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因為姬玄一旦成長了起來,他們在北域的蛋糕必然被姬玄颳走大半。

在利益的驅使下,連源地師這樣的『底蘊』也被人請了出來。

而這位源地師出手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在賭石中殺死姬玄。

因此,他甚至願意拿出他『源地師』的名頭來和姬玄賭石。

「小兄弟,千萬注意。」

「這位源地師可能沒安好心。」

「不要輕易答應賭石。」

幾道傳音落入了姬玄的耳朵之中。

不過這些傳音都改變了聲音,就算姬玄也聽不出來到底是誰在提醒他。

而在源地師出現之後,姬玄的眉心中也傳出來道道警惕。

這是前字秘自動運轉,在提醒姬玄注意危險。

所以略微感知了一下之後,姬玄就明白了這位源地師,甚至整個源術世家的真實想法。

「原來賭石是假,想殺我是真。」

姬玄點了點頭。

利益之爭,就是這麼殘酷。

他出現的太驚艷了,所以引起了源術世家的警惕和反撲,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他真的準備在北域源術一道廝混的話,那他現在最聰明的做法,是改變自己的態度,立刻拜這位歐陽老先生為師。

這樣一來的話,他就成一個『外人』,變成了『自己人』。

外人的天賦越強大,源術世家自然就越警惕。

但是,自己人的天賦再強大,他們也不會擔心。

因為自己人會被源術世家自己的規矩束縛,不會做出什麼違背源術世家利益的事情來。

姬玄如果可以放下面子,選擇加入源術世家的話,那他目前面臨的所有危險,都不再是危險。

相反,他還會得到北域源術世家的傾力培養。

不過,姬玄會選擇這麼做嗎???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這個源術天才的身份,本來就是個馬甲。

而且,這個馬甲的作用已經完成。

對於姬玄來說,這是一個隨時可以捨棄的身份。

既然源術世家的人想玩,那他就陪他們玩玩好了。

不過什麼源地師不源地師的,對於姬玄來說,沒有半點用處。

他沒有長時間經營這個身份的意思,自然源地師這個名頭,對他也就沒有半點價值了。

他想要的,仍舊是資源。

隨著接連切出了凰血赤金和神痕紫金,再加上從源天手裡贏到的仙淚綠金,可以說,姬玄一下子就有了三大仙金。

這三大仙金出現之後,姬玄一直以來的一個構想,也就能夠有一個雛形了。

姬玄這些年來一直在努力修鍊,但是卻沒有打造出屬於自己的『器』來。

這一方面,自然是因為他醉心修鍊,根本沒有多餘的資源花在兵器上面。

第二方面的話,則是因為他沒有找到合適的神材。

畢竟,沒有合適神材的話,那打造兵器,也就沒有太大的意義了,還不如用家族的聖主級神兵和王者神兵應付一下呢。

也因此,姬玄拖到現在還沒有屬於自己的兵器。

不過,隨著三塊仙金出現,也到了姬玄打造一件屬於自己的『器』的時候了。

本來,隨著贏下源天手裡的神源,聖兵等寶物,姬玄差不多已經集齊了修鍊到仙三頂峰的資源了。

不過,現在要打造屬於自己的器的話,這個資源就又顯得有些不足了。

這位歐陽老爺子和整個源術世家的人既然自己送上門來,他如何能不宰割一刀??? 西蒙離開飛艇酒吧,站在街邊望著暮色下閃爍的霓虹,並沒有對柯特妮剛剛的選擇感到什麼失落。

沒點小心思的單純女孩是很難混跡在好萊塢這個名利場的。

剛剛入夜,聖莫妮卡的街道上正是最熱鬧的時刻,步行走回下榻的旅館到也沒什麼不妥。

不過,西蒙隨即卻發現,自己的背包還在柯特妮的車子里。

這段時間,西蒙基本上對那隻淺灰色的帆布背包形影不離,包里裝著與WMA的合約以及幾個劇本,還有《羅拉快跑》的分鏡頭畫稿,差不多算是西蒙此時的全部家當。

這些東西對外人來說並不值錢,但如果丟失,卻會非常麻煩。

西蒙重新扭頭看向酒吧門口,依舊是長長的隊伍,正想著該怎麼辦,柯特妮的身影同樣從門口人群里閃了出來。

望著女孩臉上的鬱悶表情,西蒙意識到她肯定是受到自己牽累被趕出來了。

柯特妮也看到了西蒙,卻只是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徑直向停車場走去。

西蒙只能跟上,隨著柯特妮一起來到停車場,才對掏鑰匙開車門的女孩道:「真是抱歉,柯特,我沒想到會這樣。」

「你跟我說對不起有什麼用嘛。」

柯特妮瞥了西蒙一眼,沉默地打開車門,坐到駕駛座上,雙臂撐在方向盤上安靜了片刻,還是忍不住胡亂地在車廂里踢了一腳。

今晚原本都已經計劃好了,馬修·布羅德里克的那個朋友對克里斯蒂很有意思,克里斯蒂也打算答應下來,然後順勢把她也拉進馬修的那個圈子。

馬修·布羅德里克本就是演藝世家出身,家族在好萊塢有著深厚的人脈。

隨著《翹課天才》的成功,再加上幾年前那部《戰爭遊戲》,積累了兩部賣座大片的馬修·布羅德里克此時已經成為好萊塢一線當紅小生,咖位與《壯志凌雲》之前的湯姆·克魯斯不相上下。

能夠擠進馬修的圈子裡,對自己在好萊塢的發展助力甚至比一個出色的經紀人還要大。

現在,全泡湯了。

或許連克里斯蒂心裡也會對她產生芥蒂。

西蒙並不知道柯特妮的盤算,即使知道,他對於剛剛打出去的那一拳也絲毫不後悔。他不是一個受不得委屈的人,但也絕對不會毫無底線地放棄尊嚴去委曲求全。

望著車廂里發脾氣的女孩,西蒙等待片刻,才指了指另外一邊副駕駛道:「柯特,可以把我的包遞過來嗎?」

很想把旁邊這傢伙的背包狠狠丟下去,然後開車離開。

但平靜下來,柯特妮也意識到,西蒙到底還是為了擋下騷擾自己的那個傢伙才惹出了事端,自己生氣的,也只是他剛剛連稍微低一下頭都不肯的態度。

於是,猶豫了下,柯特妮還是沒好氣地對西蒙道:「上車吧,你想走回去啊,這麼遠。」

從這邊到旅館超過六公里,西蒙自然不想走回去,聽到柯特妮嘴上不饒人卻軟下來的語氣,笑著轉到車子另外一邊,拉開車門上了副駕駛,看著女孩發動車子,道:「不等克里斯蒂了?」

柯特妮打著方向盤把車子開出停車場,想起剛剛的情形,搖頭道:「她今晚應該不回去了。」

西蒙嗯了一聲,又道:「那麼,我們先找家餐廳吃晚餐吧,我請客。」

從下午交班到現在,西蒙還沒有吃東西,柯特妮應該也同樣如此。

聽西蒙這麼說,柯特妮卻再次猶豫了下,沒有看身旁的男孩,望著前方的馬路道:「西蒙,我必須先聲明一件事,最近幾年我不打算交男朋友,我想先在好萊塢站穩腳跟再考慮這種事情。」

「我明白,」西蒙點點頭,開了個小玩笑,道:「恰好,等下可以挑一家便宜點的餐廳,要不然我就只能留下來刷盤子了。」

柯特妮感受著西蒙輕鬆的語氣,心裡莫名地又有些失落,但還是若無其事地笑著附和:「早知道我就吃過晚餐再說這件事了,真想看你被扣下來刷盤子的場景。」

這麼說著,柯特妮其實也很清楚西蒙的經濟狀況,於是選擇了一家便宜的快餐店。

簡單地吃過晚餐,西蒙只是讓柯特妮把他送到工作的便利店附近,就打發女孩離開,自己步行一段路程回到旅館。

隨後的日子,柯特妮雖然依舊會出現在西蒙工作的便利店,但次數明顯少了很多,哪怕是便利店老闆羅傑·格里芬都感覺到了兩人關係的疏遠。

偶爾閑聊幾句,柯特妮還小小地抱怨,克里斯蒂從她們兩人合租的公寓搬走了,她不得不尋找新室友分擔房租。

作為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西蒙的生活並沒有受到上次酒吧事件的影響,依舊在按部就班地繼續著自己的工作節奏,同時等待WMA那邊關於《蝴蝶效應》劇本的消息。

如此又過了一周,利用這段時間省吃儉用下來的結餘,西蒙在威尼斯海灘附近的跳蚤市場里買了一輛二手自行車,30美元,不但解決了基本的出行問題,還為計劃中的《羅拉快跑》添置了一件重要道具。

與此同時,WMA公司內部。

經過將近一個月時間的醞釀協調,喬納森·弗里德曼終於正式將《蝴蝶效應》劇本連帶WMA精心策劃的完整打包項目方案推介到了好萊塢各大製片廠。

由於《蝴蝶效應》引起了包括WMA總裁諾曼·布羅卡等公司高層的關注,這一項目也不再經由傳統層層篩選的推介渠道一步步向製片廠高層遞送,而是通過WMA的內部人脈,直接遞到了各大製片廠擁有項目決策權的副總裁以上高管辦公桌上。

《蝴蝶效應》憑藉精彩的故事構思和完善的電影劇本,再加上WMA主動包裝造勢,很快引起了各大製片廠高層的強烈關注。

如果是其他時候,這樣一部故事精彩、預算不高又契合最近幾年熱賣元素的電影劇本,在好萊塢傳播一周之後,各大製片廠就已經開始進行報價,甚至是相互競標。

但這一次,由於WMA想要將《蝴蝶效應》做成一個打包項目,好萊塢電影公司的反應卻是各不相同。 牛亮環視了一圈,只見磚廠老闆的朋友一個個怒目圓瞪的眼神,一點也沒有害怕,反而哈哈笑道「老闆!我們來向你拿回我們的工錢有錯嗎?來錯了嗎?前次來,你說過幾天,我們過了幾天的幾天都快過年了,我們來拿我們的工錢回家過年有錯嗎?」。

老闆聽了一下起身道「現在沒有就是沒有,你們過完年來吧!或許我會收到賬,你們來會有!」。

小胖子聽了磚廠老闆的話,把藏在腰上的菜刀一下拔出來,一刀砍在磚廠老闆辦公室里的書桌上嘿嘿笑道「老闆!今天你有也得有,沒有也得有!」。

牛亮聽了小胖子的話,見小胖子膽量,勇氣可嘉也哈哈笑道「對!今天你沒有也得有,算吧!少一分錢都不行!」。

磚廠老闆見牛亮和小胖子既然拿出菜刀來威脅他,一腳把辦公桌踢翻,小胖子一見立即拔起菜刀,一刀砍在磚廠老闆腿上,只見磚廠老闆腿上鮮血汩汩冒出來,摔倒一邊。

磚廠老闆幾個朋友一見小胖子既然當着他們的面砍人,怒火衝天,老闆四五個朋友一起圍上小胖子,小胖子嘿嘿笑道「你們今天誰敢過來我砍誰!不行你們試一下」。

小胖子菜刀在手中一晃動,只見磚廠老闆的四五個朋友一愣。

牛亮站在小胖子身後大聲道「我們只是來拿回我們辛辛苦苦的工錢,你不給能行嗎?小胖子只要他們敢動,你就見人就砍,別人要我們過不了這個年,那麼我們也不必留情,說!你給不給!」。

「哈哈!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你說是你手中的菜刀厲害,還是我的槍厲害」磚廠老闆的一個朋友突然從腰上拔出一支槍來對着小胖子道。

小胖子和牛亮一見磚廠老闆的朋友有槍,一下想道了,拿槍的人一定是什麼警察,心中一驚!

小胖子回頭瞟了一眼牛亮道「哥!怎麼辦?他們有槍!」。

牛亮聽了腦袋急閃,菜刀對槍,自然是槍快,立即凝神靜氣,把《回夢心經》的功力提升到最佳狀態,目光注視着握槍之人哈哈笑道「小胖子!你怕死嗎?」。

小胖子聽了牛亮的話后嘿嘿笑道「哥!我怕死!」。

牛亮說着話,目光從來沒有移開過握槍之人,嘴上卻哈哈笑道「怕死就把菜刀放下吧!今天遇到有槍的人算我們認栽吧!」。

「哈哈!這就對嘛!」握槍的人聽了牛亮的話,很自豪的笑道。

磚廠老闆腿受傷,痛得大叫道「死兔崽子,敢用刀砍我……」。

磚廠老闆摔倒一邊,見自己的朋友拿出槍來,不顧一切的衝過來,撲向小胖子!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