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啊!!!

黑鳳凰估摸也是想不到張碩會用這麼強的精神力攻擊她,而在格雷琴的記憶里,張碩可是沒有擁有過這麼強悍的精神力的。

「怎麼樣?」

張碩可是得理不饒人,直接就出現在了格雷琴的身邊,控制著空間之力隔離著格雷琴,然後繼續用強悍的精神力攻擊她。

「你怎麼會有這麼強的精神力?不過你這樣的話,絕對會先殺死格雷琴的。」 禁慾總裁:甜妻高調愛 黑鳳凰對著張碩威脅道。

「是嗎?你以為我就只有這樣的手段?」張碩笑了笑,黑暗寒炎覆蓋了上去。

空間之力遇上毀滅之力就被摧毀了,都要靠張碩源源不斷的調動,同樣的黑暗寒炎一樣是靠近上去就被毀滅掉了。

不過張碩可沒有想過用黑暗寒炎來將黑鳳凰給抓住,只是消耗她的力量輸出而已,而在這個時候,張碩終於是動真格了。

殺戮神劍一出,強大的精神力攻擊中混雜了磅礴的殺氣,一瞬間就衝擊在了黑鳳凰的精神上。

殺氣的強大不僅僅能夠殺死靈魂,鎮壓靈魂讓靈魂陷入短暫的失神也是可以做得到的,在得到殺戮神劍後到現在這麼久,對殺氣的使用與掌控,張碩自然是摸得很清楚了。

黑鳳凰的力量被壓制著,殺氣精神力一衝擊,果然是與張碩預料的一樣,她直接陷入了失神之中。

僅僅只是一瞬間,張碩馬上就開啟了任意空間門,直接將格雷琴給送到了現實世界的一張病床上。

金剛狼早就已經做好準備,在黑鳳凰出現的一刻就將儀器按在了她的腦袋上,狼叔的身體都有些受到了毀滅之力的攻擊而出現了崩潰,不過很快就自動恢復了。

而格雷琴的身體一安裝上儀器,靈魂馬上就進入了虛擬矩陣世界之中。

此刻張碩也迅速的拿起另一個儀器按在了腦袋上,人也進入到了虛擬矩陣世界之內,看著虛擬矩陣世界內已經回過神來的黑鳳凰,同時還帶著驚訝的看著出現在不遠處的格雷琴,黑鳳凰是有些沒搞清楚狀況的。

「琴,立即離開這裡。」

張碩一出現,馬上就閃身衝到了格雷琴的身邊,直接就帶著她脫離了虛擬矩陣技術。

有許可權就是大佬,黑鳳凰反應過來的時候,張碩已經帶著格雷琴的靈魂直接脫離了虛擬矩陣世界。

黑鳳凰憤怒的發起了攻擊,攻擊十分的犀利,直接就毀滅了虛擬矩陣世界中的一大片城市區域。

但這裡並非現實世界,虛擬世界只要有足夠的能量,毀滅多少都沒有問題,只見黑鳳凰毀滅的區域在她的攻擊力度剛剛小下去的時候,馬上就自動恢復了上來。

此時張碩與格雷琴已經回到了身體中,格雷琴被黑鳳凰壓制了這麼長的時間,一恢復過來還是有些虛弱的,對身體的掌控都有些不自然。

「琴,你回來了就好了。」X教授平靜的對著格雷琴說道,一直提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教授,大家都還好吧。」格雷琴躺在病床上看著大家,臉上也是露出了微笑。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格雷琴知道大家肯定是找到了對付黑鳳凰的辦法了,不然也不會這麼輕鬆了。

被黑鳳凰壓制了那麼久,其實格雷琴也是有些絕望了,沒有想到居然還能見到大家,讓格雷琴也是十分欣慰。

「琴,不要說那麼多話了,你現在很虛弱,先好好休息,等恢復了我們在說其他的。」 盛寵之霸愛成婚 鐳射眼一臉溫柔的對著格雷琴說道。

張碩也拿起了那塊困著黑鳳凰的虛擬矩陣模板,對著X教授等人說道:「我去將它處理了,你們忙著。」

張碩將這塊模板封存了起來,可不會在讓這塊模板給放出來使用了,雖然說毀掉矩陣世界,可能會殺死黑鳳凰,但張碩也不敢肯定如果毀了這塊模板,黑鳳凰會不會跑出來,畢竟黑鳳凰現在就算是靈魂體,那也是一個強大的靈魂體。

在將黑鳳凰封存起來之後,此時張碩意外的發現巴里居然和自己進行聯繫了。

巴里在對抗極速遇上了危險,同時他的父親也可能遭到危險,為了不讓身邊的親人受到傷害,巴里想要獲取到幫助。

「巴里,你失去神速力了?」張碩看著巴里一臉憔悴的樣子,這傢伙這段時間怕也是過得不好。

巴里和尼奧都是一個樣,為了使命或者親人都在玩命,而想想巴里對上極速,應該就是被極速給奪取了神速力,現在變成一名普通人了。

「是的,我失去了神速力,我現在需要幫助。」巴里點頭說道。

「我需要暗物質,可以激活10個超能力者的暗物質。」張碩對著巴里說道。

巴里點點頭,這個情況之前張碩也有和他提到過,此刻失去神速力的巴里,其實也可以通過暗物質從新激活神速力,只是這樣的話,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巴里還不清楚。

此刻巴里的小隊都在尖端實驗室里做著準備,當巴里與張碩溝通完畢后,尖端實驗室里的眾人就開啟了粒子加速器,然後通過位面交易網收集爆發出來的暗物質。

同時張碩也將魔法的修鍊體系傳了過去,不僅僅有法師位面的魔法體系,還有卡瑪泰姬的魔法體系。

對於武功與異能,巴里他們都不需要,而異能方面巴里本身就有了神速力,就是西斯科等人,都對異能有很大的排斥想法,而魔法的話,受到西方文化影響,他們還是很容易接受的。

當張碩通過位面交易網收取到了10份暗物質數量后,雙方的交易就完成了。 一大早,一片慘淡、陰雲密布的周家。

「老爺子,呃,少爺他…還沒起床,需不需要?」家裡的傭人瑟縮問。

傭人也知道,只一個晚上囂張橫行霸道的周家和其他三家都一夜驚變,家裡的氣氛也愁雲慘淡,滿滿的壓抑。

男主人們煩躁的如坐針氈不斷打出電話、女主人們潸然哭啼,被寵得無法無天的少爺滿身的傷卻不被管顧。家裡的親戚來了又走、走了又來,面色無一不是又愁、又怒、又驚。

這是,變天了!

「還管他幹什麼,那樣不知死活連累家族的廢物死了算了!」一個男人聞言站起來大聲吼道。

把傭人嚇得一哆嗦,卻又不敢走開。

女人們聽了心裡悲痛,又愛又恨。想到疼了多年的唯一的兒子(孫子)昨晚被抬回來時傷得快認不清模樣,急怒得快燒光理智,家裡男人們怒火攻心的探查消息。

誰知一兩個小時后的驚變,讓所有人什麼都顧不得了,驚慌探查的內容換了。得知真相和導致四家驚變的幕後人後,整個家族只剩霧霾陰沉的怨恨,所以喚來家庭醫生后都沒再有人上去看過一身傷的獨子(獨孫)。

良久,周老爺子唉聲嘆氣揮手:「去吧,去看看他,總得起來吃東西啊。昨晚的傷都不知道怎麼樣了,還有那槍傷……」說到這又是一聲長長的嘆氣。

畢竟是家裡唯一的獨孫、獨苗苗,難不成還真狠得下心不管?

幾個傭人急忙點頭,快步走出客廳上樓。

「爸,還管那混賬幹什麼,沒看到他害得家裡什麼樣了?如今我們家明裡暗裡的什麼都沒有了,現在人人看到我們除了奚落挖苦就是躲瘟神似的躲著我們。」

「以前看到我們,他們像哈巴狗一樣上來巴結,踹都踹不開,現在?明裡暗裡什麼尖酸刻薄的話說不出?以前就該將他們當狗一樣來耍,一個兩個都是捧高踩低的賤人!」

「人家都說了,誰敢幫了我們就是跟『今迷』作對,所以現在沒有一個人敢查、敢幫我們。四家的情況都一樣,那些人以前拍著胸口保證的事只一個晚上都在假裝不認識。」

「我打出的電話能有兩人接都已經算好了,接了還要聽一大堆的諷刺才能有幾句實話。要是我們周家能過了這關、東山再起,必定將他們當狗一樣踩在腳底下,才能發泄現在的憋屈怨恨。」

在座的男人們煩躁激烈的你一言我一句,都在訴說短短一夜之間受到的遭遇眼色。

「夠了!」木椅上的周老爺子厲聲打斷,「就是我們一直以來都傳輸這樣不可一世的觀念給小城,所以才把他教成這樣、還以為自己是閻王無人敢惹了,盡做些愧對祖宗、害人不淺的事。」

「厚著臉皮給他抹去多少次都算不得人乾的事了?現在好了,全Y市的人都知道多分忌諱的勢力,小城呢?怎麼說的人家、怎麼惹的人家?現在的局面都是我們自己做的孽,怪得了誰?」

周家掌權人周老爺子嚴厲的話語讓屋裡的男人女人們即使心煩氣躁卻不敢說話。

『今迷』的幕後人到底是誰?勢力之大、後台之硬,如今整個Y市無人敢對上,打出去的電話沒有一個有迴音。

正在煩躁靜默時,幾個傭人跌跌撞撞下樓衝進客廳,指著樓上惶恐磕巴:「老爺子、老爺子,少爺他…他…他好像…」

「他他他,他還能死了不成?說一句話都那麼艱難,乾脆舌頭別要了這輩子就不用說話了。」一個男人不耐煩將手上的煙摁滅在煙灰缸,看著傭人的眼神暴躁。

傭人們戰戰兢兢胡亂點頭:「少爺他…好像沒有…沒有呼吸了。」

什麼?

所有人不可置信瞪大眼睛,倒抽一口氣:「你說什麼?沒、沒呼吸?」

「剛剛,剛剛我們敲門喊了少爺很多遍還是沒有人回應,然後…然後我們就推門進去。少爺他躺在床上,可是。可是整個人很奇怪,又喊了很多遍他也沒有任何反應。」

「然後,」傭人深呼吸心底恐懼,「然後我們上前探了探少爺的鼻息,好像…好像真的…」

「什麼叫整個人很奇怪?」所有人難以相信的問道。

傭人們打了個顫慄,恐慌搖頭不敢言說。

見幾個傭人們這樣,周老爺子拄著拐杖的手有些震顫。

他深受打擊的搖頭:「快,快扶我上去看看。不會的,明明昨晚小城只是手上有槍傷,其他的都是擦傷而已,怎麼可能會致命?霍醫生也說了好好養養就是了,怎麼可能呢?」

一眾人扶著老爺子慌慌忙忙上樓,一進房間看到人就明白傭人們說的詭譎之處。

安然躺在床上彷彿熟睡的周城沒有蓋被子,所以清晰的看到他從頭到腳竟然是很詭異的不帶血絲的小裂痕,一道一道尺子量出來一般統一大小、長短,非常可怖。昨晚右手的槍傷竟然成了空空的一個血洞穿透整個手心。

女人們睜大眼睛捂嘴,死死忍住想大喊出聲的尖叫,明明昨晚不是這樣的。

「小城?小城?」周老爺子顫顫巍巍的被扶著靠近床邊,「爺爺來了,我們起床下樓吃些東西好不好?這都快中午了,你什麼都沒吃,等會還要吃藥不能餓了身子。」

床上的人依舊紋絲不動的深眠。

近距離看到的有些預感的男人們此時只覺心臟要停止了,連呼吸都不敢的僵硬站著。

「小城怎麼了,昨晚爺爺和爸爸叔伯們罵你是不是生氣了?沒事了我們不會再罵你了,我們想清楚你沒有做錯。現在跟爺爺下去吃東西好不好?」

周老爺子步履蹣跚坐在床邊輕聲哄道,床上的人彷彿在做著好夢不願醒來,他哆嗦的伸手推了推床上的獨孫。

他一推,震駭得能將人生生逼瘋的一幕發生了。

周老爺子手一碰上周城的身體,外力破壞了精心搭建的人體。裂痕一散,一塊一塊人體皮肉轟然坍塌碎落到床上,僅剩一副血淋淋的骸骨闔眼安然躺著。

掉落得滿床、滿地的片狀人皮人肉,噁心得讓人直想作嘔,也讓人驚駭得心神懼瘋。

「啊!」女人終於忍不住的前所未有駭悚驚懼的尖叫聲響徹滿屋,雙腿瞬間沒了骨頭似的完全癱軟在地上,精神幾近失智又嘔又叫。

男人們全身血液凝固,死死盯著眼前讓人作嘔的血腥恐懼畫面,全身不寒而慄、控制不住顫抖。

門口的傭人們捂嘴震悚,踉蹌著後退,拖著綿軟的腿連滾帶爬逃出周家。

而床邊的周老爺子獃滯的看著掉落在腿上的一片人肉,過重的打擊讓他慢慢失去意識的闔眼倒在一旁。

隔壁的黃家、張家、白家毫無例外上演同樣的一幕,四家無一能逃脫。

總裁的誘人交易 完全惹不起的四家發了瘋似的急忙逃離Y市,復仇的心、東山再起的心被澆得渣滓不剩。不管不顧的逃走,深怕下一個輪到自己被那樣可怖非人的對待。

------題外話------

元宵節快樂~要吃湯圓喔 張碩看著獲取到的暗物質,第一份就用在了自己的身上,暗物質有增強異能的效果,如果是沒有異能的話,那麼就激活個體的優勢形成異能,或者是與周圍環境中的某些物質融合形成異能。

張碩是雙異能,同時還有黑暗寒炎以及殺戮氣息,這些都被暗物質強化了,此刻張碩感覺得到,自己的實力憑空的增強了5倍。

「暗物質果然不錯,拋卻掉沒有異能的時候要激活異能而有些不確定性之外,對於有異能的人來說,都是非常好的。」張碩心中想道。

在有了這份發現后,張碩自然將暗物質給了王語嫣,讓王語嫣增強異能,同時貂蟬、張寧、蔡文姬也都分到了一份。

剩下的暗物質力量,都在位面交易網的幫助下封存了起來,留在了王語嫣的手中,讓王語嫣研究研究暗物質的情況,看看是否也能夠在末日世界或者武俠世界建立一個粒子加速器來獲取暗物質。

而在交易完畢后,張碩發現位面交易網再次升級了,此刻位面交易者的等級提升到了5級,能夠同時連通5個新的世界,同時獲取一個新的世界位面之門,獲取兩個位面世界探索資格。

「可惜復仇者聯盟位面是不能去了。」張碩看到升級后的情況搖了搖頭。

在復仇者聯盟位面,還有托尼研究的黑暗戰艦,那空間跳躍技術可是張碩都想要的,現在是沒有機會拿到手了。

「看看新的5個位面是哪裡,然後在看看新的世界之門是哪一個世界。」張碩立即使用了許可權。

「叮!位面:火影忍者,交易者:大蛇丸。」

「叮!位面:死神,交易者:藍染忽右介。」

「叮!位面:聖鬥士,交易者:教皇。」

「叮!位面:海賊王,交易者:戰國。」

「叮!位面:七龍珠,交易者:貓仙人。「

當張碩看著眼前出現的5個新的交易位面之後也是愣住了,居然全部都是屬於動漫中的世界。

「大蛇丸、藍染、教皇,那不都是反派嗎?雖然不是最大的反派,但好像還是反派吧,還有戰國,雖然不算反派,但對於主角來說,應該算是反派吧,而最後的貓仙人完全就是路人甲的情況。「張碩心中想道。

貓仙人這裡應該是最好說話的,前期貓仙人看著算是高手,至少比龜仙人強,但後期賽亞人出現后,貓仙人幾乎就是路人甲的身份了。

「用魚來買仙豆,著交易模式,好像很不錯,而且可以買筋斗雲,還有從悟空那獲得賽亞人的血脈。」張碩心中想道。

在連接到了貓仙人後,張碩就知道此刻龍珠的時間線了,此時布瑪與悟空都還沒遇上,所以張碩還有準備時間。

普通的魚肯定不能打動貓仙人了,張碩自然是到了末日世界的進化魚類,還有武俠世界里的靈獸魚,還有生物世界里的魚類。

這3種魚類自然都是特殊種,想來打動貓仙人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了。

張碩馬上就在3個位面走了一遍,找了負責人讓他們收集特殊魚種,而後開始思量其他4個位面的情況。

死神位面最重要的好像是修鍊體系,對於死神來說,不可能把斬魄刀拿出來進行交易的了,而修鍊方式怕也不會有這個情況,就算是藍染,也不可能把斬魄刀交易出來吧?不過如果他奪取其他人的斬魄刀,應該有這個可能,只是其他死神的斬魄刀是能夠奪取的嗎?張碩可不敢肯定,所以死神位面就列入了探索位面中。

火影忍者位面,張碩覺得大蛇丸手裡的忍術肯定不少,而且只要有足夠吸引大蛇丸的東西,他絕對會捨得拿出火影忍者位面的各種忍術與自己交易,就算是寫輪眼、輪迴眼怕都捨得拿出來。

聖鬥士位面,教皇要反了雅典娜,但他不可能把其他聖鬥士的聖衣都交易了吧?而且他也不見得是處女座黃金聖鬥士沙加的對手,所以這個世界可以前往一番,奪取一下聖衣,同時還有這些神靈的神格。

最後是海賊王位面,海賊王位面,以著戰國的身份和實力,讓他收集惡魔果實還是可以的,再加上海軍中的實力,就算是霸氣也能夠交易過來。

「就將死神與聖鬥士兩個位面列為探索位面好了。」 我有一座深山老林 張碩心中想道。

而最後就是新的位面之門了,在獲得了末日位面、武俠位面與生物位面3個位面之門后,這是張碩獲得的第4個位面之門。

末日位面中,人類聯盟里雖然與其他的議員甚至議長矛盾衝突,但雙方都沒有貿然出手,而人類聯盟的發展也被限制,至少短時間內是沒有可能發展起來的。

武俠位面,此刻大華帝國的國力應該算是最強的一個,而大唐與大漢兩個帝國雖然聯合在了一塊,但都在對付著那些被張碩送到武俠世界的進化生物,雖然對這兩個帝國來說,進化生物就是一個機遇,但同樣也是一個危機,所以這個世界里的情況暫時也不會有什麼亂子。

生物位面,有汽車人、變種人與美人魚3個種族聯合起來的探索隊,再加上可能要招攬到的獸人,張碩也是十分放心的,至少有擎天柱與X教授聯手,那邊短時間內都不會有大的問題。

「先去探索探索這個新的位面好了。」張碩心中想道。

在準備一番之後,張碩就進入了這個新的位面之中。

「這裡是……」張碩從一處巷子中走了出來,看著周圍一副西方中世紀的建築群,同時來往的人中,有穿著法師袍,手持法杖的魔法師,有全身包裹在黑色緊身衣里的刺客盜賊,有背著巨劍的戰士,讓張碩有種來到了一些西方奇幻類遊戲里的感覺。

「不會是西方奇幻類世界吧,魔法與劍,人類、精靈、獸人與矮人這種奇幻世界吧。」張碩心中想了想,而後找了名路人打聽起了一些情報。 『轟隆轟隆』一件比起其他拍賣品確實巨大的物品移了上來,還蓋上紅布。

台下所有人有些目瞪口呆的仰頭看著這件據說一盞燈的東西,這也確實巨大。

騰曳大手搭在離渦細細的腰肢上,掃了一眼台上就看向懷裡的人兒,看到她好奇眨眼盯住那據說一盞燈的東西,可愛得他忍不住捏過她下巴啵了一口,笑著被她羞怒的捶了一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