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啪啪兩聲脆響,兩個保鏢用了全力。只見白驍然在原地轉了兩圈,才摔倒在地。

衆人一片叫好,前臺妹子看着陳生,眼中的愛慕又多了一些。

“你敢動手打我媽?”陳天戰戰兢兢的詢問。

他的印象中,自己的母親纔是一家之主,縱然陳生擁有百億資產,在外面耀武揚威,可在家中,依舊不過是一個氣管炎罷了。

“那是你媽,又不是我媽。”陳生淡漠開口。

“陳生,你造反了你,敢對我動手。你忘記了是誰幫助你走到今天的?沒有老孃,沒有白家在背後支撐,你能夠坐在今天這個位置?你現在想要騎到老孃的頭上,你還差遠了。”白驍然又驚又怒,發瘋一樣的怒吼。

這是羞辱,還是一個垃圾廢物施加給自己的。這個垃圾怎麼可以這樣對自己?

“笑話,東昇集團是老子一手打下來的。你們白家有什麼功勞?縱然有一些合作,利益也都被白家拿走了。反倒是你,忘記了是誰讓你有資格在這裏耀武揚威。如果當初不是老子在這裏給你做後盾,你能夠被白家另眼看待?若說忘恩負義,誰比的了你?”陳生俯視着白驍然。

白驍然的臉頰陰晴不定,這是她最不想承認的事實。當初,她的確是因爲嫁給陳生,纔在家族有了一席之地,有了話語權。

可是,她是發自內心的厭惡陳生,又怎麼能夠承認這些事實呢?

“陳生,你少在這裏胡言亂語,你若是今天不給我們娘倆一個說法,老孃今天沒完。不怕的話,我們便試一下好了,看看是我白家厲害,還是一個你的東昇集團厲害。”白驍然叫囂着。

白家就是她最大的資本,哪怕她在白家的地位很一般,也不是小小陳生能夠得罪的。

“說法?我告訴你,沒有說法。你也沒有資格來要說法。我要你立刻滾蛋,否則我不知道會不會將你的那些污糟事情,全部說出來。”陳生淡淡說道。

“呵,老孃行的端坐的正,有什麼污糟事情,倒是你,養了私生子,還敗壞老孃的名聲,老孃纔要和你沒完。”白驍然迴應。

“是嗎?那你的十一次流產,也是你爲國家計劃生育做貢獻嗎?”陳生慢悠悠的詢問。

這句話的殺傷力太大了,真正的大佬都希望子孫多多益善,開枝散葉,和普通民衆不同,是不會做節育的。

白驍然爲什麼會有十一次流產?難道是有什麼特殊愛好?還是說這是陳生的空口話?衆人再心中犯嘀咕。

那不是一次兩次,都可以組成足球隊了。

白驍然的臉色瞬間白了,這是她最大的祕密。若是被傳揚出去,她現在的婚姻也保不住了,甚至整個家族都會唾棄她。

“好你個陳生,你竟然在背後調查我!”白驍然怒罵,緊緊的握着拳頭。

什麼?這是真的?原本衆人還在犯狐疑,不大相信,可聽到這話,全部都用怪異的眼神看着白驍然,這私生活得是紊亂成什麼樣子啊。

白驍然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錯話了,緊咬牙關,閉着嘴巴。

“我調查你?你配嗎?”陳生輕蔑開口,一把年紀了,還這麼愚蠢。

這是書中林炎對付白驍然的手段。陳家滅亡之後,白驍然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着兒子慘死,殺到林城來。

然而,林炎卻直接來到白家莊園,爲十一個未出生的孩子做法事,修建廟堂,並且當衆詳細講出每一個孩子的由來。而這些孩子,都來自於不同的父親…

白家幾個長輩當場被氣到昏死,白驍然也成了整個江北茶餘飯後的談資。

“立刻給老子滾,永遠不要出現在老子面前。別說是你,就算白家家主來了,都不能在我東昇集團撒野。”陳生的聲音前所未有的洪亮。

在場的員工和保安們無不挺起了胸膛,這一刻,他們覺得無比驕傲,爲東昇集團驕傲,也爲自己是東昇集團的一員。

這也可以?臥槽,這好感值也太容易獲得了吧?自己只是說了幾句心裏話,便收穫了五百多的好感度。瞬間爽歪歪!

難怪啊,那些大老闆大領導都會慷慨陳詞,原來是真的有效果!陳生又找到了一種找好感值的方式。

白驍然想要繼續撒潑,可她終歸是沒有勇氣。當十一次流產從楊墨口中說出來之後,她便完全輸了。

“好,老孃記住你了,但是我告訴你,老孃和你沒完。”白驍然丟下這句話,怒氣衝衝離去。

“看在我們相識一場的份上,奉勸你一句,趕緊滾出林城,永遠都不要回來。”陳生最後說了一句話。

當然,這是因爲他的善良。

看書的時候,沒有覺得殺人怎麼樣,還爲林炎的所作所爲而熱血沸騰。可當他現在身處其中的時候,才真正體會到血流成河,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已經兩天了,只怕今晚便要血流成河了吧?林炎是不會繼續拖延下去的。 離開東昇集團,白驍然帶着陳天去了醫院。很多傷口已經感染,若是再不治療,只怕會涉及到生命,所以並沒有選擇第一時間離開林城。

“讓老孃滾出林城,你做夢去吧。老孃不走了,便要在這裏耗着。你說那樣的話,證明了你在心裏面還是畏懼老孃的。你這個老不死的,被老孃欺壓了一輩子,還能夠翻天了不成?你別以爲抓住了老孃的把柄,老孃便怕了你。”白驍然怒氣衝衝的說道。

陳生越讓她離開,她越發不會離開。

“媽,醫生要給我檢查,你在這裏不方便,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啊?”陳天說道。

私密地方裂了,這事情不能夠被長輩知道,不然他就是社會性死亡了。

“你是老孃生的,有什麼不方便的?我就在這裏看着,陳生那個老東西將你弄成了什麼樣子。”白驍然怒氣衝衝。

在她的強勢下,陳天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矇住了腦袋。

轟!

白驍然腦袋炸了,抓起來不知道什麼東西,對着陳天就是一通打,一邊打一邊辱罵。醫生護士見識到母老虎的威力之後,都第一時間離開病房。

“你這個下賤的東西,你怎麼能夠做這種事情?啊啊啊,氣死我了。”

“我也是受害者啊,都是陳生那老東西找人欺負我,我能夠活着,已經很不錯了。”陳天委屈的嘶吼。

“你這樣活着,還不如死了。”白驍然怒罵。

“我也覺得,他這樣活着,還不如死了。”

一道冰冷的聲音,在白驍然身後響起。

“你特麼的是誰,老孃說話,有你這個下賤的護士說話?”

白驍然一邊怒罵,一邊回頭。

她看到的不是白衣天使,病房的門也已經關上了,一個穿着紅色皮衣的女人,倚靠在門上,面帶笑容看着她。

“你是誰?”白驍然皺眉詢問。這個女人,給她的感覺很不好,就像是一條眼鏡蛇。

“我是來幫助你完成心願的人。這樣的廢物,也敢玷污老大的女人。”紅血走到病牀前,一根長針插入到陳天的眉心處。

陳天張大着嘴巴,可一句話都沒有來得及說出來。

鮮血噴到白驍然的臉上,白驍然卻忘記了反應。

她被眼前的這一幕徹底震撼,震撼到呆滯。她看到了什麼?有人當着她的面,殺了她的兒子?

“現在是不是很後悔? 重生之我的快樂我做主 是不是想說,如果這個廢物能夠活過來,你願意代替他去死呢?”紅血看着白驍然,冷冷的詢問。

白驍然機械的點了點頭。

“我也可以成全你!”

下一秒,銀針插入到白驍然的額頭。

“兩個廢物,殺你們玷污了本座的手。陳生,你的妻兒死在我的手中,你不會不來報仇的吧?我很期待和你的戰鬥。”紅血舔了舔舌頭,悄無聲息的離開病房。

從出現到離開,整個醫院,沒有一個人察覺。

半個小時之後,正在開會的陳生接到了陳天母子死亡的電話。

兩個蠢貨,還指望我給你們收屍嗎?陳生直接讓醫院將人送到江北去,關於這件事情,他不想插手。

掛下電話的陳生沒有心情開會,簡單說了幾句,便一個人回辦公室去,他的心情很沉重,甚至說很壓抑。

陳天母子的死亡,是他的意料之中,並沒有有什麼情感牽絆。只是這是他第一次面對死亡。前世的他,生活在一個太平世界中,聽到殺戮都是在電視新聞上。可這一次不同,是剛纔還和自己叫板的人,變成冷冰冰的屍體。

這一天,陳生的心情都格外糟糕,絲毫沒有狀態處理公司的事情。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突然一雙手按在了他的太陽穴上,有些冰冷。按摩起來,很舒服,與會所中職業的相比,也不遑多讓。

“多謝了。”陳生道謝。

“大家都知道董事長心情不好,只是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夠爲董事長分憂。我所能夠做的,也只有這些了。”米顏輕聲說道。

她的手在微微顫抖,這是她第一次零距離接觸一個男人。在學校,有同學追她,她都是婉拒的。

“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陳生說道。

“董事長一定可以的。小時候,我心情不好,爺爺便告訴我,不要去想以前,將現在身邊的一切,都當成原本就是這個樣子,心情便會好很多。”

“只是我都長大了,還是做不到。但是董事長不同,您是一個強大的人,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擊倒你的。”

米顏鼓勵的說道。這一刻,她看着陳生閉目的樣子,竟然有些不忍,心中升起要給她生猴子的念頭。

失去了唯一的孩子,也只有靠其他孩子,才能夠彌補這份傷害吧?

將現在的一切,當成原來的樣子,就沒有得失了,心境自然也就平和了。

陳生照着這句話嘗試,將自己當成一直生活在這個世界中,他的心情瞬間輕鬆了許多。

既來之則安之,隨遇而安,不就是這個道理嗎?很多人無法放開心思,就是因爲懷念過去的美好,而無法接受已經改變的事實。

“米顏,謝謝你。”陳生笑着說道。

“董事長客氣了,如果你覺得我的手法還可以的話,我可以每天都幫你按摩。”米顏羞答答的說道。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腦海中有兩種聲音在爭執。

“好啊,我很舒服。”

陳生閉上了眼睛,繼續享受。

嗯,什麼滅門。什麼血腥,都一邊去吧。活着,就應該是享受的。

今天前臺小妹因爲自己捱了巴掌,作爲董事長,怎麼能夠視而不見?爲了彌補,陳生決定請前臺小妹吃一頓大餐。

下了班,陳生便開着帶着前臺小妹吃晚飯。

“我可以點餐嗎?董事長?”

前臺小妹的臉紅撲撲的。

“當然可以,今天你是主角,想吃什麼?”陳生詢問。

“我知道一家餐廳特別好吃,我給你指路。”前臺小妹的臉更加紅了。

在她的指引下,車子來到了荒郊野外。這不會是去吃農家樂吧?前臺小妹的口味很獨特啊。車上的交流,也讓陳生知道了前臺小妹的名字,麥邵邵!

“到了,董事長,可以停下車子了。”麥稍稍說道。

“這附近哪有農家樂?你沒搞錯吧?”陳生困惑詢問,可還是在路邊停下了車子。 “董事長,我想要吃的美食就是你,我想吃你很久了。”

麥邵邵一邊說着,一邊將櫻桃小口送到陳生的嘴脣上,發動猛烈攻擊。

好一陣子,陳生才反應過來,自己被霸王硬上弓了?臥槽,這可是他前世幻想中的情節,在這一世實現了。

自己重生後的第一次,還是在車裏,這太特麼的有紀念意義了。

被動承受,可不是自己的風格。雖然實戰經驗不豐富,但是蒼老師櫻老師的作品,可是深入探究過。

戰場上轉瞬即逝,女將軍很快便被逼入到角落中,只能被動防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