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在兩人說話間,樹林東邊、西邊各飛奔而出八人,其中四人都是紫s-衣服,是太一m-n弟子。而另外四人青衣綠s-頭巾的,乃是青y-觀的弟子。

這群人的修為都是和剛才太一m-n的配置一般,由著一個靈劍仕中期的弟子領頭,後面則是三個靈劍仕初期的弟子。

「黃師兄!!」太一m-n的人一看地上躺著的黃宇屍體,又看了一眼楚香霖,似乎明白了什麼,領頭的疤臉nv子神情一冷道:「是你殺了我黃宇師弟吧,很好,今日冤有頭債有主,我太一m-n與你決不甘休!」

「這太一m-n的人不是小姐殺的!你們這是胡說!」楚甜兒眉間一凝,當下是站出來解釋道,但她手中卻抱了一大堆的靈劍器和靈器,其中還有太一m-n的東西,顯然說服力是一點都沒了。

青y-觀和太一m-n看到這麼豐富的靈晶石都被少nv抱在懷中,眼神都是一變。

「哼哼!青y-觀的諸位師兄弟,你們也看到了,這兩個nv子殺了我們太一m-n四人,尚且還巧簧臨時,要知道殺人奪寶的散修最是可惡,乃是我紫晶國所有m-n派都明令禁止的,一致對外的守則相信你們青y-觀也會遵守吧?等到我太一m-n手刃這兩人,師尊自會上m-n道謝的。」疤臉nv子並不理會甜兒,牙齒一咬冷哼一聲后,並沒有多大的仇恨在裡面,更多的是帶著殘忍。

「凌師妹不需如此客氣,即便凌師叔不來道謝,這個忙我們青y-觀還是要幫的。」青y-觀四人里走出個領頭的高個子中年人,上下打量了楚香霖和甜兒一眼,眼中同樣複雜,但他卻不是笨蛋,自然會為了自己青y-觀實現利益最大化,當即吩咐背後一個弟子道:「去報與我青y-觀南遺址口師兄弟,讓他們過來助陣,去吧,若是中途遇到巡邏的諸師兄弟,也一齊通知了。」

話說完,青y-觀一弟子當即朝南邊跑去,駱雲聞言,暗贊此人yīn狠。

「徐錦師兄好手段呀。」疤臉的凌姓nv子眼中厲s-一閃即逝,自然明白青y-觀要分贓的想法。

「凌鳳師妹客氣了。」徐錦冷笑,毫不掩飾目中貪婪。

楚甜兒秀眉一揚,當下是急了,道:「你們太一m-n的人不是我們殺的!都是地上的那些洪武觀的人乾的!我們是……我們是京城楚家的人,你們敢……」

「什麼楚家?我只知道你們殺了我太一m-n的人!還奪了他們的東西!殺人奪寶,報應不爽!」凌鳳鳳目寒霜,長劍出鞘,竟毫不遲疑的攻擊楚香霖兩人。殺人滅口同樣是m-n派中常事。

「甜兒不需多和她們廢話。」楚香霖也正因為知道世途就是如此兇險,才不說話不反駁。

徐錦聞言獰笑起來,帶著兩個師弟加入戰團。

駱雲搖頭不語,早知道會應驗了人心險惡這句話。

然而雙方大戰遂起時,剛才被楚香霖打飛的林y-顫微站起來,手中一小個口袋猛然間朝背對自己的楚香霖丟了出去!

嘭!

一團紅霧揚起,將兩人一起囊在了裡面!

「m-煙!退!」

太一m-n和青y-觀雙方人馬還未衝到,見到林y-扔出包囊了什麼毒煙的靈晶炸彈,立馬退卻。

而楚香霖和楚甜兒就沒有這麼幸運了,兩人都被這摻雜靈晶粉和m-煙的靈晶炸彈包炸中,修為最低的甜兒當場昏闕過去,而楚香霖本身靈源充沛,中了這h&#25o;n雜型m-煙,雖然覺得暈乎乎,但卻硬tǐng了過來!

「嘿嘿,天助我們!」徐錦獰笑,幾個跨步,一劍刺殺了再次倒下的林y-,將他手中的東西收入自己囊中。

「甜兒……」楚香霖現在只覺得頭暈忽忽,並且伴隨一陣陣的嗡鳴,知道剛才的煙霧是一種和靈晶炸彈一起藏在袋中的昏闕m-粉,爆炸時能炸昏範圍內的敵人,當下真是悔之不及,沒想到自己剛才沒下殺手,竟然會造成現在的結果。

「去死吧!靈劍法訣!灼火青鸞劍!」凌鳳年輕時因為臉收了傷,所以被人叫做疤臉鳳凰,為人也變得冷傲yīn狠,趁此良機當然不會放過,怒喝一聲,長劍外幻化一隻火炎青鸞,朝著楚香霖刺去!

不過楚香霖修為以至靈劍仕後期,本身對於m-煙抵抗力還是有的,昏呼呼下本能的也詠唱起劍訣來:「靈劍法訣……碧青神鳥劍……」

一頭青鳥也沖劍中撲朔而出,與青鸞撞擊在一起!轟隆一聲,兩人都倒飛出去!

「噗……」倒飛時凌鳳噴出一口鮮血,這硬接一擊下受傷怕是不輕。

楚香霖jī體內防禦m-煙的靈源施展靈劍法訣,對撞一擊后立時覺得天旋地轉,昏眩感衝擊腦袋,再也控制不住身形的朝著大樹撞去!一時少nv斗笠飛揚,長在空中散出,這絕世的容顏將場中的人和要衝過來補上一劍的徐錦驚得愣在當場。

這也怪不得他們,萬萬人都未必出得一個的傾國傾城nv子,在天劍大6絕對是讓一輩子都看著歪瓜裂棗長大的常人震驚的人物。

嘭!

「誰……誰救救我……師父……」

在楚香霖萬念俱灰要撞到大樹上時,卻現自己被什麼軟綿綿的東西給輕輕摟在了懷中。

一股男人的獨特氣味散而出,她本能的掙扎了一下,卻那還有力氣?

等她轉頭時,看到的卻是眼前兩道劍眉揚起,眸中正義無匹的熟悉男子,當下是m-m-糊糊,順勢放心的倒在了他身上……

ps:忘記投紅票了吧?還有1更的,剛hua39現大洋買了正版的《碼字小黑屋》,以後保證天天關小黑屋寫,一定多寫多碼,大家給票吧,別偷懶,hua也不偷懶就是!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是你……」楚香霖薄薄的嘴net眨了下,然後撐不住的睡了過去。

「是我。」net上晶瑩的胭脂殷紅s-落入雙眸,裊裊入鼻的伊人體香,駱雲頓覺一種窒息感湧上心頭,這該是多麼美麗的nv子才能擁有的力量,不需過多的辭藻修飾,即便是修飾也沒有任何辭藻能夠形容駱雲所看到的美,因為這種倔強的傾國之美,是琴雲瑤溫柔的美所沒有的。

「靈劍仕初期?哪來的散修!哈哈!原來是一夥的,那就怪不得我了!」看到駱雲將絕世美人抱在懷中,徐錦嫉妒的眉間一緊,看了一眼身後的師弟還有不遠處的凌鳳,對這突然出現的人殺心頓起。

「師兄!這些人都是紫晶國的敗類,我們為國除害,宰了他!」一旁的人也跟著附和起來。

「徐師兄!讓我們來!您老歇會!嘿嘿……」另一人拔劍站出,對付一個靈劍師初期的人自然不在話下。

「蠢物!做我劍下之鬼罷!」還沒等這青y-觀的兩弟子過去,吐了一口血的凌鳳已然持劍暴起,出道至今,竟被一個年輕的nv子打傷在青y-觀眼前,面子上實在過不去,自然無法坐視。

「怎麼說霖霖都是我未來的老婆,不帶這麼欺負她的吧?要不我們坐下來談談好了?我做賠償吧。兩枚玄晶石消弭這場戰鬥好了?我是京城四大家,駱家的二少爺。」駱雲淡淡一笑,揚了揚手中的駱家金牌,一副貴公子的模樣,而五指一拍空間寶袋,握出兩枚東西來。

這兩枚東西遠遠看去果然比罡晶石還要暗一些,正衝過去的凌鳳還是微微一愣,而徐錦眼中jīng光閃1-,要知道兩枚玄晶石顏s-確實和駱雲手中扣著的東西一樣,是暗紅s-的,且若是真貨,其價值最少兩百罡晶石,等同兩萬靈晶石,不說消弭一場戰鬥,就是倒戈替對方殺個七進八出都沒問題。

這兩枚東西若隱若現,扣在手中靈氣澎湃,且對方有駱家身份證明,駱家號稱富甲紫晶國,怕真是玄晶石無他。不過凌鳳卻是個狠角s-,腳步不停,劍出無回的叱喝道:「殺了你一樣還怕什麼都能得到!?靈劍法訣!灼火青鸞劍!」

「呀!別殺我!兩枚玄晶石是算送的!後面還有四枚呀!!」駱雲一副大急的模樣,慌張的將兩枚東西朝著凌鳳丟去,手指一抹空間寶袋,又五指又夾出了四枚,朝著凌鳳的師弟們丟去,手法之嫻熟快,簡直就像是掏慣了錢的商人。

東西丟出,閃耀的靈光豈是一般靈晶符石顏s-可比,凌鳳不疑有他,捏著靈劍法訣沖向駱雲,但等她身形接近定睛一看時,頓時是白眼一翻,下巴要掉了下來,這哪裡是什麼玄晶石,分明就是雙面的靈晶炸彈!

轟隆!轟隆隆!轟隆隆隆!

一連串的巨大爆炸聲震動了深林,白光和紅光jiao錯而出,駱雲丟出了五枚雙面靈晶炸彈的時候,卻還夾雜著一枚閃耀靈晶彈!所以一瞬間人被剛被閃住,爆炸就起來了,炸得太一m-n的人不明所以,哭爹喊娘。

凌鳳衝過來甚急,且身上有傷,輕敵之下兩枚靈晶炸彈剎那就把她上半身炸飛,腸子掉得一地都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太一m-n三個人擠在一起,要去接這靈晶炸彈,更是炸成無數r-u塊,灌輸靈氣的雙面靈晶符石威力乎想象的剛猛,竟還將周圍幾丈地方炸成了深坑!

不論穿著什麼鎧甲,也都炸得飛上了天。劍器、寶物、r-u塊、血液一下子就像下雨一般落了下來,讓整個場面變得極其殘忍,駱雲搖搖頭,看著這幾個都被閃了眼的青y-觀弟子笑道:「貪財的下場呀。你們看我,撒出去七八十兩靈晶石,這不是贏了么?」

「卑……鄙……」躺在駱雲懷中的楚香霖被炸彈的巨大響聲驚醒,眼睛微微眨了眨,倔強的罵了聲后,睡意襲來,再次無奈躺在駱雲懷中。

這恍如夜鶯低鳴的好聽呢喃聲讓駱雲心跳加,華麗麗的無視了『卑鄙』兩字后,駱雲厚臉無恥的貼近了楚香霖那恍如嬰兒般稚嫩的臉龐,手還趁機在芊腰上移動了點,『無意』的觸碰到對方柔軟的xiong部下沿,老臉還不由得一紅,暗道這算是賺了。

「師兄!你在哪!我看不見了!」

「師兄救命呀!」

「師弟們!我們快往南逃!這傢伙的靈晶炸彈威力古怪!」因為見錢眼開,徐錦直接中招,猛的想睜開雙眼視物,但就算他修為高強,一時間也只不過看見朦朦朧朧的一片黑白,只得是拽起自己身邊的兩個師弟,轉身要逃離這戰場。

「嘿嘿,我可不是善財童子隨便丟錢,你們根本不用逃,再說,逃走了不就什麼都得不到了。」駱雲對這對面森林裡手指一彈,接著道:「對不對?hua哥,巡查的太一m-n弟子馬上就要到了,這次可就看你的了,要是表現好……你懂的……」

「呱呱呱呱……咕呱呱呱……」坐在小白龍身上的hua蛤蟆咧起嘴獰笑,等它看到駱雲的魔爪往上又移動半分時,『咕』一聲咽了口口水,表示明白的拍了拍小白龍的腦袋。

「嗷嗷!」小白龍張開碩大的鱷魚嘴,當即有光芒在嘴中產生,並化作無數粒子凝聚起來!

「一階的妖獸?」雖然拉著自己師弟,但他卻並不笨,當下是拿出一塊靈器盾牌,定在眼前,同時動了靈晶石並啟動靈氣護盾。

小白龍眯起眼的那一刻,轟的巨響,一陣光芒閃過後,前方十來丈頓時出現了呈扇形的深坑,而徐錦和他的兩個師弟早就消失在原地,全身焦黑的拋出了十來丈遠,死得慘不忍睹。

連駱雲都瞪大了牛眼,要知道小白龍之前才是剛升級了一階妖獸中期,雖說這一擊是有點無恥的趁機博1u-n成分,但威力絕對是實打實的。

這敗家貨一階中期就直接秒殺了靈劍仕修士,這要是再成長起來還得了?

ps:好了,今天沒了,明天繼續保持,請書友們踴躍投票。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駱雲將楚香霖放趟在地上,去撿取徐錦等人的靈晶石和武器靈器,其中有大部分東西都徹底損毀了,恐怕就是hua蛤蟆也沒辦法修復,這小白龍不虧是大範圍殺傷x-ng武器,剛才明明是看到徐錦張開了一面靈器盾牌,但顯然此盾牌早就化作飛灰。)

除了被炸掉半個身的凌鳳,收集了其餘死人手中東西,有亞靈劍器兩把,等級不一的靈劍器六把,靈器盾牌一面,下品的靈器四件,靈晶石四百三十五兩,罡晶石三兩,摺合靈晶石估計有兩千兩。將這些東西都挑揀出來,放入空間寶袋中,一丈大小的空間寶袋就裝了近大半,連帶隨身食物,也只有點放靈晶石的空間。

這些弟子身份應是m-n派中中層jīng英弟子,裝備和錢銀都不是很多,連裝靈晶石的都是一般的大錢袋。不過正因為這些人得到守護遺址入口的刮f-i油任務,這才身具許多靈晶石和靈器,加上之前所得,估計現在身家已經破三千兩上下,可謂是大了一筆橫財。

駱雲轉看了一眼身份應該是這裡最高的凌鳳,雖不想髒了手,但想想還是決定去淘淘看有什麼好東西。果然,凌鳳身上竟還有隻空間荷包,此物裝載空間小价格高昂,但勝在別緻深得nv子喜歡,駱雲當然沒有放過,一齊收了去,至於裡面有什麼也來不及查詢,因為他感應出方圓幾裡外的地方正有數道模糊的氣息靠近,顯然這群人修為更勝這裡的人。

駱雲趕緊將hua蛤蟆和小白龍收入寵物包,之後扛起楚香霖和楚甜兒遁入遺迹入口之中……

等駱雲消失在遺址入口后,幾十人的大小隊伍紛沓而至,6續來到這位於最北部的遺址入口。其中太一m-n、青y-觀就佔了大部分,至於三大派中的寒月谷來人卻只有死人。

而之前跑去報信的青y-觀弟子,這時候也是氣喘吁吁的跟在幾個巡邏隊的身後。

「快,你幾個弟子去周邊探查,你、你、還有你,帶其中幾個有傳音符的弟子馬上進入遺址,其他人原地待命!」青y-觀領頭的是長老李桓,這人臉s-蒼白,看著青y-觀三人被燒死再次,臉s-都綠了好些,而等他再瞥見凌鳳的半個身軀時,已經是身軀微震心驚不已。

太一m-n更是群情jī憤,全部是驚怒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看著領頭的四五十歲的中年人,這中年人一襲紫衣,衣襟上標著一枚猛虎,身份顯赫。等看到凌鳳已經死在當場時,幾乎是三步做兩步的小跑過去,最後停在實體前面時,目中像是飈著火hua。

「鳳兒……」那中年人喃喃道,掃了眼周圍,看向了遺址入口。

「凌權師弟,節哀順變呀。」青y-觀的李桓走向前,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一副同仇敵愾的模樣。

「李師兄,道業漫漫,生死無常,我看得很輕。但是,我若是知道誰殺死了我家鳳兒,我必領太一m-n,戮其全家!」凌權肩膀微顫,一眼掃過三個m-n派,說話語氣僵硬,任誰聽見都倒吸一口冷氣。

李桓當即一副眸中閃爍的模樣,看了一眼二十名三派弟子,轉頭對著凌權道:「剛才我觀弟子來報,說太一m-n弟子和洪武觀弟子都被一名斗笠m-ng臉的nv子和一名身著丫鬟服sh-的nv子所殺,這兩nv子的相貌他已經記下了,若是凌師弟有需要,可派人畫出來,而且我必帶領弟子和師弟共赴遺址,尋那兇手。」

「畫像肯定是要的,不過這裡殺人之人未必是這兩個nv子,其中殺死你們青y-觀三人的招數就不一樣,更像是一隻妖獸所為,而且我家鳳兒和m-n下幾個弟子死相可怖,應是被威力極強炸彈所殺,此炸彈絕不是罡晶炸彈,而是比一般靈晶炸彈更強的雙面靈晶炸彈,而能夠製作此種特別之物的,怕紫晶國也只有你們製作靈晶符石最為jīng妙的寒月谷,才有可能製作得出吧?」凌權眼睛一眯,惡狠狠瞪了一眼寒月谷到來的四人,像是噴出火來。

「你就是說是我寒月谷的弟子啰?呵呵,凌權師兄,何必如此武斷呢?我們寒月谷和你們同仇敵愾,各有守護的入口,若是我們做的,還來此作甚?既然青y-觀都答應幫忙,我曹紅當然也會幫忙找出真兇,順便看看誰製作了這麼厲害的符石殺的人。」寒月谷一自稱曹紅的f-i胖中年nv子站了出來,這nv子臉上有不少麻子,走路r-u顫,說話時抑揚頓挫扭捏之極,但很其實力已是靈劍師初期的修為。

三個m-n派貌似神離,暗地裡爭鬥不斷,凌權愛nv被殺心中氣急,此舉自然是要全部拉下水,就是搞翻整個遺址也要尋出真兇,以報殺nv之仇。

…………

整個遺址入口論分佈預測,大約有十數里,不過裡面真正到底有多大,誰也沒測量過,而且其中機關重重,甚至還有短途的空間傳送機關,連接向遺址哪個結點難於預測。這些傳送轉移機關一旦進去,有時候會回到原地,有時候也會傳送去莫名的地方,所以千年或萬年以來,才沒有人能夠完全破解其中的秘密,甚至還有不少人埋骨遺址。

且就是擁有整個遺址的地圖,也會有些暗格機關需要東西啟動。這些必備之物因為歲月原因早已不知去向,讓遺址裡面部分的東西成了永久的秘密。

駱雲身具萬年經驗,與自己師兄邪仙老祖經年盤旋各種古墓,各種遺址之中尋找寶物、珍惜靈草仙丹進階,早就已經對各類機關以及短途傳送點研究極深,自然是有極大的信心才進入裡面。

而最關鍵的那個靠著晶石才能啟動的圓盤現在還在自己手中,這必是整個遺址的核心秘密無疑,只要將此物鑲嵌進特定的機關里,用晶石啟動,那整個羅勒遺址的秘密就會展1-在自己眼前。

經過一段長長的向下甬道,駱雲置身於恍若白晝的遺址之中,看到眼前的巨大遺址時,連他都不禁驚呆了。

ps:眾人拾材火焰高,更新不斷,紅票不斷,今晚還有兩更。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遺址的一層並不是想象中磚牆土瓦構成,因為歲月的洗禮,地底世界已經變成了一片的yīn暗樹林,遙遠望不到邊際,又因為大陣關係,整個地底光亮如白晝,樹木也呈現著與地上世界不一樣的奇怪黃綠顏s-。

向下的甬道其實是座極高的塔,此塔連接外面的世界,而與入口連接的地方不過是一塊幾十丈的空地,藏不住任何人,四周全是森林,只有少數年代久遠的磚瓦,而一旦進入遺址森林,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妖獸跑出來,而且此地常年都是有殺人奪寶的軼聞流傳,故而出口附近倒也沒有人敢停留。

駱雲感應附近五人,當即扛著兩個nv子,健步如飛的奔走在滿是樹木偶爾有磚牆的遺址一層里,並放開感應力,不時躲開附近的散修和妖獸。少頃,駱雲還現附近有不少劍修停停走走,像是搜尋什麼,可以想象得出,這附近絕對也有不少人世家子弟和m-n派弟子。

這萬年前的m-n派龐大得可怕,若是鼎盛之時,絕對可以排的上天劍大6一流m-n派的位置,就是不知道這紫晶國的前身是什麼國家,以前竟會有如此龐大的邪教m-n派駐紮此地。

駱雲路過森林中尚未被樹木拱翻的遺址磚牆,按照其中所雕刻的各種奇形怪狀的妖獸以及符號,推斷出此m-n派絕對是當年並不能放上檯面的邪教,這更讓他堅信藏寶閣中所藏東西的豪華程度。據經驗推斷說不定還會有什麼仙劍法訣,甚至是神劍法訣可尋覓到,這些東西可是比功法更加高級的存在。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搜尋寶物的良機,現在肩膀上還扛著兩個少nv,這兩個人倒睡得很熟,絲毫沒有被顛簸給震醒,駱雲只得是四處里躲避,尋找可做休息的地方。

林中漆黑,偶爾有藍s-的光芒在頂上大陣中透出,誰都不知道此處的具體分佈,至於地圖上還標有的遺址殘留房間,駱雲是不想去的,因為通常這裡也是最危險的地方,而且既然羅勒遺址重寶消息已經被人傳出,那就更加去不得了。

過了約莫一刻鐘,駱雲才尋到了一處妖獸刨出來山d-ng,探查四處無人後才將兩個nv子放下,現在要做的是讓她們醒過來,再作打算。

楚甜兒修為低,睡得最沉,搖了無數下也沒醒過來,駱雲果斷將她丟在一旁,至於楚香霖這美妮子,當然要摟在懷中的。

「喂,醒醒,醒醒呀。」坐在地上的駱雲輕拍了兩下楚香霖的臉頰,但對方顯然沒有任何反應。

此時的楚香霖呼吸均勻,如蘭似蕙,紅撲撲的臉頰讓人m-醉其中,駱雲心生憐愛,只得是任由她讓在自己膝蓋上,但還是忍不住捏了一把她的臉,因為那柔軟的彈x-ng總能使人感到快樂的窒息。

「別……吵……讓我睡……」楚香霖眨巴了下嘴,當即翻身轉臉,將腦袋埋入了駱雲腹中,但覺呼吸困難這又才轉了回來,側臉而卧。

楚香霖這一個翻身,頭頂的秀髻忽然掃到了駱雲的k-襠。讓駱雲身子不由一震,某處頓起了某種難堪的反應,只感到鼻息都燙了,幾忍不住要向探出爪子nv孩的酥xiong。

這件寶藍s-的宮裝是近些年紫晶國流行的款式,項下的位置1-出了一片雪白,伸手進去絕對就能捏住那不停起伏的酥xiong。這麼一想,頓時讓駱雲鼻血差點往外冒出。

駱雲盯著nv孩那緩柔起伏的酥xiong,不由一陣口乾舌燥,再瞧瞧她的臉蛋,突然覺更加的旖旎y-u人,這下子k-襠口更是腫脹難受,不爭氣死死抵在楚香霖的脖子處。這行為把駱雲羞老臉通紅,暗罵這少nv太過青net美麗,自己一介萬年老妖怪都方寸大1u-n,這該情何以堪?

然而正思慮間,楚香霖忽然蹙了下眉兒,伸手mo了mo頸項處駱雲的k-襠,m-m-糊糊道:「什麼……什麼東西老硌著我的脖子呢?拿走呀……」

「我勒了個叉呀……小妮子,你……你這是要了我老命呀!」駱雲大窘,連忙將她的手拿開,而順勢把她的手一放回身上時,這又『無意』擦到了楚香霖的嬌xiong,讓他一時熱血澎湃,虛汗津津。

這般捉n-ng,讓駱雲頓覺感應力下降了不少,甚至凌1u-n起來。

所以為了不受這小妮子影響,駱雲趕緊的將剛才的荷包拿了出來。把裡面的東西全部倒出,其中有身份牌一塊,靈晶石七十兩,一把靈劍器,一把靈晶短銃,食物若干,衣服若干等。配置倒像是一般劍修的配置,只是這身份牌大有來頭,竟是一塊m-n派的標誌,看來這nv子在太一m-n身份不低。

將雜物都收進空間寶袋,把荷包放到了袖中后,駱雲還是感覺底下的帳篷依舊頑固地撐著,不由得老淚縱橫,腹誹坐懷不1u-n的事情自己還是無法辦到呀……

「好暖……好暖哦……」楚香霖睡得朦朧,再次俏臉蹭了蹭那腫脹起來的東西,怕是以為是什麼寶物也不知。

因摩擦舒服得死去活來的駱雲羞愧難當,卻又忍不住的上身僵硬如鐵,難以抑制。

駱雲知道如今是絕不能強行讓她醒來,因為這種m-煙h&#25o;n雜了靈晶粉,已經侵入四肢百骸引起絕大的嗜睡感,若是強行用靈氣震醒,靈源必受其傷。所以只能是等待她們兩人體內靈源自然消磨掉這些m-煙,遽爾覺醒。而楚香霖就是因為強勁的靈源在不斷消除m-煙,所以才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中掙扎。

再也忍受不住下身的摩擦感,駱雲眼睛一閉,乾脆伸出手捏住了楚香霖xiong前兩隻鼓脹的小y-兔,這隔著一件宮裝,手感還是相當的不錯,駱雲暗道果然如此的同時,又不禁再r-u了幾下。

楚香霖xiong脯不大,盈手可握,捏在手中只覺得像是一團水做的球,讓人痴心妄想。這種感覺是難以言喻的,一時覺得像是飛進天空雲霧,一時又像是飛在雲霧又高於群山之上,在往上時呼吸已是困難無比。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唔……甜兒……幹什麼……別調皮……」被這麼一蹂躪,楚香霖臉頰泛起了紅暈,拍了下駱雲的魔爪,呢喃的說著什麼。(_)

「呃……」駱雲被嚇了一跳,趕緊縮手。不想楚香霖之後又進入了夢鄉。

「反正以後都是我的人,先mo了再說!」駱雲當下暗鬆了一口氣,罵了自己膽小后,爪子勇敢而放心的再一次朝著少nvxiong脯襲去,這一次繞過了衣領,褻衣,直接深入其中,觸mo到楚香霖的小蓮峰……

這一刻,駱雲痴了,而在睡夢中的楚香霖也呻y-n了一聲,臉上net不可方物。

「唔……」被大手直接的r-u捏在敏感的部位上,楚香霖模模糊糊的感到一陣興奮的快感,倒像是做了少nv的net夢,讓她半夢半醒中快樂難當。而同時身體也僵硬了不少,似乎這莫名而來的觸感而沉醉。

在楚香霖肢體扭動中,駱雲感受著平生第一次接觸nv體的感覺,陷入了泥沼不可自拔。

然而正在陶醉之時,楚香霖卻緩緩睜開了眼睛,她的眼睛大而明亮,此刻半睜恍如星空點綴其中,就像是啟明的星辰。

「你……駱雲,唔,在幹什麼……」楚香霖m-m-糊糊的一推駱雲,在他懷中掙扎而起,但衣襟處卻凌1u-n非常,兩隻俏rǔ顫顫落在外邊,而嬌小的蓮子清晰可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