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回到帳篷,洪武拿出那張蟲皮來看,尋思着做個什麼樣的乾坤袋好,剩下的材料又如何處理,卻不想棺君在這時候開口了:“小子,你別想着把這蟲皮賣出去,這蟲皮雖然品階不高,但是對你有更大的用處,比你換成元石要有用得多。”

“是嗎?它還有什麼用?”

“總之你先答應我,不要賣掉它。”棺君道。

“好吧。”反正洪武有了小毛球之後,根本不會再愁元石了。

“本大人可以教你一套煉器的手法,你將這張皮煉成一個棺材套。”棺君道。

“啊?”洪武不由一愣,什麼情況,怎麼還要煉一個棺材套?

“別這麼驚訝,你想一想,你現在體內的靈器九陰懸棺,就這麼橫在你的丹田之中,不說別的,只需金丹修士,便可以察覺你身體之中的這件靈器,到時候再出**奪,你現在的手段,還不能成爲金丹修士的對手,這叫財不露白,明白嗎?”

洪武這才恍然大悟:“既然這樣,那也用不了多少蟲皮吧?”

“差不多整張皮都要用在這個棺材套上,至於剩下的邊角料,本大人倒是可以給你煉一個乾坤袋,這都是過渡的東西,到後來,誰都得有儲物戒指。”

儲物戒指?洪武想了想,雖然看上去儲物戒指十分遙遠,但是隻要一步步修行下去,用上儲物戒指也不是不能想的事情。

說幹就幹,洪武便跟着棺君煉起棺材套來。

這棺材套的煉製十分複雜,洪武這般悟性,也整整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在這個月裏,洪武全心沉浸在煉器之上,前一世他也略通煉器,但是經過這個月棺君的悉心教育,洪武在煉器上的修爲大有提高,甚至可以達到一星煉器學徒的標準。

煉器講究的是火功,這和煉丹倒是相通的,但是不同的是,煉器還需要有陣法知識,在這張蟲皮上鐫刻各種陣法。

洪武隱隱感覺到,棺君讓自己煉製的絕對不是“棺材套”這麼簡單的東西,這張蟲皮之上,洪武不但刻上了聚靈陣,還刻上了許多個三弟打印陣法,甚至還刻上了照明陣,傳輸陣等等,許多陣法都是由洪非獨創出來的,除了像三弟打印陣法之外,還有比如汲水陣,澆水陣等等,這些陣法雖然簡單,但是修真界的人並不會創造這種陣法,這些陣法有一個共通之處,那便是沒有用,對修真界的人來說,只要對修行沒用的陣法,便是廢陣法。但是洪非卻並不這麼認爲,他以創造各種沒用的法陣爲樂。

不過洪武是真心佩服洪非,因爲看上去沒有什麼用的陣法,一旦組合起來,便能完成許多修士完成不了的事情,棺君把這個叫作“系統工程”。

現在棺君讓洪武在這張蟲皮上煉的,便是這系統工程,這些陣法一開始洪武根本不知道到底有什麼用處,但是到了後來,洪武隱隱能猜出一些來,若是這張蟲皮真的煉成了,那麼便這一個極其了不起的“系統工程”。

一個月很快過去了,洪武的工作也接近了尾聲,果然如同棺君所說的那樣,一整張蟲皮竟然只剩下一點邊角料,其實這邊點角料都剩不下,只不過因爲棺君對“棺材套”的外形有要求,這纔將多出來的邊邊角角給修飾了下來。

在鐫刻完最後一個“鼓風陣”之後,洪武長吁了一口氣,心情也無比舒暢。

“好了,現在你將這張蟲皮收入體內吧。”棺君道。

這自己煉成的器,也不是自己便可以收取的,要想收取一件煉成的器,必須有一個認主儀式,但是洪武卻並不需要,洪非的高明之處也就在這裏了,他在煉器之初,便會在器物上留下一個控制法陣,這便是控制整個系統工程的樞紐,只要一啓動這個陣法,整個系統工程便會完全由煉器人掌握。

洪武啓動了控制法制,一道黃濛濛的光一閃,整張蟲皮便飛入了洪武的體內,一直飛進丹田之中,將那具九陰懸棺蓋上。

剛一蓋住九陰懸棺,洪武頓時一下失去了與它的聯繫,洪武心中一驚,這時候卻感覺到這張蟲皮開始在自己的丹田之中撐開了,當蟲皮完全撐滿了洪武丹田的時候,洪武這才能感應到九陰懸棺的存在,它重新出現了,這次它出現在洪武丹田之內的一個空間之中。

沒錯,洪武丹田之內,竟然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空間,儼然是一個小世界,而這具九陰懸棺,便立在這個小世界中心,棺蓋打開,那株九彩仙蓮正在舒展花瓣。

洪武驚叫道:“難道你讓我煉的便是這樣一件東西?”

棺材蓋裏飄出來一個小老頭,長得拿他自己的話來說,也是萌萌的,大眼睛,短手短腳,卻是個嬰兒樣子,除了長了長長的白鬍子之外,還真像個小孩子。這便是器靈棺君?

洪武意識到這器靈與元嬰一樣,也是嬰兒的樣子。只不過前一世他的元嬰初成,便自爆了,還沒來得及仔細欣賞呢。

“看什麼看?”棺君不耐煩地擺擺小手道:“小子,你這煉器水平實在太差了,這麼大一張蟲皮,居然只煉出這麼小一個桃源空間。”

“什麼,這叫桃源空間?這真的是我開闢出來的嗎?”不管棺君怎麼對洪武翻白眼,洪武還是十分興奮,開闢一個小世界,那便是渡劫期的大能也未必能做到的事情啊。 見到洪武一驚一乍的樣子,棺君又是翻了一個白眼道:“一代主人的聰明才智,豈是你們這些沒有見識的土鱉世界的人可以企及的?”

“這桃源空間,竟然真的可以用陣法創造出來?”洪武還在興奮當中。

“那有什麼了不起的,這桃源世界也不過就是一代主人的一個小小實驗品罷了,一代主人第一次煉製出的桃源空間,便可以裝下一座城池,哪像你這麼沒出息啊,這纔將下多大的地方,就高興得找不到北了。”

“我自然知道前輩驚才絕豔,我就是資質愚鈍,可是這桃源空間也實在太過驚人了啊,我原以爲能將兩部功法合二爲一,便算是天才了,可現在才知道,自己是多麼井底之蛙啊。”

“算了,看在你這麼謙虛的份兒上,也不再多說你了,畢竟你們這個世界的文明實在是太過落後了。”

“棺君大人,你爲何連提了兩次我們這個世界,難道你不是我們這個世界上的人嗎?”

“你這話問得有問題,首先我就不是人,我是器靈,其次,我倒是來自這個世界,但是作爲器靈,只不過是一個靈魂體,組成我的,有意識,情緒,更多的是信息,數據,大數據你懂不懂?算了,我也不是很懂。”

棺君歇了一口氣,問道:“你知道世界是由什麼構成的嗎?”

“天地靈力?”洪武猜不出棺君這句話的到底涵義,因此也不敢確定自己的答案。

“你這麼看問題,便很淺,也不能說你不對,”棺君道,“每個人對世界的認識不同,對世界的構成看法也不同。比如有人說,世界是五行構成的,有人說,世界是八卦構成的,有人說,世界是陰陽二氣構成的,這些都不算是錯,但是要想成爲一代主人的傳人,就必須有一個觀念,這個世界是由數構成的。”

“數?”

“是的,雖然我也不太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一代主人說過,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可以計算的,通過計算與模擬,加以對物質的利用,最後能創造出世界上的一切。現在我就拿這個桃源空間給你舉例子吧。你先看這個桃源空間,它是由許多個小法陣拼成的,其中,它的最基本原理便是蟲皮上自己帶的一個空間,加上我們佈置的空間法陣,使得這個空間穩定下來。”

棺君一指那朵“九彩仙蓮”道:“一個小世界,不能沒有能源來源,這便如同修真界不能沒有太陽一樣,這朵九彩仙蓮便是你現在的這個桃源空間裏的能源提供者。而它邊上的十個聚靈陣法,將它的能量似輸給其他法陣,起到一個傳輸作用,同樣,在這空間之中,我們設置了汲水陣,鼓風陣,內燃陣,造土陣等各種不同的陣法,是爲了將這個小世界不斷地改善,最終成爲真正的桃源。”

“可是一般的空間只能儲存物品,卻無法將有生命的東西,爲何這個桃源空間卻可以呢?”洪武有些疑惑道。

“空間,和世界,自然是有兩個不同概念的東西,一般的空間裏,是沒有時間變化的,同時它們也沒有世界核,沒有能源支持,它們只是從空間之中切下來一塊,用來存物,沒有其他功能。但是這桃源空間卻是不同,它有世界核,這具九陰懸棺便是世界核,而且它也有能源支持,九彩仙蓮可以提供能量,最厲害的是這兩個陣法。”

棺君以小手一指懸在頂上的照明陣法道:“這照明陣法卻也是一個虛擬時間陣法,可以通過靈力脈衝的流動來形成虛擬時間。”

洪武一下子聽了太多的新名詞,儘管他消化得很快,但是理解起棺君所說的這些話來,卻也十分困難,畢竟每一個理論,每個信息點都是匪夷所思。

“算了,不和你介紹理論了。”棺君道,“等有機會,你到虛空中的意識空間裏去捕獲幾個穿越意識,便能全部理解了我所說的話。”

“可是,什麼是意識空間,什麼是穿越意識啊?”洪武幾欲哭出來了。

“你現在只要知道這個桃源空間便是一個小世界,想想怎麼利用它這種簡單的事情吧,想太多你想不明白的事情,對你沒有好處。”

洪武哭喪着臉道:“好吧,那就只好先想想這個小世界該怎麼用了。”

“你就把它想成你的一個新家,該添點什麼傢俱,種點什麼花草,都隨便你。需要從外界將東西納入到這個小世界當中,你便啓用雙向傳輸法陣。”

洪武想了想,自己目前倒還真沒有什麼可以往這空間裏存放的東西,除了小毛球,還有四個女僕,自己一時還不想讓女僕們知道自己的這個祕密。

這個空間,或許可以開出一塊靈田來,移點靈草什麼的進來,會不會挺有意思呢?再弄點靈獸什麼的放養着,除了這些之外,洪武還真想不出能往裏放的東西。

有了這個小空間,洪武總算覺得自己的生活從此豐富起來了,之前的洪武還需要修煉,但現在一練上《無上煉體經》,世界觀都被徹底改變了,再也沒有煉氣築基什麼境界困擾,只要不停強化身體,尋找更高級的天材地寶,自己的戰鬥力便會不停提高。若是這樣的話,修煉的意義又在哪裏呢?

有了桃源空間之後,洪武總算找到了一點點修煉的意義,養個鳥種個花,這倒也挺有趣的,若是這些東西能幫着自己變強,那就更好了。

看來自己接下來要到處去尋找各種奇花異草,珍禽異獸來充實這個桃源空間了。

檢察完了桃源空間,洪武又拿出那塊黃金骨來,棺君說過,這塊黃金骨是洪武第一次煉體的“主心骨”,有了這塊黃金骨,洪武才能將煉體境界推到第一層,寒光鐵屍。到時候身體不但能擁有十象之力,更能擁有十象之力的防禦力,一般的物理攻擊對自己將完全無效了。

撫摸着這塊黃金骨,洪武不由有些小激動。 這塊黃金蟲骨,相當於沙蟲的內丹。像沙蟲這種東西,並不懂得修煉,只憑着一股原始的慾望拼命地吞食天地靈氣,將這股靈氣積累起來,因而形成了這塊黃金蟲骨

按照棺君的介紹,這黃金蟲骨也有不同的品級,比如一般的黃金蟲骨,有三條雲紋,而再好一點的,便是五條雲紋,若說七條雲紋,便是相當稀少的了,現在洪武手中的這塊,上面大大小小的雲紋一共有九條,應該說品質已經達到了極品了。

雖然達到了極品,但是若是拿市場上拍賣,卻並賣不到什麼高價,因爲這東西需要的人實在太少,或者說根本沒有人拿它當成寶貝。

不過這在洪武看來,卻是無價之寶,脫胎換骨所煉成的肉身強度,與斂到的骨頭相關,他十分期待自己一旦煉成了寒光鐵屍之後,身體強度會達到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有沒有可能達到九十象力以上呢?

現在只需要一個丹爐,便馬上可以煉骨了。

可是上哪兒找那麼大的一隻丹爐呢?若是回到大業王朝的潛龍小鎮,家裏還有一隻大大的丹爐,那應該就是現在的棺君,原來的爐主的本體所在。

可是現在自己只有一個爐蓋,卻還缺個爐身,總不能光用爐蓋煉體吧。

正在發愁的時候,棺君說道:“小子,你發什麼愣呢,還不快去尋找煉體寶地?”

什麼是煉體寶地?

洪武連忙恭敬地問道:“前輩,您看,我連怎麼煉體也不知道,爐子又沒有,這煉體能不能以後有爐子再說。”

“你吃飯能不能等,拉屎能不能等?”棺君叫道,“這黃金蟲骨有效期相當短,只有三十六個時辰,若是耽誤了,便沒效果了。”

“啊?”

“啊什麼啊,還不快去找一個風水寶地。”

“怎麼找啊?”洪武頓時蒙了,若說讓他煉個丹還行,煉個器也有前世的記憶,陣法自不用說,前世他還挺擅長陣法的,可是前世卻從沒有過當地師的經驗啊。

“你是不是不懂望氣之術啊?”棺君問道。

“可不嘛,還是您老人家看得明白。”洪武笑道。

“這不簡單嗎,你早說啊,你不會你不早說,早說本大人不就教你了嘛,下次記得有什麼事情早點說,不會就說不會,本大人早習慣了,不會過分嘲笑你的。”

洪武一陣無語。

不過棺君笑話歸笑話,還是十分盡心地教給了洪武望氣之術,倒不是洪武學得快,而是這棺君所教的望氣之術,卻又叫骨卜之術,前一世洪武修煉白骨真經,對於骨的感應能力十分強,因此一學就會了。

刻不容緩,洪武立刻便開始尋找起風水寶地來。

這大草原之上,要說風水寶地,還真不好找,沒有水沒有山,只有茫茫的秋草。洪武也是花了一整天時間,終於尋找到了一塊地形,這是在一個月牙泉邊,有水,有風,也可以說是真正的風水寶地了。

但是問題又來了,爐子的問題還沒解決呢。

洪武這次十分恭敬地問棺君道:“棺君大人,咱們還沒有丹爐呢,怎麼煉體啊?”

棺君一聽,嘿嘿笑道:“我就等着你問這個問題,我等了好久了,就等你問出來我好笑話你,哈哈,你個笨蛋,連這都想不到。”

洪武一頭霧水:“難不成用爐蓋就能煉?”

“滾一邊去,你傻啊?知道我爲什麼叫器靈不?就是因爲我有靈,纔有叫器靈,我之前叫爐主,那就是說,我是爐的主人,現在改名叫棺君了,當然現在是這棺的主人了。”

“說了這麼多,我還是不太明白,難不成用棺材來煉體?”

“小子,算你說對了,就是用棺材煉體。”

“可是這個跟丹爐相比,外形實在相差太大了。”洪武不無擔心道。

“小子你什麼意思,不相信本大人的話?還是速戰速決吧,快點把這棺材召喚出來,快點完成煉體,要知道,你的那具棺材可是被好多強者見到過的。”

洪武連忙不說話了,召喚出“九陰懸棺”,將那塊黃金蟲骨放進去,然後將各種藥材合都扔進了“九陰懸棺”之中,這時候棺君叫道,“快點,進棺躺好了。”

洪武依言跳進棺材,棺材蓋隨即自動合上,棺君催動一股靈火,藉着風水寶地的地氣,將這股靈火不停地灼燒在棺材之上,而棺材蓋上呈現出一個法陣,護着洪武的身體,使他的身體不至於被烤壞。

儘管身體不至於被烤壞,但是痛苦卻是一樣的,洪武滿頭大汗,這脫胎換骨的痛苦前一世他已經經歷過許多次,現在又要重新經歷一次。

棺材之中,那塊黃金蟲骨被陣法吸引,懸停在洪武頭上,不停地轉動着,而洪武身體之中,二百零六塊骨骼開始鬆動,似乎要飛出身體。

那塊黃金蟲骨在陣法的驅動之下,不停衍化,竟然分成了兩百零六塊黃金骨骼,這兩百零六塊黃金骨骼一下子全都鑽進了洪武的身體。

這時一陣無法說清的痛苦襲來,身上的每塊骨頭都被這些黃金骨骼所替換,每換一塊骨頭,洪武便痛苦一次,兩百零六次的痛苦之後,洪武整個人彷彿變成了一具殭屍。這些不屬於自己的骨骼一開始並不完全適合洪武的身體,只不過它們在不停地調整着,一直到完全適合爲止,這個過程雖然並不漫長,但卻還是十分疼痛。洪武只感覺自己被拉長了又被撐圓了,一會變一個樣子,最後才恢復原樣。

他試着動了動手,發現這手完全不像自己的,他再試着動了動腳,雖然腳也能動,但卻也不似自己的。這下他終於明白洪非前輩爲何要以“屍”來給各個境界命名了。現在自己的靈魂彷彿就寄居在一具屍體之中一樣。

過了許久,洪武終於熟悉過來,身體也並無異樣了,他連忙將“九陰懸棺”收回丹田的桃源空間之中,十分期待地檢視自己的身體,感覺這具身體要比自己原來要強上百倍,充滿了力量,現在似乎只要隨便一揮手,便能將大地打出一個大坑來。 洪武煉體完成,感覺自己身體充滿了力量,隨便一拳都彷彿能將草原厚實的大地打個大坑出來。

這時候棺君亦是高興地大叫道:“小子,快點,現在到了最爲激動人心的時刻了。”

洪武卻不明棺君所說的意思,棺君道:“你快拿一塊靈石出來。”

拿靈石做什麼?洪武雖然不明白,但是棺君說的他總是要照做的。於是他將一塊靈石拿出來,棺君又道:“現在要以這塊靈石爲陣法核心,佈一個檢測陣法,看仔細了,我把陣圖傳給你。”

洪武只感覺識海之中多了一張陣圖,這陣圖倒是不太複雜,只不過單是檢測一下便要一塊靈石,之讓洪武有些捨不得。這得多敗家啊,一塊靈石可值一萬元石呢,這好不容易撿到一個毛球,自己纔多了十幾塊靈石,這便用出去一塊。

“別磨嘰了,快點。”棺君道。

洪武只好開始佈置法陣,不一時,法陣便佈置好了,整個法陣雖然很小,但由於靈石的關係,法陣之中顯得靈氣十足。

“現在站進陣中去。”棺君命令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