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喂,林子是你嗎?”手機裏傳來大鵬急切的聲音。

唐雅馨一愣,隨後道:“我是唐雅馨,你是張志鵬吧?”

大鵬本來一看是生號,就很激動,畢竟就那麼幾個人知道他的手機號,他還幻想着是林峯用生號打給他的呢。

大鵬也是一愣,隨後道:“雅馨小姐啊,你找我有事?”

“是的,我想問下林峯和你在一起嗎?”

大鵬聽到唐雅馨是來找林峯的,自己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唐雅馨見大鵬沒說話,在想起剛剛大鵬剛接電話就問是林子嗎?難道林峯真的出事了,自己做的夢不會真的……

唐雅馨想到這馬上問道:“怎麼了說話啊,是不是林峯出事了?”

“沒有……林子挺好的,只是現在他有點事,沒和我們在一起。”

唐雅馨何等的聰明,他一聽大鵬的說話口氣就知道不對,林峯肯定是出什麼事了。“好了你在哪,我這就過去,我知道林峯肯定是出事了,能把真相告訴我嗎?”

大鵬沉默了一會道:“好吧,你過來吧,我們在市公安局門口等你。”

唐雅馨一聽在公安局,心裏就是一緊難道林峯犯了什麼事?隨後掛斷電話就開車過去了。

時間不大唐雅馨到了公安局的門口,沃爾沃停在了大鵬和剛子的身邊,唐雅馨從車上下來,婷婷和娜娜也跟着一起來了。

唐雅馨看見大鵬臉上還沒癒合的傷口就知道是真的出事了,她上前問道:“林峯呢,他到底怎麼了,怎麼沒和你倆在一起啊?”

大鵬道:“現在我們還不知道林子在哪。”隨後大鵬把猶豫了一下還是簡單的把昨天晚上的事和唐雅馨說了。

唐雅馨聽後眼角的淚水就止不住了。“都是我不好,當初要是把你們留在唐氏就好了,現在林峯也不用……”

“好了雅馨小姐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林子現在還不知道下落,也許會沒事的。”大鵬說道。

“那麼高掉下去會沒事?都是我不好,沒能留住你們……”唐雅馨說着眼淚在一次滑落。

“好了,現在我們應該先找到林峯的下落,我和剛子已經去過樑子山了,但是一無所獲,現在我們需要做的就是要見到劉子清,他那裏有鍾立志的聯繫方式,可是我們已經來兩次了,都沒見到劉子清本人。”大鵬說道。

唐雅馨平靜了一下心情道:“等等我問問我三叔能不能聯繫上劉市長。”

唐雅馨拿出電話打給了唐震太。

唐震太接了電話道:“怎麼小馨,找三叔有事?”

“那個三叔我想問一下劉子清劉市長的電話號碼,不知道你知道嗎?”

“怎麼了小馨,你找劉市長有事?”唐震太狐疑的問道。

“我一個朋友找他有點事,能不能幫我聯繫一下啊?”

“什麼朋友,劉市長很忙的,在說他的電話是不可以隨便向外公佈的。”

“我朋友以前也是咱們唐氏的員工,他們找他也只是要找另一個人,絕對不會太麻煩劉市長的,三叔就算我求你好了。”

唐震太腦子快速的運轉,以前唐氏的員工?回事誰能讓小馨來求我呢……那個走了的林峯?想到這唐震太道:“好吧小馨我給你看看我這有沒有劉市長的聯繫電話。”

“還真有,你打這個電話找他吧。”唐震太頓了下道:“勝天就快回來了,你們都已經訂婚了,就不要隨便在和其他人有什麼接觸了,被別人看見不好,好了三叔還有事就不和你聊了。”唐震太說完就掛了電話。

唐雅馨知道他三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是現在她沒心思想這些,她急忙的把三叔發過來的電話號給了大鵬。

剛子在一邊高興的道:“還是唐小姐厲害早知道就先給你打電話了。”

大鵬一看唐雅馨給的電話號後無奈的笑了,這號我們都知道,市公安局的辦公室電話,我們先前就打過了但是劉子清現在根本就不在公安局裏。

唐雅馨一愣,隨後在撥三叔的電話,已經顯示不在服務區了。

唐雅馨放下手機,他知道三叔是在敷衍自己,他身爲分局長肯定會有劉子清的手機號的,現在他這麼做就是不想幫自己這個忙。

大鵬看着唐雅馨的表情道:“雅馨小姐,你別爲林子擔心了,我們會加大力度找林子的,只要警方一天不把林子的屍首找出來,就證明林子沒事,好了您先忙去吧,我和剛子想想別的辦法。”

唐雅馨對大鵬和剛子道:“你們一有林峯的消息一定要通知我,我相信他肯定沒事,因爲……因爲太還欠我一個約定。”

唐雅馨說完帶着婷婷和娜娜上了沃爾沃,在車上唐雅馨的淚水徹底的爆發了,她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林峯生還的希望根本就沒什麼希望,只是自己不願意接受事實罷了。

天色已經見晚,大鵬和剛子一天沒有任何的收穫,帶着極度沉重的心情和趙豹三眼回合去了。

大鵬和剛子回到家不久,趙豹和三眼也都回來了,趙豹急忙問大鵬和剛子道:“有沒有找到鍾立志的下落。”

大鵬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根本就沒有什麼頭緒,明天在去我住的那個醫院看看去吧。”

提到醫院,趙豹道:“我手下的人已經打聽到了,現在打聽林峯有沒有住院的人基本上都是跟着大哥強和王勝的小第。”

“王勝,我不會放過他的,他必須死!”剛子狠狠說道。

趙豹道:“剛子兄弟你認識王勝嗎?”

“呵呵,我幾年前就認識他,他就是一個禽獸,等我見到他,就是和他拼命的時候!”剛子狠狠的說道。

趙豹和三眼一看提到王勝的時候,大鵬和剛子的臉色都很不好看,看來他們之間以前肯定是有什麼事的,不過他倆沒說,趙豹和三眼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各位朋友本書交流羣:71365814 喜歡本書的請入羣 三眼道:“這事基本上排除了狂風的嫌疑,我找人問過他了,他說我狂風敢做就敢當,雖然一心想要那天揍他的那三個小子的命,可是他還沒有出手,這回林峯死了,剩下的那兩個就又他來解決。”

趙豹道:“這符合狂風的性格,在說現在找林峯兄弟的人都是王勝和大哥強手下的馬仔,而林峯兄弟又是王勝踹下去的,那這件事情可定也和大哥強脫不了關係,現在道上的人都知道王勝是大哥強捧起來的,所以要是林峯兄弟……那咱們就拿大哥強和王勝一起開刀。”

“好了明天大家繼續努力找林子的下落,至於報仇的事還是以後再說。” 夫人她又黑化了 大鵬說道。

……

又是一天的清晨,林峯的手機繼續打不通,大鵬和剛子在加上趙豹三眼,都在尋找林峯的下落,醫院裏也去過了,只是鍾立志就像是人間消失了,從送完大鵬之後就在也沒有出現過。

至於蔣雨,大鵬他們更是找不到,最後大鵬想起劉雨嘉不是劉子清的女兒嗎?要是找到她就能找到劉子清,這樣就能聯繫蔣雨和鍾立志了。

可關鍵是不知道她是哪個學校的,最後費了老大勁才找到她們的學校,可是這兩天就要高考,所以放假了,別說劉雨嘉了,連橋菲兒都不在。

時間就這樣耗了下去,一天,兩天,一個星期……轉眼間半個月,在這半個月裏,發生了很多事,劉雨嘉和橋菲兒都沒有參加高考,有人說是校方保送她們倆上燕京大學,所以就不用參加高考,所以大鵬和剛子沒能見到她倆的面。

趙豹和三眼在這些日子裏受到了大哥強和王勝以及狂風的聯手剿滅,他倆現在都是光桿司令一個了,手下的小弟都跑了,他倆也都換了住的地方,每天都是很少出門,張靜更是天天在家哪也不去。

趙豹和三眼之前都被打上了林峯一派的標記,所以遭到報復是很正常的。

而林峯這個剛剛崛起的海口小旋風,很多人還沒有見過,就突然人間蒸發了,道上人傳言,林峯是被大哥強和狂風聯手給做掉了,下手的人就是大哥強在海口的搭檔王勝。

一時間王勝的名聲在海口區也被更多的人所熟知。

大鵬和剛子想找王勝和大哥強報仇,結果人家手下小弟多,他倆連人家面都看不見,還時常還遭到一些陌生人的偷襲。

現在他倆也換了住的地方,並且新的家裏還供着林峯的排位。

大鵬整理了林峯的衣物,剛子在林峯的排位前給他燒着紙錢,他倆決定這兩天去林峯的老家,因爲他倆以前聽林峯說過,他在老家還有一個爺爺,他倆準備將先前賺的150萬,拿出100萬給林峯的爺爺,然後兩人拿剩下的五十萬作資本,等混的好點後在給林峯報仇。

唐氏集團,唐雅馨最近老是沉默寡言,和誰也不愛說話,唐震夏很擔心自己的女兒,當然還有一件事讓他更擔心,那就是姚勝天這倆天就要回來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和自己的女兒說,畢竟現在唐雅馨的狀態越來越不好了,可是姚勝天回來後就要和唐雅馨舉辦訂婚儀式,唐震夏想想這些就頭疼。

而此時有是一場危機在向着他們唐家靠攏,唐震夏還全然不知。

……

劉子豪坐在他的辦公室裏,正在和別人打着電話。“對,就是現在一定要出手了,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我已經和李強提過好幾次了,可是他說姚勝天要回來了,如果現在對唐家下手,那就是和姚勝天正面爲敵了,他倒是不在乎這些,畢竟現在他也是海口的一霸了,可是東方俊沒有給他明確要和姚勝天撕破臉皮的信號,所以他還在等。”

“再等下去姚勝天就真的回來了,到時候就更沒有機會了。”

“那你的意思是?”

“馬上就動手,無論成敗都可以把火燒到李強的身上,當然如果有機會你就親自做了李強,這不也是你的目的嗎?”

“那你承諾我的那些事……”

“我早就和你說了,只要你出手,效果就達到了,並且是無論成敗,你和你的家人都可以一起移民國外,證件都給你辦好了。”

電話另一端沉默了一會道:“好吧,這兩天等我的消息。”

“要快,否則姚勝天回來了,效果就不一樣了。”

劉子豪放下手機,自己狠狠的說道:“欠我的人都要償還,不論是誰!”

……

劉家軍校的祕密基地。林峯安靜的躺在牀上,劉雨嘉在一邊用溼毛巾幫林峯擦着身體,橋菲兒跑過來道:“我說雨嘉姐姐,你不會是真的看上了我這個便宜姐夫了吧?”

“去,別亂說,我的命是林峯哥哥救的,現在林峯哥哥受了這麼重的傷,我必須點照顧她。”劉雨嘉一邊幫林峯擦身體一邊說道。

橋菲兒道:“是啊,這個藉口很好啊,只是你說這男女授受不親的,你這樣子是不是有點……”

“你不要亂說,我只是幫林峯哥哥擦擦身上,這麼到你嘴裏就變成這樣了呢,再說了林峯哥哥是有穿睡衣的。”劉雨嘉說道。

橋菲兒道:“是,是穿了睡衣的,而且還是你親自給他挑選的,嘖嘖,好像跟我你都沒有過這麼細心,還說不喜歡人家,你說你這說謊的技術是不是也太差勁了。”

劉雨嘉被橋菲兒說的俏臉一紅道:“好了你別亂說了,我小姨夫和我爸快到時間過來了。”

“對了,叔叔和小姨夫不是說你的林峯哥哥今天就能醒嗎,怎麼現在還沒有醒啊?”橋菲兒問道。

“這個可能是藥效還沒過呢吧,反正他們都說林峯哥哥吃了藥就沒事了,還說那藥是國家的祕密藥劑呢,一般人花錢都買不到的,他們應該不會騙我的。”劉雨嘉嚴肅的說道。

“呵呵叔叔還真是給自己的未來女婿下本啊,這國家的祕密藥劑都給用上了,看來你的林峯哥哥想不恢復過來都難。”橋菲兒說道。

“你不要這樣了,小妮子我可生氣了啊,再惹我,我就讓我小姨夫把你調到男生部去,看你到時候和一幫色狼在一起還有沒有心思作弄我。”劉雨嘉說道。

橋菲兒道:“小姨夫纔沒你那麼不人道呢,有就只有你,被我說中要害就要報復我,哼!”

“誰惹我們的菲兒了?”蔣雨和劉子清走了進來,鍾立志也跟在他們的身後。 “小姨夫啊,雨嘉姐姐居然要讓你給我送到男生部去啊!你說她是不是很沒良心啊,往我這兩天這麼認真的教她了。”橋菲兒向蔣雨故意說道。

“雨嘉你又欺負菲兒了?真是的,人家好歹也是你的老師嗎。”蔣雨說道。

“什麼啊,竟是這小妮子欺負我了,我都沒她一半的牙尖嘴利。”劉雨嘉說道。

橋菲兒道:“是,是我不好,以後我在也不說你,和你的林峯哥哥的事了,行了吧?”

“你還說,看我不收拾你。”劉雨嘉說着放下毛巾就去追橋菲兒了。

“這倆孩子……”劉子清搖搖頭,看着跑出去的劉雨嘉和橋菲兒很慈愛的笑了。

一邊的鐘立志卻是看了看劉雨嘉扔下的毛巾,又看了眼躺在牀上的林峯,表情卻是很抑鬱。

劉子清看了看林峯,轉頭對蔣雨道:“今天應該到時間了,怎麼他還……”

“好了老劉,不要急,我知道你求才若渴,這藥肯定是沒問題的,林峯也不會有事的,在說林峯身上的傷不是也都恢復了嗎,現在我們只要耐心的等就是了。”蔣雨說道。

“也是,要說急,你應該比我還急,哦對了,你派人去了那個小山村了?”劉子清問道。

“是的,雖然沒看見林老本人,不過可以確定林老這些年帶着林峯應該一直都是在那裏隱居的,從他教了林峯的這一身本事來看,他也應該還是有報仇的心的。”蔣雨說道。

“應該是,要不然也不能讓林峯來燕京打拼,只是林峯自己知道事情的真相嗎?還有林老爲什麼不讓林峯來找你,難道他不信任你?”劉子清問道。

“也許吧,但是林峯身上還戴着那個項鍊,這就說明林老還是瞭解我的,但這些只有等林峯醒了才能知道。”蔣雨輕嘆一聲說道。

“他動了!”劉子清激動的喊道。

是的,林峯的露在外面的手指輕微的動了一下,隨後睜開緊閉了半個月的雙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