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回歸人間界的傳送被封!

這將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人族強者戰敗,人間界已經放棄了亂古禁地。

而亂古禁地被棄,那麼,當中所有來不及回歸的人族修士,也將成為了棄卒。

「哈哈……怕了吧,江寂塵,你這個垃圾,你拿什麼跟我們域外斗?」

「我們域外已經組成了獵殺團,正在展開捕獵行動,獵殺散落在亂古禁地四周的人族修士。」

此時,江寂塵卻已平靜了下來。

他看著布斯月道:「你跟本尊講這些有何用?難道這樣就能改變本尊要殺你之心?」

「你無非是想要擾亂本尊之心,同時在拖延時間罷了。」

「但有何用,本尊給你足夠的時間準備,今日你也難逃一死。」

「且,今日起,本尊開始獵殺域外修士,而現在,就從你開始!」

江寂塵冷冷地開口,然後踏步向前殺去。

但布斯月冷喝道:「獵人四將,速殺來!」

隨著他的冷喝,四道身影驀然從遠空衝來,剎那出現在這裡,把江寂塵包圍在中間。

剛才,布斯月拖延時間,便是要召喚來這獵人四將。

皆是天道六重境,而且已化出真身,是四頭巨大的嗜血狗。

一眾天禁山的人族修士,看到四頭天狗,臉色瞬間已經變得無比的慘白。

「是四頭嗜血狗,它們組合殺陣,不知吞殺了多少人族修士,根本沒有人族修士能奈何得了它們。」

「嗯,很可怕,連人族天道六重境修士都不知被它們吞了多少個?」

「這次,江寂塵真的有難了!」

……

顯然,最近江寂塵在葬身墓地,再加上一出來就療傷的這段時間,亂古禁地中發生了太多的大事了。

完全是變了個天!

出現了很多可怕存。

比如,這四頭嗜血狗,亦稱為獵人四將,但凡所遇人族修士,都會被它們吞食掉,兇殘、嗜血之名動四方。

所以,一眾天禁山的修士,心中驚懼、害怕。

江寂塵一旦敗亡,那就會輪到了他們了。

嗜血四狗出現的地方,從沒有人族活口。

所以,這一刻,這些天禁山修士竟然希望江寂塵能贏。

而對四頭嗜血狗,江寂塵雙眼突然放光地道:「好久未嘗狗肉,倒不想你送幾頭狗上門。」

「妙極、妙極,終於有狗肉吃了!」

江寂塵此時的聲音竟然有了興奮之色。

而一群人,瞬間石化。

這個時候了……

江寂塵想的竟然是吃狗肉。

而四頭嗜血狗,但凡所至處,那個人族修士不是噤若寒蟬?

但眼前,這個人族修士竟然敢調侃、取笑他們?

記住手機版網址:m. 一是氣不過,二是就怕躺下去后,電話又會響起來。那樣的話,反正也沒法睡覺。於是乾脆守在電話座機前。

預備著電話一響起來?就立馬接起,接著然後立馬就開罵。可是,李雪梅卻失望了。因為電話後面沒有再打過來。

晚上睡的迷迷糊糊。又好像聽到有人,拿鑰匙開她們門上的鎖。接著再是開門的聲音,緊接著又是腳步聲,朝她們床邊走來。

隱隱約約看到一個背影,站在自己的床隔壁。低著個頭,像是在看著姜西紅。

那人一直站著,看著。卻一句話都不說。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然後才,戀戀不捨的離開。隨後還聽到了關門的聲音。

一樣一樣,記得特別清楚。想著昨天晚上,自己一定是在做夢。不料起床的時候。卻發現地上,有一個大的鞋底印子。

記得,昨天晚上睡覺前。自己明明是,把地板拖乾淨后才上床。怎麼還會有,這麼大的鞋底印子。

而這個鞋長的碼數,都不像是宿舍的人的尺碼。鞋印子很大很長,像是一個成年男子的腳。

一般女生沒有這麼大的腳。何況她們宿舍三人身高都沒有超過160,又怎麼會有超出40碼的鞋子。

想著想著,心裡不由的害怕。難道宿舍昨晚進人了? 老婆太拽:總裁也認栽 心裡雖然有些懷疑,但是眼下事情還沒有得到證實。

如果現在,告訴姜西紅她們。她們肯定會擔心,也會睡不好覺。更怕打草驚蛇。

於是決定,還是先不告訴她們。等自己再觀察觀察。不要到時候,什麼事情都沒有,還白白讓大家心裡不安,人心惶惶。

而那宿管員,她更加不敢去提。就怕那宿管員,不但不會當一回事。而且還要說她又沒事找事。看來此事還是要靠自己解決。

到第二天晚上,特意把那地拖拖的乾乾淨淨。乾淨的連一根頭髮絲都不見,而且等姜西紅她們上床睡覺后,自己又特意檢查了一下地板,地板上看著是乾乾淨淨,這才最後一個上床睡覺。

當天晚上也特別留意了一下,想晚一點睡覺。最好是不睡覺,就像搞清楚,自己昨天晚上到底是做夢。還是真的有人,潛入了她們宿舍。

同時她的內心,也是非常的害怕。如果真的有人進了她們宿舍,而且就算被她當場發現。以她的一己之力,那要怎麼樣才能抓住他。

空手肯定不是歹徒的對手,宿舍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能打架的合適的工具。最後,從柜子裡面拿了一個臉盆出來。

因為其他的臉盆都是濕的,而這個臉盆,是原來那短期工的女孩留下來,說是給她用。

因姜西紅,害怕上面的圖案。所以一直沒有拿出來用,放在陽台姜西紅也說會看到,然後她就放到了柜子里。

這臉盆長時間沒人使用,所以裡面很乾爽。這會正好派上用場。張小花把臉盆藏到被子裡面。

並且右手緊緊抓著臉盆。打算如果果然有人潛入,到時候拿臉盆,從後面把那人給敲暈。然後再報警。

一切想的好好的,又似乎都在掌握之中,勝券在握。不料,自己卻很不爭氣。

本想閉目眼神會。想著,留個耳朵聽動靜就可以了。卻不想一覺睡到大天亮,什麼都沒有聽見。就連一個夢都沒有做。

而且,昨晚也是,這一周以來。睡的最香的一次。真是見鬼。

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開燈檢查地板。

圍了地板檢查的幾圈,差點整個人都趴在了地板上看。都沒有看出地板上有什麼臟鞋印。就跟她昨晚上床睡覺的時候一樣,乾淨的連跟頭髮絲都沒有。

此婚了了 第二天,第三,第四天,第五天…連續好幾天,都做過相同的事情。就想驗證一下,到底是事實。還是自己的幻想。

但是後來,再也沒有出現過,帶有紋路的鞋印。可是自己腦海中,明明記得清清楚楚。開鎖,開門,進來,腳步聲,男人的背影。這些都是如此的清新。

難道真的是因為,自己最近太累,所以些精神恍惚了,胡思亂想的嗎?出現幻覺了嗎。

幸好沒有跟姜西紅她們說,不然真要害她們白擔心。幸好沒有跟宿管員說。不然又要說她,沒事找事情給她們做。

另外,張小花突然發現。這姜西紅她們,最近似乎沒有去學電腦了。而是每天都呆在宿舍,也沒有見她們出去。

心想,她們要是不會學了,這學費豈不是白交了嗎?還是他們的課程,都已經學完了。心裏面有些疑惑。

有一天,空閑的時候,就問了一下姜西紅。而姜西紅卻說,她們並沒有報名學電腦,以前也只是在同事宿舍學習。

不過,最近同事比較忙,所以沒有功夫教她們,她們的實踐課程暫時停止。讓她們先學著看書,先學習理論知識。

原來如此。想想也是,最近好像各部門都很忙,就連她們部門也一樣。每天郵件收個不停,報表文件堆積如山。

就想不通了。過年就才放了幾天假,彷彿放了半年一樣,堆了一大堆的事情。還都說是,過年期間積累下來的。

不過放了幾天假,這也太誇張了。何況過年的時候,不是說職能部門都在放假嗎,那怎麼還會堆這麼多工作。

就算生產部門沒有放假,而由於他們放假。所以才會堆積工作下來。但是也太多了些,以前半個月的工作量,都沒有現在堆的多。

疑惑歸疑惑,工作還要照常要做。公司給她們發工資,管它活多活少,有活的話,她們只管拚命干就是了。

後來才聽美林師傅說,廠里國內的工廠,過年雖然是放假。可國外的工廠卻沒有放假,不僅如此,還接了一個很大的訂單。

過年期間都是加班加點,馬不停歇的趕工。都在為這個大的客戶所忙碌。上頭想著這一次,取得客戶的信任。以獲取後面很多訂單。

但是,畢竟一個廠子人就那麼多,機器的數量也是有限。光一個廠子生產,會忙不過來。

保守起見,然後就把一些小的客戶訂單,劃分到國內做。而國外的總工廠。以後就,專門針對大的客戶。

而國內的工廠,因為是這一次接手。難免會有,很多流程要走。很多事情要去推動去做。還有,根據不同的客戶,要有不同的國際標準去制定等…

她們作為文件管理,制度頒發,規章制定的輸出部門。各個部門都在修訂標準條款,修訂好了。都要拿到她們部門,做一個體系認證才能生效。

各個部門都忙著改文件標準,以修改成符合客戶的標準,或者按照新客戶的需求,做一些適當的修改。最後統一,都要送到她們部門。所以,她們自然不會閑到哪裡去。

只是,當辦公室的人都在忙的時候,有一個人卻依然清閑。那人就是姜西紅。以前上班時間,不是睡覺就是喝水,上廁所。後來又開始摸索學習電腦知識。

頂點 最讓四頭嗜血狗暴怒的是,對方竟然叫囂要吃狗肉。

對於身為嗜血狗一族來說,狗肉無疑是禁忌字眼。

「汪,你是在找死!」

「汪,我要生食了你!」

「汪,不知死活的螻蟻!」

「汪,本狗要撕碎你!」

四頭嗜血狗狂怒的大叫,犬吠之聲,震蕩四方虛空。

而這時候,四頭嗜血狗已經衝殺過來。

它們組成殺陣,威能無窮。

四方虛空,盡被毀滅之力封鎖,讓人無處可退、無處可避。

因為這些毀滅之能,便是天道六重境的修士,都要受傷。

而一旦受作,四頭嗜血狗的攻擊就會更加的猛烈。

它們張開巨口,狗牙無比鋒利,閃動光澤。

它們吐出一道地獄火光,交織殺向江寂塵。

地獄火光,連虛空都可以焚滅,毀滅之能無法想象。

毀滅之力、地獄火光,再有陣法的壓制之力,難怪那些天道六重境的修士,根本不敵,輕易被它們斬滅吞食掉。

更可怕的是,四道攻擊之後,四頭嗜血狗還張牙舞爪,兇猛無比的撲殺過來。

「江寂塵,看你這個垃圾這麼囂張,現在知道害怕了吧?」

布斯月大叫道。

而天禁山眾修士,看到這一幕,心中生出了嘆息之意。

因為,面對四頭嗜血狗這麼可怕的攻擊,那是必死的結果。

江寂塵若死,他們只怕也沒有幾人能活!

身處絕殺險境中,江寂塵卻是神色不變。

四頭嗜血狗的攻擊確實可怕、強大,但對於自己而言,威脅並不大。

組合殺陣,破綻百出!

所有攻擊的軌跡,盡被他一念捕捉到!

還有,它們竟然還自信滿滿的撲殺過來。

難道,它們真的以為自己的狗身無敵?

江寂塵一直靜立原地,未曾動過。

直至此時,四頭嗜血狗撲出來那一瞬間,他才動了。

七彩神念催發到極致,再踏出幻影無定。

江寂塵輕鬆的避開了所有的攻擊,迎殺向四頭極速、兇猛撲殺過來的嗜血狗。

「汪,這……怎麼可能?」

看到江寂塵輕易的避開所有的攻殺,並從它們的組合殺陣中穿行自如,瞬間出現在一頭嗜血狗面前。

這一頭嗜血狗,瞬時之間,眼中露出了驚恐之色。

它感到無法置信,聲音都顫抖、結巴!

但是江寂塵近身之下,手中的千萬斤沉岳已經斬出。

直接一式霸蒼天!

這一頭巨大的嗜血狗當場被拍散架。

那可怕的力量湧入,讓他一身力量,瞬息潰滅。

防禦,如同豆腐渣一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