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在副本遊戲世界,許豪還可以反覆橫跳一波,但若是去了大秦王朝疆域外的吸血盟禁地,那他可就沒有繁複橫跳的資本,至少,副本遊戲世界不解決,他就只能呆在大秦王朝的秦都,哪裏都不能去!

甚至可能吸血盟已經在佈置襲殺他的事宜,說不定大帝境的妖物會親自襲殺而來!

因此,許豪不能等。

這也是為什麼他自己就能恢復的傷勢,還要冒着被其他人得知他一些底牌的風險,也要強行將恢復事件提前。

等不起!

精氣神調整到最巔峰后,許豪睜開眼眸,稍微又梳理了一下自身情況后,將混元丹取出。

一瓶三顆!

老樣子!

許豪時常想要吐槽,一個瓶子裏面,就不能多裝一點,這跟誰較勁呢!

許豪打開一個瓶子,一口將一顆丹藥吞服而下。

轟隆。

一剎那,磅礴的猶如海量的精純能量沿着喉道,傾瀉而下,洶湧得猶如山洪爆發,海嘯滔天。

許豪連忙運轉金剛不壞。

越是修鍊金剛不壞,許豪越是對金剛不壞有新的理解,加上自身悟性不弱,所以,他對修鍊,簡直達到了爛熟於心的地步。

靈力修為想要達到王帝境,需要凝練王座。

當王座徹底凝視,那麼就進入靈力修為的王帝境。

煉體與靈力修為有些類似,不過,這不是凝練王座,而是凝練紋路。

不同的人,凝練的紋路不同,獲得是特效也不同。

許豪此刻便通過金剛不壞的運行法門,將混元丹的能量調用起來,在肉身上凝練出兩個細小的紋路。

這兩個細小紋路,包含前期的堅硬如鐵,以及帝階之中得到了不滅。

許豪沉吟片刻,開始通過金剛不壞的修行法門,將兩個紋路融合。

這一刻,許豪強大的悟性以及其他的諸如靈魂力強度和意志力等起到了十分關鍵的作用,他能夠巨細無遺地觀察到兩個紋路的走動方式。

一個奇特的想法出現,然後許豪嘗試着以自己領悟到的想法將兩個紋路結合。

轟隆。

當兩個紋路結合的一剎那,許豪的身體一震。

下一秒,整個身體迸發奇異的光芒。

不壞!

紋路徹底形成!

許豪大喜。

第一次嘗試居然就成功了,他獲得了金剛不壞的第三個特效,不壞!

許豪原本覺得還需要花費一點時間,沒想到一次性成功。

一個堅硬如鐵紋路與一個不滅紋路結合,在混元丹強大的能量加持下,形成一個個特殊的不壞紋路。

轟隆隆。

隨着刻畫的紋路越多,許豪的肉身氣息以極快的速度攀升著,暴漲著!

一顆混元丹,兩顆混元丹……

隨着混元丹的消耗,許豪的氣息也在逐漸改變。

轟。

當消耗了八顆丹藥后,許豪的肉身氣息攀升到一個可怕的高度。

轟隆隆。

猶如地震一般,許豪整個身體顫抖著,體內的所有紋路隱沒,然後,他的氣息徹底平穩。

肉身強度,王帝境達成!

許豪睜開眼眸,頓時磅礴的氣血洶湧而出。

真的如同一顆烈日躍升。

許豪連忙收斂氣息,但還是有少許氣血涌動而出,將原本佈置在房間四周的大陣摧毀。

嗖嗖嗖。

剎那間,許豪住處的四周,便圍滿了強者。

鎮撫司紫金衛與皇宮護衛,第一時間出現。

「沒事,修鍊中出了一點差錯!」許豪站起身來,憑藉斂氣術收斂了自身肉身強度的氣息。

鎮撫司紫金衛和皇宮護衛認真打量了一眼許豪,便默默點頭,紛紛撤離。

他們感受到了,那一股強大到似乎可以摧毀一切的肉身氣血。

許豪也沒有解釋什麼,懷疑和猜測都沒有問題,反正他也不承認!

接下來,贏青山又一次到來,與許豪閑聊了一些事宜后,便告辭離開。

作為大秦王朝的皇帝,贏青山很懂得分寸,無論是言語還是所作所為,都讓許豪覺得舒心,沒有一絲的反感!

許豪接下來稍微應酬了一下后,這才重新回到住處,開始了閉關。

他準備徹底適應肉身強度王帝境后,才進入副本遊戲世界,因為一旦進入,他就將面臨來自大帝境血狼王的襲殺!

不得不謹慎!

與此同時,吸血禁地徹底得到了大秦王朝的情報信息。

鳥頭龍神的黑影面色平靜地坐在玉石座椅上,四周全身氣息磅礴的各種大妖物。

但原本十三個的玉石座椅,如今空缺了三個位置。

「血影,嗜血杜鵑被殺了,兇手許豪!」

鳥頭龍神的黑影平淡地描述事實,但其他的所有妖物詭物都知道,鳥頭龍神的黑影正處於暴怒的邊緣。

「殺,必須殺一儆百,許豪那小子不但襲擊絕地,剿滅絕地的礦脈,甚至還敢明目張膽地襲殺我吸血盟的強者,不殺,別人如何看待我吸血盟!」

「就是,一個許豪,以為自身有些實力,就敢不將我吸血盟放在眼裏,必須將其殺死!」

大殿內,一眾妖物叫囂著。

出離憤怒,當然更多是懼怕。

許豪能夠剿滅一個絕地,那自然可以剿滅第二個!

血影和嗜血杜鵑不弱,隱隱有進入王帝境之勢,可現在,兩者圍攻,自己還死了。

這對於任何一個絕地來講,都是不可承受的痛。

它們保不準許豪什麼時候就來到了自己的地盤,老巢。

更恐怖的是許豪的成長速度,太快了,簡直比坐飛行坐騎還要快捷!

從一開始,許豪的成長事件都不超過一年。

按照大家的理解,哪怕前期成長極快,越到後期,成長速度都要慢下來,可許豪倒是反其道而行之,越到後面,進階的速度越快了!

進入皇階才幾天,許豪就能夠斬殺帝階的強者,這若是再給幾天事件,怕是連大帝境強者都要淪為待宰羔羊吧!

鳥頭龍神的黑影看着群情激憤的一眾妖物詭物,開口問道,「怎麼殺?」

一時間,整個大殿徹底平靜下來。

是啊?怎麼殺!

許豪本身戰力強橫,能夠硬撼帝階,說不定與王帝境都能夠戰得有來有回,更何況,對方是在大秦王朝的疆域內,有靈氣塔,有大秦主宰坐鎮,誰敢去殺一個擁有王帝境戰力的人類!

「全面開戰吧!」

7017k 浦濤跑了幾步,發現欒南落在了後面。

「快點,在哪兒。」

欒南氣喘吁吁的,「你說你堂堂市中心的一把刀,也沒買台車,跑死我了。」

彎著腰的欒南,雙手扶著雙膝蓋,不停的斷呼吸著。

「快點,到底在哪兒?人命關天,不是兒戲。」

欒南指了指馬路對面的白鬍子老頭,「就是,就是他。」

浦濤雙手暫停著過往的車輛,不顧紅燈停,就那麼幾個大跨欄的跑到了會場附近。

可是白鬍子老頭,正好好的抽著水煙,呼嚕呼嚕的響着。

「爺爺,是你生命垂危了?」

浦濤一邊說,一邊把白鬍子老頭的水煙奪過,放到了一旁。

隨後,將白鬍子老頭撂倒,用力的捶胸,緊接着,嘴巴貼了過去,準備做着人工呼吸。

「幹什麼啊?」

白鬍子老頭被浦濤的一連串列為,直接嚇傻了,遲遲緩不過身來,只是一味的推搡著浦濤,不知道哪個精神病院缺人了。

「住手,不,住嘴!」

總算跑過去的欒南,趕緊攔下浦濤,用吃奶的勁兒,讓他跟白鬍子老頭分開。

「他不是生命垂危?」

白鬍子老頭一聽浦濤這話,氣得胸痛肚子疼的,本來年齡大身上就毛病多,浦濤這麼一弄,顯然是咒他死啊。

「搞錯了搞錯了!爺爺不是身體有病,而是心裏有道坎,他孫女失聯了,他便心如刀割,每天都生活在痛苦裏,我真是擔心爺爺繼續下去,身體會真的出問題。所以,想找你來幫忙。」

浦濤終於鬆了一口氣,「沒事兒就好,但我不是心理醫生,不能治療他的病。」

「不,你可以。」欒南重重的點了點頭,「只有你能夠幫爺爺了。」

白鬍子老頭納悶的盯着欒南,面前的這個精神病似的小夥子,究竟能幫他什麼啊。

就在這時,一隻蟲子爬了過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啃噬著白鬍子老頭所看的會場大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