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喬布斯:“和你談話很愉快,希望能有合作的機會。”

~~~~~~

喬布斯拜訪之後,虞博士立馬給長久打了電話,說了蘋果的事情。

長久在**也是忙得不可開交,一聽到蘋果要viewsoft做圖形界面操作系統的事情也是很感興趣,算算日子蘋果也該動了。

雖然有點心儀,但是長久對這件事情不大看好,圖形界面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成的,涉及到了大量的技術,沒有全身心的投入其中搞個一兩年是不行的。

偏偏屋漏偏逢連夜雨,長久這邊最近事情突然多了好多,光辦公軟件的開發就耗盡了所有的程序員,自己還接了個大case,實在脫不開身。

不過還好至少幾個月來,自己放手讓手下獨立開發,必要時只是自己指點了一二,到底還是發現了幾個軟件人才,功力不俗,思路也開闊,寫出的程序頗有幾分靈氣。

長久考慮了一下,現在計算機的硬件能力有點欠缺,若是要將圖形界面做的有模有樣,那個計算速度還有內存的消耗都不是現在的微機所能提供的。

歷史上的微機最少也得mac機才能提供這種硬件條件,那還是32位的68000處理器,這還不算,而且爲了顯示分辨率,還特意降低了顯示器的尺寸,因爲沒有那麼大的內存給圖形消耗。

PARC的機器不一樣,那是他們自己設計的,有了撥款的支持,完全不計成本。就像那部Alto,光內存就上了4M,處理器也是32位的,這才能夠做出那種效果來。

喬布斯是工業設計的大行家,潮流的領導者,但是卻不是硬件專家,甚至連散熱都不懂,因此看到PARC的成果就立刻發狂,妄圖幾個月就能拿出像godson那樣的系統。

所以長久並不急,這個單子可以接下來,自己去美國蘋果看一趟,然後只要派幾個軟件工程師幫助它開發就成,反正沒有硬件的發展,圖形界面是不可能在微機上面實現的,最少也得32位的cpu才能提供這種計算能力。

想到這裏,蘋果這事應該算是解決了,拖着就是。

但是長久想到硬件就有點心煩,自己自從設計了021處理器之後就一直沒有時間好好將這個架構拓展一下,國內半導體制造技術的落後導致了自己有了很多設想卻無法實現。

現在似乎有了初步的條件了,完全可以在港島、深圳或是其它東南亞國家投資一條初步的生產線。

正好前幾個月肥標牽針引線,撈到了一個大case,說是一個日本人要考察項目,雖不知道他要買什麼,但是卻是和單機系統有關。

那個日本人叫大橋友三,長的很普通,拋人堆裏就看不見了,說話遮遮掩掩,只說要找一個有實力的公司設計一個非常便宜且高性能的計算系統。

肥標左右試探,日本人守口如瓶,只說是如果系統能用,單子會非常大。

肥標看着這傢伙也不像是個騙子,因爲這傢伙的硬件功底非常紮實,提出的條件也很苛刻,一個完整的計算系統成本要控制在一萬日元以內,也就是大幾十美元。

要是騙子好歹也會拋出個誘人的價格吧,正好長久是這方面的專家,所以也就介紹給了長久。

長久和大橋友三略一交談,就心生疑竇,一萬日元的計算機系統,這個東西怎麼做?怎麼算成本也不夠啊。

大橋友三解釋道,只要核心主板系統,顯示器啥的不需要,最好接上電視機就能用,而且圖形性能要好。

曹長久就納了悶了,要說這傢伙要的是單板機,這個倒可以提供,成本也不是問題,但接啥電視機啊?圖形性能還要好,日哦,他想做遊戲機咋的?

想到遊戲機,長久一激靈,想到了一件事情,不過先將這個鬼子打發了再說。 任天堂素有野心的,社長山內博更是個賭徒,平生最得意的就是75年與三菱電機發布內藏型電視遊戲機那段往事。

那時候還沒有插卡式遊戲機的說法,所有遊戲節目都是使用rom存在遊戲機當中。當然了,以那時候的硬件水平,存儲的遊戲也是極其粗糙的。

就是這樣粗糙的東西依然有無數人追捧,因此當時三菱電機就夥同某開發商準備推出一種彩色電視遊戲機。

只是75年的時候,這個開發商卻破產了,三菱電機不得不與任天堂合作。山內博當時很重視這次合作,派出了大量的人員進行市場調查。

調查結果令人沮喪,市面上的同類型產品多達四五十種,競爭空前激烈,而且大多數的機器的價格都在一兩萬日元之間,利潤十分微薄。

山內博一不做二不休,立即指示手下的大將上村雅之着手開發,目標就定在一萬日元以下,妄圖通過低價佔領市場。

只是三菱電機何等企業,根本不屑於做這麼低成本的玩具,在他們看來,遊戲性能強勁纔是王道,至於價格那倒是第二位的了。

幾番周折,總工上村終於還是完成了雙方的要求,1977年,任天堂和三菱電機合作開發的軟件內藏型彩色電視遊戲機“COLOUR TV GAME 6”和 “COLOUR TV GAME 15”先後上市。

其實這倆機器完全是一樣的,都是內藏15個小遊戲,成本爲一萬日元整,只不過CTG6裏面屏蔽了九個節目而已。

首批發售的是CTG6,售價9800日元,完全低於成本,也就是說賣一臺就虧200日元。這是險招,山內博籍此想吸引人們的眼球,以優質低價的機器打開市場。

正如山內博的預計,人們很快對這款不足一萬日元的機器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獲得了市場的好評,達到了山內吸引眼球的戰術目標。

下面就該CTG15登場了,上市價一萬五,依然熱銷。兩部機器總共賣出了一百萬臺,九千八的賣了40萬部,一萬五的賣了60萬部,加起來一算,任天堂居然還賺了好多。

山內這次玩的漂亮,因此迷上了這種賭徒的生活,日後的所有的商業活動無不充斥着這種氣息。

硬生生的撞入了電子遊戲機市場後,任天堂一發不可收拾,但是財力和技術力仍然是個問題,想打入利潤誘人的街機市場力有未逮,根本不能和TAITO相比,更不用說肥標的數字東方了。

但是有人天生就有運道,顯然山內就是這樣的人。80年技術員橫井軍平發明了GAMEWATCH,全公司幾乎沒人看好,山內卻發了牛脾氣,賭性發作,力挺這個小東西。

這個只賣5800日元的東西果然一炮而紅,很快突破了預定200萬隻的銷售目標。山內趁熱打鐵,瘋狂增產,GAMEWATCH火遍了世界,三年之內居然賣出了3200萬隻。

真是一招鮮吃遍天,GAMEWATCH給任天堂帶來了源源不斷的財富,不但還清了舊債,還幾乎瞬間就積聚起40億日元的現金。

不斷的勝利和瘋狂膨脹的資金使得山內博開始起了歪心思,想着該怎樣切入家用機市場。

當時的家用機市場完全爲雅達利的cvs遊戲機把持,貌似沒有絲毫的插足餘地。

經過認真的市場調查,山內博看出了cvs的有點和缺點,cvs是全球第一款卡帶主機分離的家用機,用戶只要投資了一部主機,然後只要買遊戲卡就可以享受更多的節目。

這是個變革,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總會取得成績。同樣作爲第一款機器,這東西確實有點寒酸,表現在硬件上面就是一個字,爛,圖形性能極差。

有了這個調查結果,山內博毅然啓動了家用機項目,初始設計條件就是具有超越目前市場上所有家用機的圖形性能,而且成本還要低於一萬日元,“開發出一款其他廠商至少一年內無法模仿的純粹家用遊戲主機!”。

顯然,山內博是個營銷天才,但是不是個技術工程師,連這種荒誕的目標都定的出來,可見其有多狂妄。

老總動動嘴,下面的人跑斷腿,上村雅之和橫井軍平只好拼了老命完成社長大人的宏願。

只是這個家用機似乎和以前他們開發的版本不太一樣,上村他們拆了一部CVS,分析之後傻了眼,複雜的結構完全難住了日本人,更不要說超越了。

他們將看到的困難向上面報告之後,山內滿不在乎,不就是個系統嗎,咱有錢,你們要什麼我都滿足,給我卯足了勁開發,大日本是不可戰勝的。

上村他們苦勸無果,正好悶頭做事,他們連CTG那種東西都要開發個兩年,不用說這種先進的機器了(實際上就是微電腦)。

好歹任天堂還有個盟友,那就是三菱電機,話說狗急了跳牆,人急了懸樑,山內下了死命令,上村他們只好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努力奮戰,終於有了一個初步的方案。

但是面對山內那拍腦袋的一萬日元低成本設想,上村他們是死也達不到要求,哪怕他們的方案使用了全球最最便宜的微處理器6502,哪怕他們把機器所有可有可無的功能全部去掉,依然超支嚴重。

上村也是技窮,不得不向山內裝死狗,俺就這本事了,你丫再逼我也出不了成績了,死活就這樣了,你看着辦吧。

方案素完美地,放眼全球也找不出再廉價的組合了,既然技術上達到極限,那就只有從通路上尋求解決辦法了。

山內發動公司的關係,向各大半導體廠家詢問價格,儘量壓低硬件採購的成本,只是這是一廂情願,沒有哪個公司願意接受這種虧本的生意。

山內無法,立下了賞格,誰要是能找到貨源,立馬升三級,成爲元老職工,享受終身待遇。於是任天堂公司的業務員們踏變了世界各地,開始尋求集成電路貨源。

這就是肥標爲什麼會碰上大橋友三的原因。

在長久的夢中,FC機(即紅白機)的原理構造瞭如指掌,閉着眼睛都能把電路圖畫出來,因爲他當時就曾經解析過FC的結構,把克隆方案賣給盜版商,也就是小霸王之流。

因此,長久很快就把街機主板修改了一下,該簡化的簡化,該捨棄的捨棄,反正怎麼便宜怎麼來,搗鼓出了一套基於021處理器的系統方案,準備待價而沽。

到了日本,山內聽說大橋居然在**找了一家願意提供極低成本配件的公司,大喜,立即高規格接待長久一行。

長久有備而來,山內也是心急如焚,雙方立即進入談判狀態,直入主題。

“曹桑,我們底需要芯片,存儲器、微處理器、圖形發生器,你底可有?”

“你就別卷着舌頭說華語了,我聽着像便祕,直接說日本話,我聽得懂。”

“那就好,這是我們的採購清單,你請過目。”

“等等,我聽你們的人說,不是要整個系統的嗎?怎麼又改配件了?”長久皺了一下眉頭,鬼子真狡猾。

“我們自己有方案,只是需要這些元件。”山內笑道。

長久慢慢看着清單上的價格,眉頭越加緊了:“你們這是收破爛,不是採購配件吧?”

“曹桑,我們可是很有誠意的呦。”

“屁個誠意,一塊6502cpu居然只出6000日元,上哪也找不到這種便宜貨啊!還有這圖形芯片,我告訴你,市面上的批發價最少也得7000日元,你們居然只出6000塊,蒙誰呢?”

“價錢好商量,其實這是個非常合理的價格,好多人爭着來競標呢。”山內說起瞎話來面不改色心不跳,已入化境。

長久把單子一摔,站起來就想走路:“對不起了,那山內社長你就找別家吧,我可是不伺候了。”

山內博連忙挽留:“有話好商量,你們嫌出價低,可以提嘛。”

長久順勢停住腳步:“那好,我就還上一還。”長久自己也報了一個價錢。

山內也不滿意,連連說不可,太高了。

就這樣雙方你來我往,如同菜市場賣菜討價還價一般,最後還是敲不定,畢竟鬼子的出價太低,否則山內那還會和長久糾纏。

“不談了!”長久怒了,“照這樣根本不是個事情,你們需要的所有配件都是市場上有的,到底什麼價錢一問就知,你們出的太低了。”

山內也是疲倦不堪,沒想到這個年輕人居然這麼難纏:“既然大家談不攏那就算了,大家還是朋友。”

長久搖搖頭:“不是這個意思,我看你們的採購項目,組裝起來就是一部計算機,無論怎麼說都不可能是你說得那個價錢,除非……”

山內看他賣關子,只好湊了一把:“除非什麼?”

“除非我給你提供一個系統解決方案,這個價格倒還可以商量。”長久拋出了自己的條件。

歷史上任天堂最後的系統芯片還是從理光公司買的,也費了極大的周折。

理光開始也是不肯答應這種賠本的買賣,但是山內博卻又惹起了賭性,牙關一咬,提出了兩年之內採購至少三百萬顆集成電路。

雖然單價便宜,但是兩年幾十億日元的大單子打動了理光,這才超低價供應了任天堂芯片。

後來任天堂的FC主機熱賣,帶動了整個日本的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光任天堂的需求就佔了整個日本的5%。

綜穿再穿就剁手! 長久打算就是這個,他自己想做集成電路,可是又愁沒有市場銷不出去,白白虧本,正好有任天堂這部戰車,不搭豈不可惜。

雖然山內博這個老狐狸的開價很低,但是隻要量上去了,完全可以賺錢,只要能養活自己的集成電路生產線就成。

山內博明顯來了興趣:“曹桑,華夏有句話說得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們的方案已經到極限了,看看你的也好。”

長久心中操了一下,奶奶的誰是石頭誰是玉啊,這老狐狸會不會說話。

長久心中罵着,手裏也不停,從包裏掏出個小方盒子,還有一摞線纜。

~~~~~~~

果然昏頭了,章節都錯鳥。 山內博饒有興趣,頃着身子看着長久組裝,連帶着上村等技術人員也是湊上來觀摩之。

長久熟練的把線路連接起來,擡頭問道:“你們這有彩電沒?”

山內博答道:“有。”回頭吩咐了一下,“宮本,去找!”立即奔出去一個傢伙。

“可不可以將盒子打開看看?”總工上村雅之對長久說道。

長久懶洋洋的說:“你們只看效果就行了,我們接觸還不太深,現在看不太合適吧。”

上村無言,只好退在一邊。

未幾,兩個壯漢擡了一部大彩電擠了進來,絕對夠大,屁股老長,要不是會議室的門足夠大,差點進不來。

等全部搞好了,長久把視頻頭接上了電視,開機,嗯?沒反應?復位,重新啓動之,反應沒!

山內博、上村雅之、橫井軍平一衆:“……”

長久刷的汗就下來了,太沒面子了,居然關鍵時刻掉鏈子。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