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啊……”蔣蓉渾身一緊。神經質一跳。驚慌失措的看向身後。身後什麼都沒有。一襲冷風撲來。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冷戰。在她眼裏就是空蕩蕩的……。她抹一把冷汗。嗔怪鬼丫道:“丫頭。別嚇我。”

見蔣蓉嚇得這樣。樂得鬼丫‘咯咯’笑個不停。捂住笑疼了的肚子說道:“剛纔真的有一個在你身後。只是在你轉身時。融合進空氣裏。變成一陣風飄走了。”

嚇。這話說得。把蔣蓉驚得不敢繼續在屋面停留。急急忙忙。簡簡單單的收拾一番。就趕緊溜走。雖然害怕。可是她心裏卻還是想知道鬼丫給這些鬼東西是怎麼溝通的。特別是鬼丫在塗抹漫畫之後。就會死人的事實。讓她一直耿耿於懷想一探究竟。

夜幕來臨。第一時間更新嶄新的蠟燭是蔣蓉在小鎮買來的。同時。她還給鬼丫添置了幾件秋衣。 武俠之神級捕快 在看見新衣服時。鬼丫忽然變得沉默寡言。眼神慌亂。很膽怯的樣子。還故意給她保持距離。

鬼丫的這一異常舉動。蔣蓉不用問也知道。這丫頭是被她那個老子給丟怕了。一件新衣服。騙取了她的信任。然後帶到這人生地不熟的環境來丟掉。

其目的真的是用心良苦。第一時間更新殘忍至極。

蔣蓉露出一抹恬靜溫和的笑容。走近鬼丫。“丫頭。姐姐知道你擔心什麼。之前我都告訴你的。有姐姐一天。就有你一天。這些新衣服都是送給你的。姐姐不會把你扔下不管的。來,穿上。”

看着這位姐姐真摯的眼神。句句肺腑之言。鬼丫是感激涕零。只差沒有給這位美女姐姐下跪感恩了。

蔣蓉淡淡一笑道:“姐姐不要什麼報答。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鬼丫納悶了。自己除了一張吃飯的嘴。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這位姐姐想要我幫什麼忙。困惑不解的眨巴一下眼睛。她很認真的說道:“姐姐。別說你一個要求。就是一百個要求。只要丫頭能夠辦到的。都沒有問題。”

蔣蓉驚喜道:“真的。”

“嗯。”

“那你告訴姐姐。你畫的那些是誰告訴你的。第一時間更新爲什麼你在畫出那些東西之後。就會有人死亡。”

“……這個……”鬼丫遲疑片刻。吃驚的看着蔣蓉道:“姐姐。你當真想知道這些。”

蔣蓉堅定的點點頭。“太想知道了。”說着話。手指輕撫鬼丫的頭髮。繼續說道:“丫頭現在是姐姐唯一的親人。姐姐是丫頭唯一可以倚靠的親人。所以我和丫頭之間不應該有祕密存在。”

蔣蓉的話。徹徹底底把鬼丫心裏的顧忌給打消了。

鬼丫告訴蔣蓉。其實那些由她手裏塗抹出來的畫像。就是即將要死亡的人。而告訴她這些的。就是那些遊走在地獄和陽間的幽魂們。

至於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應該是從爸爸把她丟在這裏之後。經常去墓地拾那些蠟燭和食物開始的。

蔣蓉聽到這兒。驚愕得跟什麼似的。許久纔開口說道:“你怕嗎。第一時間更新”

鬼丫點點頭道:“怕……它們就貼在我的耳畔細細的說。我每一次都害怕。就因爲害怕。所以在它們告訴我時。就想拼命的把心裏的恐懼畫出來。”

“可憐的丫頭。別怕。以後再有那種東西找你。給你說這些。就告訴姐姐。”

“嗯。”

從那一晚之後。有幽魂在耳畔絮絮叨叨時。鬼丫就把聽到的告訴給蔣蓉。

聽到這些的蔣蓉。牢牢記住這一切。然後把這些杜撰到漫畫中去。轉眼兩個月後的一天。午睡的蔣蓉。突然嗅聞到一股焦臭味。驀然驚醒的她。惶然無措的四下查看。

最終確定飄來焦臭味的是那間存放漫畫稿件的屋子。難道是稿件着火了。那可是滅頂之災。這許多日日夜夜來。這些漫畫稿件都是她以點點心血凝鑄精神製作而成。千萬不能毀之一旦……瞬間。存儲稿件的屋子裏。冒出濃煙滾滾。

情急之下的蔣蓉。不顧一切衝進裏間。看着熊熊燃燒的稿件。她急得是火上房似的。幾乎崩潰一般衝進去。不顧及身家危險。一把抱住那些稿件……

鬼丫突然出現在身後。擔憂的看着她說道:“姐姐不能啊。你不能把這些公諸於衆。會招來晦氣和報應的。”

“丫頭。你不懂。這些稿件可是咱倆以後翻身的本錢。以後姐姐。讓你過好日子。住高樓。穿時髦衣服。給你安家……”

“姐姐。別這樣。求你讓它們都融化在火海里吧。”

抱住稿件的蔣蓉乍一聽鬼丫的話。很是吃驚。仔細一想這裏莫名其妙的火災。好像明白了什麼。她怒氣衝衝的質問鬼丫道:“這火是你放的。”

“對不起姐姐。我是爲了你好。它們講述的故事。不能出現在陽間的。否則會給人類帶來滅頂之災。”

蔣蓉固執抱住在火海里搶救出來的稿件。眼睛還透過煙霧。直勾勾的盯着那些在火星中掙扎的稿件。對鬼丫着急的喊道:“不會的。這裏就你知。我知。其餘就是它們知道。人類不會看見它們。也就不知道是它們講述的故事。丫頭乖。聽姐姐的。快去把那些還沒有燃燒的稿件搶救出來。”

在鬼丫的記憶。蔣蓉姐姐心地善良。沒有那種俗人的貪婪和自私。可是現在難以置信的看到。她露出貪婪自私的本性。

“不……我不去……”鬼丫拒絕道。

“你不去。別阻擋我。”蔣蓉真的怒了大喝道。

“姐姐。你把稿件留下。就離開……”鬼丫堅決擋住去路道。

“你。白眼狼……”

“姐姐。你自始至終都是我的姐姐。曾經無數次在夢裏。看見你。你就是我姐姐。求求你。放下稿件……”

“別耽誤我的時間。讓開……”蔣蓉粗暴的推搡開鬼丫。急欲奪門而出。走幾步。卻被鬼丫伸出的手一把拉住。回身給她一巴掌。繼續想抱住稿件離開。

鬼丫放開她的手。一把奪過稿件。就往火海里跑…… 033 失常

“你當真的瘋了……”蔣蓉咆哮道,一把拉住鬼丫,按到在地。面對面的看着她,一字一句,從牙縫裏吐出一句話道:“既然你玩不起,那麼就讓我成爲你……”

黝黑的空間,蔣蓉淚流滿面。嘴裏兀自,自言自語道:“丫頭,你在那?”

哐啷一聲響,門口衝進來兩個人,一個是陳俊,另一個是小江。在他們倆的身後,是一隊荷槍實彈的刑警隊員。

許斌,不放心陳俊。同時也不放心被杜雲海,祕密押解走的蔣蓉。他不是擔心蔣蓉,而是在那位神祕領導的關照下,要對杜雲海實施保護措施。

在a市某一神經病醫院,一位新住進來的病人,逢人就說她看見鬼了。還有鬼給她說悄悄話的,嚇得那些膽小的護士都不敢接近她。

陳俊和父親陳誌慶,痛心的看着蔣蓉一臉詭祕的神態,迷離眸光時而緊張,時而惶恐不安。整天都神神叨叨,重複着一句話:我看得見它們,你看得見嗎?

她究竟看得見什麼東西,沒有誰知道。就因爲沒有誰知道,所以蔣蓉的瘋癲成爲一個謎!在人們的各種猜測裏,也許覺得她是陷在自編自導的空間中。卻不知道,她在剝奪鬼丫意念之後,所面臨的各種恐懼景象。

在正常人的世界裏,你做出與之不同的舉動和言語。無論你的話怎麼具備真實性,都將被評價爲神經病!蔣蓉在神經病院裏,總是想方設法把腦海裏的恐懼用畫畫出來。但是在那些所謂的正常人眼裏,她的這個舉動就是不正常,以至於到後來,連畫筆和其他可以用來畫的工具都被沒收。

現在的她,只能被長期禁閉在一間觀察室裏。在她的耳畔,有一種十分詭異,帶着隱晦氣息的聲音,成年累月在給她講述那恐怖驚悚的故事。

還有一件祕密是別人不知道的,在蔣蓉的個人空間裏。有一個小女孩,這個小女孩很想禁錮她的思維和想法。

這個小女孩就是鬼丫。蔣蓉很害怕如夢,在夢境裏,鬼丫一直都在地上畫圈圈禁錮她。

就在蔣蓉成爲一名神經病人時,鍾馗廟宇;在那間密室裏,苦耐大師有見到從鍾奎眼角處滾落下一顆晶瑩的淚珠。

“唉!世間事了猶未了。你二女合一未嘗不是件好事,她們相互約束,相互抵制自身的邪氣。這樣也可以給你減少煩心事,你就好好的蓄積力量,衝破邪神的結界,以求早日脫離苦海拯救蒼生。”

杜雲海死了,方亮死了。現場除了蔣蓉以外沒有其他人,那麼以一個手腳被捆,弱不禁風的女子,能否可以在短時間內殺害兩個高大彪悍的男人?這件事在a市的街頭巷尾成爲一件有史以來最爲奇葩的議論熱點。

還有一件令陳俊百思不得其解的事,那就是他和小江在去那座筒子樓時,迷迷糊糊的在那兜圈子直到許斌派來的人看見他們倆,兩人的腦瓜子才完全清醒。

鑑於許斌保護不得力,造成杜雲海和方亮死於不明不白中。他被降職擔任刑警隊隊長職務,陳俊則被調遣到巡邏組去巡邏。

許斌知道這就是場面上的潛規則,這種見不得人的潛規則,是不可能給你解釋和辯駁的機會。原本想放陳俊去尋找答案,派出隊員是想阻止杜雲海作惡。千想萬預料,都沒有想到,這二人居然會成爲離奇死亡案列的最後結束者。

蔣蓉因爲神志不清醒,加之舉動怪異,言詞不清。被神經病醫院鑑定爲,雙重性格幻想症。一切的真相,就在她嘴裏,說出來的卻是令人費解,無法破譯的詭異話語。

許斌知道陳俊去巡邏,無疑是大材小用。他要想再次進入刑警隊,那還得等時間和機會。

可是有些事情在冥冥之中就是安排好了的。如果不是陳俊被下調去巡邏,又怎麼會延續鍾奎的故事?

閒來無事時,陳俊對父親提起那天和小江在一起玩兜圈子的遊戲時。父親告訴他,那是鬼打牆。按照他講述的情況來看,那隻設置鬼打牆的鬼,一定是隻好鬼。爲了不讓他招惹麻煩事,故意 設置鬼打牆圈住他們倆,直到杜雲海和方亮死亡之後,許斌派出的人員給他們倆匯合,成爲見證他們倆不在案發現場的見證人。才自動解除了鬼打牆的迷人圈子,讓他們去救了蔣蓉。

陳俊記憶猶新,在見到蔣蓉時。她那讓人看一眼就害怕的神態,以及口裏唸叨的鬼丫,都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恐懼。

誌慶在聽兒子講述到蔣蓉口裏提到的鬼丫,也感到奇怪。不知道是契機巧合還是別的原因,在提到鬼丫時,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已經不存在的‘人’那就是在無人荒島遇到的鬼精靈。

難道鬼精靈就是鬼丫轉世?誌慶暗自想到。忽兒又對兒子說道:“蔣蓉這丫頭這樣,你要不給羅小明說一下?看看他有什麼好法子來幫幫她。”

一語驚醒夢中人,陳俊拍打自己腦門大叫一聲道:“嗨,怎麼就把他給忘記了呢?”

小明三天兩頭往鍾馗廟跑,去也就是做些力所能及的雜活。清掃庭院的落葉,把一尊尊泥塑菩薩打理得乾乾淨淨,凡是有人來光臨廟宇,給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覺。

苦耐大師見小明如此虔誠,忠心耿耿,就破例收下他做一名俗家弟子。俗家弟子;就是帶髮修行那種。這樣小明就可以家裏,廟裏,兩頭顧。

小明很想知道師父目前的情況。可是每一次想要問時,苦耐大師,總像是看透他內心的想法似的,故意把話題岔開。讓他幾乎沒有機會再提出心裏的想法,卻又不能有半點怨言的接受他的安排。

實在沒法的小明只好巴望着,在睡覺時,能夠在夢境裏看見師父或者是黑白無常。雖然他害怕看見他們倆,可想到師父現今情況不明,他只能是硬起頭皮在睡覺前,就嘰嘰咕咕的禱告幾句,總之就是想見到黑白叔叔的話什麼的。

小明的禱告似乎沒有起到什麼作用,他一次也沒有在夢境裏看見黑白無常。

反而因爲他的神神叨叨,嚇壞了妻子。自從他去鍾馗廟裏做了俗家弟子之後,她就自動去給女兒一起休息。不再給小明行夫妻之事。

小明的母親最近患了青光眼,看什麼東西都模糊。有時候誤把小明當媳婦喊,有時候也把孫女當小明喊,反正就像她自己說的,老了老了,不中用了。黃土埋半截的人了,可是無論她怎麼糊塗,心裏卻還惦記着一個人,這個人就是鍾奎。 034 邪惡結界

邪惡結界有十八層。邪神真不愧是邪惡的宗師。這是他精心督造的暗黑之府。用來控制和對付擁有正義力量的正義之士。

黑暗是邪惡之源。源源不斷的黑暗力量。從黑暗之道涌出。以黑暗之道爲研修方向的邪魔。能夠掌握強大的邪惡結界,創造出神祕的邪惡領域。

這邪惡領域處在三界之外的縫隙中。鍾奎的主魄。就是被邪神禁錮在這暗無天日的邪惡領域裏。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整個暗黑結界體呈現流線型漩渦式形態層層疊疊包容住他。

他在等待。等待那一刻的來臨。完全就像一頭沉睡的雄獅。可是他靈魂的潛意識。卻能感觸到世間所發生的事情。

這也是經歷過筒子樓事件陳俊心中的疑惑。他和小江在原地兜圈子。父親告訴他阻擋他們前往的是一隻好鬼。其實猜都猜得到是鍾奎幫了他們倆。

鍾奎不但幫了陳俊和小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還救了女兒蔣蓉。是他爭取到時間。再由冤死的農民工出手。以牙還牙置方亮和杜雲海於死地。

這兩個惡貫滿盈的傢伙。靈魂剛剛脫離身體。就遭到黑白無常鎖鏈扣住拿走。他們倆最終的下場自然是下十八層地獄去受酷刑的。至於來生做什麼。那是天機。暫時無可奉告。

一切疑問還得在小明去鍾馗廟裏。由苦耐大師親自告訴他緣由。

陳俊給小明聯繫上。很急迫把蔣蓉的情況告知。並且把前前後後的事情簡要明瞭。給他闡述了一遍。後者這一聽。着急了。急急火火的去鍾馗廟。想找苦耐大師想辦法出主意。

因爲事關師父親生女兒事宜。他覺得師父應該有權利知道。儘管他現在完全沒有知覺的樣子。但是他可不是普通人。

小明來找苦耐大師。大師卻很淡定的神態。依舊一成不變慢吞吞的舉止。面部無表情。從小明側面的角度來看。絲毫看不出他對這件事有任何表示。

就像以往那樣。苦耐大師示意小明坐在布墊上。不慌不忙的樣子。拿起佛珠。微閉眼。侃侃而談道:“你是想知道師父現在的狀況。以及他究竟做了什麼。”

小明默默的點頭。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還是猜測不出苦耐大師接下來要說什麼大道理。只見他。一臉祥和。目光柔和。很有節奏的滑動佛珠。讓一旁心浮氣躁的小明。也不得不一定心神。極力安靜下來。平聲靜氣專注的注視在他。等待下文:苦耐大師。微微側目。不經意間的瞥看了一眼已經安靜下來的小明。好似滿意的一笑道:“人的元神由魂魄聚合而成。其魂有三:一爲天魂。二爲地魂。三爲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衝。二魄靈慧。三魄爲氣。四魄爲力。五魄中樞。六魄爲精。七魄爲英。”

苦耐大師現在講述的話。似懂非懂。卻正是小明很久以來就想知道的答案。他不敢打岔。目不轉睛的繼續聆聽着。

“你師父的主魂之一命魂被困擾住。一時之間還不能脫離暗黑力量。不過事在人爲。他的苦難之日即將到頭。他用薄弱的意念。控制天魂和地魂去救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差點就功虧一簣。幸虧我的老兄弟一路協助。要不然你師父的地魂和天魂就回不來了。”

“啊……”小明驚訝。張大嘴。一時還不明白大師所指是什麼意思。

“你師父凡塵未了。受到情感牽掛。私自離魂去救他的親人和朋友。”在說道這兒時。苦耐大師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又說道:“你一直想問他爲什麼昏睡不醒。那是因爲他進食了不該進食的東西。和體內沉澱的千年醉混淆導致他意識紊亂迷離。纔會遭到邪惡力量的襲擊。好在是有驚無險。一切都已經過去。你不必掛懷……你師父在醒來之後。還有一場不可避免的劫難。這個劫難是他一手造成的。以後我可能不能插手幫他了。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阿彌陀佛。善之善者也。”

“那麻煩大師幫我傳遞話給我師父……”

“非也非也。你師父現在還困住在暗黑世界裏。我不能替你傳遞任何話。”

“額。”小明剛剛平靜下來的情緒再次變得急躁起來。

“施主。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原本無一物,何處染塵埃。”苦耐大師口述禪語。恢復慈眉善目的本態道。

小明讀書不多。對這些禪語所指的涵義。懵裏懵懂。一知半解卻又糊里糊塗。

苦耐大師的話。第一時間更新字字珠璣。點到爲止。餘下就是沉默。

他究竟還是沒有把真實情況告知小明。鍾奎私自離魂已經犯了大忌。如是在凝聚元神拼力衝破邪惡結界歸位期間再分心。那麼就真的是功虧一簣了。

久坐也不能馬上看見師父。小明覺得無趣。只好起身告辭。給苦耐大師說明要去a市探望小師妹蔣蓉。在離開廟宇時。苦耐大師拿出一個暗紅色的錦緞香囊。要他順道給蔣蓉送去。必須要戴在她身上。

大師沒有言明。小明也就不好深究。把香囊接住揣入揹包裏就急匆匆的去縣城趕車。

蔣蓉自從來到這裏。她不停的對人說自己是好人。沒有病。在失去自由。想出去的迫切希望。沒有誰會理解和感受得到的。累了。倦意陣陣。靠在牆壁邊。頭一點一點的瞌睡着。就是不敢睡覺。害怕。恐懼無休止的折磨着她。可是她終歸不是機器人來的。怎麼着還得休息不是嗎。

她終於睡着了……童年的她。對夢充滿憧憬。長大了的她。對夢產生質疑。現在的她。對夢懷着恐懼的心理。

在蔣蓉的身前。身後。同時出現兩個人。一個是那個吃了蠟丸的怪老頭。一個是蒙面人。兩個人同時對她喊道:“離開他。他是壞人。會傷害你的。”

她迷惘了。……何去何從。

“孩子。過來。別被眼前的幻覺迷惑了。”邋遢老頭認真的對她說道。

“小姑娘。別聽他的。我可以幫您恢復自由。滿足你一切想要的。名利。金錢。等等……”

“你們是誰。”蔣蓉緊張的問道。

“他是壞人。”

他們倆異口同聲道。

“啊啊啊……我不要聽……“蔣蓉捂住耳朵。大喊道。腳步卻控制不住。面對蒙面人走去……

“姐姐……”

鬼丫突然出現。一臉悲苦的神態看着她輕輕呼喊道。 035 邪惡入侵

聽到鬼丫的喊聲,蔣蓉渾身一顫,急忙回頭……

鬼丫什麼時候居然和怪老頭站在一起。

“他們倆是同夥,趕緊過來。”蒙面人大喝道。

“孩子,別聽他的,他是邪神。”老頭大叫道,好像很無奈虛弱的樣子,沒有離開原地半步。身形飄忽不穩定,看樣子就像有苦衷來的。

鬼丫是小不點的精靈,更是不敢靠近邪神,靠近就只有被他一巴掌拍死,最後灰飛煙滅消失在空氣裏。

這是夢境嗎?蔣蓉捫心自問,如是夢境,怎麼會如此真實?小丫頭怎麼會給那個怪老頭在一起的?他們倆之間有什麼關聯?

在夢境中,蔣蓉看見那老頭和小丫頭時,心裏莫名滋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就是久違了的親切感,在滋生出這種感覺時,不由得悍然落下眼淚。

沒有感到傷心,爲何流淚?在自問之時,她已經距離蒙面人近在咫尺的距離。

無論身在何處,人天生具備的防範意識始終存在。就在蔣蓉要靠近蒙面人時,她的第六感,預示到危險存在。急忙抽身,已是來不及。一雙冰凌似的爪子伸來一把抓住她,嚇得她尖叫一聲……滿頭大汗從噩夢中驀然醒來。

醒來了嗎?醒來的第一感覺,讓她極度的驚懼。藉助病房走廊投射進來的光柱,她發現自己置身在一團暗黑的陰影裏。

這種陰影不是光線折射造成的,也不是障礙物阻擋形成的,而是一個鐵搭似的高大物體安靜佇立在面前。同時她感到,屋裏的空氣就像隆冬般寒冷,在伸出頭來時,有一種呵氣成冰的感覺。

這是什麼節奏?半夜三更不能大喊大叫。否則又會被當成發病來處理,強行給自己注射cc毫升的鎮靜劑來讓她入眠。

下意識的伸出手,在陰影之中摸索……嚇!果然摸到物體是存在的真實感。酷似一個冰凍的巨大人體,更像是一具經過處理的木乃伊。

神經質的縮回手,疑心自己還沒有完全從夢中醒來,再次使勁的眨巴一下眼眸。在確定實實在在的已經是現實中時,那種從喉嚨深處爆發出來的吼叫,打破了沉寂的空間,撕破了暗黑的帷幕。霎時驚動了所有值班的護理人員,以及那些有精神病的病人們。

凌亂的腳步聲,嘈雜的話語聲,齊刷刷的從四面八方集中到蔣蓉的這間病室方向來。

病房開啓,護理人員警惕的按開電燈。室內的電燈是那種白熾燈,光線很強的那種。當白熾燈譁然爆射出千萬縷光線時,捲縮在單人牀牀上的蔣蓉,下意識的伸出胳膊阻擋刺眼的光線。

有護理人員很生氣的質問道:“你在吼什麼?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蔣蓉搖搖頭,面顯膽怯的神態,沒有以往那種見到人就反覆不停的胡言亂語。而且她的舉止,也破天荒的少了之前的蠻橫和癲狂狀態。

護理人員見她規規矩矩的樣子,原來是生氣的。卻生氣不起來了,逐放緩了語氣道:“是不是做噩夢了?”

她沒有說話,很溫順的點點頭。

“沒事,做惡夢是小問題,需要我們幫您嗎?(意思是注射鎮靜劑)”蔣蓉搖搖頭。“那好吧,你繼續休息我們出去了。”

護理人員很奇怪,這幾個小時的功夫,23號病人就變得這麼乖?看來某醫生的治療對她起了作用。

護理人員離開,順手‘啪嗒’按下電燈開關。屋裏頓時暗黑下來,雖然也有走廊的燈光影射進來,卻沒有之前那麼刺目明亮。

依舊捲縮在牀上的蔣蓉,面部表情複雜。陰晴不定,眉宇間充滿晦暗……“你乖乖的聽話,我會好好愛惜這具完美的軀體,再賜予她無窮的力量。”她在自言自語?

錯!蔣蓉不是在自言自語,而是在對被困住在大腦裏那個真實的蔣蓉說話。

邪神知道鍾奎即將衝破結界,這是定數。就像聯合國條約,無論你做什麼事,它都議定好的條條款款來約束行事方。只要越界,那麼自然就會引起公憤。

鍾奎曾經大肆消滅邪惡力量,讓邪神大怒。故而尋找機會實施報復,最終在蔣蓉的配合下,機會來臨。利用沉澱在他體內千年醉的精華與之蠟丸相容,成爲導致他沉睡之後迷失判斷力的罪魁禍首。

邪神沒有耗費一兵一卒,也沒有造成生靈塗炭,更加沒有給世間生物帶來災難的情況下。成功困住鍾奎,那麼各種條約對他就起不了作用。

困住鍾奎的幾年裏,邪神啓用了了生生不息,循環規律的運作。人類人口數量倍增,就是導致自然界的失衡,就此他製造了多起自然災害,陷人類與水深火熱之中。已經是打了一個擦邊球,他不能再越界繼續控制鍾奎衝破結界的日期。

原本想在困住鍾奎主魂之一,命魂!讓他生於自然,死於自然。卻沒有想到,他是吉星高照,有貴人相助,才得以保全軀體以及與維護元神的其他身體機能元素。

一計不成再施二計!邪神盯上了蔣蓉……他這一招可謂是,毒辣到了極點。他要鍾奎父女倆,此生都不得相認,讓他們兩父女成爲宿敵,成爲邪惡與正義的對抗力量。

蔣蓉苦苦掙扎,大喊道:“放開我,讓我出來。”

邪神冷笑一下道:“別鬧,你再鬧,我就用刀子在這張臉上劃幾道口子。毀壞你的容貌,看你以後怎麼見人?”

蔣蓉被嚇住了,不敢吱聲。

就在邪神侵入蔣蓉大腦意識,控制住她的軀體,把她變成宿主之時。位於高山之巔的鐘馗廟,一道沖天白光,很耀眼的刺破暗黑之夜,足足保留好幾分鐘時間才消逝。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