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噬的臉上帶著焦急,連惡狗都是一陣猛翻白眼,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不過不管怎麼說,噬這傢伙演技還是很不錯的。

「哼,既然如此,那就一塊留下吧,今日你們休想活著離開!」

華天宇皺眉,那惡狗名聲在外,冥也是御天境修士中的強者,而從之前的一幕來看,這少年也是深不可測,似乎不太好對付啊。

天女此刻心中鬱悶不已,這傢伙口若懸河,但是姑奶奶自從來到秘境之中一向都是獨來獨往的,什麼時候跟你共患難了?還生死相依?你究竟是啊?

咦?不對啊,冥,惡狗,聽說這一人一獸都曾經打聽過一個名叫『噬』的傢伙,難道這少年就是?還有,自己明明不認識這少年,但是這傢伙為什麼故意跟自己靠近乎?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傢伙究竟打的什麼主意?

天女眉頭微皺,她向來都是智力超群之輩,認為少年如此作為,肯定是有所圖,但是究竟是什麼呢?難道也是為了…

哼哼,這傢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該不會是幫自己脫虎口,而後再入他狼窩吧。

「噬,不要戀戰,護持我快走!」

天女嘴角微微一笑,想獨善其身?沒那麼容易,東西倒是可以給你,算是報答你救命之恩,不過,想財色雙收?呸呸呸,總之,不能所有便宜都給你佔了吧。

身旁,滿臉疾苦之色的噬聞言,差點就摔倒在地,而後看向這女人,正好看到她嘴角好看的弧度,噬立即知道,自己應該是被這個女人給看穿了啊,看來想要完全脫離關係是沒那麼簡單的了。

「噬?斬殺羽化仙門神衛的噬?怎麼會這麼年輕?」

結果,卻引來所有人的嘩然,最近雖然一直都在追查天女的行蹤,但是所有人也都有這情報來源的,這兩天秘境之中議論最多的就是羽化仙門喋血的事件。

而事件的主人公好像就是叫噬吧,只是,難道就是眼前的少年?

「怎麼?不就是殺了羽化仙門的幾個雜碎么,至於這麼誇張?」

看到所有人都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噬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沒想到對方反應這麼大。

「真的是你!」

華天宇臉上帶著說不出的凝重,這個少年竟然能夠面不改色的斬殺六名羽化的神衛?要知道那些神衛之強悍,超過了一半境界都達到了肉身份法力雙重御天境,這樣都被少年斬殺了六名。

這實力絕對是強悍了些,最主要的,讓眾人錯愕,傳聞中的噬,竟然只是一名少年?

一時間,華天宇心中竟有一股醋意油然而生。

憑什麼?

只是一個少年而已,憑什麼能有如此強大的武力?他身上肯定有諸多無上機緣加身,這不可原諒,憑什麼他能得到這麼大的造化?

「這下你滿意了?」

噬傳音,口氣中帶著無奈道。

「救我離開,說出你的條件,雖然不知道你究竟為什麼這樣,但是本天女心中也有一個大概!」

天女強打精神,微微搖了搖頭后,也是傳音回應道。 「痛快!那我可就真說了!」

噬有些不敢確定的看了看天女,發現她表情並沒有什麼異樣,看來跟聰明人說話就是容易的多,知道我有所求,直言便是了。

「將東西給我,總好比交給那個卑鄙無恥的華天宇強吧?」

噬試探性的傳音道。

「同意!」

天女好像絲毫沒有意外,十分痛快的就答應了下來。

「另外,這件事情跟我無關啊,我救你一命你給我報酬,至於後續什麼的,與我們無關啊。」

噬很高興,而且將自己等人說的很無辜,努力的想要將自己給摘出來。

「同意!」

天女歪著腦袋看了噬一眼,而後也是認真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啊!

「還有,他們這麼得罪你,總不能讓他們如此的逍遙法外吧?」

噬看了看此刻滿臉陰沉與警惕的華天宇,慢條斯理的問道。

「完全贊同!你有什麼辦法?」

天女語氣中帶著憤怒,即便此刻被詛咒折磨著,依然掩蓋不住那漫天的煞氣。

「嗯,如果我說我能夠幫你將詛咒驅除,你會不會感覺很奇怪?」

噬看了一眼這個有些好鬥但又十分聰明的異族美女,而後小心翼翼的說道。

「嗯?」

天女臉上帶著一絲喜意,她沒有料到少年會如此說,難道他真的有辦法清除這該死的詛咒?

「別這樣看我,你會讓我感覺自己很奇怪!」

噬真的有些受不了這種目光了,因為每次遇到這種目光,都會給自己一個錯覺,就好像自己真的就是一個怪物一樣。

「說吧,有什麼條件!」

天女嘴角帶著笑,噬這傢伙年紀不大,但是十分有意思啊,而且,這樣子明顯是另有所求啊。

不過想想也對,救自己出虎口是一碼事,幫助自己將詛咒驅除又是另一碼事,不能混為一談,起碼,噬感覺這種事情不能混為一談,不然自己多吃虧?

「嘿嘿,天女不愧為天女,比那些大老爺們痛快多了,我就喜歡你這樣的。」

噬臉上奸詐的笑,一副我們真的可以做好朋友的架勢說道。

「說!」

天女傳音,臉上帶著希冀,她感覺到少年太過妖邪了,心中不禁滿懷著希望,因為實在是這詛咒折磨的自己太過痛不欲生了。

「我有辦法驅除一部分的詛咒,但是不能保證完全清除,但是卻能夠讓你用身上的至寶完全的壓制住詛咒,而且讓你最少能夠發揮出六成的戰力而不被影響。」

「當然了,做到這一步,天女大人你要付出一點小小的代價,三株九級靈藥怎麼樣?」

噬默默算了一下,如果這女人真的像是類似於柳青雲以及劍神孤劍那樣的高手的話,六成實力情況下,自己勉強在危險線之外,於是開始了漫天要價。

「可以!成交!」

天女眼中帶著一絲嗜血,六成的戰力?足夠讓自己把這些欺負自己的魂淡都殺光了,至於三株九級的靈藥?作為古族中的王族,區區三株九級靈藥還是能夠拿得出的,這些只是外物而已,跟自己的小命比…這沒得比。

面對天女的痛快答覆,卻讓噬感覺一陣詫異,這女人怎麼就不知道還價呢?哦,也對,對方乃是古王族天女啊,富得流油,要這麼點,這不是侮辱人么,要少了要少了,噬心中可惜不已。

「只是,還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接下來,兩人都是微微皺眉,顯然心中都帶著隱憂。

「我不相信你!」

噬低頭看著端坐在地上只是比自己挨了一個頭的異族女子,十分認真的說道。

「同感!」

只是,接下來天女的一句話讓噬差點吐血!

「咳咳,還真是一點合作的基礎都沒有啊,我怕你好了之後反悔,你也怕我如果提前拿了你的東西跑掉,人和人之間的信任都哪去了?哦對了,你不是人。」

噬搖著頭,語氣中滿是嘆息。

不是人?你才不是人呢?你們全家都不是人?

天女此刻心中一陣激動,差點就控制不住那詛咒的力量,這個傢伙說話還真是氣人啊,雖然自己是異族,卻也知道貌似人族中這句話是罵人的吧。

「這樣吧,我先幫你除去部分詛咒之力,勉強讓你恢復三成的戰力而不受詛咒影響,這也在小爺的可控範圍內,然後咱們一同將這些傢伙給打發了,最後咱們在親兄弟明算賬,如何?」

噬想了想,最後終於確定出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道。

「勉強同意!」

天女有些膩歪了,但是想了想之後,三成戰力會威脅不到少年?少年敢這樣做,看來是有所依仗了,如果自己一心想跑的話,也算是有了力氣,當然,如果對方能夠繼續給自己清除部分詛咒,讓自己能夠恢復六成的戰力,起碼在秘境中有了自保之力了,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因此,權衡了一下利弊之後,天女還是點頭同意了。

「很好,那麼咱們開始吧!」

噬有些興奮起來,手掌一搓,就要下手。

「你幹什麼?」

雖然對方是一個少年,但是看到他此刻猥瑣的小臉,還是不由自主的有些緊張了起來,看著噬的雙手,一副防範的架勢。

「額…當然是要幫你將詛咒除去了,要不然呢?」

噬有些疑惑的看著天女,大眼睛如同一壇泉水,清澈見底,認真的說道。

「…好吧,隨你折騰!」

天女看了少年半響,直到發覺少年真的是對男女之事一竅不通,這才多少放下心來,而後徹底的鬆懈下來。

「詛咒?嘿」

噬嘴角帶著笑,詛咒這種力量自己之前還從來沒有接觸過呢,因為這種東西太過的稀有也太過的詭異了,力量來的莫名其妙,最為恐怖的是,這東西根本就不好清除。

想要將詛咒瓦解,除非找到那種最為純粹,最為正氣的東西,比如說神葯『天罡竹』,以天地最為正氣的天罡之氣清除詛咒,是最為安全可靠的。

當然了,如果種的詛咒不深,也可用其它的蘊含天地正氣的東西,比如說至強的神火或者說天雷之力,也是可以有效的清除的,只是,這樣太過麻煩。

那少年又是要用什麼方法呢?難道他手中有那稀有的神葯天罡竹?

天女,緊閉著雙眼,心中隱隱有些期待,在她看來,少年絕對有能力完全清除自己的詛咒之力,只是,迫於自己的實力太過強大,所以不敢為之。

當然,如果讓天女知道,噬所說的能夠壓制她所種的詛咒,完全是因為他要將這種詭異的力量吞噬掉,恐怕會吃驚的說不出話來吧。

確實,噬此刻就是這麼想的,只要是世間能量,正氣的也好,污穢的也罷,噬還真就來者不拒,百穴齊開,吞噬煉化,又要給自己本源之力凝練一番,融入如此詭異的詛咒之力,恐怕本源之力能夠再次進化吧。

畢竟,詛咒,傳聞能夠布下如此詛咒的,最差也都是神道三境之上的實力,徹底的了解了時間力量以及道的本質后,才能夠觸摸到一絲,這種力量不在於多麼強大,而是在於詭異,難以清除,難纏而已。

而不遠處,華天宇跟天血族的三人看著少年與紫衣,有些拿捏不定主意,如果這少年真的就是力斃神衛的噬,那麼今天恐怕不好收場。

當然,自己這邊也不是神衛那樣的御天境大路貨,最差的一個都能夠跟神衛的統領級人物相抗衡的,自己更是猶有過之,乃是修行路上的奇才,那少年能殺六名神衛,卻不一定能夠對付得了自己。

畢竟,如果自己拼起命來,完全有能力拚掉一整隊的神衛,那可是整整十八名啊,還包括兩名統領級。

「咦?他們好像在說著什麼!」

很快的,華天宇就觀察到,那少年似乎在跟天女兩個人密謀著什麼,而且天女臉上明顯的帶著喜悅,看向自己等人的時候也帶著不懷好意,華天宇此刻心中隱隱感覺有些不太好。

直到,那少年突然身處自己的手掌,朝著天女頭頂的那團黑色詛咒之力涌去之時,華天宇才終於明白,這個傢伙要幹什麼。

「他想為天女清楚詛咒?」

華天宇一聲怪叫,手中一柄淡黃色長劍發出錚錚劍鳴,眼睛都是瞪的很大,這少年難道真的又清除詛咒的能力?如果真的那樣,那麼自己等人面對的下場就只有兩個了。

要麼拚死一戰,忍心折損大部分手下的情況下,將這些人全部斬殺。

要麼現在趕緊轉身,有多遠就跑多遠,盡量躲藏在各大勢力的營地中不要冒頭,否則一旦被那強悍的天女恢復過來,肯定會要上門尋仇的。

雖然華天宇對自己很有自信,但也終究是明白,自己比著這群堪稱是變態般的傢伙還是略有不如的,所以,自己現在就面臨一種抉擇。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