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因為在他看來,眼前這個聖地,眼前這個界上界的最高主宰就是一個幻想而已。

對於他來說只是一個幻想而已,因為無論這傢伙多強,這傢伙只是偷天魔族,只是偷天魔族的天魔王,而且來說現在他將聖帝的屍身養得這麼好。

也就是來說他知道一件事情,如果上帝的魂魄和自己的屍體相互結合的話,還有復活的可能性,可是來說這也不容易,因為他。因為劉俊芝的實力始終差那麼一籌。而且劉俊芝的實力現在和這位界上界最高的主宰相差的太遠太遠,實在是太遙遠太遙遠了。可是自己一定要上,因為這對於自己來說是個機會,因為只要頂住了這個巨大的壓力,那麼自己成為聖人,那就是自己成為這個狀態,自己完全才能夠碾壓聖帝,而現在才是最佳的時刻。

因為沒有壓力的話就沒有動力。

對於聖帝來說,不管是什麼樣的對手,對於他來說都一樣,因為實力並沒有超過他。

所以來說他並不擔心,而且眼前這個少年人的實力太弱了,太為弱小了,雖然不知道他用什麼樣的手段將那些人物都驅逐出場,可是來說他這樣的實力,他這樣的實力放在這裡來說,簡直是一個笑話,一個極大的笑話。

因為來說他實力是最弱的,所以現在來說如果殺死他的話是最為簡單的事情,聖帝本來是想將他折磨致死的。可是對於他來說,他知道現在這種時刻到由不得自己做那樣的事情,所以他決定要殺死眼前這個人,殺死眼前這個少年人,可是他剛才被人阻攔了也同樣要面對自己的對手,所以沒法兒理會這邊,可是現在對於他來說,現在對於他來說,有一件事情就是因為他可以現在左手對付眼前這個少年了,因為眼前這個少年人完全是自找的,自己過來自己跑過來,來當他的對手,對於這一點來說聖帝,不知道眼前這個傢伙是自視甚高呢,還是十分的愚蠢呢?

不過這些對於他來說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能夠殺死眼前這個少年人,雖然說是先收一點點利息,可是對於他來說這一點點利息也就足夠了,只不過在這個少年人臨死之前,他要問一下這個少年人的名字,因為他不想殺死一個無名的強者。

不過他沒有想到劉俊芝自曝名號。

「我叫劉俊芝。」劉俊之十分淡然的說道。

只不過聖地這位界上界最高的主宰,在聽到這個名字之後愣了愣神,他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名字,他根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名字,因為對於他來說這樣的名字,這個名字,這三個字簡直如同噩夢一般纏繞了他這麼多年因為這個名字也就是當年那個,當年那個已經滅掉他種族的男人,因為那個男人也叫劉俊智,所以聖帝隨之回憶了一下,因為他知道他現在自己又有了線索,只要這個線索不散的話。

那就能找到他,就能找到當年失敗的真正原因,因為他不相信,你那些傢伙的實力竟然會敗給一個人,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用人命一添,這個人也必將死亡。但是沒有想到的事情是,一個人竟然滅掉一個種族,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聖帝那這麼多年也在尋找著原因。

所以他現在知道,要生擒眼前這個少年人,可是以他現在的局面,他知道要生擒眼前這個少年人幾乎是不可事情。

所以來說,他現在知道那件事情的結局,恐怕從今天開始將會成為一個謎團,因為對於他來說,他現在想殺死眼前這個少年人,於是他動手了。他動手了,因為他這一動手,劉俊芝立刻就發現了危機,因為他發現自己似乎無時無刻不在危險當中,因為他只要躲不過去這些招數,他所面臨的結局只有那一個字,那就是死亡,所以對於她來說她十分的小心,因為他不想死哇,正是因為這一點原因。所以他在迅速的躲避著,但是聖帝卻不慌不忙,像貓捉老鼠一般。

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年人雖然能夠躲避自己的招式,可是每一次都險象環生,雖然這說明眼前這個少年人靠的不是運氣,但是他也知道在長期的爭鬥當中,這個少年人恐怕會很勤快的敗下陣來。

更是因為眼前這種局面,所以。這個少年人則顯得一些劣勢。

青龍和白虎兩個人之間的配合是天衣無縫的,但是他們發現無論自己如何折騰,也對付不了眼前那個。那個禁衛軍,所以他們現在知道自己要尋求別的辦法了,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劉俊之現在的招數全都變了,他現在開始不是躲避,而是有了反擊的招數,雖然來說它是偶爾波動一下,聖帝的神經還可以接受,可是長時間來說。

對於現在的劉俊芝來說,他都有些受不了了,他現在已經有好幾次瀕臨絕地當中,所以他現在已經受不了了,這樣的戰鬥基本上枯燥而無味的。

雖然這些招數對於自己來說,自己只要用心的躲避的話,就能夠完全的將這些招式抵擋,所以來說也沒有任何的傷害,可是劉俊之知道一點,如果這個招式真的讓自己挨上的話,那麼他知道你自己現在的實力,那就是非死即傷,所以劉俊之知道他知道一件事情。

自己雖然表面上看似風光,可是實際之上暗藏的殺機。而且現在來說是殺機涌動,所以對於自己來說,對於現在自己來說,自己一定要好好的保護好自己的性命。因為只有保護好自己的身體,自己才能和聖帝拚命。

不過現在來說他根本前進不了,因為對於這些工具來說,他也沒有足夠的手段抵擋,所以來說。對於自己來說,對於劉俊芝自己來說,他知道自己現在所要面臨的真正考驗才開始。

聖帝打了一個響指。他的身上便著起了熊熊烈火,而這些烈火對於他來說那簡直是。那簡直是一件更本無所重要的事情。

而且現在來說,這不重要的事情也根本就懶得理會。

只不過這個時候聖帝的胸口卻挨了一把劍。

只不過聖帝卻沒有在意,而且以他的實力來說。

獨寵專屬保鏢妻 現在來說自己根本沒有任何的壓力,如果剛才的那個對手對於她來說有一點棘手的話,那麼眼前這個人,眼前這個人並沒有讓自己。並沒有讓自己感到一絲壓迫,所以他現在也不著急弄死眼前這個少年人,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年人,眼前的少年人,他的實力根本沒有什麼所驚奇的地方,所以它現在屬於一種貓捉老鼠的狀態,因為他現在並沒有真正的認真起來,他只不過感覺,感覺自己的血液在跳動,所以他決定陪眼前這個少年人玩一會兒,至於其他方面他也根本沒有想,因為她知道一個原因就是那些人加起來才能夠和自己打成平手,所以現在來說。

她只是打發時間而已,他是只是太無聊了而已,所以對於他來說他並沒有動真格的,就是因為他沒有動真格的,所以來說,現在劉俊只能夠活到現在這種樣子,一旦ta動真格的話,劉俊芝立刻會洇沒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但是現在對於這位界上界的最高主宰來說。

他現在就是在玩遊戲,所以來說他也知道你自己的實力,根本不會吹灰之力,眼前的這種局面早已經註定了,從這些人反叛自己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這些外來者,這些神武大陸的人。再加上別的人他也根本不在意,因為他知道這些人的實力並沒有那麼強,而且對於他來說,這裡所有的人他們的實力,對於他來說簡直是弱到了極點,所以他現在正在做著遊戲,正在做著貓捉老鼠的遊戲。只不過他還不知道一件事情,其實危險從那個時候已經悄悄來臨了。

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其實並不知道自己所面臨的是什麼人,所以他們也同樣的不知道,對於他們來說他們早已經陷入了死亡的境地。而這些人還在浴血奮戰,這位界上界的最高主宰,不知道他們這些人到底要幹什麼,但是他知道這些人所辦的這種事情,根本是十分無力的。

劉俊芝現在從頭髮到衣服都已經變成了純白色,而且現在對於他來說,他在躲避聖帝攻擊招數的時候,

已經開始有了可還擊的機會,所以現在來說現在對於他來說他已經開始還擊了,這對於劉俊芝來說是一個很好的事情,因為他現在已經換季了,所以來說他知道他已經適應了,正是因為這種原因,所以他知道,現在自己終於有了辦法,所以他的信心大增,雖然他知道這種狀態持續不了多長時間,可是哪怕持續那幾秒,也都是作為挑戰用。所以現在對於劉敬之來說,他知道這種狀態,雖然十分的耗費體力,可是在這種狀態的價值下,他已經在聖帝的胸口之上,淺下了一個傷痕。

這位界上界的最高主宰沒有想到自己會受傷,而且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個小子的手上在了,可是對於他來說,對於他來說他也根本不在意,因為就算自己受傷了那又怎麼樣,自己的實力在那裡擺著,所以來說這個少年人就算能夠傷到自己也不確定他的意圖,可是來說他終究是弱者,那麼就是來說,這個少年除了名字和當年那個毀滅的一樣,其他的東西完全和那個毀滅者不一樣,而且以他這種實力來說,對於自己來說都是根本不值一提的,而且要面對別的人的話,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來說,這個少年也就是虛有其表。

所以現在來說,聖帝早已經玩膩了,聖帝現在已經伸出了自己的一隻手。

他的一隻手立馬讓劉俊只感到了危機,只不過劉俊芝現在在瘋血的加持下,他能夠躲避很多的招數,所以來說。這一擊,他終究是沒有躲過,不過沒有躲過,但是也是擦邊而過而已。

所以劉俊之只受了輕傷,而且現在來說他發現他自己的實力正在提升。

他身後的佛像,魔相道相和妖相。

劉俊芝身後的這四個法相交相輝映,不斷的更替著,而且正是因為他不斷的更替著,所以聖帝也十分的關注,看了看他一眼。

不過只是看了一眼,至於其他的想法都沒有,因為他知道,無論這個少年有多強,無論這個少年有多霸道,對於自己來說這個少年還是弱者,他雖然現在變強了,可是對於自己來說弱者就是弱者,就算變強了也一樣是弱者。

他的攻擊已經到了劉俊之的面前,只不過這一次聖帝,卻發現他的兩隻手指頭已經冒出了鮮血。

聖帝沒有想到,他的這一次攻擊竟然無功而返,而且受傷了。

對於他來說這種事情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可是眼前卻出現了,而且聖帝現在感興趣的正是這少年身後的四個法相。

因為這個不斷變化的法相,這一點引起了聖帝的關注,因為這種狀態聖地從來沒有見過,所以對於這未知的事物,他是十分的感興趣。

只不過一招之後,這一招之後,他發現自己又一次的無功而返,而且做一次作為界上界的最高主宰,還發現一件事情,就是眼前這個少年人。他的實力越來越強,而且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武神八重,剛才還是武神二重左右的實力,隨著不斷的提高。

重生之腹黑嫡女不想嫁 這個少年人顯現出無與倫比的戰鬥天賦,這一點讓聖地十分的擔心,因為他不知道這個少年人的成長究竟是有多麼的快,所以他現在知道一件事情,如果自己再不及時出手的話,恐怕這個少年人的成長程度更快,所以來說他知道自己該對付眼前這個少年人了,於是他及時的出手了,只不過對於他來說就算及時的出手也毫無辦法,因為他已經發現這個少年人的實力又增加了一重。 隨著這個少年的實力攀升,聖帝終於感到了一絲危機。

他沒有想到眼前的那個少年竟然會提升實力,竟然提升的如此之快,而且現在實力也和自己越來越接近了,武神九重的實力和自己已經接近了,雖然來說以這樣的實力打不到自己,可是聖帝知道一件事情,就是這個少年的實力提升的太快,所以現在聖帝的心裡是十分的緊張的。

因為他害怕眼前這個少年,突然間他的實力就會達到武神十重,所以現在來說聖帝他是十分的不踏實,所以他要殺死眼前這個少年人。

因為只有他殺死眼前這個少年人,他才能徹底的放心,所以現在來說現在對於他來說,他為了要讓自己放心。所以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殺死眼前這個少年,如果眼前這個少年不死的話,對於他來說簡直是一種煎熬,一種十分大的煎熬,所以對於現在的聖帝來說,他要做的一件事情。他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殺死眼前這個少年人,於是他現在已經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了極限,目的就是為了殺死眼前這個少年,但是他卻發現眼前這個少年人突然間都不見了這一點讓聖帝十分的詫異,只不過他也迅速的。迅速的恢復平靜。因為對於他來說,對於他來說,現在的事情就是要殺死眼前這個少年人,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冷靜,一定要冷靜,否則的話根本找不到這個少年人的任何蹤跡。如果沒有蹤跡可循的話,他是無法找到這個少年人的,所以他現在變得十分的冷靜,尋找著任何的蛛絲馬跡。

與此同時,那最後剩下的傀儡,雖然在負隅頑抗著,可是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現在的狀態並不是很好,因為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現在都已經面臨著最嚴重的狀態那就是他們的身軀已經變得十分的殘破,雖然他們還在努力著改變戰局,可是對於他們來說,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他們根本無力改變這個戰局,而且現在這些人正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擊潰他們,所以對於這些傀儡對於這十個人來說簡直是滅頂之災,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根本沒有想到的事情是現在他們早已經。他們早已經十分的疲憊,而且現在這種狀態讓他們去奔波。所以每個人的身上,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十分的疲憊,但是這種疲憊對於他們來說。並不是對手所造成的,而是由於他們是傀儡,所以對於他們的消耗是十分大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原因,他們現在已經十分的吃力,而且對方的人,似乎他們的實力在不斷的提升,現在來說對於這十個人來說簡直是滅頂之災,而且現在他們的身上都有傷勢,這十個人因為身上都有傷勢,所以現在也就無暇自顧,正是他們無暇自顧,所以現在已經有人被封印了,對於他們來說,這無疑是雪上加霜,因為被封印的人,他的實力是十分強悍的,是他們當中最強的那個人,可是他現在被封印。這對於剩下的九個人來說,他們瞬間就不知道怎麼辦了,而且他們的身上個個都帶著傷,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他們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要堅持下去,可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卻堅持不下去了,因為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畢竟不是血肉之軀,只是傀儡而已,所以有的招式他們雖然能夠施展,可是對於他們來說施展並不大,對於那些人用處並不大,那些人的實力好像江水一般滔滔不絕,所以現在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無論再怎麼堅持,最終的結果也是無奈的選擇,因為最終的結果就是他們將會身死道消這一點是十分明確的,雖然說這一點是十分明確的,可是他們現在也是存在著僥倖心理,但是隨著三個人的被封印,這種僥倖心理也蕩然無存了,他們現在終於知道他們所面臨的是什麼樣的一群人,這群人的實力非常的霸道,而且毫不講道理,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最後剩下的六個人知道自己根本沒有投降的機會,正是因為他知道根本沒有投降的機會。所以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他們現在猶如老鼠一般被這群貓捉弄的,而且這群貓的實力也十分的強悍。

而且最重要的事情是,他們似乎他們似乎在做一件事情,就是因為他們不急於的消滅。消滅他們的對手,反而如同貓捉老鼠一般對他們進行的戲弄。

對於現在的太皇古青,對於他們的這些人來說,他們知道一件事情。他們知道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是對於現在他們來說,他們一定要戲耍這些對手,因為如果這些傢伙一旦被封印的話,對於聖帝來說他就沒有了任何的負擔,所以這種情況是絕對不能出現的,於是他們如同貓捉老鼠一般,對於這些人在進行著戲弄。所以現在來說,這些人是十分悲慘的,就是因為他們已經沒有任何的還手能力,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對面的那些人,並沒有放過他們的意思,所以現在來說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現在的生死已經由不得自己,而且那些人似乎對於他們的生死也一點都不在意,而是直接的戲弄著他們,讓這些人十分的難看,可是對於這些傀儡來說,他們知道一件事情,就是他們現在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衝出這裡,所以他們雖然心有不甘,可是也無可奈何,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們現在都有想死的心愿,可是卻發現,發現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想死也死不成,正是因為這樣,他們現在已經對生命已經對生活毫無眷戀,可是即便是這樣,這些人也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而且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了各種各樣的傷勢,可就是不殺死他們。

界上界。所有的外圍戰爭已經結束,而且對於他們來說,對於神武大陸的強者來說,他們知道現在這個時刻就是掌控整個界上界的時刻,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現在已經分散出去人手。

而且有南天王,黑龍王和西天王的幫助。

這些人馬很快兵不血刃的離開了這裡。

統治了整個界上界,統治了整個界上界的區域。

因為不管怎麼樣來說,裡面的戰爭不管進行到什麼樣的樣子,可是對於他們來說,他們已經完成對界上界的統治。

而且對於他們來說,就算裡邊的人失敗了,也沒有任何的關係,因為他們已經在這裡布置了一個十分強大又複雜的法陣,所以說如果出來的是神武大陸的人,他們則會很快的離開這裡,但如果出來是聖地的話,他將永遠被這個陣法束縛,永遠出不去,雖然來說聖帝的實力是高高在上的,可是對於這些人來說,對於這些界上界的強者來說,他們都知道一件事情。又是聖地所害怕的東西,那就是來自於神武大陸的法陣神武大陸最強的法陣,而且來說這個法陣黑龍王就會因為對於黑龍王來說,他當年知道很多事情,所以現在來說他布置了這個法陣,而且秦鳳凰在旁邊協助他,在這個法陣之上又布置了很多的發展,所以來說,所以現在來說,就算聖帝出來也沒有任何辦法,現在來說她的結局早已經註定,那就是敗。

修羅界的戰爭早已經結束,對於修羅界的那些人來說,這場戰爭雖然是十分殘酷的,但是很奇怪的事情就是他們這裡面雖然有重傷,可是沒有一個人死亡,但是域外邪魔的那點人,早已經全部被殺掉。

而且來說這個種族確實是十分的強大,因為來說這個種族根本沒有人投降,就算是失敗了也絕對不會投降,而是全部的自殺,所以來說他們知道這個種族有多恐怖了,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也心有餘悸。

在那個無名星系的域外邪魔的強者們終於打開了這個法陣,但是在打開法陣的同時,整顆星球化作了一個火球,他們立馬被這個火球籠罩在當中,雖然天魔王的實力是十分強悍的,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他們的實力是十分強大的,但是對於別人來說,尤其是這種星系的爆炸來說,他們那種強大的實力是根本不夠看的,所以現在他們早已經變成了灰飛。雖然來說他們被消滅了,但是總體上來說。整個星系全部的爆炸,最後形成了一個黑洞。

這顆星系已經被毀滅了,而且爆炸也波及到別的星系。所以在修羅大千世界。在它旁邊的廢棄的星系之上,早已經出現了兩個黑洞,而這兩個黑洞正掛在天邊,對於這種來說,對於修羅大千世界的強者來說,他們早已經見怪不怪,因為當時的時候。也就是很多一年前,他們曾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所以來說也見怪不怪,而且這黑洞由於距離十分的遙遠,所以對於修羅大千世界沒有任何的影響,如果說影響的話,那就是一個字,就是天邊多了兩個太陽。只不過這兩個太陽並不會散發著光和熱,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原因沒有人會在乎。

神武大陸的強者,在早早的結束了戰爭之後,他們選擇通過域外虛空到達了界上界。而且在域外虛空當中的那些種族並沒有攻擊這些軍隊,因為對於他們來說他們早就知道了這些軍隊的用處,所以他們也不屑於攻擊,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的最高統治者下達了命令,所以他們現在來說。並沒有騷擾這些大軍,現在神武大陸的聯軍已經到達了界上界,而且已經和鬼皇等人取得了聯繫,但是取得聯繫之後,他們發現外圍的戰爭已經結束了,但是內圍的戰爭,還在持續著,不過最後不管結果如何,對於他們來說這樣的結局如何?他們早已經知道他們勝利了,現在唯一的事情就是等待回歸者,這個回歸者可能是聖帝,也可能是神武大陸的強者。

聖帝他的心中是十分的著急,因為他發現眼前這個少年人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而且在武神九重這個層次。在這個層次來說,已經是十分厲害的,所以對於她來說她現在有些手忙腳亂,不過即便是這樣他還保存著優勢,保持著太大的優勢,這一點對於劉俊芝來說,他也知道,而且現在他身後的法相的力量越來越強,現在劉俊只知道在這種壓力之下,他該走出那一步了,只要走出那一步對面的對手就會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到了現在這種時候,到達了這種最重的時候,自己手中的底牌也要亮一亮了,而自己的手中的底牌正是聖帝的殘魂。

因為對於他來說,只有聖帝的這絲殘魂才能夠完全的將他的屍身從域外邪魔那裡搶奪回來。不過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對於他們來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對於他們來說這樣的機會只有一次,一旦這個機會把握不住的話,那就是徹底的失去了機會,一旦徹底的失去了機會,劉俊芝就要做出最後的手段,那就是毀掉聖帝的軀體。然後將這個偷天魔族,徹底的讓他無法遁形。

只要他無法遁形的話,那麼所有的努力,那麼所有的努力都會在最後的時刻揭曉,而且天魔王的實力雖然厲害,可是現在來說他才是最厲害的時刻,一旦失去了這具身體,他將會被打回原形,就連秦趙歌都會將它解決掉,可是現在對於劉俊芝來說,他就是知道一件事情,他無法將這個身體剝離,因為這個身體在聖帝的身上太長太長了,所以說想要剝奪的話,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正是因為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所以現在對於他來說他已經做到了極致。就是為了能夠取得戰爭最後的勝利。 如果無法將這兩個這兩者之間剝離出去的話,他現在很難做到最後的那件事情,這一點劉俊之的心中是十分清楚的,所以他同樣也清楚,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他所做的事情才是最為重要的,而且。秦趙歌他們在為自己做著努力。就是他們不讓那些傀儡死去,正是因為他這麼做,所以現在來說聖帝的實力,在不知不覺之間被牽制著,也是正是因為這一點,自己以武神九重的實力對上武神十重。才能立於不敗之地,可是這一點又能夠堅持得了多久,所以劉俊之知道,自己現在只能尋找著機會,尋找著十分重要的時機,因為對於他來說,這個時機才是重要的,只要將兩者剝離開來,那麼最終對於戰爭的結果那就不言而喻了,因為被剝離出來的聖地,它雖然是十分強大的,可是來說也只是一個天魔王而已,沒有了武神十重的實力加盟,他最終所面臨的結局恐怕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死,因為對於他來說,只要他死了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所以現在來說,也就是最終的結果,但是如何要將兩者剝離開來,劉俊之卻放入了兩難的境地,因為對於他來說他根本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所以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他知道一點,那就是對於他自己來說。

對於他自己來說,他知道這樣做事十分困難的,可是必須這樣做,現在來說自己的實力雖然是武神九重,但是並沒有跨過那一個坎,如果不跨過那道坎的話。

劉俊之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在十分的強悍也是毫無辦法的,正是因為他知道這件事情,所以現在對於他來說他只有一個選擇。

因為這個選擇對於他來說。對於劉俊芝本身來說,是一件十分艱難的事情,因為這件事情就是如果現在這種局面打不開的話,那麼最終他要實行另一項計劃,毀掉聖二而的屍體,可是來說這個計劃對於他來說也是艱難的決定。他最終徵得了聖帝殘魂的同意,現在來說聖帝殘魂已經同意了他這個計劃,因為對於他來說,自己的肉身消滅了也就消滅了,大不了從頭再來,實力修為沒了,大不了從頭再修鍊,以他的天賦水準重新再修鍊的話,也不是很長的時間,只不過自己的身體被毀了之後,要找一個合適的肉身,所以來說這一點也不是十分困難的事情,正是因為這樣他同意了這個計劃,可是劉俊之知道現在的自己還有能力進行著最後一博,不過在這個時候,他立刻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吹的是東倒西歪,他沒有想到這股強大的力量是聖帝散發出來的。本來來說,兩個人之間存在著差距,可是兩個人之間的差距也並不是那麼的巨大,可是現在來說,這不算巨大的差距,對於劉俊芝來說,對於他來說簡直是十分難熬的事情。

因為他現在知道自己要將兩者剝離開。也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所以他現在在尋找著機會,一旦尋找著機會,自己才能做那樣的事情,而且如果時機不對的話,地點不對的話,那麼來說,這樣做也是無用的,因為來說現在才是最關鍵的時刻,所以劉俊芝不想浪費。他知道一旦被對手發現他的意圖,那才是十分困難的事情,所以現在對於他來說,對於他來說,他不想讓對手發現任何的蛛絲馬跡,所以他現在極力的隱藏著自己,而且來說他也沒有將方天畫戟拿出來,只要方天畫戟一出的話,聖帝應該立刻能感到什麼。所以現在來說,這樣的事情是不切合實際的,而且現在來說。現在來說,他又對聖帝的事例有一個重新的認識。至於原因那就是十分的簡單,她的實力變強了,而且實力變得十分的強悍,劉俊芝發現自己的攻擊力變弱了,而且自己的防禦力也變弱了,聖帝就在那裡,而且他現在保持著一副強勁的勢頭。而且這個勢頭對於劉俊芝來說,對於他來說他知道是極其不利的,可是他也沒有辦法,因為自己已經無法阻止了,所以現在來說,他也只能將希望。寄託於那個人的身上,因為對於他來說他現在需要一柄十分鋒利的寶劍,而且這柄寶劍必須是實體。可是來說它的保健是十分鋒利的,他的收藏品也是十分的多,但是他知道自己現在這種狀況,只能一劍解決,所以現在來說。他知道,如果要讓那柄神器迅速的出來,自己要用一些手段,而且空間袋的最高層也就是九層。裡面擁有著諸多限制,這個限制並不是自己,所以對於來說對於劉俊芝來說,他現在知道只要自己破除了那個最後的限制,才能拿到他手中的那一把劍也就代表著天下最強的一把劍,代表著神武大陸最強的一把劍在洪荒年代一直插在不周山上的那柄劍。所以要動用那把劍的話,限制是十分多的,所以現在對於劉俊芝來說,他知道自己要想成功的話,必須借用那把劍的力量,可是以現在的實力自己根本無法破除封印,所以現在來說自己一定要達到那個境界,也就是成為聖人,兩個境界相裹而下,這聖帝最終才會被自己滅掉,而且他還知道一件事情,劉俊芝絕對不會忘記這個聖齋,手中還有半片造化玉牒。就是因為這個樣子,所以對於現在的劉軍之來說,他所知道的事情就是要拿到這柄劍,而拿到這柄劍的前提是自己要提升實力,而眼前的這些魔狼,根本不向後退去,對於他來說,現在戰爭已經到達了這種階段,而且勝利就在當前,怎麼能夠放棄呢?

自己只要再努一把力,用到最後的手段對於自己來說那就十分的圓滿了,所以他現在知道一件事情,只要等到最後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會見分曉。

而且自己所要注意的,劉俊只知道自己所要注意的就是那半片造化玉牒,因為來說造化玉蝶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劉俊之也知道這個法器是十分的厲害,而且這是盤古大千世界最厲害的東西,雖然他擁有半片,可是對於自己來說絕對是個大威脅,正是因為這個樣子,他現在只能,等待那件神器出世,因為只要那件神器出世的話,自己才能夠完全的對付聖病,而且現在來說那東西只要出世的話。才會最終完成所有的事情。現在對於劉俊芝來說,對於他來說他已經知道現在只剩下最後的一刻,正是因為現在只剩下了那最後的一個,所以現在對於他來說對於他來說,一定要頂住聖帝的這輪攻擊。

因為不管怎麼樣,不管怎麼樣來說,眼前這個傢伙確實是厲害到了極點,而且武神的實力全開,武神十重的實力。

根本不是小看的,所以現在劉俊只感覺到了身上有太大的壓力,可是對於他來說,他知道這件事情也是毫無辦法。

如果躲不過去的話,那就不如不躲避,因為對於他來說,對於現在的她來說,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躲避的話,那將會是一件十分,那將是一個十分艱難的抉擇,因為現在來說自己如果躲的話,那麼將面臨的結局只有一個,就是自己身後的那些人恐怕會出現傷亡,一旦他們出現傷亡的話,對於那些傀儡來說,他們就有了可趁之機,所以這種方法絕對是不可取的,自己絕對是不能躲開的,而眼下劉俊之知道自己只能硬接了,雖然他不知道,他所不知道的事情是自己究竟能不能將這個攻擊全部的抵消,可是劉俊只知道的一件事情是,如果自己不做任何動作的話,身後是絕對會遭殃的,也絕對是最糟糕的情況,正是因為這樣,他已經將這個攻擊阻擋在外,而且這個攻擊確實是十分厲害,在提升實力之後,聖市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另一個層次,雖然沒有突破武神十重。

可是來說他的攻擊比剛才要更有力度,正是因為這樣,現在劉俊只發現自己的半個身體早已經被轟平,但是對於他來說,卻沒有任何的問題,就是疼一些,因為超高速再生立刻的將這些肌肉重生,所以它的身上並沒有一點點的傷勢,正是因為沒有一點點的傷勢,所以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他知道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是。

他已經將這個攻擊全部的阻擋,所以來說後面的人也沒有受到傷勢,而且現在來說後面的人對於自己是尤為重要的,雖然他們看似是貓捉老鼠,可是他們的壓力也是十分大的,因為這些老鼠一旦不注意的話就會反彈,所以來說他們也沒有一個人能騰出任何手來幫助自己,所以對於劉俊芝來說。他現在知道自己終於要用最終的招式了,因為他現在這種狀況已經瀕臨到了極限,只有自己在這種狀況之下自己才能夠突破,而現在自己突破就剩下最後一樣東西了。那就是將這四個法身合為一體,只要做四個法身合為一體的話,對於他來說,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那就是最後的勝利,所以他現在在嘗試著。

聖喬當然也看出了一絲一毫的端倪,所以他絕對不會讓眼前這個少年人的實力超過自己。所以他現在立刻對那四個方向進行了攻擊。

而且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四個方向全部都被貫穿,而且現在來說四個法相在劉俊之的背後搖搖欲墜,雖然這些貫穿傷害,對於劉俊之來說並不算那麼的嚴重,現在的他還在繼續著,因為她知道只有自己繼續的話,才能達到聖人的地步,只要自己一旦成為聖人的話,那麼一切都好說了,可是現在是自己最為關鍵的時刻,所以來說自己絕對不能讓他打擾,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分出手來幫助他,所以現在來說,劉俊之知道自己只能夠抵擋在這裡,自己也必須能夠抵擋住他的攻擊,所以現在來說對劉俊之的傷害,對他的負荷是十分重大的。

劉俊芝早已口吐鮮血,可是一切的一切對於他來說他早已經不在乎,因為對於他來說,他最終的目標將要實現了,而且這個時候才是自己最危機的時刻,這一點劉俊之十分的清楚。

聖離的攻擊越來越快,早已經超過了劉俊之所忍耐的極限,而且他身後的法相已經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變成碎片消失。 妙手神廚夏青竹 不過對於劉俊芝來說,現在已經足夠了,因為這四個法相殘缺不全,所以來說自己融合的話也是十分的快速,無意之間聖帝卻幫了個忙,幫了自己一個大忙,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聖帝已經接近瘋狂當中,因為他已經看到了這四個方向開始融合,這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所以他瘋狂的進行著攻擊。

只不過這個時候的劉俊芝已經完成了所有法相的合併,他身上出現了一股金色的光芒,這股金色的光芒立刻貫穿天際。

外面的人突然發現一股金色的光芒衝天而起,對於他們來說他們並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可是秦鳳凰知道,秦趙歌也知道。這個樣子就是已經達到了最重的那個樣子,就是說劉俊之已經突破了聖人,成為真正的聖人,所以來說他成為聖人之後,他的攻擊是十分的強悍,而聖地由剛才的攻勢變成了守勢,對於聖帝來說,他現在終於知道了,現在自己所要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跑,因為對於他來說,現在不跑的話就永遠跑不掉了,他沒有想到現在會竟然出現這樣的結果,出現這樣的結局,這樣的結局是他並不想看到的,可是他現在知道,就算自己不想看到,不想看到這樣的結果,可是這樣的結果已經出現了,對於她來說她現在知道自己要逃,一定要逃得遠遠的。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因為現在來說,現在對於他來說,如果自己不逃離這個地方的話,那麼就會死在這裡,因為他已經從這個少年的身上感到了十分強烈的慾望,這個少年想要殺死自己,而且這個少年在突破聖人階段之後自己的實力現在來說並不是那麼的耀眼了,正是因為這個樣子,所以現在聖帝知道自己只能逃了,而且自己要逃的話,他無法阻止自己,但是。但是來說,自己如果不逃的話,那將會面臨的結局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死,而且現在這個時刻聖帝不想死,所以他迅速的飛奔著。

可是他卻發現他所有的退路被打斷了,劉俊之站在他面前,從虛空當中抽出一把寶劍,這把寶劍正是在空間在之內最高的那一層的存在,因為這把寶劍正是,真正的戮仙劍是一切殺戮的源泉,所以來說用這把寶劍將他們兩個人分離開來,才是最明確的選擇。

然後劉俊芝迅速來到了聖帝的面前,手起刀落。

而且他的速度是快極了,對於聖帝來說他的速度是十分的快,所以聖帝,他的反應雖然是十分的迅速,可是最終還是中了招,他不得不放棄他賴以生存的這具屍體,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躲避的話將被砍成兩截,所以來說他為了自己的性命,立刻的放棄了這具屍體。

而他放棄這具屍體之後,一個魂魄立馬的鑽進了這具身體之後。

然後眼前的聖帝動了。她看著這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傢伙,瞬間就來氣了。正是因為這個傢伙的存在,所以來說他當年他的屍體被盜了,被這個傢伙盜了,而且當年他還沒有發覺,這對於一位強者來說簡直是一個十分侮辱人的動作,所以他現在來說他已經憤怒到了極限。然後他整個人掄起聖帝,然後將他,打入在土裡狠狠的一頓暴揍。

雖然這具身體,現在來說自己不是那麼的十分的熟悉,但是也不影響他的發揮,因為他一上來邊按著這尊域外邪魔,一頓一頓的暴錘,因為他要發泄發泄了自己這麼多年的怨恨。

只不過這時候偷天魔族的天魔王的身上發生了強烈的光芒。而且來說,這些光芒是十分耀眼的聖離立馬被擊退了。

劉俊芝當然知道這個偷天魔族的天魔王手中所拿的東西是什麼?那是半塊造化玉碟,試著另外的半塊造化玉蝶,所以現在對於他來說。對於他來說,他所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自己一定要得到這半塊造化,玉碟湊成一個完整的造化玉蝶,因為那正是鑰匙,所以來說,只要擁有這個,要是自己就能找到那件東西,然後回歸盤古大千世界,所以現在對於劉俊之來說。對於他來說,他知道現在自己手中的戮仙劍已經沒用了,因為自己手中的戮仙劍根本無法抵擋造化玉蝶。因為來說要想阻擋造化玉蝶的話,必須是靠一樣東西,那就是自己手中的造化玉碟。因為不管怎麼來說,這兩個東西是相生相剋的。這兩瓣兒造化玉蝶是相生相剋的,所以來說對付造化玉蝶的必須是造化玉蝶。

風暴再一次的完成。兩塊造化玉蝶互相的碰撞,而處於風暴中心的兩個人劉俊芝和這個偷天天魔王。

處於風暴中心的這兩個人,並不是那麼的輕鬆,可是他們也沒有放棄,因為他們現在知道知道這是最後也是最終的一招,如果這一招之後有誰能挺過來的話,那才是最大的勝利者,只不過在這風暴當中,劉俊芝的身體再潰敗,而且潰敗的速度十分的快,早已經見了骨頭,而且這些骨頭在風暴的作用下立刻的變成了灰燼,只不過擁有超高速再生的劉俊之,他的身體有最快的恢復著。

總裁前妻太迷 而且偷天魔族的這位天魔王,他的身軀。

也在不斷的消散,在不斷的消散當中,而且他的身軀也在不斷的癒合當中,所以現在來說他和劉軍只處於相當的水平,他們的身體都不斷的被摧毀,然後不斷的修復當中,所以現在來說,最終的結果就是看誰能夠堅持的時間夠長,只要誰堅持的時間夠長的話。誰就能獲得最終的勝利,這一點對於劉俊之來說他是知道的,對於聖地來說他也是知道的,所以兩個人在這風暴當中不斷的掙扎著。

而且在這風暴當中,這造化玉牒所醞釀的風暴當中,他們兩個人根本沒有出招,因為他們兩個人也出不了任何的招數,就算是出招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因為這個風暴能夠撕裂一切的東西。

所有人都看著這個風暴。

但是他們的手上並沒有閑著,還是在繼續對那剩下的七個傀儡狂轟濫炸當中,但是他們知道這七個傀儡絕對不能死,因為現在來說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這個風暴在兩人之間不斷的盤旋著。

風暴並沒有擴大,最後風暴消失了,而且造化玉蝶已經變成了一整片,已經變得完完整整,靜靜的飄落到劉俊芝的身上,劉俊芝躺在地上,而且已經陷入了昏迷的狀態。

對於這個偷天魔族來說,對於他來說,他知道現在的一切都是一場夢罷了。因為對於他來說他已經失敗了,所以對於他來說現在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場夢。

而且隨著這風暴撕裂他的身軀,他的恢復力已經跟不上這風暴的速度,所以這位偷天魔族的天魔王知道對於自己來說自己現在已經陷入了終結。

……

在戰爭結束一年之後。劉俊芝終於恢復了過來。

而且他恢復過來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著造化玉牒,尋找著那件東西,那件對他十分重要的東西,因為那是他的任務,結果在看到了那個東西之後。劉俊之笑了笑,他沒有想到這個東西竟然會是他當年的東西。

這個東西正是地獄三界界主的戰袍。

這就是當年跟隨著他東征西討的戰袍,他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東西。

這個戰袍被劉俊芝穿在身上,然後劉俊芝的實力立馬回到了它最原始的狀態,也就是他最強的時刻。

對於這個東西,劉俊之知道,果然逍遙帝君是算無遺策。這個都算出來了。

……

修羅大千世界,所有人看著那個構建出來的空間通道。他們的心中是十分的激動,對於盤古大千世界的這些遺民來說,他們知道自己終於要回去了。雖然回去之後要面對那慘烈的戰爭,可是他們終於要回去了,終於可以回家了。

對於另外幾個小千世界和中千世界的強者來說,他們知道他們現在要去參加戰爭了。

劉俊芝看著自己的一眾妻子,他最終還是決定,讓他們都留在這裡,因為他不想在戰鬥的時候分心,所以來說這次回歸盤古大千世界,只有他一個人。不過他卻有一幫同伴。

然後所有人都湧入界域通道之內。他們知道在那頭等待他們的是戰爭,可是他們也毫不退縮。

(全書完)(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在打完全書完三個字之後,小陸終於知道這本書要結束了。這是小陸寫的第一本書,雖然來說情節設置有些混亂,而且羅嗦的話十分的多,可是感謝大家的支持。

這本書寫了一年多,所以來說支持這本書的讀者是十分的有毅力的。因為你們的支持,所以這本書我才能夠寫完。

別的不多說了,我的下一本書。將會是一個全新的故事,也希望。支持我的這本書的讀者,能夠一如既往的支持我這本書,將是一個全新的精彩的故事,而且對於我來說,我的寫作已經大大的提高了,所以來說,請大家支持我的下一本書。

衷心的感謝大家,感謝各位讀者。

再次謝謝大家的支持和厚愛!

《史上最強師叔》感謝大家 天地初開,火神與水神為奪天神之位大打出手兵戎相見,導致天塌地陷,從天庭掉落無數火球砸落到人間,人間四處火煙,百姓遭罪流連失所,死傷無數,妖魔鬼怪趁機出來搶奪虐殺,女媧娘娘見百姓苦不堪言,心生悲憐之心,鍊石補天,並用一顆回春草復活天下百姓,由於精氣散盡,女媧娘娘的最後一縷元神隨著回春草一起掉落到人間,女媧娘娘把最後一縷元神寄生在回春草中,賦予回春草起死回生的靈力,伏羲為尋女媧和回春草跳入天池,輪迴轉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