁閃爍,這正是他苦苦修鍊了一年半之久的,七星奪劍步。

《七星奪劍步》:天階低級身法靈技,取得便是『奪劍』之意,亦可以通為『奪器』,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除非實力的差距相差實在太大,否則不管如何,兩名武者在戰鬥之時,都會使用靈器來加強自身的戰力。

可這《七星奪劍步》,便是能讓武者於艱難萬險之中,生生奪走對方的靈器。

這般身法,誰能小覷於它。

高速移動之下,張劍默的身體後方驀然出現了一大片的幻影來,軟劍在其手中時而彎曲,時而筆直,動作之行雲流水,簡直宛若天成,尤其是在那般輕盈劍意的烘托之下,更是讓人難以辨認出,究竟哪個才是他的真身。

看到這一幕,觀眾席的眾弟子心底不由讚歎一聲,若是在劍法上沒有一定的造詣,張劍默也不可能領悟出劍意來,尤其是還擁有著七星奪劍步這等高明的身份,尋常的低階靈王,縱然是在實力上能夠壓制他,想取勝也不是那般簡單。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這張劍默絕非一般等閑之輩,尤其是《七星奪劍步》,在輕盈劍意的增幅之下,真正達到了一種『圓潤無缺,進退自如』的地步,就算不能擊敗傲爽,可也免不得讓他一陣手忙腳亂。

「劍氣錚錚。」

一聲怒喝之中,張劍默出手了,不,是出劍了,不,確切的說,是一片張劍默的幻影,齊齊出劍了,宛若靈蛇般的軟劍,吞吐著幾米長的實質劍芒,寒芒四溢,凝厚的劍芒,輕盈的劍意,讓得他這一劍似乎沒有任何的軌跡可尋。

劍芒鋪天蓋地而來,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張劍默一直並作劍指的左手,又是猛然暗在了右手中軟劍的劍身之上。

「嗡。」

劍鋒顫動,每一道劍芒似乎在此時此刻都活了過來,並於虛空之中向四面八方延伸出無數道細碎的劍氣來,隱隱之間,彷彿化作了一張由劍芒構造成的蛛網,整整封鎖了數十米大小的演武場,兇狠地向傲爽絞殺而去。

「這……演靈化形。」

許多人驚駭莫名,單憑這一招攻擊強度的話,張劍默已經要超出剛才『斬風刀王』斬揮刀的那一式『黑月斬』太多,尤其是這般由劍芒凝造出的偌大聲勢,更是讓許多人觸目心驚,暗想不愧是《崢嶸畢露榜》上的存在,即便是曾經的第一百人,可這等實力,還是讓足以人心驚。

劍芒,彷彿劍雨,鋪天蓋地,又似攔江的大壩崩塌,攜帶著一種風雲之勢。

而由此也能看出來,單從張劍默這裡來說,他也沒有任何敢輕視傲爽的意思,否則這一出手,也不是這等結合了身法、劍意、劍招和演靈化形這些諸多手段的強招了,或許也正如他所說,今日前來,必要奪回自己在《崢嶸畢露榜》上的位置。

可出乎眾人預料的是,縱然是面對著這般強橫的攻勢,傲爽不僅神色間沒有任何的變化,就連眉頭都沒有抖動哪怕一下,而是雙眼內迸射出一道穿透過萬千劍芒的靈光,低喝道。

「張劍默,你我二人本就沒有什麼恩怨,此招過後,莫要來煩我。」

,。

12月了,祝同學們工作順利,學業有成,當然了,閑暇之餘來17k,支持支持小雪,更好了,o(∩_∩)o 第九百九十三章語不驚人死不休。

「都到了這種時候了,還是如此的氣定神閑,難道這傲爽他真……」

聽到傲爽那蘊含著一絲冷冽的聲音,其實最讓眾人在意的,還是他的神情,似乎在他的眼中,張劍默的這結合著身法、劍意、劍招和演靈化形手段的一劍,根本就毫不足懼一般。

可不知是誰的聲音只說到一半,便是直接沒了聲音,這皆是因為,說話之人眼睜睜地看到,傲爽根本就未曾自空間戒中取出任何的靈器,只是猛地向前踏出一步,一拳轟出。

「啪。」

只聽得一聲脆響,傲爽腳下那由雪靈剛岩砌築成的地面,頓時被力量震出了數道裂紋,和君臨意擊敗斬揮刀的方式相差不多,同樣是一記直拳,只不過這一拳的速度和力量,如果要拋開災厄之氣加成的話,絕對要遠超前者。

眾人只感覺一陣幽黑色的氣息在空中瀰漫,下一刻,幾十道張劍默的身影頓時被齊齊轟飛,除卻假身破碎之外,本體也是如同一枚炮彈,直到被轟落到了地面上之後,才『噗』的一聲吐出大口鮮~血,面色慘白至極。

至此,演武場上不管是劍芒、劍光還是劍意,都是被傲爽那一拳生生轟碎,一股股厚重的氣流,在演武場上空徹底涌動起來,不少距離較近的人,衣衫都是被吹刮的獵獵作響。

而眼睜睜地看著張劍默被轟落演舞台,所有人都傻眼了,原本他們還以為,說什麼傲爽也要廢上一些周章才能將之拿下,現在看來,倒是不知是他們太過高估張劍默,還是小看傲爽了。

即便是在戰鬥之前,很多人都是看好傲爽的,他們相信這個曾經瞬殺李天宇的少年能夠獲得戰鬥的勝利,可他們也沒想到,戰鬥結束的速度居然這般快,並且勝利的如此徹底,反而是在他們眼中看起來不是易與之輩的張劍默,被其猶如沙包般一拳轟飛。

半響之後,當演武場上方的氣息再度平定下來,一絲絲狂亂的氣勁才徹底消失,而讓傲爽感到奇異的是,倒不愧是被稱為擁有著自愈能力的雪靈剛岩,因為下面放置著一條靈脈的緣故,此時自己先前製造出的裂縫,都已經開始逐漸癒合起來。

解決完一場戰鬥后,傲爽並沒有著急和雷驚天交手,而是看向了摔落在空置地帶,滿臉蒼白毫無血色,一副身受重傷模樣的張劍默,他認為,有些事情還是說清楚的一些比較好。

「張劍默,記不記得我剛才跟你說過什麼,我希望此戰過後,你不要再糾纏於我,以一品弟子的身份加入藍日道宗,將你在《崢嶸畢露榜》上的位置頂替下來,本就不是我的本意,這次的事情我不怪你,倘若你以後再有什麼想法,可就不是被我擊敗這般簡單了。」

有什麼說什麼,就算張劍默不來找自己,恐怕在《崢嶸畢露榜》的第一百名弟子,也會來找自己理論,所以對於這種無妄之災,既然已經發生了,傲爽也並沒有什麼逃避的意思,並且兩人的戰鬥,也已經結束了。

就如五日之前傲爽對張劍默所說。

頑皮可以,別賽臉。

傲爽,從來都不是什麼慣著孩子的人。

「傲爽……我張劍默也不是什麼賴皮糖,更不……是什麼言而無信之輩,今日技不如人……我認了,我當時也說過,如果敗在你手裡,我以後自……不會繼續糾纏。」

張劍默的聲音中,充斥著無窮無盡的虛弱之意,顯然剛才那一拳,卻是讓他身受重傷,不過從他的話中也能聽出來,他也是深知其中利害關係的,也許性格的原因也被摻雜其中,今日敗北的人是自己,說什麼也無用。

「行了,還墨跡沒完了。」

就在這時,雷驚天那略帶譏諷的聲音卻是傳來。

眾人這才想到,對啊,張劍默雖然已經敗了,可還有『小雷王』雷驚天呢,他在《崢嶸畢露榜》上的排名可是要超出張劍默和斬揮刀太多,想來接下來他和傲爽的戰鬥,必然會是一場精彩絕倫的龍爭虎鬥。

剛才的兩場戰鬥雖說也很精彩,但畢竟傲爽和君臨意兩人都是一招解決,當最初的那股震撼之意消失之後,剩下的也只能是暗自回味,而想到這裡,眾人那有些意猶未盡的神色,才再度變得無比期待起來。

一個是在《崢嶸畢露榜》上排名六十五的老牌強者,一個是瞬殺李天宇,一拳轟飛張劍默的後起之秀,兩者之間的碰撞,似乎想想都讓人激動。

雷驚天看向傲爽,雙手自身前搓動起來,那神情就好似一個獵人瞄準了一頭獵物,隨時都要出手,並且要飽餐一頓:「傲爽,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下,畢竟剛經歷過一場戰鬥,一會若是沒了力氣,豈不是說我占你的便宜。」

聽著前者的嘲諷之言,傲爽也是笑了笑,顯然對方還是以為,自己一直沒把握拿下他吧。

擺了擺手,傲爽不想再跟他墨跡下去了:「雷驚天,咱們也別說那沒用的,你只要別忘了咱們額外相加的彩頭就行。」

恩,彩頭。

可不管是君臨意,還是觀眾席上坐著的一千多弟子,聽到這『彩頭』兩個字后都是來了興緻,難道這其中還有著什麼他們不知道的隱情,好吧,隱情不隱情的實際他們並不如和感興趣,最重要的是,彩頭到包括了什麼。

這時候,有人按耐不住當即問了出來:「傲爽,跟我們說說吧,彩頭具體是什麼啊。」

這聲音一出,旁人也是連忙跟著附和:「對啊,快說說啊。」

「彩頭,就是兩億下品靈石,一條中型靈脈,以及一千顆品質極佳的修鍊丹藥。」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