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啊!我竟然昏過去了,給我們小隊抹黑了!”

“沒事!沒事!回去多泡泡藥池,下回肯定行!”

全場,唯一沒有參與到討論的,是那名宣佈要退出的男隊員,他滿臉黯然地坐在越野車上,看着同伴們,雖然滿臉汗水,卻意氣風發的臉,不知道在想什麼。

葉辰招呼許琪與朱蘋,從車上擡出一箱水和麪包,分發給隊員。

在休息的同時,他舉着喇叭走到隊員前方,指着山清水秀的湖面,笑眯眯地問隊員們:“你們看,這山這麼青,這水這麼綠,怎麼樣?想不想下去洗個澡,涼快涼快一下啊?”

“好啊!好啊!”立馬有幾個隊員舉雙着贊同。

他們喝完水,吃完麪包後,正感覺身上恢復了一些力氣,如果能再去湖裏洗個澡,清爽一下,那再好不過了。

但更多數人,則是用狐疑的眼光打量葉辰,這個自稱爲“魔鬼”的男人,會這麼好心???很值得懷疑!

“既然,大家如此有雅興,本教官決定同意你們的請求!”葉辰嘿嘿一笑,接着他聲音陡然一嚴:“所有人聽着,五分鐘後,準備武裝泅渡!”

wωω Tтkā n C〇

頓時,先前那幾個喊同意的隊員,立馬臉都青了,尼瑪,不帶這麼坑人的啊!什麼叫我們的請求,分明是你誘導我們這麼說的,而且,我們要的洗澡,不是這樣的洗法啊!

大多數人則是嘆了口氣,露有一副早就料到了的神情:哼!早就知道你不會這麼好心! “小子!是男人不?”劉羽冷冷地朝葉辰說道:“帶種的話,就跟我出來聊點男人之間的話題!”說罷,他黑着臉,退出值班室。

葉辰懷中抱女人,正嗨得很,哪會有功夫理會他。再說了,帶不帶種關你屁事,你又不是女人,帶種你也感受不到啊!

“還不放手?”劉羽剛退出房間,徐瑩瑩就氣呼呼地甩開葉辰的手。

“還沒抱夠呢!”葉辰笑嘻嘻地說着,手又開始纏了上去。

“無賴,別過來!”徐瑩瑩立馬後退三尺,彷彿葉辰是毒藥。

“別這麼無情嘛!”葉辰嘿嘿笑道:“剛纔,某人可是親口說了,我是她男朋友!”

“剛纔那只是權宜之計!”

“那不管,反正我當真了!”

葉辰笑笑站起來,然後朝外面走去。

“喂,姓葉的,你幹嘛去?”徐瑩瑩叫住葉辰,問道。

葉辰回頭,嘴角一彎,笑道:“去教訓教訓那小子,免得他以後天天騷擾我女朋友!”

“誰是你女朋友,你可別瞎說,再說了,姐姐比你大好幾歲呢!”徐瑩瑩頓了頓,又道:“別出去,劉少懂功夫,你不是他對手。”

那姓劉的懂功夫?巧了,小爺也懂!

葉辰繼續笑道:“瑩瑩姑娘,你的思想還真古板啊!難道你不知道嗎?身高不是問題,年齡不是距離,只要有愛,一切都沒問題!哪怕你有三十歲,只要我喜歡,照樣收了。再說了,最近姐弟戀正流行,我們正好趕上時髦。”

“切!本姑娘纔沒那麼老呢!”小護士惱聲道。

葉辰忽然笑意一收,十分認真地說道:“相信你男人吧!他可是個能創造奇蹟的男人!”說罷,大步踏向門外。

徐瑩瑩驀然一愣,就在剛纔,她心臟突然漏跳了一拍。

想不到這小子,認真起來這麼好看!

她臉色微紅地想道,接着猛地跺了跺腳:“小混蛋,什麼我男人?八字還沒一撇呢!”

自言自語說罷,徐瑩瑩急急追出門外。姓葉的可是因爲自己,才得罪劉少的,千萬別出事啊,否則,自己會良心不安!

“葉……葉同學,你沒事吧?”走到值班室門外,徐瑩瑩拉了拉葉辰衣袖問。

“沒事!”葉辰擺了擺手,笑得非常陽光。

“那就好!”徐瑩瑩鬆了口氣,接着又問:“那個姓劉的呢?”

“不在那嗎?”葉辰指了指正趴地上,抱着肚子,縮成一團的劉羽。

“啊!……他怎麼會這樣?”徐瑩瑩瞬間掩住嘴脣,一雙美眸,滿是驚訝。給她一萬個想象葉辰與劉羽打鬥的結果,她也絕對猜不到是眼前這樣的場面。

“我也不知道!”葉辰一臉無辜:“我剛走出來,就看到他在地上掙扎來掙扎去的,好像羊癲瘋犯了,你看要不要叫張醫生過來給他瞧瞧?”

“原來是這樣啊!”徐瑩瑩點點頭,一臉釋然:“那好,我感緊給張醫生打個電話!”說着,她小跑步退回值班室裏。

撒謊!這小子撒謊啊!

劉羽躺在地上,痛得滿臉淚水,如果他此時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他肯定會破口大罵:你小子太無恥了!什麼叫你也不知道!分明是你跑出來,還沒等我說話,就一腳踹在我肚子上,羊癲瘋!你才犯羊癲瘋……

不一會,徐瑩瑩又跑到值班室門口:“已經給張醫生打電話了,大約三分鐘就過來。”

“瑩瑩美女,扶我一下,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暈了!”葉辰忽然身子晃了晃,往徐瑩瑩身上倒去。

“你怎麼了?”徐瑩瑩扶着葉辰,臉上閃過一絲焦急。

“受,受傷了。”葉辰虛弱地說道。

“你怎麼會受傷呢?”徐瑩瑩奇怪地問道:“你不是說沒跟他動手嗎?”

“他會功夫啊?內力啊,你懂不懂?傷人於無形!”葉辰腦袋,舒服地在徐瑩瑩雙峯上蹭了蹭。

“噢!”徐瑩瑩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其實她壓根就不懂,只是電視上,好像都是這麼演的。“等會張醫生來了,叫她一道給你檢查一下,傷到內臟就不好了。”

劉羽幾乎要噴出血來,尼瑪,還內力,你怎麼不說法力?老子要有這麼牛逼,還會被你踹倒在地上,疼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檢查?”想到張仙兒那冷冰冰的模樣,葉辰就渾身機靈一顫,他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我現在感覺好多了,你扶我到值班室休息一會,估計就無大礙了,張醫生還要忙着給劉少看羊癲瘋呢,就不麻煩她了。”

“真沒事了?”徐瑩瑩問。

“真沒事了,休息一下,肯定能好。”葉辰十分肯定地說道,他壓根就沒受傷,所以,說這話時當然底氣十足。

“那好吧!我扶你進值班室休息一會。”徐瑩瑩想了一下,覺得他先前的話也有一定道理,畢竟看起來,似乎劉少的症狀更加嚴重。

於是,葉辰頭伏在徐瑩瑩香肩上,臉貼着她臉頰,雙手很自然地摟着她纖腰。

“混蛋,別摟那麼緊,我都快喘不過氣了。”

徐瑩瑩咬牙切齒說道,這傢伙看起來,完全不像受傷的模樣,他不會是故意忽悠本姑娘,佔本姑娘便宜的吧!

“噢!”葉辰正爽得不行。

門口。

張仙兒快步走來,她穿着一身白大褂,下襬如水流般飄蕩,再配上她那冷豔的臉龐,就像一朵開在冬天裏的冰蓮花。

看到劉羽第一眼時,有多年醫生經驗的張仙兒便知道,他絕對不是犯了什麼羊癲瘋,分明是被人打了。

“你哪裏痛?”張仙兒蹲下問道。

一張美豔絕倫的臉,忽然出現在眼前,劉羽頓時驚爲仙人,幾乎看愣了。

半晌才說道:“肚……肚子!”

“還能走路嗎?”張仙兒扶他起來。

“能,能!”感覺自己的胳膊被美女醫院抓着,劉羽整顆心都盪漾起來了,連肚子上的痛都忘了。

這位美女醫生看起來,年齡跟徐瑩瑩差不多,但氣質、容貌更勝後者一籌,要是能把她泡到手,別說玩護士制服,玩醫生制服都沒問題啊!

“醫生,怎,怎麼稱呼啊?”劉羽目不轉睛地問。

張仙兒鳳眉微微一皺,她很清楚自己的容貌,對男人有怎樣的誘~惑力,但她很不喜歡,男人用這種色~眯眯的眼神望着自己。

“張!”張仙兒冷冷地說道。

“好名!”劉羽頓時眼眸一亮:“名好,人更好!我外祖父也是姓張,看來,我們真是有緣份啊……”

張仙兒臉色越來越冷,她抓着劉羽往重病室裏一推,然後反手把門反鎖上。

“張醫生,你幹嘛這麼用力啊,輕點,輕點。”劉羽一臉蕩笑。

當看到張仙兒,手裏拿着閃寒光的手術刀,冷冰冰地朝自己走近,劉羽這才感覺,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了。

“你……你要幹什麼?”他邊說着,邊往後退。

“我覺得你傷得很嚴重,需要動手術!”手術刀在張仙兒纖細的手指上,轉了一圈,她很認真地說道:“因爲,我們有緣!”

“不!我不要動手術,別過來!不要……”驀然,一聲淒厲的慘叫,在重病室時響起。

……

下午放學。

葉辰與沿河四大校花,一道朝學校停車場走去。

她們這一路美女與單男同行,引來無數同學注目。

很多人酸酸地往着葉辰的背影:“這小子積了八輩子的德啊,居然能天天跟美女同路。”

“心動不如行動,要不,兄弟你大膽上,哥們精神上支持你!”某些起鬨的學生。

“算了,四大校花身邊的小子,可是能打擺古武術館館長的厲害角色,正所謂天涯何處無芳草,吊在一棵樹上挨頓揍,不值當。”某些認清形勢的學生。

“南區四美也太霸道了,居然天天霸着帥哥高手,本姑娘想求交往都沒機會。”某些膽大的懷春的少女。

……

葉辰一行人,對這種現狀倒是見怪不怪了,反正每天放學都要發生的,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其實葉辰很想跟那些懷春少女們說:小爺也很想跟你們交往……

“喂,保鏢哥,你今天中午吃完飯溜哪去了?那速度,跟兔子見了鷹似的。”

平時類似這樣的話,都是顏軻來問的,畢竟顏軻與葉辰之間,有一層僱傭關係在,她來問起來名正言順。可今天,這句話,居然是陸芊芊說出來的。

頓時,引得其她三位美女,紛紛側目。

陸芊芊一頭柔順的微黃色長髮,在風中如水波般飄蕩着,襯托着她那張如白玉般的臉,更加明豔動人。

與她明豔動人與之相對的,是她內心怨念十足。前段時間,葉辰抱過她身子,牽過她的手,並約好下次約會的時間,然後……然後就沒然後了。

她有足夠生氣的理由。小手也給你牽了,身子也給你摟了,雖然沒捅破那層關係,但怎麼說,也算得上男女朋友了,你就這麼把你女朋友晾一邊,你覺得真的合適嗎?

葉辰張了張嘴,卻一個字也沒說出來……他還沒想好理由,總不能直接跟她們說,我中午其實就是泡美女護士去了,摟摟腰,摸摸背,很舒爽!

“對呀!趕緊交代,你躲哪快活去了。”顏軻也幫腔道。

樑珊珊看了葉辰一眼,雖然她沒說話,但眼眸裏卻清晰地透着:“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這八個大字。 “呃!這個,那個,其實也沒幹嘛!”葉辰腦子飛快地轉着。

“沒幹嘛?那是幹嘛了?”顏軻和陸芊芊不約而同地問道,最後顏軻還補充了一句:“別拿在教室裏的藉口搪塞我們,中午,你根本不在教室!”

葉辰頓時頭大了。想個什麼合適的理由才能忽悠過去呢?

這幾個女人可都不簡單啊,完全打破了胸大無腦,花瓶的定義。不但外表漂亮動人,內心更是聰慧無比。 盜墓筆記之夢 一般的理由,根本沒法瞞過她如炬的眼神。

他心裏很慶幸,還好,沒去招惹施幽燕這個高深莫測的妹子,否則,四人一起質問的壓力,絕對會讓他感覺泰山壓頂的。

“中午見朋友去了!”葉辰兩眼溜溜一轉。

“朋友?什麼朋友?男的女的?”顏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