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嘿嘿,傑哥,以後在要是出海的時候,可千萬要想着我們哥倆,哦,對了,還有馮秀秀,我們仨以後永遠跟着你出海幹了,你說到哪我們就到哪兒。”和老三也走在後面,笑着搓着手。眼神中滿是熾熱。

出海一次,每個人幾乎都有上百萬的利潤取,這種肥差的事情,傻子纔不會幹!

走在前面,聽着這兩人嘰嘰喳喳個不停。姐微微一笑,沒有說話,走在大街上,枕着腦袋,微微眯了眯眼睛,感受着來來往往的人羣街道,感受着這南海熱鬧的氛圍。他心中突然間有了些感慨。

這麼一趟出去,也足足快有三四個月了,就像是隔絕了世界三四個月。以前習慣了船上那種清靜的生活,到了現在,他還真的有些陌生。

“媽的,莫非老子骨子裏就是出家當和尚的料嗎?”意識到自己哪兒不正確!林傑頓時嘴角抽了抽,狠狠甩了甩頭,有些鬱悶的暗暗心道。 回到了小鎮上。已經,估約莫着六七點光景。三人沒有停頓,直接回到了馮秀秀的家中,果然,這美人少婦已經準備好了一大桌的酒菜。正笑盈盈的等候着他們回來。

忙碌了一整天,幾乎飯都沒有怎麼吃,二人頓時看得頭暈眼花,急忙坐下來,開始埋頭大吃。

暗暗鄙夷了一下這兩個貨。林傑沒好氣的拉開椅子,不經意間看到了!馮秀秀正微微紅着臉看着他,愣了愣,微微笑道:“秀秀姐,還愣着幹什麼一起吃啊!”

“那那個,你們先吃,我鍋裏還燉着肉呢,等一會兒,等一會兒一起吃吧。”

馮秀秀擺了擺手。也是微笑道。

原本就美麗的臉蛋上,如今更是白裏透紅,一雙美眸眼波流轉間,散發着絲絲動人的媚意,完全將她這一身少婦的美意淋漓盡致。

恐怕這一次出海,收穫最大的就是馮秀秀了,和之前那種憔悴相比,如今彷彿是天差地別一般,林傑到更是願意用脫胎換骨來形容。

一頓豐盛的晚餐後,四人坐在小小的木屋中。馮秀秀,李大壯,和老三,三雙眼睛齊刷刷的看着沙發上那個男人。

感覺到了,氣氛有些古怪,林傑嘴角微微一揚:“都瞪着我幹什麼?我臉上有蜜啊。”

清淡的聲音,頓時將幾個人逗笑了。

自己也笑了笑,林傑隨即咳嗽一聲,有淡淡的道:“這一次出海,咱們算是任務要圓滿完成,收穫也頗爲豐盛,所以,對你們的佣金也自然有所提高,這一次,拋開本金的話,咱們所賺到了整整兩千多萬,所以,你們每一個人,都提升到300萬,怎麼樣?不嫌少吧。”

聽到林傑的話。幾個人愣了愣,頓時呆了。

“怎麼嫌少嗎?嫌少還可以加一點。”

看到幾個人臉色抽搐着,林傑放下茶杯,不禁疑惑道。

“不,不是,傑哥,你,你這給的也太多了點兒吧?”

和老三頓時訕訕一笑。臉上滿是通紅。鬼都知道那是因爲興奮而漲紅的臉。

300萬,整整300萬,這是什麼概念,哪怕他和老三每天什麼都不做,每天就知道吃喝玩樂的話,300萬也足夠他過完下半輩子了。

馮秀秀倒是顯得很,平常,不過眼神也是充滿了驚愕。卻並沒有說什麼,反而喬臉微微一紅,緩緩低下了頭。

“傑哥,那。300萬是真的給嗎?”

一旁,李大壯似乎很不相信,瞪着眼睛道。

聽着,林傑頓時笑罵一下:“呆子,莫非我還能吃你的300萬不成?”

幾人頓時自嘲的笑了笑,氣氛也隨即變得活躍了起來。

最終結果就是。除了一百萬的現金以外。林傑又在每個人的賬戶上轉入了300萬。 我真不是學神 也正是告械這一次的出海結束。

吃完了飯,和老三和李大壯都樂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傢俱。反而是林傑被拉下不讓走。馮秀秀一直堅持着,要在自己家住上一晚。當林傑疑惑的問她爲什麼時,這位美人寡婦卻紅着臉,呢喃的說要感謝什麼?沒辦法,林傑無論如何委婉拒絕,馮秀秀卻堅決不肯離開!最終,林傑還是答應在她家暫住一晚。不過想想也是,這個點兒,李叔他們也應該睡着了,自己再這麼去打擾的話,恐怕也不是什麼好事。

“秀秀姐,你,你這是幹什麼?”

看到馮秀秀臉紅撲撲的,將一牀被褥抱在了牀上,林傑頓時眼睛一瞪。什麼意思,莫非,這女人要,讓他和她,同牀共枕?

看到這貨臉上的驚異,馮秀秀臉紅撲撲的,低着頭,白白的小手緊緊攥着裙襬,頓時心裏頭暗暗氣憤他的木楠。

壞傢伙,明明都知道了自己是什麼意思,卻還要不懂裝懂。

只可惜,這一次馮秀秀真的是想多了,因爲林傑壓根是隻是單純的想在她家住一晚而已。

“秀秀姐,這,這老話說的也好,男女授受不清,咱們這樣的話,有些說不開吧。”

林傑撓了撓頭,臉上有些苦澀。他的意思是咱們這同在一張牀上,被別人知道了,你的聲譽也保不住呀。說白了,就是他想去沙發上睡。當時留下的時候,林傑也是這麼想的。

“那那又如何?我不在乎。”馮秀秀紅着臉,卻又堅定的道。

林傑嘴角抽了一抽,這時候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眼睛一直。

之前一直顧着送何老三和李大壯兩個人,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妞已經換了一身衣服,是一身黑色的小睡衣。將她姣好的身材完美的勾勒而出。尤其是該那該凸的凸,該翹的翹。纔是真正的一位少婦所擁有的韻味,說實在話,和小小,那種青澀級別的相比。這位美人少婦更是勾人心魄的妖精。

勾人心魄的尤物妖精!

鬧騰了一番之後,馮秀秀終於明白了林傑是什麼意思。才意識到自己已想多了,當時俏臉通紅的宛如能滴出水來。卻又暗暗罵着這個男人的,不純潔思想。不是說每個男人都很好色嗎?

也說白了,其實馮秀秀今天晚上,就想將自己交給他。她也喜歡林傑。雖然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起喜歡上的,但是這航海的日日夜夜裏,她的心中,她的夢裏,她的腦海中,甚至她身體的每一分,每一寸。都刻印着林傑的影子。

馮秀秀明白。自己足足大他將近十多歲。也正是因爲如此,而且自己還離過婚,所以一直都沒有開口。將自己的心聲表達出去。

這一次離別,雖然自己也會去香榭裏工作,但是她明白。在那裏,林傑有着屬於他自己的愛情。

也正因爲如此,馮秀秀才決定,既然沒有屬於自己的名分,那就默默的在他身邊做一個小女人也好。儘管如此,馮秀秀不後悔,她永遠都不會後悔。

最終,苦於寡婦的堅持。林傑不得不答應,和她一起睡在了一張牀上,好在牀也夠大,這間房平時就她一個人睡,牀上也沒有什麼裝飾品,林傑靠着牀邊向着旁邊擠,儘量不讓自己愛着這位美人少婦。

心裏有些汗顏。想不到自己第一次旁邊睡的女人居然是她……

睡在牀上,馮秀秀同樣緊張的睡不着覺。心中宛如小鹿亂撞一般,羞喜的同時又帶着絲絲的複雜。他會不會半夜對自己下手?他會不會很溫柔?有會不會很粗暴?他喜歡自己嗎?還是隻是喜歡自己的身體?自己會反抗嗎?如果,如果她懷了他的孩子。他會給自己一個名分嗎?

牀的一邊,馮秀秀睡不着覺,輾轉反側,思緒連連。

而另一邊,忙碌了一天一夜,林傑終於忍不住,也懶得再修煉,直接矇頭睡了過去。

時間緩緩的流逝着。終於,馮秀秀下定了決心,突然間聽到了一陣輕微的鼾聲。轉過身去,發現林傑正面對着她,已經睡了。

呆了呆,馮秀秀頓時紅着臉,心中暗暗氣憤:“壞男人,你好色一點會怎麼樣呢。”

一邊羞羞的想着,馮秀秀臉越來越紅,最終下定決心。就悄悄的,一點一點的,鑽進了他的被褥裏。

林傑睡得很香。並且她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進入到了一片世外桃源之中。變成了一位很強很強的強者。而且身邊都是無數的美女。此時此刻,他正躺在牀上,正在和一位美女形成魚水之歡。

不過……

自己怎麼身體越來越熱,而且,這個夢好像好真實。就彷彿自己真正經歷了一樣。

最終,迷迷糊糊的,林傑睜開了眼睛,卻猛的意識到自己懷裏多了一具嬌軀!瞬間眼睛一瞪。透過窗外,幽暗的月光,他才發現自己懷中的那一位美人是誰

渾身寸不着縷,馮秀秀摟着他的脖子,吐氣,幽蘭。美眸迷離的望着他。

看到林傑醒來之後。馮秀秀微微一笑,還不等林傑呆呆的要說什麼,猛地湊上前去。芳脣緊緊的貼在了他的嘴上。

………

……………

第二天。清晨。

林傑臉色複雜的躺在牀上,盯着天花板,心中宛如數萬頭草泥馬一般。

而懷中。馮秀秀眯着眼睛。脫紅着臉,乖巧的靠在他的胸膛上。白紙輕輕地撥動他胸前兩個小點。調皮,卻又不失乖巧。

嘴角洋溢着迷人的微笑,滿足,幸福,又帶着點點的古怪…

沉默一會兒,林傑低下了頭,望着懷中那一雙媚眼,嘴角抽搐着,頓時有些苦澀:“秀秀姐,你……”

“沒有什麼,你也不必愧疚什麼,這一切都是我自願的。是我馮秀秀自願的。”

輕輕吻了吻他的面頰,馮秀秀又乖巧的靠在胸膛上。輕聲喃喃道。

沒有錯!昨天林傑夢到的,正是他和馮秀秀魚水之歡時的場景。也正是昨晚,林傑告別了守護了十多年的處男身!

心中複雜的同時,又有些欲哭無淚。這他媽到底是什麼事?

“林傑,你知道我爲什麼這樣嗎?”

這時候,馮秀秀擡起頭,眼睛直直的盯着他,輕聲道。

聞言,林傑搖搖頭:“秀秀姐,我……”

還不等他說什麼?馮秀秀突然捂住了他的嘴。隨即微微一笑:“不要問我爲什麼會這麼做,因爲,我馮秀秀一開始就喜歡上了你,現在我把我自己獻給我喜歡的人,怎麼樣,不可以嗎?”

這位美人少婦的聲音,宛如一道晴天霹靂,瞬間在林傑腦中炸響。 “混蛋,你給本小姐等着,本小姐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這時候,腦海中突然傳出了一道憤憤與嬌喝,林傑頓時一怔,隨即嘴角一抽。心中佈滿了苦澀。我。頓了頓,他緩緩的低下了頭。

“你。你喜歡我?”

看着懷中的美人,林傑呆呆的。突然之間,只覺得自己臉上滿臉的不可置信。

“不相信嗎?”馮秀秀微微一笑,俏臉酡紅,又緩緩的依靠在他的胸膛上。

聽着他的話,林傑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突然發現自己心中滿是苦澀!他不知道,現在以後該怎麼面對這個女人。至始至終,他都把他當做,大姐姐一樣看待。說是大姐姐有些太誇張,但是也是那個意思而已。卻從來沒有想到過,他對她居然會有這樣一份心意!

望着她臉上的複雜,馮秀秀抿了抿嘴,微微一笑,眼神中很迅速的閃過一絲苦澀:“你放心,如果你不喜歡我,我也不會強求你的,今天這件事情就當做是我情我願,從此以後,你我各不相欠。”

聽着,林傑頓時有些哭笑不得,卻也有些複雜,

不管怎麼說了,事情也到了這種地步,他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尤其是看到這女人說完以後,眼圈頓時紅了起來,林傑的心不免一軟。旋即微微暗歎一聲。

“秀秀姐,我,我真的有那麼好嗎?”

林傑望着他,臉上有些苦澀。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你有那麼好,但是我只知道,你是我馮秀秀喜歡的男人。是我馮秀秀一輩子想託付的男人。”

聽着這句話,林傑嘴張了一張,頓時啞然!

………

…………

從馮秀秀那裏不歡而散,林傑撓了撓頭,臉上有些鬱悶。你他媽都是些什麼事兒?老子的處男就這樣沒了。真不知道該回味,還是該想什麼……

想了想,他還是要先回香榭裏那裏,畢竟離開這麼長時間,方彩玲那丫頭肯定要着急了。

而且下一步的目標,就是來迎接那一位美食家了,那位享譽國際的美食家。

正在路上走着,突然間,林傑注意到了一道熟悉的背影。

標誌性的警服,將那性感完美的身材勾勒而出。約莫1米68的個子。手下還配着幾個小警察,正在那裏圍着,不知道做什麼,看着看着,林傑的突然間有了一個很大膽的想法,嘴角微微一揚。

不着聲色的走上前去。走到這妞的背後,林傑笑眯眯的,突然用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接到報警電話以後,杜夢晴連忙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就連早晨的茶飯都是來不及吃。因爲這一次的案件非同小可,第一時間要保護老百姓的安全,是她這個刑警隊隊長不可推卸的責任。

正在辦公,突然間被捂住了眼睛,杜夢晴一愣,頓時大怒!哪個不長眼的混蛋敢在非公務閒時間騷擾她,找死不成!

不僅是他,就連周邊幾個小警察都呆住了。這個男人是誰,居然敢調戲堂堂的刑警隊霸王花,他活膩了嗎!

還記得曾經有一個小小的官員,因爲仗着家裏是軍區醫院的人,就敢對杜夢晴動手動腳的,結果愣是被這位大姐狠狠打斷了三條腿!並且直接丟到大街上,連醫院都沒有送到。而且這次事情過後,這個官員身後的那些人居然連屁都不敢放一個,足以證明,杜夢晴背後的勢力究竟有多麼恐怖!

林傑正笑眯眯的,但是下一刻他的臉色瞬間也變,頓時宛如吃了屎般難看!

這妞毫不客氣,狠狠一記肘擊打在了他的服務。林傑頓時慘叫一聲,後退了幾步,幸好身體素質夠硬,沒受什麼傷,卻也不禁讓他頓時憤憤:“好你個蠢女人有幾個意思這是?是不是想謀害親夫!”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