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嗖!

方昊天突然消失,他直接撕裂空間進入那間地窯中。

地窯中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擺放著一個黑色的雕像。

雕像的樣子很陌生,方昊天從來沒有見過,但這種雕像他之前可是見過啊。

「原來萬界邪魔果然同源……」

方昊天目光掃視,最後落到桌子前地面上的那一張蒲團上,顯然是有人跪在上面朝拜這個雕像。

「你這下子逃不了了。」

方昊天身形一閃便坐在角落。

他決定用最笨的辦法:守株待兔。

他就在這裡等,等來這裡朝拜雕像的人。

他的靈魂力卻是突然在九月城主的面前凝聚出形態,道:「城主,我現在暫時無法分身照顧胡貴他們,你想辦法將他們留在城中。」

「好。」九月城主沒有任何一句多問就應下。

方昊天不需要再擔心胡貴他們外出遇險,便專門在地窯等候。

時間一天天過去,轉眼又是一個月。

功夫不負有心人,這家小院終於有人進來。

但「看」到此人出現在院中,方昊天整個人驚呆了。 蕭老爺子神色複雜地看向身側的東方玉卿。

剛剛蕭伊敏說看重人家東方家族的顯赫地位,又說跟東方溢感情不合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身側的東方玉卿身子僵硬得厲害。

除此之外,秦菲更是東方玉卿的逆鱗。

蕭老爺子出手拍了拍東方玉卿的肩膀,輕聲問,「你沒事吧?」

「嗯,沒事。」

重生之掌家棄婦 東方玉卿像是在提醒蕭老爺子,又像是在喃喃自語,「她這一次要挾成功的話,下一次就會變本加厲。」

蕭老爺子的眼中快速掠過一抹幽深的暗光,現在最重要的是安撫好蕭伊的情緒,然後再想辦法將傷害降到最低。

話說蕭伊敏剛才對著牆壁猛地一撞,也是使用了蠻力,此刻額頭上鮮血淋漓,意識也漸漸地模糊起來。

醫生見狀后,趕緊說,「病人失血過多,即刻準備輸血。」

蕭老夫人也不敢再抱著蕭伊不放,任由一個男醫生將蕭伊敏抱到病床,開始急救。

蕭老爺子藉機提醒,「我們先出去吧,別耽誤了醫生治療,留在這裡也是礙手礙腳。」

東方玉卿難得伸手攙扶住蕭老太太,「我們先出去,您多保重自己的身體。」

第一次看到東方玉卿跟自己親近,蕭老太太多少有些受寵若驚,「好,聽你的。」

搶救室外,比起原先的焦急不安,現在的蕭老爺子和蕭老夫人更是多了幾分愧疚,尤其是對秦菲,似乎不敢抬頭去看她,更別說是豁出老臉給蕭伊敏求情了。

對比之下,東方玉卿倒是心平氣和。

沒多久,又有一個醫生焦急地跑了出來,「你們誰是嫡系親屬,血庫里的A型血液現在突然告急,能不能給病人獻血?」

東方玉卿聞言后,眉頭緊蹙,似乎察覺到了一絲異常。

蕭老爺子和蕭老夫人沒等東方玉卿開口,忙顫抖著上前說,「我們是她的父母,我們倆都可以輸血。」

說完這句話后,蕭老爺子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不確定地開口追問,「不對!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家小敏是O型血啊……」

蕭老夫人也思索了片刻,篤定道:「是啊,我們倆都是O型血,所以我們家小敏也是O型血。當初體檢的時候,我們還專門檢測過的。」

秦菲有些驚訝,下意識想到是誰的血型出問題了?

醫生深知急救室內等著用血,所以有些不耐煩地說道,「蕭老爺子,我們醫院是專業的,這個絕對不會搞錯。病房裡的那個女病人真的是A型血,你們到底誰是直系親屬啊?」

「我是她的哥哥,看看我的血能不能用吧。」蕭伊德淡淡地說,就算是為了自己年邁的父母,他也得救啊。

梁慧珍原本想阻止的,但礙於蕭老爺子在場,所以也不敢造次。

蕭伊德刻意忽略了妻子的擠眉弄眼,然後神色不明地憋了眼東方玉卿。

「好的,請跟我來。」

東方玉卿跟東方豪宇小聲說了什麼,然後也跟著獻血去了。

東方豪宇下意識地靠近了秦菲,儼然像個稱職的護花使者。

蕭伊德和東方玉卿跟著醫生離開之後,蕭老爺子和蕭老夫人忍不住坐在位置上喃喃自語,「不可能啊……小敏怎麼會是A型血呢?我們倆都是O型的,她怎麼可能會是A型的?」

始終保持沉默的東方豪宇勾起唇角,隨後做出了大膽的假設,「蕭爺爺,會不會是你們搞錯了?」

估計是擔心兩了老人家聽不明白,東方豪宇繼續說,「要不就是你們把血型記錯了,要不就是你們把女兒搞錯了?」

有些話,秦菲和他哥只能揣測,卻不能直言不諱,但是他東方豪宇完全可以說。

秦菲嘴角微抽,一臉懵地看著東方豪宇。不過轉念一想,東方豪宇的猜測也是有跡可循,畢竟醫院是個權威機構,在血型檢測上肯定不會馬虎,也就排除了醫院這裡出現問題的可能。

蕭伊德的妻子梁慧珍聞言后也點了點頭,「是啊,人家說的沒錯,我也了解一些常識,真要是父母都是O型血的話,那麼子女一定是O型的。我記得戶口本上,阿德也是O型血。」

聽聞兒媳婦的話,蕭老爺子神色一凝,想到了某種可能性,難免有些心驚肉跳。

有那麼一瞬間,蕭老爺子想過迴避,卻又不能將這些爛攤子都扔給東方玉卿。聽說他那個女婿去旅遊了,走得還真不是時候。

秦菲距離蕭老夫人近,也忍不住開口,「蕭爺爺、蕭奶奶,你們先別著急。反正測血型五分鐘就能出結果,與其你們一直胡思亂想,不如我陪你們去檢測一下。也有可能是你們把自己的血型記錯了。」

秦菲說完后,覺得記錯的可能性為零,但眼下也要顧及到兩位老人家的身體。

蕭老爺子和蕭老夫人猶豫了一會兒,點了點頭,「好,那就麻煩秦菲丫頭啦!」

「不麻煩,您慢點!」秦菲上前攙扶身體有些搖搖欲墜的蕭老夫人。

東方豪宇見兩個老人家跌跌撞撞的要從走廊長椅上站起身,連忙說道,「嫂子,還是你陪著老爺子和奶奶在這兒坐著吧,我去請醫生過來,他們現在走路都有些不穩當。再說急診室這裡也有可能需要家屬簽字。」

聽聞東方豪宇關切的話,秦菲先是看了看蕭老爺子,「蕭爺爺,你覺得可以的嗎?讓醫生過來抽血,應該不會出現紕漏的。」

「嗯,也好,那就麻煩你們啦!」

梁慧珍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秦菲的一舉一動,覺得這個丫頭也不像是蕭伊敏說得那麼唯利是圖啊!

想起自己的小姑,其實梁慧珍對她不怎麼待見,總是仰仗著自己嫁的好,而在她面前顯擺……以前可沒少看過她的臉色。

倒是秦菲這個丫頭,給她的感覺不錯,也難怪蕭景睿那個混小子依舊對人家念念不忘。

沒多久,東方豪宇就找來了醫生。

醫生拿著針尖對著兩個老人的手指輕輕扎了一下。

秦菲主動幫著蕭老夫人按壓棉簽,看到梁慧珍的眼神後有些尷尬地錯開了視線。 古博,出現在院子中的人竟然是古博,是方昊天最不可能懷疑的人之一。

方昊天腦海里此時突然閃掠過無數個片斷,從他剛來到九月城開始到古博帶著他們無數次一起去完成任務,古博無數次護著他們衝殺的畫面。

「怎麼可能?」方昊天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簡直要懵了。

古博在方昊天的心中是有很特別很重要位置的,就好像當古博是親兄長一般看待。

在方昊天發懵中,古博熟練無比的通過道道機關,最終到達秘室。

然後在方昊天的失望中跪在了蒲團上,對著那黑色的雕象伏下了原本屬於驕傲的頭。

方昊天差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要現身,但就在此時,古博突然站了起來,雙手打出一個很奇特的手印。

嗡!

空氣似乎微震了一下,古博的眉心開出一道細縫,好像開了傳說中的天眼,天眼中有一道黑線射出,射入了黑色雕象的眉心。

黑色雕像頓時有黑霧涌動。

古博問:「晉王,跟著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黑色雕像有聲音傳出來:「可以掌控九月城了,如此一來人族三城就只余守薪城,一座孤城而已,不用多久這條走廊就完全屬於我們。」

「是。」古博應諾。

方昊天則是臉色劇變,被震驚到無與倫比,意味著人族三座城,已經有一座城淪陷,現在邪魔們要向九月城動手了。

這一剎那,方昊天卻是又突然冷靜了下來。

不管古博以前如何,既然確定是邪魔,那彼此就再也沒有任何交情可言了。

「我不能殺他,古博剛才說的是他們三人,如果我殺了他便是打草驚蛇,想找出另外兩人很難……」

方昊天打消了現在就出手擊殺古博的念頭,將殺機強制壓了下去。

古博並沒有在這裡逗留多久,很快就離開。

方昊天還是留在原地,但他的靈魂感應力一直跟著古博,相信古博得到了他們那個晉王的指示,肯定會跟另外兩人聯繫。

果然不出方昊天的意料。

三天後,古博才聯繫,謹慎無比,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方昊天竟在一直監視著他。

也只有方昊天的靈魂感應力才能做到,不然的話以古博之能,想跟蹤他而不讓他察覺的話很難。

「原來是他,原來一切都是假象。」方昊天對古博聯繫的人有點意外,但也沒怎麼意外。

古博聯繫的人竟然是常元申。

常元申的人品一般這是人人皆知,古博與常元申一向不和也是人人皆知。

也正是如此,所以才沒有人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古博是出了名的急公好義,是許多終極境眼中的大好人大英雄好大哥,這樣的人跟人品不佳的常元申不和很正常啊。

現在方昊天才知道,這一切都是假象,古博和常元申利用了正常人的思維做出不和的假象,掩蓋了兩人的真正關係。

「這麼多年,兩人的關係竟然天衣無縫,細想之下很是恐怖啊,突然有點忐忑知道第三個人是誰了。」方昊天真的有點忐忑,甚至有點恐慌,他怕第三個人會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人,比如胡貴等人。

但方昊天堅信胡貴他們沒有問題,因為他們跟他一起從迦樓界來的。

只要不是他們幾個,方昊天覺得不管是誰,他也許會難以接受,但還能在承受的範圍內。

「晉王讓我們開始按計劃行動了。」古博對常元申道,看得出,古博的地位比常元申要高,因為兩人私底下見面時,常元申需要向古博行禮。

由此可見古博的真正實力並非如此,雖然在九月城排名遠在常元申之下,實際上可能比常元申還要高。

「好,那就聯繫單王。」常元申精神大振,「讓他第一時間動手,他在城主府潛伏這麼多年,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

夜涼船影浸諳離 「確實。」古博點頭,然後他一個古怪的手印直接就打向虛空。

「不好!」

方昊天內心暗震,撕裂空間直向城主府而去。

他剛從虛空出來,城主府就突然爆發巨響,平時九月城主處理城務的那一幢宮殿直接炸毀,那潛伏之人動手真快。

「砰砰!」

九月城主和薛定圖同時從空中摔落,已經受了重傷,而他們的面前站著了一個看上去才二十七八歲的青年。

「是他。」方昊天認出來了,這個傢伙正是城主府的護衛長。

「單九,你到底是什麼人?」九月城主的嘴裡不斷有血湧出,問話都問得有點模糊不青了。

「我?嘿嘿……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九月城的城主。」單九雙手一揮,十八道拳影打出,朝撲上來的十八名城主府強者打去。

「砰砰砰……」

單九的拳影突然被打散,方昊天站在了單九的面前。

看到方昊天出現,九月城主和薛定圖都是大喜。

「單王,你終於暴露了。」方昊天將赤霄炎龍劍亮了出來。

單王臉色劇變:「唐龍,你沒有死?還有,你怎麼知道我是單王?」

「轟!」

方昊天卻是懶得廢話,直接動手。

尋十幾個衝過來的城主府強者趕緊將九月城主和薛定圖帶到一邊。

九月城主和薛定圖都趕緊服用丹藥,運氣調息。

「砰砰砰……」

方昊天和單王打的很激烈,這個單王的實力竟然還在伊丹之上。

只是擊殺伊丹后,方昊天的實力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噗!」

赤霄炎龍劍突然爆發,將單王一條手臂斬了下來。

「就這點實力也妄想掌控九月城?」

方昊天乘勝追擊,很快又將單王的另一條手臂斬掉。

至此,單王敗局已定。

「真沒想到我們的計劃會全毀在你的手中。」單王臨死前留下了這一句話,然後他的身體被方昊天劈成了兩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