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嘿嘿,師兄,你當我是傻瓜嗎?現在拿出解藥不是讓我早點死,我可沒有那麼笨。不過,如果你先放開我的話,我絕對會把解藥給你的。”胖武修被瘦武修抓着衣領,絲毫沒有生氣,反而十分開心大笑的對着瘦武修說道。

“你都不相信我們的話,我又何必相信你的話。我們一手解開繩索,一遍給我解藥如何,如果不行的話,那就一切免談。我或許是不會死,但是你•••絕對死定了。”瘦武修也是打出了震怒,對着胖武修這麼樣說道。

也許真的被瘦武修的話下的有點怕,畢竟此刻他是處在下風的,想了一想,胖武修接着說道:“好,就按照你說的辦,但是你必須要保證與我一同行動。”

“好,就如此。”瘦武修凹凸的眼珠暴露在外面,一連猙獰的對着胖武修說道。

“一,二、三••••”

胖武修將手中的藥丸一扔,那瘦武修也是將手中的繩索一鬆,也不過鬆的不是胖武修那一邊,而是自己的這邊。

“哈哈,小子,看來你還是太嫩了一點,這麼容易就被師兄給騙了。”瘦武修一陣大笑,對着胖武修說道。

胖武修一連驚怒說道:“你•••你•••竟然不守信用。”

“信用•••信用值幾個金幣?真是笑話,將你殺了,誰又知道我不收信用。”說完,瘦武修便將接過來的藥丸吞服進了肚子裏面。

一分鐘之後,瘦武修滿臉痛苦,鮮血更是順着嘴角不停的低下,瘦武修一臉驚愕痛苦的看了一眼胖武修說道:“你••你•••竟然敢給假藥。”

“嘿嘿ie,這都是師兄教導在下的,在下可要好好地感謝一番師兄啊。”胖武修此時臉上已經沒有了剛纔的害怕驚慌,原來這一切都是他裝出來的。

“嘿嘿,師兄,你知道你吃的是什麼嗎?這可是真正的毒藥啊,只要三個時辰沒有解藥的話,你絕對會腸穿肚爛而死,絕對不要懷疑師弟的話,這一句話絕對沒有騙你。”胖武修看了一眼吐血的瘦武修,一臉的得意說道。

“好好,你說你要怎麼樣?”瘦武修看了一眼胖武修無奈說道。

而就在這個時刻,楚皓動了。 第190章:奪取藥草(上)

而就在這個時候,楚皓動了。

楚皓如同一隻令狐一般,從樹叢之中一閃而出,手掌輕輕一拍地面,身子再次拔地而起,向着那一胖一瘦兩個武修的方向竄了過去。

楚皓的動作雖然不是十分的聲響,但是卻瞞不了那兩個身爲二星武士的他們。他們的目光朝着楚皓的方向一掃,便是豁然變色。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有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兩人都是一陣臉色急變。

楚皓此時可不敢他們是不是變了顏色,只要自己得到了藥草就是好事,握手成爪,楚皓對着那瘦武修的頭顱上狠狠的一抓,頓時那面容已經盡毀的瘦武修便是一聲慘叫,接着便是魂飛天外了。

看到瘦武修被楚皓一爪子抓的腦袋都碎了,那個胖武修更是一陣臉色變化,不過,很快他也就布上了瘦武修的後塵。楚皓將瘦武修抓死之後,手中利爪迅速收回,又是一掌對着那胖武修的腦袋拍打了下去,“嘭”的一陣聲響,那胖武修的腦袋就好像西瓜一般爆裂而開,鮮血、**灑了一地。

將這兩個已經受了重傷的二星武士殺死,楚皓也是一陣心寒。他開始就已經考慮過,只要這兩個武修只要還有一搏之力,楚皓都的受傷,只不過楚皓抓取的時機是在太準確了,此時正是他們對於外界的環境放鬆的最頂點的時候。他們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對方的身上,哪裏會想到,竟然有一個人在默默地潛伏着,就等待着這個美好的時機。

將兩個武修殺死,楚皓輕輕一拍地面站了起來,將這兩個傢伙的空間袋取到了手中,楚皓總算是虛了一口氣。他當時可真的被嚇怕了,要是這兩個武修要是不發生矛盾的話,楚皓想要搶奪者幾株藥草的話,無異於難於上青天。

誰知,連楚皓都沒有想到的事情確實發生了,他們着兩個武修居然自己鬧上了矛盾,而且hia大打出手。要知道,本身就是平級的武修交戰,基本上不會是一面倒的,如果真是這麼一種情況的話,那隻能說明,他們之間武技或者功法的對手實在是太大了,隔了一條鴻溝。

可是,着胖武修與瘦武修卻是不相同,他們本就是差不多時間進入門派,而且還是進入相同的門派,他們之間的實力對比本來就相差不多,想到無損的將另外一個人殺死,趁着對方沒有防備說不定還好下手,但是對方和你打着相同的注意,卻是難上加難。

不是兩敗俱傷,就是同歸於盡。楚皓看到他們出手就知道,他們兩個人的絕對最少都是兩敗俱傷的下場,到了他們兩敗俱傷的時候,楚皓也不會讓這個時機白白溜走了,只要抓住這個時機,楚皓說不定就可以拿到本來可能不屬於自己的藥草。

將胖武修與瘦武修手中的東西收羅了一遍之後,楚皓很是滿意的點點了頭。將兩個人的屍體扔進河裏,任期漂流,楚皓便引入了無盡藥林之中。

隨意的找到一個隱祕的地方,楚皓將那個瘦武修的空間袋打開了,將裏面的東西到了出來,看到那純白的花朵,楚皓心中一陣陣的驚喜,沒錯,這就是楚皓需要的東西。

“大日婆羅花••••”

將大日婆蘿花放在了自己乾靈戒指的空間之中之後,楚皓又將乾靈戒指之中的地圖拿了出來,看了看周圍的景色,楚皓準備找準方位去尋找第四位藥材了。

將地圖全部翻閱了一遍,兩個生長藥材的地方都是非常的遠,不過,楚皓也沒辦法,只要能將藥草找齊並且帶給清靈,這樣清靈的消散的神魂就會補充回來,也只有這樣,楚皓才能感覺到心安。雖然楚皓一直都不認爲自己是一個好人,但是知恩圖報的心他還是有的。

打定了主意之後,楚皓便朝着無盡藥林之中引了進去,一步不停地疾馳,楚皓猶如一陣風一般的狂奔着,樹葉都被楚皓的快速奔跑帶動的嘩啦嘩啦一陣亂響。不過,很快,楚皓便又隱下了速度,因爲前面有點不對勁。

謹慎的慢慢靠前,楚皓髮現一隻綠等中級的妖獸正躺在那裏曬着日光浴,頓時起就不打一處來。楚皓檔口就像罵一陣,不過想想,罵一隻畜生,他也未必聽得懂,況且還時分的浪費口水,楚皓現在都已經覺得有點口乾舌燥的就更不想幹這種吃力不太好的事情了。

沒有辦法,誰較楚皓怕了他了唄,掉頭繞道,是唯一的辦法了。楚皓氣哼哼的調轉過頭,朝着旁邊的一條小道穿插了過去。

又是一陣速度的奔跑,楚皓終於在正午的時候才感到那個地點,視線將這一切熟悉了一遍,楚皓便開始打探周圍的環境了。看其樣子,周圍應該沒有什麼別的武修來到過此地,想到這裏楚皓便是一陣高興啊,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其他武修沒有涉及到的地方,楚皓自然是不會放過。

探出shenzi,楚皓小心翼翼的走了出來,將四周的一些野草雜花什麼的東西全部拽斷了,楚皓終於看清了周圍的環境。

這應該是一處崖底,楚皓可是就是從崖底開始發跡的,所以,楚皓對於崖底有一種莫名的喜愛感。不過,楚皓也不會就被這個衝昏了頭腦。

將所有的雜草去除乾淨之後,楚皓卻發現了一絲疑點。

樹林中,光陰斑駁。

楚皓背靠大樹,靜靜地站立着,凝視着眼前的地面。前面被楚皓已經拔出了一些野花野草的地面上,卻是出現了一些小疑點,如果不是仔細的查看的話,或許都發現不出來,當然楚皓這一路的小心已經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了,要不然他也不會發現這一出的小小的疑點了。

眼前的地面上,應該是一條蛇類爬行而過的蛇道,顯得有點模糊而蜿蜒,從蛇道的痕跡上看,至少是條大型的蟒蛇,也不排除是蛇類妖獸的可能性。

當然,引起楚皓駐足的關鍵,關注的不是這些,而是地面的痕跡實在稱得上詭異。

蛇道從遠處一直延伸到他面前的位置,然後突然停止了,代之的是灌木倒伏,土石紛飛的景象,以及巨力鞭打地面留下的條狀印痕,看上去,好像是大型生物劇烈翻滾掙扎後留下的。雖然這個並無排除會有兩條蟒蛇可能在這什麼少兒不宜的事情,但是接下來的事情,卻是讓的楚皓更加的小心。

痕跡終點處遺下的東西,也證明了這個論斷。

那是一條巨蟒的殘骸,從這些殘骸上看,它也許還稱不上高等級的妖獸,但單憑龐大的軀體,普通的紅等妖獸也不得不避其鋒芒,不敢招惹。

這樣一條堪稱猛獸的巨蟒,此時卻死得詭異無比。

堅韌的蛇皮及諸神鱗片,好像一套盔甲一般,外似完好,內則空空如也,一身血肉消失得乾淨,只餘下整根的蛇骨,孤零零地在裏面晃盪着。

武進森林之中遍佈妖獸,這樣的巨蟒慘死本來沒什麼好奇怪的,奇怪的是現場居然沒有留下一點血跡,也沒有任何的血腥味,若不是看痕跡尚新,直讓人以爲那場搏鬥已經發生許久了。

不僅如此,若細細聞之,還可以在空氣中聞到一絲淡淡的甜香味。味道雖淡,但悠遠而沁人心脾,讓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氣,久久不願吐出。

“有古怪。”楚皓神色一凝,勉強剋制住多吸幾口起的慾望,同時在腦海中仔細地搜索了起來。

半晌,他的臉上閃過一絲異色,隨即精神一振,快步來到巨蟒的殘骸跟前。

腳尖插下,一挑。虛有其表的巨蟒軀殼登時便被翻了個身,露出了壓在其下的地面。

“果然。”

一看之下,楚皓先是面露喜色,接着又小心地後退了幾步,這才穩住身形,將手伸進了空間袋中。

楚皓看着這條蜿蜒的蛇道,一時大腦之中千般想法,萬般念頭在腦海之中一竄而過,他在想着爲什麼會這樣,本來這裏就是一片乾枯的大地,還有蔓藤,照說應該不會有這樣的狀況出現的啊。

楚皓不敢走上去,他可不想成爲了第二條毒蛇,看到蛇毒的慘烈的摸樣,楚皓就是一陣膽寒了。這不是膽量的問題,而是實在是太殘忍了。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抗餘地,就這麼白白的死掉。

楚皓雖然着急收羅藥草,但是也不會蠢的來你自己的小命都不要,此時他就專心致志的呆在旁邊,一刻也不敢亂動,也許亂動一下自己的小命也要隨着這隻毒蛇一般,不知不覺的就死的毫無人知。

仔細的看着,楚皓不絕手裏已經拿出了一些祕密武器,這個武器還是暴力猴袁通在楚皓臨走的時候給楚皓的,楚皓也是明白這個東西的威力的,要是真的有什麼古怪的話,二話不說,楚皓肯定是讓這傢伙嚐嚐他楚皓的厲害不可。

(本書暫時不在上傳,等以後將後續章節寫了。) “易風,你往哪裏逃!”

“你殺我百屠門數千弟子,今日我要爲他們報仇!”

“去死吧!”

一道道凌烈的聲音迴響在易風的耳畔,面前彷彿又浮現出這些僞君子猙獰的笑臉。

“你們這些雜碎!道貌岸然的僞君子!老子就算死,也要拉你們做墊背!”易風大喝一聲,正待發力。只聽彭的一聲輕響。

面前的那些猙獰面孔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烏黑的地面。

“這是怎麼回事?”易風神情一愣,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這…我不是在寒風之巔突破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易風神情一愣,掙扎的從地上起來,看着古色古香的房屋,和一羣身着長袍的侍女,心中一陣驚訝。

“這到底是哪裏?等等!我得好好想想。”易風儘量使自己的心情平靜了些。

“我在修真界寒峯之巔突破,然後吸引了一顆石頭飛向自己,然後全身修爲被它吸收乾淨變成一個廢人,然後遭到仇家追殺,無力反抗,然後眼前一黑…”

“說來說去,這他媽到底是在哪裏啊?”易風拍了拍腦袋,看着自己宛如嬰兒般白嫩的皮膚,心裏一緊,連忙跑到鏡子前。

“怎麼成這樣了?”

鏡子裏映出的是一位劍眉星目的佳公子,一席延綿至肩的長髮,炯炯有神的眼睛,笑容冷酷中略帶三分邪意。臉上的輪廓曲線優美,不過由於缺乏鍛鍊,臉色顯得蒼白了很多。看起來就像個小白臉。

“想我易風英明一世、逍遙無邊,怎麼會變成這麼一個小白臉呢?老子上輩子最恨的就是這種長得很好看,卻是膽小如鼠,一根手指就可以捏得死的小白臉了。”

易風再次擡起白皙的手,撫着自己蒼白的臉,走了出去。

“請問一下,這裏是哪裏啊?”易風一把拉住一名掃地的丫鬟問道。

“少…少爺,你…在說什麼?這裏是風家偏院。”

“風家?沒聽說過?那我是?”易風問道。

“快看快看,那傻子又在發病了!”

“真的啊,他好傻喔。”

“不知燒了什麼高香,這輩子能當少爺。”

周圍的家丁丫鬟們看他那副模樣指着他嘰嘰喳喳了起來。不多時又三三兩兩的散了。

易風卻無暇顧及這一些,依舊拉着那名丫鬟不放。

“你是三少爺風逸啊。”丫鬟臉色有些不耐煩。敷衍道。

“然後呢?”

“哎呀,少爺您就別煩奴婢了,奴婢還有事情要做,您自個玩去啊。”丫鬟一甩袖子,邁着小步子消失在易風的視線中。

“靠——”

易風暗罵一聲:“這哪個年代,連丫鬟都這麼拽?”易風恨恨的回到房中,準備找幾本書來看看。卻發現這個叫風逸的公子哥的房裏除了木偶玩具幾乎什麼都沒有。

“這褲子怎麼有股尿騷味…”

易風很是嫌棄的將那褲子扔在一旁,好不容易從箱子底裏發現一本書。

易風臉色激動的拿出來,正要研讀研讀,只見上面寫着五個大字:‘兒歌三百首’。

易風瞬間有種想絕倒的衝動。

wωω. Tтkā n. C ○

“少…少爺,您醒了?”正在易風一陣糾結的時候,房門被推開,一道靚麗的身影夾雜着青春的朝氣出現在了他面前。

一頭烏黑的長髮被打扮的玲瓏有致,頭髮兩邊各佩有綵帶清秀而不顯奢華,綵帶之下便是兩條宛如柳枝般的辮子,一左一右垂在胸前。

柳葉眉,丹鳳眼,嘴角右邊有個小小的酒窩,肌膚勝雪,年約十六,容貌已是極美,一身紫綃翠紋裙將她清純的玉體表現得淋離盡致。

她恭敬的站在門外,說話的聲音略帶顫抖,看着易風的眼裏有着一絲莫名的恐懼。

易風被眼前的少女瞬間驚豔住了。

他雙手交插於胸前,饒有趣味的欣賞着眼前這青澀的少女,連她眼中的懼色也未曾放過。

“你是?”易風問道。

“少爺,你…你不記得彩兒了麼?彩兒自五歲起就一直服侍少爺的。”聲音有些顫抖,但很柔,隱隱中還有一絲焦慮。

“噢,摔了一跤,感覺忘記了很多事情。彩兒,你好像很怕我?”易風試着與彩兒交談着。

“沒、沒有,少爺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再向十天前那樣不小心摔倒了。”彩兒對着易風輕聲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