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唰!”

“裂空!”

半月形的刀氣破空而去,穿過人羣的縫隙,狠狠的斬在了最後一個峨眉的身上!

-301!

“啊~”

一聲慘叫,這個峨眉被直接秒殺,只要是敵人,就算是女人也毫不手軟。

峨眉一死,敵人陣腳大亂,陳寶昕猶如虎入羊羣,手下無一合之將,刀光閃動之處,必定帶走一條人命,一時間鮮血飛濺、人頭亂滾。

“不要慌!這傢伙外防高,內防不怎麼樣!” 滅神誅心一直在冷眼觀戰,此時已經明白了陳寶昕的軟肋:“戰士全部擊中到前面做肉盾,遠程的拉開距離,磨死他!”

不得不承認,滅神公會作爲西南地區最大的公會還是很有些人才的,滅神誅心等級30,手裏拿着一把上品寶劍,絕對不是庸手。在滅神誅心指揮之下,滅神公會逐漸回過神來,仙俠和獵人撤到後面,戰士職業則對陳寶昕展開了圍攻。

“肉盾?!”陳寶昕冷笑一聲,腳下猛然發力,炎陽刀化爲一道金光,咔嚓一聲將擋在身前的一個天王劈成兩半。頓時一個空位留了出來,陳寶昕飛快的前衝,反手一記“裂空”又幹掉一個想要上前補位的刀手,衝出了包圍圈,徑直向後面的仙俠和獵人殺去。

後面的仙俠和獵人大驚,如果被陳寶昕近了身,那真是十死無生了,一道道閃電、火球、冰錐不要命的朝陳寶昕丟去。

陳寶昕腳下踩着Z字路線,飛速逼近,一部分的攻擊被他躲過,也有一部分落在他身上,冒起一個個傷害。

-34!

-29

-21!

-27!

這些攻擊並不會對陳寶昕造成特別重大的傷害,陳寶昕快速接近中。突然,一道綠光毫無徵兆的在陳寶昕脖子處閃過,“擦”的一聲,冒起一個-99!同時陳寶昕處於中毒狀態,氣血持續減少!一個身穿黑色緊身服得刺客顯露出身形。

“操!有刺客!”

陳寶昕反手一刀劈在那刺客身上,鮮血飛濺之中,刺客應聲而倒。

“噼啪!”

又是一道紫色閃電落在陳寶昕頭上,陳寶昕只覺得渾身一麻,手腳僵硬,頭上冒出一個大大的傷害-72!

滅神誅心終於親自出手了,這是雷電系法術-“怒雷轟”,有一定機率麻痹目標。

“孃的!”陳寶昕暗罵一聲,揹包裏的藥已經見底,看來要把這些混蛋殺光是不可能了。陳寶昕身子急退,同時長刀揮出,一擊“裂空”擊中靠的最近的一個獵人,頓時將其秒殺。

然後陳寶昕猛一轉身,又向後面追來的一羣戰士殺去。那夥戰士職業已經被陳寶昕殺得魂飛魄散,現在一見陳寶昕去而復返,不由紛紛避讓,留下一條寬敞的通道,陳寶昕從通道奔走而去,留下一串爽朗的大笑:“今天爺爺不賠你們玩了,有種就追過來!”

滅神公會的人看陳寶昕逃走,全都鬆了口氣,哪裏還敢追,滅神誅心只覺得全身冷汗,如果剛纔陳寶昕不顧一切強行衝過來,他 也沒有把握能夠抵擋得住這個怪物。戰鬥的結果更是讓滅神誅心傷神不已,三十七個人,被陳寶昕一人就幹掉了十七個,只剩下十一個人,最後還被陳寶昕全身而退,這事要傳出去,只怕滅神公會臉都要丟盡了。

“撤吧!”滅神誅心垂頭喪氣的下達了命令。 「砰……」一聲巨響,那已經堅硬如鋼鐵的地面居然崩裂了,大量的寒氣從中冒出來,如霧霾一般濃密,誰都無法看清裡面的真實情況。

天上的雪花形狀的冰晶似乎更加緊了,而木止鳴幾人感覺自己的修為居然被壓制的更厲害了。

甚至,有被冰凍的情況。

隨後兩道寒芒從下面的那個破開的洞穴中射了上來,直衝天空,不過最後碰到那狂暴的力量,被完全的消散了。

一道人影隨即在迷霧一般的寒氣中沖了上來,白色的人影,渾身冒著寒氣,這個人影就是寒氣的源頭——高寒。

「三荒果居然強大至斯,就算是我全力吸收,恐怕也要半年的時間,而且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用裡面的靈氣突破自己的修為!」

高寒上來之後,喃喃自語道:「可惜,我現在沒有這個時間,只能用多餘的靈氣淬鍊身體,現在我的武軀應該是二階巔峰吧!」

說著,高寒攥了攥拳頭,那拳頭如爆炒豆子一般咯咯直響,四周的空間都被震動起來。

原來,高寒在下面吸收三荒果的靈氣,直直半個月,修為連續突破,但是居然還沒有將其中的靈氣吸收完畢。

高寒無奈,好不容易碰到十年一次的遺忘之地開放之時,他不願意將自己的時間完全浪費在吸收靈氣上面。

所以,將其中一半的靈氣抽出,轉而淬鍊身體。

三荒果,雖然一次只可以著重修鍊一種東西,但是,它還有一個特點。

那就是可以轉變三次,等於給你三次機會做不同的事情。

高寒首先是突破真氣,畢竟,高寒先是以真氣為主。再來就是突破自己的武軀,剩下的最後一次,高寒決定擴展自己的魂海,淬鍊自己的靈魂。

越到這個階級,越懂得了靈魂的重要性。

高寒發現,自己的修為晉陞這麼快,與自己強大的靈魂是密不可分的。

靈魂就比如一個人的腦容量,只有他的腦容量大了,才能記住更多的東西。

高寒現在的修為已經是化真八重巔峰了,與之前相比足足提升了三階。

不過。高寒現在已經感覺出自己的靈魂大約是什麼等級的了,大概只有合靈五重這個等級。

這還是黃泉之眼的功效,那強大的寒氣不但擁有破壞靈魂的能力,同樣,也有提升靈魂和擴展魂海的特性。

單單是那次體質變異的時候的寒氣,就將高寒的靈魂與魂海提升了很多。

後來,黃泉之眼更是將高寒的靈魂淬鍊到了另外一個高度,而且高寒的真氣與寒意帶有黃泉碧落圖的特性,不斷的淬鍊著高寒的靈魂。

在木止鳴幾人來的時候。高寒也正準備打算收功,然後在遺忘之地中闖蕩一番,希望能找到更大的機緣。

若不是如此,就算其中有林劍鋒兩人。高寒也不會放過他們,因為他們打擾了高寒的修為。

武者突破,需要一鼓作氣,若是此次突破失敗。那些突破用的真氣會瞬間混亂起來,將自身傷到,要想突破至少要將那些傷勢養好。

傷自己的身體還是輕的。有甚者很有可能會被自身的能量爆掉。

所以,武者一般都是很忌諱別人打擾自己的修鍊的,尤其是強者,那可是動輒就喪失性命的。

……

「你是誰,是你將本大爺的寶貝搶走了!」木止鳴雙眼釋放者殺氣,根本就不想這些寒氣是由高寒本人釋放出來的。

在他看來,面前的這個傢伙只不過是化真八重的修為,雖然很接近九重了,但是遠遠達不到可以釋放出這等寒氣的程度。

那是怎樣的力量,甚至連他的修為都被壓制了,而且是他在距離那個地方的中心二三十米處。

既然不是他釋放的,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被他將寶貝奪走了。

「嗯?」高寒在下面待的時間太長了,剛剛想伸一個懶腰,沒想到居然有白痴問自己這種問題,一下也被搞愣了。

「你說什麼?什麼寶貝!」

「混賬,還敢給本大爺裝傻充愣,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木止鳴以為高寒在糊弄自己呢。

他認為:一定是這小子將寶貝拿走了,還在那裝傻充愣,明明就是不想承認。

其實高寒是真不明白,只好無奈的摸了摸頭:「搞不懂你說的什麼?」

隨後,看了看後面的寒氣,有些可惜:「唉突破就突破吧,還糟踐了這麼多的寒氣,呼……」

高寒張嘴一吸,那些寒氣化成了一道龍捲風,向高寒的嘴中涌動而去。

不一會兒,高寒就將這一片所有的寒氣都吸收在體內,然後滿意的打了一個飽嗝。

「嗝……真tm爽,太好吃了!」高寒感覺,自己將這些寒氣吸收之後,整個身體都充滿了力量。

不過,高寒不知道,正是自己的這一行為更加讓木止鳴那個自大又驕傲的傻缺認為,自己猜測的沒錯,一定是高寒將這個異寶收取了,才能將這些寒氣一口吸走。

「剛剛那兩道寒光應該就是寶物,將那兩件寶物交給我們,可以饒你不死!」木止鳴感覺自己一直像傻子一樣,被高寒牽著鼻子走,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什麼?」高寒的臉色也冷了下來,幾人瞬間覺得四周的溫度下降了很多度:「你說你想要剛剛那兩道寒芒的來源是嗎?」

木止鳴感覺自己太聰明了,果然一下就猜對了,揚起頭來,不可一世的對高寒道:「不錯,本大爺就是要剛剛那兩道寒芒的來源,趕快跟我交出來吧!」

高寒轉過頭來,看向林劍鋒與林劍川二人:「你們二人也是這樣的想法?」

林劍鋒在那裡一直沉思,觀察高寒的一舉一動,覺得此人的實力並不是自己二人可以力敵的,所以便打算退縮了。

「這位仁兄說的哪裡話?寶物是有緣者居之,既然兄弟已經獲得了,我們兄弟二人就不奪人所愛了!」

高寒點了點頭:「這話才像是人說的,剛剛我聽你們說有兩人叫林劍鋒與林劍川的,是哪兩個!」

林劍鋒抱拳:「在下就是林劍鋒!」隨後一指旁邊的林劍川:「這是舍弟林劍川。」

高寒點了點頭:「林劍鋒林劍川,那你們認不認識林劍騰呢?」

「林劍騰!」兄弟二人一驚:「你是說我們大祖爺爺林振東的子孫嗎?」

林劍川陷入沉思:「前些年二祖爺爺告訴我們,我們的大祖爺爺已經有了一個天才後代,很快就能夠回到萬劍門了!」

「請問你與我們那個從未蒙面的兄弟是什麼關係。」林劍鋒臉色不善的看著高寒,認為林劍騰在外面惹到了人,以為高寒是仇人呢!「

高寒微微一笑,連忙擺了擺手:「在下是林劍騰的結義兄弟,我叫高寒!」

「高寒?聽起來怎麼這麼耳熟呢,快告訴我們,我們的兄弟林劍騰到底長得什麼模樣?」

高寒林劍騰的修為與力量告訴二人,聽高寒說,林劍騰居然領悟了劍意而且能以化真五重的修為。輕易的殺掉化真九重武者,這兄弟二人咋咋稱奇,驚嘆不愧為林家子孫。

……

看到二人這麼熱切激動的眼神,高寒點了點頭,至少林劍騰的家人沒有放棄他。

「哦?這麼說你們是一夥的了,看來,要將你們完全消滅在這了,先從你們兩個開始吧。」木止鳴指著林劍鋒二人。

高寒用手捂住頭:「這貨誰啊!這麼白痴,居然能夠進來,他們兩個也是你們的同伴嗎?」

「額……」林劍鋒二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自己說什麼好,要說他們二人不是自己的同伴吧,但是二人的確是萬劍門的武者。

但,若說這二人是自己的同伴,但是他們在宗門之中又的確是林家的死地一方的人。

不過,這個事情卻被木止鳴解決了:「誰與他們兩人是同伴,將他們解決掉就輪到你了!」

「快走,這個木止鳴的實力非常的強,我們二人加起來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據說他的力量已經達到公子級了!」

林劍鋒說著,就與林劍川走到高寒的前面。

然後手中一閃,兩柄利劍出現在手中。

「就憑你么兩個,我兩招就能解決你們!」木止鳴說著殘忍的一笑,然後手中一閃,一柄明晃晃的黃色寶劍出現在手中。

看到此劍,林劍鋒一驚:「什麼,這是易劍公子木止戰曾經用過的黃金劍,它怎麼會出現在你的手中!」

木止鳴陰森的一笑:「這個問題恐怕要等到你死後去問閻王了!」

「可惡,據說此劍是下階寶劍中的極品,比我們手中的劍不知道強出多少!」林劍川有些不甘心。

木止鳴正想出手,高寒便說話了:「或許,他們想知道原因,並不需要問閻王,問你不就可以了!」

木止鳴瞥了高寒一眼:「等會兒才輪到你,不要這麼著急,等我殺了他們兩個……」

高寒嘴角微微上翹:「你應該沒有這個機會了,只要他掉一根汗毛,你們兩個的項上人頭就絕對不保了!」(未完待續。。) 在逃離戰場半小時後,陳寶昕回到鳳翔城,次世紀早已經給陳寶昕留下信息,幾個人在城市廣場的北邊匯合。

陳寶昕從北門進城,一到廣場便看見了次世紀一行人,幾個人並沒有想象中的沮喪,反而興致勃勃的在談論什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