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因為沒有必要,勝者不需要給予弱者什麼過分的攻擊,因為失敗對於弱者來說,就是最好的諷刺。

隨著葉青嵐的離開,一個個紫極學院的學生也是緊緊的跟著葉青嵐飛速撤離。

而隨著那強大的劍氣蕩漾,地面上颳起了無比強橫的煞風,一個個失魂落魄的帝國學院的學生都放若是丟了魂一般,被吹得東倒西歪,在地面上狼狽無比。

「子空,為什麼參加四國學院戰的人不是我們?」站在凌子空身邊的一個男子低聲說道。

而凌子空的眼眸淡淡的掃了一下身邊的男子,嘴角露出了無比苦澀的笑容道:「很簡單,因為我們不夠強。」

說罷,凌子空拖著無比挫敗感的身軀,如同一個頹廢的廢人一般,一下一下的挪動身軀。

「青嵐姐姐,你剛才沒看到,先前囂張無比的凌子空就跟斗敗的公雞,好好笑哦。」一旁的葉婉卿嘰嘰喳喳的說道。 「可不是嘛,先前老子還挺想要羞辱這個小子的呢,但是看到他跟丟了魂似的,老子都沒有心情羞辱他了,我都把臭雞蛋捏在手上了。」張傲宇扯著大嗓門在半空中嗷嗷吼道。

「這什麼味道啊。」踩著飛劍再半空中飛在張傲宇身邊的花海棠捏著鼻子問道。

「不好意思,剛剛開心過頭了,把臭雞蛋直接捏爆了。」張傲宇撓了撓頭,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在半空中,一干紫極學院的學生紛紛開心無比的笑起來。

原本紫極學院的學生對於參加四國學院戰還是無比緊張的,畢竟先前北凰學院還是帝國學院的成績都是墊底的存在,這讓紫極學院的學生如何能有信心?

但是葉青嵐為了能讓自己手下的人重拾信心,也是下了一番苦心。

葉青嵐之所以會特意去找帝國學院,並不僅僅只是為了羞辱他們,如果葉青嵐是那種喜歡羞辱弱者的人,也不會修到這種高度了。

葉青嵐真正的想法是,讓紫極學院的學生都明白了,曾經不可打敗的敵人已經被他們打敗了,而只有展現出更高更強的實力,才能得到別人的尊重。

「好了,剛剛你們去了帝國學院,可有什麼長進?」葉青嵐一邊操控著飛劍,一邊冷凝的聲音在半空說道。

「強者為尊,只要成為強者,那種將別人踩在腳底下的感覺實在是太好受了。」

「不對不對,我覺得的是蒼天不負有心人,帝國學院的學生雖然一個個天資聰穎,但是我們後天努力,還有大師姐這種貴人相助,所以帝國學院現在被我們踩在腳底下。」

葉青嵐聽著這些議論的聲音,禁不住搖了搖頭,這些人還是沒說到點上啊。

「張傲宇,你說說看。」葉青嵐望著那正在甩著臭雞蛋的張傲宇,發問道。

「那個,大師姐,我覺得帝國學院就是欠揍,被大師姐那一次狠狠的揍了一通,你看那幫人現在,各個對我是張哥張哥的叫著,別提多孫子了。」

葉青嵐額頭上一陣的黑線,這個傢伙果然是說不出來什麼有用的東西啊。

「白菱,你說吧。」葉青嵐最終還是將自己僅存的希望放在白菱身上。

白菱的臉色極為白皙,雙眼極為冷凝,一雙唇生的紅潤飽滿,一副翩翩佳公子的相貌,但是白菱的長相卻又不像是一個純碎的小白臉,他的雙眸充滿了歲月的風霜。

眸底極為深邃,哪怕是葉青嵐都有些看不透他。

「強者之心。」白菱淡淡的吐出了四個字。

葉青嵐聽到這四個字禁不住定睛看了一眼白菱,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讚賞之色,果然能理解自己行為的只有白菱一人啊。

「帝國學院不具備那種強者之心,他們的目光不再充滿了野性,而我們之所以能夠戰勝帝國學院,就是因為我們具備強者之心,因為強者從不畏懼強大,所以我們才能戰勝帝國學院,哪怕是更強大的敵人我們也都能打敗。」 「四國學院戰也是如此,縱然會有一些很強的學院,但是你們只需要記住我們紫極學院的學生是天底下最強的學院就好了。」白菱的聲音無比的堅定,朝著眾多紫極學院的學生說道。

「好,好一個強者之心,武者就是要有這種強者之心,越堅韌,越強大的強者之心就會造就越強大,越厲害的高手。」葉青嵐順著白菱的話跟了一句。

眾多紫極學院的學生聽到葉青嵐的話,眼眸之中都散發出了自信的神采,先前她們是為人所不屑的庸才。

但她們之所以能夠一步步的變強,不光是有葉青嵐的悉心指導,更是由於她們有著無比堅韌的武者之心。

唯有不甘平凡,才真的會超出平凡。

「紫極學院,縱橫北凰。」

「紫極學院,揚名天衍」

「紫極學院,唯我獨尊。」

一聲聲極為有氣勢響聲,從紫極學院的學生之中吼出,是那般的有底氣,也是那般的充滿了力量。

葉青嵐的眼眸之中散發出了滿意的神采,這才是她帶出的人,這一下整個紫極學院終於有王者之師的樣子了。

七煌城內,人頭攢動,因為這裡就是四國學院戰的比賽場地。

由於這七煌城地理位置極為特殊,身處四國交界之地,而且貿易和經濟極為的發達。

據小道消息記載,哪怕是七煌城的一個小商販,放在其他地方也是一方富甲,雖然這話的真實性有待商榷,但是卻是說明了七煌城是一個經濟極為發達富饒的地方。

「大師姐,這裡好漂亮啊,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房子。」葉青嵐帶著一干紫極學院的學生,緩緩在七煌城的街道上走著。

這七煌城的街道都是極為富貴的琉璃瓦鋪墊完成的,等到夜晚的時候,便會發出炫目的光華,極為引人注意。

而兩旁的房子,也都是金磚玉瓦,簡直比那皇城也不差毫分。

而葉青嵐剛剛和眾多紫極學院的學生去報了名,這一閑下來,正好帶著眾多紫極學院的學生四處走一走。

「不過是很普通的磚瓦罷了,若是和澤天給我弄得殿堂比起來,恐怕這些房子連邊都排不上。」葉青嵐心中暗道,但是自己帶來的這批學生卻是沒有什麼見識,因此對於這種東西倒是很是吃驚。

「等以後,咱們要是喜歡這裡,咱們就在這裡安家得了。」張傲宇扯著脖子朝著四周吼了一句道。

說這話,張傲宇還輕輕的用眼睛掃了一下身旁的花海棠,那神情之中滿滿的愛意。

「行啊,反正我賬面上的款子有的是,若是傲宇和海棠想要在這裡安家,那我一定滿足。」葉青嵐的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那絕美的容顏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葉青嵐的這句話一出來,眾多紫極學院的學生紛紛炸開了鍋,一個個吵著要喝張傲宇和花海棠的喜酒。

這可把花海棠羞得臉色通紅,而眾多紫極學院的學生那起鬨的聲音也是格外的熱鬧。 而葉青嵐身上的兩個小萌寵也是從葉青嵐的儲物戒指之中鑽了出來,在哪裡拍著肉嘟嘟的小爪子,奶聲奶氣的叫著好。

葉青嵐看著小火鳳凰和龍尊寶寶那傻裡傻氣的樣子,忍不住用手輕輕的拍了拍龍尊寶寶和小火鳳凰的頭,輕聲罵道:「你們兩個也真是的,好的不學,起鬨整人倒是無師自通。」

但是葉青嵐的警告根本沒有一丁點的作用,那龍尊寶寶依舊嘟著那肉乎乎的爪子,用力的起著哄。

葉青嵐算是徹底無語了,這個傢伙啊,真是無可救藥了。

正當紫極學院都圍成一圈,朝著花海棠還有張傲宇起鬨的時候,一個極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

「一群鄉巴佬,還想要買七煌城的房子,你們知道七煌城的房子,就是一個最小的四合院需要多少錢么?」

這聲音無比的冷凝,雖然聽起來很是清脆,但是那裡面卻夾雜著無比濃郁的不屑之意。

葉青嵐的眉頭猛地皺起,順著聲源的位置望了過去,發現是一個白衣女子說的話。

女子穿著一襲藏藍色的天蠶絲,身上露出若隱若現的肌膚,極為曼妙動人,那下身是藍色的花瓷褲,綉著無比秀美的花紋,看起來無比的美艷動人。

臉如同荷花一般皎潔,皮膚極為白皙,一雙俏麗的丹鳳,小瓊鼻,紅潤的嘴唇勾著一抹肆意的笑。

「倒真是一個張狂的長相。」葉青嵐望著那女人嘴角那噙著的笑容,心中一陣的不爽,這個女人實在是太狂妄了,難道她是皇親貴族不成?

「你是何人,敢大放厥詞?」葉青嵐的嘴唇猛地輕輕抿起,那嘴角冷凝的弧度如同是一把彎刀,極為犀利。

而其他紫極學院的學生也絕對不是好惹的,在下一秒,幾乎是同時,猶如實質的殺意從眾人的身上發出。

一瞬間,那女子的周圍如同充滿了無數道冷凝的鋼針,只要是她再敢廢一句話,那殺氣就可以將其殺死。

「你…….你們。」那女子的嘴唇猛然間用力的顫抖起來,那精緻的臉龐上掛著無比濃重的敬畏之意,顯然是沒有料到葉青嵐等人的殺意會如此之強。

「啪。」

一聲很響的聲音傳出,遠處走來一個男子將那扇子用力的一甩,葉青嵐還有周圍人所散發而出的殺氣,都感覺撞上了一堵大牆。

葉青嵐感覺心口有些許的壓抑感,也因此,葉青嵐的目光被那男子吸引了過去。

「高手,絕對的高手。」葉青嵐的心頭升起了一絲警戒之意,有些嘀咕,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可以將自己以及整個紫極學院的殺氣都抵擋下來?

「想必,諸位就是赫赫有名的紫極學院吧?」那男子面如弱冠,膚色白皙,五官更是生的儀錶堂堂,穿著一身紫衣,身上卻是流露出一股濃濃的邪氣。

「你既然知道,還敢擋下我們紫極的攻擊,看來你是成心找不痛快了?」葉青嵐的眼眸之中釋放出殺意,那殺意猛地增強了許多。 瞬間,一股更為澎湃的力量圍繞在那男子的周圍,那殺意依然化為了一頭無比凝實的大山。

先前葉青嵐對那個女子並沒有釋放多麼強橫的殺意,但即便是這樣,也是讓那個女子嚇得魂飛魄散了。

而這一次,葉青嵐是全力釋放殺氣,那殺意化成的大山高達幾十丈,由玄鐵石構成,極為的富有壓力感。

男子的神色也由先前的邪魅不羈,變成了無比的凝重,他用力的咬著牙齒,牙齒髮出蹦蹦蹦的響聲。

他的雙眼微微的眯起,那手臂托在半空之中,強頂著葉青嵐身上釋放出來的氣勢。

此刻那男子的雙膝微微的屈伸,嘴角那抹放蕩不羈的笑容已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剩下的只是一股凝重感。

「想必青嵐姑娘是誤會了,我對你們紫極學院可沒有什麼歪念。」一邊說著話,那男子的身軀一邊猶如柳條一般猛地拉伸變直,那身軀之中更是響起了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

而葉青嵐施加在那男子身上的山峰也是瞬間轟然崩碎。

「哦?原來是這樣,那就好,否則,你我必將打上一場了。」葉青嵐的嘴角依舊保持的冷冽無比的弧度,不悲不喜的說道。

而白菱和張傲宇以及花海棠的臉上則都有些不好看,對於紫極學院的其他弟子來說,他們是感覺不到氣勢上的對決的。

但是白菱還有張傲宇以及花海棠的修為依然達到了很高超的境界,因此對於氣勢上的東西也是知曉一些的。

而剛剛那男子卻將葉青嵐施加的氣勢一下破解,從這點上就可以看出,這個人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大師兄,剛剛她欺負我。」那個長相精緻的女子指向葉青嵐,聲音之中帶著濃重的矯情意味,聽著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葉青嵐的嘴角忍不住一陣的抽動,要說這兩個人身上沒有姦情,葉青嵐是一點都不相信。

「怎麼,想要為你的姘頭報仇?」葉青嵐看著那男子有些猶豫的神情,無比戲謔的說道。

那男子深深的望了一眼葉青嵐,然後猛地抓住女子的手腕,朝著葉青嵐冷聲說道:「葉青嵐,你我會在四國學院戰比上一場,現在么?不急。」

那個不太懂事的女人還想要和葉青嵐吵上幾嘴,但是卻被男子直接拽走。

「你等著,四國學院戰的時候,我一定會讓你們幾個鄉巴佬知道,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強者,和我比,你們差遠了,今天你們人多,算你們贏。」女子的聲音逐漸遠去,最終消失於無。

「大師姐,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個瘋子,真是有病。」一旁的葉婉卿忍不住罵了一句,狠狠的朝著那個女子遠去的方向青青啐了一口。

葉青嵐看著葉婉卿那有些潑辣的動作,也是有些無語,看來這娃娃也學壞了。

這怎麼現在跟街頭大媽一般了?要是再過兩年,這還指不定變成什麼樣子呢。

而更讓葉青嵐哭笑不得的是,龍尊寶寶一個瞬移,直接出現在那女人的身後,用那毛茸茸的手臂,狠狠的拍了一下女人的頭。 「啊啊啊,是誰?」那女人猛地轉過身子,回過頭來卻發現身後空無一人,瞬間愣了一下。

但是轉瞬間,一個毛茸茸的金色身影卻是出現在她的頭頂上。

那身影不是別人正是葉青嵐的龍尊寶寶,龍尊寶寶那毛茸茸的臉上帶著壞笑。

「大壞蛋,讓你嘲笑我們紫極學院是鄉巴佬,老子讓你成為禿頭。」龍尊寶寶奶聲奶氣的聲音猛地響起。

之後龍尊寶寶揪住了這女子的烏黑的一綹頭髮,然後猛地一拽。

瞬間,那頭髮絲根根崩斷的聲音聽得人頭皮那是一陣陣的發麻,那場面簡直不要太血腥。

「臭女人,沒胸沒屁股,長得跟娘親比起來,簡直就跟七八十歲的老巫婆,呸。」龍尊寶寶朝著那女人狠狠的啐了一口,然後猛地遁空而去。

這一切雖然看起來發生的很是緩慢,但實際上一切都只用了兩三秒的時間。

從那女人被龍尊寶寶一拍,在到女人猛地回頭,一切不過是幾秒鐘的時間,但是那女人的頭上已經出現一處明顯白色頭皮。

「啊啊啊。」那女人的聲音慘厲,用力的捂著頭,痛苦的嗚咽著,她的雙眼已然赤紅,朝著龍尊寶寶消失的方向用力的咆哮著。

但是龍尊寶寶早已經消失了,在半空中根本就找不到一絲金色的身影。

而更操蛋的是,她的呻吟聲,卻呼喚過來了又一個萌寵,這個萌寵正是小火鳳凰。

小火鳳凰抖動著那綠色的翎羽,雙眸之中帶著濃濃的戲謔神采,飛到那女人的頭頂,直接就是一口滾燙的火焰噴了出來。

那女人先前被龍尊寶寶這麼一折騰,已然如同一個驚弓之鳥,她猛地抬起頭,差點沒把尿嚇出來。

赤紅色的火焰猶如從天上掉落下來,形成一個無比廣闊的扇狀,將那女人完完全全的籠罩其中。

「莫怕。」站在女人身邊的那個男人直接出手,將那火焰直接抵擋住。

因為龍尊寶寶會遁空術,因此龍尊寶寶的來去就猶如是在空間之中硬生生的出現,毫無一點蹤跡可尋,所以那女人的大師兄也是沒有發現。

而小火鳳凰雖然速度飛快,但是由於拍打翅膀的時候,還是會有氣流產生,因此那個男人還是發現到了小火鳳凰的到來。

那壁障將小火鳳凰吐出的火焰幾乎完全抵擋住,但是還是有一顆零星的小火苗掉在了女人的髮絲上。

「咯咯咯。」小火鳳凰發出一陣無比壞笑的聲音,身子也是如同一道電光一般,瞬間消失於無。

而小火鳳凰原本站立的地方,瞬間出現了數道藍色的幽光,那幽光無比的冷凝,還裹挾著一陣音爆之聲。

「嗖嗖嗖。」那幽光飛旋了許久,才又返回到男子的手中,那幽光不是別物,正是手裡劍。

「木海,為什麼我感覺我的頭髮好熱。」那女子一邊捂著頭,一邊朝著身邊的男子問詢道。

男子的臉忍不住一陣陣的抽動,望著消失於無的小火鳳凰氣的整張臉都已然發青。 原來那女人的頭髮已然被小火鳳凰的那一刻小火星燒成了大波浪,整個頭髮炸的能有半米來高,看起來無比的滲人。

「哈哈哈。」整個紫極學院那裡已經陷入了歡樂的海洋之中,顯然是被這女人那滑稽無比的髮型逗樂的。

而可巧不巧,一股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風吹了過來,正好吹在那女人的頭上,瞬間,那女人的頭上響起了沙沙的聲音。

再一看,那女人身上那還剩下毛了,真的成了禿頭一個。

「娘親,我剛才表現是不是很棒?」龍尊寶寶坐在葉青嵐的肩膀上,用力的搖晃著兩個小蘿蔔腿,模樣可愛無比。

而小火鳳凰也是落在葉青嵐的另一個肩頭之上,在哪裡嘰嘰喳喳的說著:「呸,明明是我最棒,是我把那個賤女人的頭髮都弄光的,你不行好不好。」

「明明是我,要不是我把那個賤女人弄得迷迷糊糊的,你能燒到她么?」龍尊寶寶毫不服輸的反駁道。

兩個小萌寵吵的是不可開交,就差弄個法官,給這兩個傢伙審一場官司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