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因爲他擔心竺興修最後還是會對他有所隱瞞。

“是,師父。”竺興修行禮,繼續開口。

“當年,巫族,魔族第一次聯手並打造了一支所向披靡的軍隊直攻我淵國邊境。而且還將我淵國的諸多聯盟國一舉拿下。”

“這些聯盟國並不是泛泛之輩,實力根本不弱於巫族魔族打造的這隻軍隊。但是,僅僅一天,最多的也就五天,整個國家就此被控制。諸國的軍隊被收編,反抗的軍隊百姓無一倖存被屠殺。”

“當時,我們的淵國爲了援助這些聯盟國,也增派了不少的兵力。一時半會,根本沒有足夠的能力增援邊境。所以,霎時間,邊境陷入危機。”

“調虎離山之計!”凌天淡淡說道。

但聲音並未打斷竺興修的話。

“但這些只不過是巫族魔族取勝的一個小計策而已。當時經過我們的情報的收集,很快就發現了其中祕密。”

“所有聯盟國之所以會如此之快就被攻陷,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爲利用了這些國家內的內鬥。不僅僅是朝廷內的,還有武林的。巫族,魔族給這些門派極大的誘惑,讓他們加入了他們的陣營。”

“利用他們在諸國內造成巨大的動亂,引發武林大戰,禍及蕭牆及百姓。而且他們的行動極爲有計劃,引發武林大戰僅僅是表面,暗地裏,他們轟然對抗朝廷,摧毀朝廷的重要部門。”

“這瞬間就給諸國內外造成前所未有的壓力。內亂,外患,一起而來,諸國疲於應對,最後只能夠被敵人快速瓦解。”

“滅國僅僅是早晚的事情。”

竺興修說到這裏,眼睛再次意味深長的看着凌天。

當然凌天也一直盯着他。

當四目相對的一刻,兩人的神色當即落入了對方的眼中。

此刻,一種奇特而冷肅的氛圍赫然淹沒了整個大殿。

“你的意思是說,巫族魔族對我們淵國也使用了這種計策?”

凌天打破了這種奇特而冷肅的局面。

竺興修點點頭:“沒錯。而他們的對象是我們玄冥教。他們曾多次派人蠱惑我們,甚至是師父。師兄師姐的態度也在那時候出現了分歧。”

“當時,爲師作何決定?”凌天問道。

“師父未曾答應。但三師兄,四師兄,五師姐,六師兄,九師弟卻聯手準備陷害師父,奪取玄冥教的領導權。不過,當時還是礙於師傅強大的實力,他們還是不斷拉攏大師兄,我,二師姐和七師兄加入。”

“然後?”

“然後,徒兒聽完了他們的計劃之後,答應了他們。”竺興修老老實實的交代起來。

“不過,徒兒並不是想要謀害師傅。而是爲了保護師父。所以,在他們行動之前,聯手大師兄和二師姐率先叛變,分裂玄冥教。”

“而且爲了讓他們不起疑心,徒兒當時還對師父做了極爲過分的事情。說了極爲過分的話。”

“這也導致師父當年追殺師兄的時候,會不敵的緣故。”

“你下了毒?”凌天冷淡問道。

“是的。不過徒兒並未使用四師兄調配的毒藥,而是自己通過黑市買回來的一些可解的毒藥。”竺興修解釋到。

“這就是當年玄冥教被分裂的真相?”凌天再次確認起來。

“沒錯。徒兒句句屬實。如果師父不相信徒兒,可是大師兄,二師姐還有七師兄過來詢問。”竺興修急忙提議。

凌天冷漠的神情依舊,也沒有急於迴應竺興修的話。過了片刻才緩緩開口。

“這麼說來,當年,除了你們幾個,其他人都是真的想要叛變,而且他們還準備勾結巫族魔族陷淵國於水火之中?”

“是的。這也是師父後來爲何非要追殺他們幾人的緣故。”竺興修再次強調起來。

“好!爲師明白了。”凌天略微點頭,旋即從寶座上站起身來。

“你即可給爲師把幽魂教,天蛛宮這些年來,能夠找到的所有情報,都給爲師找來。特別是他們這些年來跟巫族魔族的交易活動。”

“是。徒兒立刻去辦。”

話畢,竺興修匆匆離去。

整個大殿再次只剩下凌天一人,他雙眼微微一眯,嘴巴微微一動。

“看來清理門戶要真正開始了。” 竺興修剛剛離開,穆塵雪卻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

從她的神情來看,像是發生了什麼緊急的事情。

“怎麼了,塵雪?”凌天淡定得問道。

穆塵雪趕緊把手中剛剛收到的一張紙條遞給了凌天。

“師父,大事不好了。你看。”

凌天接過紙條一看,卻顯得很是冷靜。彷彿此刻就算是天塌下來,也無法讓他震驚半分一般。

“這是袁龍的密報?”

“沒錯。師父,這臨木玄簡直太過囂張了。他竟然要殺師父。”穆塵雪十分氣憤。恨不得將臨木玄生吞活剝了一般。

但凌天卻是十分的平靜。

畢竟他們想殺自己,根本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所以,此刻,即便是聽到這樣的消息。

他仍舊是沒有任何感覺的,就連一絲情緒的起伏都沒有。

“師父,我們現在怎麼辦? 德魯賽的騎士 主動出擊?還是甕中捉鱉?”

穆塵雪的話還真的讓凌天樂了。

“爲師再做打算。現在姑且休息一日。”凌天淡淡迴應。

穆塵雪也看出了凌天身上的疲憊感似的,瞬間滿臉心疼。

“師父,待會徒兒讓下人給你準備着蔘湯補補。你現在好好休息。”

凌天點點頭,穆塵雪也沒有再逗留打擾,快速離去。

等一切又恢復平靜之後,凌天開始拿出《奇門九技錄》來參悟。

而另一邊,勾文曜,沈婉清,仇正合,竺興修四人圍坐在一張圓桌前。

一個個臉色緊張詭異。

“老八,你一向點子多。你說現在怎麼辦?”勾文曜直接開口問道。

沈婉清和仇正合也猛然點頭,表示贊同。

畢竟數百年前震驚武林的玄冥教分裂事件,也是他策劃出來的。

如果沒有他這麼做,可能玄冥教就真的易了主,或者不復存在。甚至連凌天也會死在那天。

“事已至此。也只能聯合能聯合的力量了。不然單單靠我們自己是完全不可能抵擋得住的。”

“話雖如此,但現在還有什麼力量可以讓我們聯合?”仇正合一臉迷茫。

其實不僅僅是他,沈婉清,勾文曜也是如此。

“武林堂,以及原因投靠我們玄冥教的門派。”

“朝廷?”

聞言,大家都愣住了。

因爲現在朝廷是不可能出事,畢竟他們要出手就不會想到利用自己師父的手去剷除阻礙了。

“沒錯。朝廷。”

竺興修似乎胸有成竹的樣子。

“老八,你是已經計劃好了嗎?”勾文曜好奇問到。

因爲他覺得竺興修好像一早就已經計劃好了這些事情一樣。現在只不過是到了這一步,所以也就順利的將這些準備好的計劃直接拿出來用便是。

聞言,竺興修衣服愕然的神情。大家也覺得不太可能。

畢竟做到這些並不容易。不僅僅要有許多的情報信息,更重要的還要有極爲精準的預判能力。

而以他們的瞭解,竺興修的預判雖然很不錯,情報網也很優秀,但是要做到目前的程度,真的太難了。

“好了。我覺得我應該要去見師父一趟。”

竺興修說着便站起身來。

“怎麼了?你要跟師父說你的計劃?”仇正合好奇的問到。

竺興修搖搖頭:“或許按照師父的性格,根本就不用我們操心這些事情。”

“那你去幹嘛?”沈婉清好奇不已。

“給師父準備幽魂教和天誅宮的情報到了。”

聞言,衆人一臉驚詫。

不過想想也並沒有什麼。畢竟按照師父以往的性格,臨木玄以及莫妙離早就應該要一舉殲滅了。

看着竺興修離開,勾文曜,沈婉清和仇正合再次說着之前凌天所有的事情。

很快竺興修便來到了大殿之外,剛要進去卻發現凌天端坐在寶座上極爲出神的看着手中的一本書。

而且竺興修隱隱約約從那本書上感覺到了極爲奇特的力量波動。

“這是什麼?”

竺興修驚奇的微微退到了殿門旁。露出半張臉仔細觀察着凌天的一舉一動。

但是除了認真翻看那本書外,並沒有看見凌天還有其他的舉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纔那股力量難不成是師父散發出來的?”

竺興修退了回去。滿臉疑惑不已。

但是他此刻卻是深深的認定,眼前的師父絕對不像想象中的那般。甚至可以說是超越了想象中的程度很多很多。

“教主大人這種狀態多了?”竺興修輕聲問道。

但是殿門外的侍衛卻一臉懵逼。教主大人什麼狀態?我看看!

“不清楚。”

侍衛們在望了一會之後,才緩緩開口。

竺興修點點頭,其實他也知道是這樣的結果,只不過就是隨口問問罷了。萬一他們知道呢。

竺興修也沒有就此進去,而是一直在殿外等候。時不時的會偷偷看上一會。

他覺得凌天的這種狀態,應該是在修煉,參悟,或許這跟修仙有關係。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