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因為我就是不願意相信,也不敢去想,你會是這樣的人。哪怕當初你未曾真正幫我幾分,但是在所有人都要對我趕盡殺絕的時候,你在存在在我心裡是一種慶幸。我不願將我心中唯一留下的美好毀掉。

不去想,也不想去想。你只要始終是我的爺爺,就夠了……」

沈尚華仰頭看著沈繁星,嘴唇顫了顫,想說什麼,卻始終開不了口。

沈繁星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涼薄又凄涼。

「就像今天這樣,如果我的猜測是真的,我心裡的爺爺,也就不復存在了……」

「繁星……」

許清知聽得出沈繁星恆口中濃濃的失望和悲哀,忍不住開口輕輕喊了她一聲。

沈繁星眼眶微微有些發紅,對於許清知的話,她充耳未聞,繼續盯著沈尚華揚聲說道:

「原來我這麼多年經歷的一切,我唯一尊敬的爺爺,居然是罪魁禍首!因為你對薑蓉蓉的愧疚,所以用我的人生來補償她是嗎?只要她想,她做什麼都可以,縱容她無法無天,哪怕是賠上我?」 ?第十二章血債血還(求推薦票票)

本來踏入江湖境的他可以輕鬆煉化賴煉仙的,但由於體內寒毒沒有去除,不能全力運轉領域之力,一時半會還奈何不了手持法寶的賴煉仙,僵持在一起。

看到賴煉仙的法寶,陳天龍心裡頓時活躍起來,雙目放光的看向山巔深處的密室,神魂不再收斂,盡情的波動起來,很快,露出狂喜,身形進入一個密室中。

陳家族人早在山頂交戰時,就殺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賴家之人,使得賴家瞬間傷亡大半,組成十方滅絕陣的十大太上長老更是如同狼入羊群,屠殺著賴家族人。

真元長河在虛空中滾滾奔騰,每一條長河裡面都有一條血色真龍,在真元長河中咆哮,每一條真元長河都代表著一個巔峰真元境的高手。

「殺啊!」

「殺光這些畜生,為族人報仇!」

「血債血還!殺……」

潛伏在賴家四方的陳家族人瞬間從暗中衝出,殺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賴家子弟,頓時,從賴家四面八方殺戳而出。

一時間,賴家上空異象連連,滾滾真元長河,貫穿無盡虛空,穿透在賴家上空,各種法寶震破虛空,真氣暴動,血肉橫飛,慘叫連連。

但在賴家外面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各種動靜被賴家護山大陣籠罩,隔絕著一切感應,使得整個無雙城無人發覺。

聞到四面八方的慘叫聲,還有濃濃殺戳氣息,賴芒頓時氣得渾身發抖,氣極道:「陳飛鴻,你真卑鄙!好無恥,竟然偷襲?」

「哈哈哈……」

聽到賴芒的話,陳飛鴻頓時感到好笑之極,好像聽到天大的笑話似的,仰天大笑著道:「卑鄙?你這個老無賴還有臉講卑鄙,賴家的臉都給你丟盡了,你們兩家聯手偷襲陳家就不卑鄙?你們兩家聯合外人偷襲陳家就不無恥?真是見過無恥的,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

賴芒頓時啞口無言,惱羞成怒,手中的雷神紫錘灌注滾滾領域之力轟向陳飛鴻。

紫色的天火焚燒天空,虛空一陣扭曲,在夜光中爆發出耀眼光芒,焚滅的氣息籠罩整個賴家。

見到賴芒的拚死一擊,陳飛鴻不敢大意,手中的傳承法寶籠罩周身,濃厚領域之力灌注法寶之身,一座三層寶塔迅速變大,散發出聶人心魂的氣息,塔上的「英魂塔」三個大字更是散發著神秘招魂氣息,能夠聶人魂魄。

英魂塔在虛空中不斷跟賴家的傳承法寶碰撞轟擊在一起,轟隆隆的爆鳴不斷響起,整片虛空都發生蕩漾起來。

紫色的雷錘跟古銅色寶塔光芒萬丈,一時間發分出勝負。

虛空中兩大傳承法寶在戰鬥,下面兩大江湖大能也在拚死搏鬥。。

陳飛鴻不斷煉化體內的九轉金丹聖果,化作源源不絕的滾滾真元,形成江湖領域之力,籠罩著賴芒,讓他絲毫不能脫離他的九輪領域掌控之中,絲絲煉化,不斷成為他成就無上大道的養料。

他體內領域之力的消失,加上籠罩著他越來越恐怖的領域之力,賴芒頓時亡魂大冒,找回虛空中的雷神紫錘,不斷放出毀滅紫焰,焚燒一切,但也掙不斷籠罩周身的領域之力,不能改變被煉化的結局。

震天的慘叫聲不斷傳出,讓他心如刀割,難受至極,但又無可奈何,心裡不由後悔招惹陳家這個龐然大物,如果不去招惹陳家,陳家遲早會滅亡,但現在,一切已經晚了,已經不能回頭了,只能拚死一搏了。

「本源火種!給我燃燒,焚滅一切!」

賴芒無奈怒吼一聲,體內的本源真火種子爆燃起來,化作無盡毀滅氣息爆發開來,化作一片火海,撲向陳飛鴻。

「來得好,九轉金丹聖果煉化吧!給我無窮真元吧!讓我崛升無上大道吧!」

陳飛鴻仰天大吼,體內的九轉金丹聖果瘋狂運轉起來,九輪領域循環不斷,想要藉助於賴芒的毀滅真元來加快體內九轉金丹聖果的煉化,成就無上丹陽大道境,成為無雙城唯一的千古巨頭。

「轟!」

賴芒燃燒本源真火種子爆發出恐怖的焚滅之力,讓陳飛鴻掌控的九輪江湖領域出現激烈動蕩,虛空頓時破碎開來,如同潮水般不斷蕩漾。

一道本源真火種子隨著八輪江湖領域隨波逐流起來,脫離陳飛鴻的掌控,破開賴家的護山大陣,破空而出。

而就在這時,賴芒哈哈大笑起來,眼中露出瘋狂之色道:「陳飛鴻,我賴家要滅族,我也要讓你陳家墊背,我已經告知葉家葉青,他會滅你陳家的,讓你守護數千年的陳家毀於一旦,哈哈哈……」

陳飛鴻初時一驚,但感受到體內九轉金丹聖果的煉化,心中狂喜,對著瘋狂大笑的賴芒道:「你想讓我陳家墊背,你是看不到了,但你放心,你們賴家在黃泉路上不會寂寞,因為有葉家作伴。」

說完,體內散發出一股大道的氣息,籠罩虛空的九輪江湖領域瞬間濃縮起來,一輪一輪的縮小,越來越小,最後形成一個芝麻大小的金丹。

如同驕陽一般,放射耀眼金光,但又好像真元不足,底蘊不夠,凝形的金丹迅速膨脹起來,重新化為領域,只是現在的領域變得無比凝實,如同實質。

「丹陽大道境!怎麼可能?」

賴芒臉上帶著絕望道,隨後遙遙頭,好像想要清醒過來似的,微微閉眼,感受著天空的威壓,接著重新睜大眼睛。

此時,金光消失,恐怖的天劫沒有感應到,賴芒先是驚愕,隨後露出狂喜道:「哈哈……原來是虛張聲勢……啊……」

賴芒在狂喜之下,接著被那實質般的江湖領域掌控,體內的真元全部被煉化,恐怖的無上威壓讓他狂喜的神情大變,變得無比蒼白,身上的血肉消融的疼痛,七孔流血,噴泉一樣的耀眼的血色讓他瞬間清醒過來,告訴他那不是夢,而是現實。

陳天龍帶著狂喜進入山巔深處,來到賴芒的住處,裡面靈氣濃郁無比,燥熱的火屬姓真氣在虛空中瀰漫,整個密室都是由密密麻麻的火焰石建築起來的,每一塊火焰石之間,都用一條條細小的神秘符文連接,首尾交接,形成一個神秘的秘法圖案。

整個頗大的密室除了火焰石之外,再無他物,頓時讓陳天龍暴怒之極,神魂擴散開來,籠罩整個賴家,神魂詭異劇烈動蕩起來,形成特殊的頻率波動。

頓時,陳天龍感到整個賴家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巡視整個賴家,只有這間密室能夠抵擋他的無形魂波,是他看不透的。

在密室中掃視一圈,最後停留在一道暗門上,陳天龍上前用力推了推,此石門紋絲不動,繼續加力,直到整個山巔都動蕩起來,而那道石門就是不動如山。

知道方法不對,陳天龍只好作罷,退出密室,關注著整個戰局,神魂頻率布滿整個賴家,尋找著賴家漏網之魚。

不說,還真有賴家漏網之魚,在他的感應中,兩個黑影從一條秘徑中向著陣外走去,那還是陳天龍的老熟人,一個是鷹爪賴段神,另一個是獨耳賴段神。

想到陳家的災難,陳天龍頓時眼紅起來,陳家上下都想徹底報仇,豈能讓他們逃得姓命。

血蝠化影身法施展開來,向下飛馳而去,攔住了其中一人,輕聲道:「往哪逃呢?」

鷹爪賴段神身形一頓,慢慢轉過身軀,眼中閃過狠毒之光,看清是陳天龍,驚喜著道:「陳天龍,就你一個人?」眼角不斷在四周掃視一翻。

「不用找了,就我一個人,是來送你下地獄的!今天你必死無疑!」陳天龍冷聲道。

「真的!」

鷹爪賴段神頓時露出驚喜之色,接著臉色變得無比猙獰,獰聲道:「陳天龍,你知道我等這天等了多久嗎?我時時刻刻都在等待著機會,你既然不知死活敢出現在我面前,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

說完,手中的鷹爪抓向陳天龍,身後龍形虛影咆哮,每一條龍之虛影都代表著一龍之力,最後才是滾滾真元顯化出來,潮水般把陳天龍淹沒。

陳天龍身形不動,嘴角帶著詭異微笑,笑得很邪,讓人感到渾身發毛。

賴段神看到那詭異微笑,心裡更是感到忐忑不安,毛骨悚然,只得加大真元的傳送,試圖把陳天龍一擊斃命。

陳天龍靜靜的感受著淹沒周身的真元,體悟著裡面濃郁的天地靈氣,體內傳出龐大的吞噬之力道:「我先多謝你的真元之力了!」

淹沒陳天龍的滾滾真元好像進入無底洞般,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般。

賴段神這才反應過來,感受著體內空空如也的真元,悲聲道:「我的真元,我的真元!」

真元的流失,讓賴段神失去了理智,揚起手中的鷹爪抓向陳天龍,口中咬牙切齒道:「我要把你廢了,讓你也變成殘廢,受盡恥辱。」

「叮噹!」

一聲鋼鐵敲擊聲,陳天龍紋絲不動,堅硬勝法寶的肉身硬生生擋住了賴段神的鷹爪,堅不可摧的鷹爪鋒芒不能傷他分毫,接著伸出兩隻手指,捏住閃電抓來的鷹爪。

血脈之龍透體而出,順著鷹爪侵入賴段神的體內,瘋狂吞噬起來。

血脈被噬,賴段神卻不能動彈分毫,頓時清醒過來,露出恐懼之色,失聲道:「你對我做了什麼?我怎麼動彈不了!」(未完待續。)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關攝像頭私_生活視頻遭曝光!!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對!我們要立下頭功,這樣姬兒姐姐,就有希望被提升到玄火一脈了!」

「玄火不行,必須地火,只有這樣,才能避開現在掌管我們的秋風火脈,最近派來的玄火聖女,好殘暴的說!」

」小聲點,被人聽到就不好了!「

」這莽莽荒漠,哪裡有人?「

「哈哈哈哈!」

一干人等,有說有笑。

直至她們走遠,真小小才收起手中鏡影水晶。

涉及太多不可思議的勢力,感覺自己撞破了了件不得了的大事。

此時絕對不能莽撞追蹤,應該先返回影門遺迹,將所見所聞彙報給宗門長老后,再做打算。

帶著鏡影水晶。

發動飛星棋盤。

這一回真小小駕輕就熟,比來時花的時間少了一半,平安地回到了與申屠巍然和樗里晨光等人分別的地點。

本以為自己會聽到諸如:「真小小,你還記得死回來呀!」、「到底發現了什麼東西,給爺說一下?」、「真姐姐,下次帶上我!」……之類不正經的抱怨。

結果沒有想到,八人整整齊齊站成一排,小胸脯挺得筆直,在看到自己身影出現的那一刻,齊齊揮動右手,一本正經得好欠揍。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看著這群傢伙乖得變態的樣子,真小小被激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她迅速抬頭向天空眺望,雲遲老祖的身影,立即映入眼帘!

我的天!

原來是大佬在呀!

真小小臉上浮現出驚訝表情,萬萬沒有想到,這件事居然直接引來了靈門的掌權人!

「兩個小混蛋平安歸來了,你們也快些從那鬼地方出來罷。」

雲遲老祖的視線,掃過真小小與小粥粥,速速點亮自己手中的鏡影水晶。

原來到來者,不止雲遲老祖一位。

得到弟子傳訊后,諸峰峰主感覺事態緊急,又將清水村后出現大面積空間坍塌一事繼續向上層彙報,直接遞交到了兩大尊者手裡。

畢竟處理這種級別的麻煩,只有至強才配出手。

傳訊水晶被點亮后一盞茶的功夫,又有兩個風塵僕僕的人影,依次從沙暴下飛出。

身穿紫金蟒袍,今日的連子濯看上去,霸氣側漏!

手持銀色浮塵,足踏點點梅花,梅玉堂臉色鐵青。

在看到真小小出現的那一剎那,還沒來得及拍去肩膀上落著的黃沙,連子濯便猛地伸出右手,隔空將她拉到自己面前來,他兩側的太陽穴上不斷地跳動。

「真小小!」

連子濯發出一聲咆哮,震得眾人兩眼直冒金星。

「你可明白,空間碎裂處有多危險,你竟敢去闖!」

「我剛才只能深入一半,那脆弱的空間便已承受不了,你才剛剛開光境就如此莽撞,是要找死不成?」

話裡帶著關切,也帶著責備。

很少見……少主這樣發火呀。

雲遲老祖拚命眨眼。

「你好吵哦,有我在,不會危險的。」

看著連子濯提著小小的衣領,小粥粥走上前去,不動聲色將她拉回自己身旁。

我真的不想當醫生啊 聽到小粥粥如此說話,梅玉堂額頭上的冷汗簌簌而落。

徒兒呀!你牛我知道。

但你也不能這樣嘚瑟呀! ?第十三章滅絕賴家

陳天龍有點失望的看著眼前的無雙城三驕之一,手中用勁,捏碎他的鷹爪,一手抓住他的脖子,冷聲道:「要怪就怪你生在賴家,來生記得不要投錯胎了。」

賴段神看到陳天龍的冰冷瞳孔,頓時感到一陣毛骨悚然,恐懼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知道賴家的很多秘密。」

「啊啊啊……」

陳天龍手上用力,骨折聲不斷傳出,在賴段神的慘叫聲中,不斷傳出骨頭碎裂聲,直到身死,陳天龍才道:「你一個賴家子弟能知道什麼有用秘密!」

顯然是根本不把賴段神的話當一回事,接著目光看向另一邊,那是另一個逃離的方向。

腳下運轉步法,血蝠身法展翅而出,幻化出一對血色翅膀,瞬間消失原地,留下一道道血影。

在遠處,一個顯得很是平凡的青年正在向著賴家護山陣法外面而去,眼中不時閃過道道精光,顯示出他的不凡。

突然,他停了腳步,看向一邊,好像在等待著誰,眼中閃過陰毒之光,寒聲道:「誰,出來!」

「咦?」

陳天龍輕咦一聲,沒想到他的感應那麼靈敏,竟然能夠發覺到他,從暗處走出,打量著眼前的賴家暗子,年輕一代的天之驕子,賴家出類拔萃的存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