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唰唰。

所有來這裡欣賞古董的那些名流富豪們全都被這種場面刺激的熱血沸騰,他們都渴望著看到屬於陳家和馮家的交戰,因為只要這樣,他們必然能夠從中獲利。

兩個大家族要是說和平相處的話,哪裡有他們吃肉喝湯的機會?最好是你們現在就開始掐架。一顆顆心臟就這樣噗通噗通的亂跳,代表著他們的炙熱渴望。

陳紅智眼珠開始轉動起來,手指同時不斷的變化著手勢,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只要他做出這些動作,就意味著某些人是要遭殃了。而如今的情況很明了,這人就是馮繼豪。

雖然說馮繼豪是馮家推出來的代表人物,但那又如何?像是他這種級別的人物,不知道被陳紅智做掉多少個,從而斷送掉大好前途。一流家族永遠都難以想象到超級家族的雄厚底蘊。

一個空有著智謀的陳紅智或許是沒多大的威脅,但要是說這樣的人背後有陳家當後台,有陳青祖這個家主撐腰的話,事情就會發生巨大改變,他所制定出來的計劃,將會發揮出難以想象的威力來。

「馮繼豪,你好自為之吧。」陳紅頂說完轉身就要從這裡離開。

「陳紅頂,我想不用我提醒你們,你們隨時都能離開,但某些人是絕對不能走的。關琦不能走,韓暢不能走,他們必須給我個說法后,才能從這裡離開。也沒多少,一千萬人民幣,只要他們願意賠償我的損失,我就當作這事沒有發生,也算是給你陳紅頂這個面子。怎麼樣?我給你的面子不小吧?」馮繼豪戲謔的調侃道。

穩坐釣魚台,掌握主動權。馮繼豪現在就是這種心情,在他看來萬事都已經控制住,沒有什麼值得畏懼的?

「馮繼豪,你這是自找的。」陳紅頂猛然轉身,眼中迸射出兩道冰冷光芒,他已經動怒。馮繼豪這樣做完全就是沒有將他當回事,自己還想著事後動手,現在看來沒有這個必要。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蘇沐沖著陳紅頂說道:「我這裡有剛才事發時候的所有畫面錄像,只要將這份錄像公之於眾,相信大家的眼光是雪亮的。我原本是想只要馮繼豪賠禮道歉的話,這事就算結束。沒想到他卻是如此糾纏不休,行啊,既然他這麼想要將事情鬧到底,咱們就陪著他玩玩唄。今晚我看是有媒體的記者在,這裡是你的地盤,你來做這事吧。我的要求只有一個,必須還關琦清白,必須證明韓叔的無辜。」

「好,我立即來安排」陳紅頂眼前一亮,就知道蘇沐是不會打無把握之仗。

只要有這樣的視頻證據在,搞臭馮繼豪是分分鐘鐘的事。

馮繼豪的臉色果然一變,狠狠瞪了一眼做這事的兩個職工后,心裡想著這個所謂視頻證據的真實性。是真的由,還是說蘇沐用來詐唬自己的,要是真的話,自己是絕對不能讓視頻證據流露出去,但要是說這是假的,自己表現得過於軟弱不正好是正中蘇沐下懷嗎?他不就是想要讓自己臣服在他的言語下嗎?

然而這種遲疑只不過是短暫出現一秒后馮繼豪就知道,自己其實根本就不必猶豫什麼。有猶豫的必要嗎?不管蘇沐說的話是真是假,自己都必須要當成真的來對待。要是說這事是假的,自己也就認了。但萬一是真的,後果不是他想要承擔就能承擔起的。

所以馮繼豪不加猶豫的說道:「算了,我也不跟你們計較了,就當我們的人不小心,倒了霉,你們現在可以走了。陳紅頂,我奉勸你們不要得寸進尺,要懂的見好就收的道理。」

「呵呵,見好就收?」

陳紅頂眼神玩味的掃射過來,「馮繼豪,我現在只有一個問題:我要是說現在宣戰,你敢應嗎?」(未完待續。。) 想去就去吧,我比你大那十幾歲,不會因為你在美國年,差距就縮小了,所以我永遠都是你的大叔。而且要是你想回來了,放假的時候回來便是。」陳銳淡淡說道,心中知道她那點小心思,她或許現在是有點喜歡陳銳,但這份喜歡卻經不起考驗,未來的她,無論是價值觀還是尋找男人的標準,都會隨著閱歷的增長而改變的。

程綺瑤泛起一抹狐狸般得意的嬌笑,轉瞬卻又收起笑聲,又有點患得患失道:「大叔,那等到我三十好幾,身後跟著個拖油瓶,你都四十好幾了,再叫你大叔,好像有點太肉麻了,你說是不是啊?」

「你要是覺得肉麻,叫我大爺我也不在意,不過能出國讀書,倒也是一個機會,老是在父母身邊,也實在是長不大,關鍵看你想學什麼?」陳銳板起臉說道。

「我想學心理學,不過想想還是放棄了,我可不想自己的心理將來出了問題,到時候你都認不出我來了。後來我想了想,還是報了工商管理,將來我的目標是要成為一個女強人。」程綺瑤脆生生的聲音傳來,內含一股神采飛揚般的自信。

陳銳一愣,這丫頭平日里沒個正經,各方面兼顧,學習成績也是數一數二的,屬於非常平衡的發展,本來在選擇未來的職業目標上,這種類型很難有定性,沒想到在對未來職業的把握上,她倒是一點也不含糊,立志成為女強人。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走?學校選好了沒?」陳銳打了個哈欠,隨口問道。

程綺瑤傳來一聲鼻音。似是對陳銳的反應有點不滿:「大爺,你認真點好嗎?人家都要走了,你卻連說著話都要睡著了。」說完,話鋒再一轉:「既然你都支持我去,那我就準備走了,大概還有一個周,學校也選好了,麻省理工。我現在去也有點晚,不過學校那邊我可以先在網上溝通,到時候,你可別忘了來送我,到時候我誰也不讓他們來,就你一個人來送我就行了。還有,走之前,你是不是要請我吃頓飯。也算是餞行之類的,最好是去錢櫃唱歌,這樣更好。」

「那好吧,既然你有要求。我再推辭,就顯得小氣了,過兩天我打電話給你,再專門約你吧。」陳銳淡淡說道。

「不是人家有要求,是你主動請我。」程綺瑤有點固執般地認真,小丫頭心性就是如此,在這個時候,她其實心裡依然是捨不得離開,但卻也蒙朦朧朧的明白。離開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大叔,我這一去就是好幾年,你可別忘了我們的兩年之約,兩年之後,我一定會回來找你,到時候你可要給我一個答案。還有。你也要遵守著約定,千萬別受悶騷女的引誘,不小心上了她的床,要時刻保持警惕,男人可都是下半身的動物。」程綺瑤的說話似是小媳婦在交待遠行的男人似地,殷殷切切。

陳銳一愣,哼了聲道:「你這都是從哪學來的,誰告訴你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弄得你好像經歷過好多事似的。」

「是我們老師教的,反正你就是要遵守和我之間的約定,你和別的女人有什麼事我不管。就是不能和她。」程綺瑤嬌柔發嗲,有點兇巴巴的霸道,但說出來的話仍然十分地悅耳好聽。

「司徒雅靜?」陳銳有點吃不準,那個害羞的如同舊時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腳女人般的女子,也會有這種論調。

程綺瑤嘻嘻笑著,得意說道:「怎麼樣,知道我們司徒老師地厲害了吧?你看看不管是唐小勇也好,還是黃毛五人也好,都不是什麼好東西。還就是我的大叔和別人不一樣,見到女人不至於兩眼放光。」

陳銳無語,心道她的理解和別人還真有點不一樣,按她這種說法,他不能算是男人了,他見到女人不會兩眼放光,只是因為他見過的美女實在是太多了。

「我困了,就到這兒吧,丫頭,你也早點睡覺吧。」陳銳再打了個哈欠,說完便不理程綺瑤在電話另一端使小性子的甜美嗓音,把電話給掛上了。

想想程綺瑤就要離開國內,陳銳心中竟然有幾分隱隱的失落,她在拉著陳銳出去玩刺激的時候,陳銳何嘗沒有體會到其中的樂子?對他而言,她是一味緩衝劑,生活就得有著這樣的存在,才會使得平凡地日子不平庸。

想著想著,陳銳漸漸的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樓下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嬌喝聲,他才慢慢轉醒,此時天光已經放亮。

疑惑的下了床,陳銳正要拉開房門,一陣腳步音迅速沖了上來,接著唐婉在門外氣鼓鼓的喝道:「陳銳,你出來,昨天晚上我喝醉了,是不是又是你幫我換的衣服?」

陳銳拉開門,打了個哈欠,看到唐

一身三點式地黑色蕾絲內衣,正氣勢洶洶的盯著陳銳一個枕頭,左手拿著一支拖鞋,腳上只穿著一隻拖鞋,嬌小白膩的小腳踩在地上。

因著這個姿勢,所以她的身體完全展現在陳銳的眼前,昨晚剛剛讚歎了她結實的小腰,現在一看,更覺白皙的腹肌圓潤有力,纖瘦的腰部曲線自然延展,使得屁股更是有種擴張感,那胸脯因為收起了束胸,所以怒峙而聳,將黑色的胸罩撐起一片天地,直面陳銳。

看著陳銳上下打量的眼神,唐婉這才注意到自身地窘狀,不由再一聲嬌喝,枕頭迅速的遮在胸前,舉著手中的拖鞋道:「昨晚是不是你替我換的衣服?按照我們家法守則第一條,你不得隨意踏入一樓,更不能進入我的房間,你現在違反了約定,罰你洗馬桶一個月。」

陳銳倚在門邊,沒搭理她,只是讚歎了一聲道:「小婉,你的身材好像比上次又好了不少,腰更細了,胸和屁股更大了,看來你的鍛煉方式更適合修身,繼續努力吧。」

唐婉的鳳目一瞪,正要把拖鞋扔過去,葉小凡站在樓梯下面小心的說道:「唐局,昨晚是我幫你脫的衣服,這身衣服也是我幫你換的。」

陳銳聳了聳肩,有些好笑的看著唐婉,她一愣,扭頭看著葉小凡,仔細想了想,然後把拖鞋放回腳底,接著深深看了陳銳一眼,這才轉身下樓,邊走邊說道:「小凡,一會你讓人開輛警車過來,吃完飯我們直接去局裡,今天好像市領導要下訪,我們去準備一下。」



她的性子便是這樣,一轉眼就把前面的事給自動過濾了,就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般。她的背影更是透著一股子性感,隨著下樓梯的動作,腰身一扭一扭的,穿小的內褲根本就包不住丰韻的臀瓣,讓陳銳再暗暗讚歎了下。

「知道了,不過我們最近還要對一些因公殉職的幹部家屬進行走訪,這也是每年一次的工作,這兩天你把日程定下來,我到時候再通知你。」葉小凡點點頭,開始提醒唐婉工作日程。

這兩人湊在一起,完全把這裡當成了警局,討論的也都是工作上的事,但唐婉基本上都是在聽著,葉小凡在不停的提示著她,並隨手記了下來。

陳銳泛起一抹笑意,心中寬慰了不少,最近經歷過狐狸這一系列的事之後,葉小凡總算是慢慢恢復了過來,不再有那種無心工作,悲悲戚戚的感覺了。唐婉更是把昨天晚上酒後的故事給忘了,一大早就投入了工作狀態。

「陳哥,下來吃早點了,今天我買了油條和豆漿,好好補充一下體力。」葉小凡在樓梯的拐角處,扭著脖子向陳銳喊了一聲。

陳銳應了聲,洗刷了一番之後,穿著背心短褲下了樓。餐桌上的盤子中擺著幾根油條,葉小凡一邊吃東西,一邊在筆記本上寫著東西。

「小凡,吃飯的時候就要好好吃飯,不要一心多用,工作的事,一會再整理就是了。你這人做事就是太細,老是縱容著唐婉,讓她現在啥事也做不好了。」陳銳拿起一根油條,咬了一口,制止了葉小凡的一心兩用。

唐婉恰恰在此時一身正裝從裡面走了出來,聽到陳銳的話哼了聲,有些不滿道:「這是我們局裡的事,你就不要多管閑事了,你以為我就整天沒事幹嗎?」

接著,她一屁股坐在了陳銳的身邊,輕輕喝了一口豆漿,慢慢皺起了眉頭,似是想起什麼事般,鳳目灼灼的盯著陳銳。

陳銳淡然喝了一口豆漿,有些警惕的問道:「你有沒有事做我不知道,也沒興緻知道,不過你現在用這種吃人的眼神看著我,是不是又在打什麼主意?」

「陳銳,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你和我說了很多話,你說上次是你從沙虎手裡把我救出來的,這事是不是真的?」唐婉難得的臉色微紅,低聲問向陳銳。

陳銳心中一頓,心道昨晚的事她竟然還記得,由此看來,她的臉紅應當是因為在陳銳面前哭而覺得不好意思,當然,這只是陳銳的想法,唐婉在想什麼,他完全不清楚。

「你做什麼夢我不太清楚,只是沙虎那件事,我記得是國際刑警救你的,和我沒什麼關係。吃飯吧,別再胡思亂想了,這不像你的風格。」陳銳搖了搖頭道。

唐婉再瞄了他一眼,這才垂下頭,喃喃道:「奇怪,那是一個很真實的夢,我總覺得好像是被你騙了。」 陳紅頂這話分量十足,態度無比強勢

馮繼豪神色一冷,雙眼眯了起來,真是年少輕狂,宣戰嗎?陳紅頂你知道你這樣做,會帶來什麼樣的惡果嗎?你怎麼就為了這樣的小事而掀起兩大家族的爭端?難道說不清楚你這麼隨隨便便,聽著很帶勁的話語要是不能兌現的話,會給陳家帶來何等羞辱?

而要是說兌現的話……嗯,根本不可能兌現的,陳紅頂不過就是陳家的第三代,在沒有繼承陳家家主前,不可能有資格做出這麼重大的決定。

「陳紅頂,你居然敢宣戰?你確定你能代表陳家宣戰嗎?」馮繼豪聲音無比陰森,宛如深冬的寒風。

「能代表陳家宣戰?」

陳紅頂嘴角浮現出些許奇異的笑容,不再理會馮繼豪,而是轉身沖著在場的媒體記者們揚起了手中的平板電腦,「我知道各位都是有正義感的記者,剛才發生在這裡的一幕,相信你們也都有所耳聞。這事其實另有隱情,牽扯到的是馮氏集團總裁馮繼豪的誠信問題,要是說你們敢秉著客觀公正的態度,公開報道這事,敢於擔當你們的記者身份的話,那麼我這裡有充分的證據,足夠證明這事是一場自導自演的拙劣戲劇。」

「諸位,這座商廈那邊有著一個小會議室,你們要是誰有興趣的話,就請跟我一起過去。我向你們保證,只要你們敢堅持真理,堅持一個記者的原則,那麼你們就會獲得陳家的認可。」

陳家的認可?當這個條件從陳紅頂嘴中說出來的瞬間,在場的記者就開始眼前發亮。陳家的支持認可啊,這絕對是前所未有的機會,只要他們誰能把握住。以後想要飛黃騰達是指日可待。

記者圈想要出名的途徑很簡單卻也很難做到,簡單說的是只要你有一手資料爆料就成,難做到的是不是說什麼料都能引人矚目,什麼料都能隨便爆的,但在港島陳家絕對是能博得眼球的大新聞。

「蘇哥,放心吧。我會安排妥當,你就不要攙和了。」陳紅頂沖蘇沐點點頭。

「好說。」蘇沐也清楚自己身份不適合攙和進去,自然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

一行人就這樣浩浩蕩蕩的往外走去。

馮繼豪臉色頓時變得難堪的要死,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把話都說到那種地步,陳紅頂還敢那樣做,這簡直就是赤羅裸的打臉。但面對著陳紅頂的舉動,他能做什麼?他什麼都做不了,惟一能做的就是趕緊想辦法將這事壓制住,否則真搞大了。就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想到依著自己的能量已經不足以讓陳紅頂畏懼,他就狠狠瞪了一眼蘇沐,疾步沖向前面的房間,趙青律怎麼都要為這事負責。

處於焦慮中的馮繼豪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蘇沐的重要性,他竟然連和蘇沐說話的心情都沒有,就這樣跑掉了。

「真是夠愚蠢的。」葉惜無奈的搖搖頭。

「何必在意這樣的人呢,咱們還是看看這裡的古董吧。」蘇沐微微一笑。

「好。」葉惜點點頭,挽上了蘇沐的手臂。

至於說到秦魚石和韓暢。他們也放下了包袱,安心陪伴著蘇沐開始遊逛起來。既然這事已經交給蘇沐處理。他們就沒有必要擔心會處理不好,如今最應該做的事就是看看蘇沐對這些古董有沒有想法。

說到底他們還是離不開自己的本行,想要從蘇沐這個古董行家的身上琢磨出來東西來。正所謂學無止境,三人行必有我師,不是說依著他們現在的才學就沒有必要再求知了。

叮咚。就在蘇沐他們隨意閑逛的時候,他的私人手機忽然響起。借著一個空隙,他拿出來掃了一眼。是個微博的通知聲,一條消息隨即躍進蘇沐視野中。

而在看到這條消息后,蘇沐原本愉悅的心情多出一絲陰霾。這條消息是一個叫做一腔熱血的網友發過來的,說到這個一腔熱血還是有些故事的。自從蘇沐開通官方微博后。這個一腔熱血的網友就引起他的興趣。

因為只要是一腔熱血提出來的意見都是中肯的,反映的問題都是客觀存在的,沒有一絲添油加醋,他的每句話都是有針對性,都是能夠結合現實而振聾發聵的。

久而久之蘇沐就對他開始關注起來,雖然說兩個人還沒有見過面,但蘇沐卻清楚,能夠以這樣的名字當作網名,在現實生活中,對方也必然是個有正義感的人,最起碼是個思想品德過關的同志。

而這條消息的內容還頗為觸目。

「蘇市長,我向您舉報一件事,這件事我認為是必須要解決,不能置之不理的。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在咱們嵐烽市的蝶縣有個鎮叫做破繭鎮,那裡面有個村子叫做桑葚村。我想說的就是這個桑葚村的事。桑葚村裡面有個農民叫做劉廣軍,他在自己的耕種用地中私自建設房屋不說,在被人舉報后,非但沒有任何悔改的想法,還讓自己的老娘擋在房子前面撒潑。」

「因為這樣胡攪蠻纏,讓執法人員也有點不好處理,拖了幾次,這事就不了了之。當初他老娘給出來的說法是這樣,我的孫子要娶媳婦,要是說沒有新房的話,人家就不會嫁過來。村裡面要是說能夠給我劃分房基地的話怎麼都好說,但村裡不是說沒有辦法做到嗎?既然你們做不到,我就在我自家的耕種用地中蓋房娶媳婦,你們憑什麼攔著我蓋,誰要是攔,我就跟誰拚老命?」

「這麼一來,村裡面好像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也就對這事不再去管。你說要只是這樣的話也就算了,但這只是一個開始,因為他家在耕種用地中蓋房沒事,其餘村裡的人也都開始效仿。這樣帶來的一個惡果就是,耕種用地竟然變成了房基地。這就讓那些沒有蓋房子的人心理不平衡,如今農村施行的是三十年土地不變。」

「現在桑葚村差不多已經過去十六年。再有十四年就又要動地。您說到時候再分地的時候,是給這些人分不分地?分的話,其餘人肯定是不滿意的,憑什麼他們在自己耕種用地上蓋房后,還要來分我們的地?但要是說不分的話,好像也沒有這方面的明確政策。我認為這事必須要有個明確的態度。是絕對不能拖延的。」

蘇沐若有所思的轉動手機,腦海中開始不斷的剖析起來。

一腔熱血的話說的沒錯,這種事是現在很多農村都面臨的一個現實性問題。其實想要解決的話很簡單,那就是杜絕這種私自建房的行為,這樣的話,即便是以後分房也不會出現麻煩事。

但如今的關鍵是,這事已經出了,那就必須想辦法去解決。

蝶縣,蠶繭鎮。桑葚村,劉廣軍。

蘇沐知道蝶縣是嵐烽市的一個縣,之所以叫做蝶縣據說曾經有個古老的神話傳說與之有關。這個縣好像在派遣的村官和第一書記中,應該也是被覆蓋在內的,這個桑葚村發生這種事,怎麼就沒有聽那裡的村官主動彙報過?

叮咚。

就在蘇沐這邊琢磨的時候,一腔熱血又發過來一條信息,這條信息更加驚人。

空間辣女太剽悍 「蘇市長。我認為你要是有時間的話,最好親自來桑葚村一趟看看。我收到可靠消息,蠶繭鎮這今天就有專門的督查小組過來調查這事,要是說確定是真事的話,鎮上會派遣執法人員過來拆除。但劉廣軍家已經做好準備,只要他們敢過來就會和他們死拼到底。我擔心會出現什麼不必要的流血衝突,所以說請你要是有時間的話。請關心關心吧。」

流血衝突?

當這四個字出現后,蘇沐眼皮一陣跳動,真的會這樣嗎?

「一腔熱血,我能知道你是誰嗎?」蘇沐想了想回過去一條信息,發生這種事他不是說不能回去。但他必須確保消息的真實有效性。要知道現在是十一期間,蠶繭鎮政府應該是處於正常休假中。

難道說真的有誰會那麼勤快到連休假都不要,會在這個時候做出來這種事情嗎?他們這麼做是因為公事,還是說因為私事?

這裡面有沒有其餘貓膩?這些內幕一腔熱血又是怎麼知道的?

那邊倒是沒有任何停頓的意思,很快就發過來回復。

「蘇市長,我以為你對我的身份就不會好奇,沒想到你還是詢問了。我能告訴你我的身份,這原本就沒有什麼是值得掩蓋和隱藏的,我叫做李金榮,是咱們嵐烽市一名退休的老幹部。我以我的黨性向你保證,我所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因為我老家就是蝶縣桑葚村的,我不想我的老家有任何負面新聞發生。我希望我落葉歸根的桑葚村,是一個我記憶中和平安詳的鄉村。」

李金榮?

蘇沐微微錯愕,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聽到的這些建議竟然是李金榮提出來的。這個李金榮蘇沐是知道的,他的身份也不像是他說的那麼簡單,他是以副市長的身份退休的。

李金榮就是嵐烽市以前的副市長。

這種人說出來的相信是絕對不會有錯誤的,他是不會拿著黨性原則來糊弄自己的。而且就蘇沐所知,李金榮在執政期間,是真心為民做過幾件好事的,官聲也是不錯的。想到他以前所給出來的建議,蘇沐心底釋然。

難怪李金榮會說出來那麼多行之有效的建議,沒想到一腔熱血就是他。

「金榮同志,你瞞我瞞的可真夠嚴實的。既然知道一腔熱血是你,那麼我自然會相信你說的這些話,我現在就立即動身趕往桑葚村,要是說可以的話,我希望在那裡能見到你。」(未完待續。。) 唐婉和葉小凡上班了,陳銳突然覺得有點無事可做了,他想了想,記起昨天老謝曾經提示讓他去醫院換紗布,畢竟以老謝那半生不熟的水準,也就只能是應應急,用起來有點差強人意,這時他自然而然想到了謝清蘭,有一段日子沒聯繫了,以她清冷的性子,基本上不太會主動和陳銳聯繫的,除非是有什麼試驗或者手術之類的事情。

出了門,陳銳先去買了個手機,等他裝好后,才發現收到了十幾條未讀的簡訊,有燕赤雪發的,也有程綺瑤發的,最後一條是昨天晚上謝清蘭發的,只有短短几行字:陳銳,晚上有空嗎,我想請你吃飯,我們有段時間不見了。

陳銳搖了搖頭,心道事情總是這麼巧,在手機壞的時候,總會有這種遲來的簡訊,不過她找自己,十有**是為了繼續搞試驗。隨手撥通了謝清蘭的電話,電話里傳來她冷冷的聲音:「陳銳,你昨天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我怎麼樣也聯繫不到你?」

「出了點小事情,手機進水了,剛買了新的,一會我去你那兒一次,身上有點小傷讓你幫著處理一下。」陳銳淡淡道,她的性子雖然清冷,但還是會關心別人的。

謝清蘭的聲線沒有任何變化,輕輕應了聲,接著道:「那你快點過來吧,我等你,中午一起吃個飯吧,我請你。」說完,她的聲音突然變化了一下,就如同是在學著說話的孩子般,聲線中透著幾分被稱做焦急的情緒:「你受傷了?很嚴重嗎?要不要我開車去接你?」

「不用了。和兩年前那次相比,是可以忽略不計地小傷。」陳銳剛剛說完,突然眉毛一緊,有些吃驚的問道:「清蘭,你的聲音……你現在也明白這種感覺了?」

「最近我正在接受儀器的輔助治療,效果雖然不明顯,但還是有一定的作用,我對自己關心的人。能夠產生出那種書裡面所說的部分表情了。」謝清蘭的聲音又恢復了清冷,接著話鋒一轉:「你快點過來吧,本來昨天晚上我就發現自己有點改變了,想約你出來慶祝一下,你也知道,我只有你一個朋友,沒想到你又受傷了,那就今天中午慶祝一下吧。」

陳銳應了聲。掛上了電話,然後長長吁了一口氣,心中十分舒坦,這千年冰山總算是化開了一角。雖然是毫不起眼地進步,但也算是讓人有點期待了,不過在陳銳看來,這種清冷變不變化倒無所謂,反正他也適應了她的那種處事方式。只是她最後說的那句,我只有你一個朋友,更是讓他感嘆了一會,這樣的女人,註定是寂寞的。

車子上了高架。沿著內環一直轉到中環,半個小時后,便到了天愛醫院。他仍然是背心褲衩,腳上是一雙拖鞋,就這樣一副居家男人的打扮進了院長辦公室,一路上吸引了不少護士們的側目注視。

謝清蘭正在辦公桌上寫著東西。並對著身邊一名護士交待著任務,看到陳銳進來,她馬上站起身來,先對護士打了個招呼:「你先等一下,幫我一起看看這位先生的傷。」說完,她快步走到陳銳地身邊,一眼就注意到他後背上裸露出來的紗布,清秀的眉毛皺了皺,冷冷道:「陳銳,把背心脫了。你這紗布怎麼纏的,一點技術含量也沒有,我先替你拆了,再讓我們護士替你重新打一下。」

剛才和謝清蘭說話地那名護士先應了聲,然後和謝清蘭兩個人慢慢替陳銳把紗布給拆了,他後背上的傷雖然不重,但面積很大,有如破開的水痘般,一片模糊,看著這種模樣,謝清蘭搖了搖頭,對護士交待了幾句,這才讓陳銳趴到一側的沙發上,背部朝上,她則靠著他坐下,冷冷道:「這傷雖然不重,但如果治療不當,也會出很多的問題,你的性子一點也沒變化,還是這麼衝動,以你的身手,我相信這不會是意外,一定是人為造成的,現在你已經退隱了,也該收收心了。」

「先別管我,你的問題究竟有什麼進展?」陳銳側頭看向謝清蘭,有些好奇地問道,這個如同冰山般陰冷至骨髓的女人,怎麼就會發生這種變化。

謝清蘭的縴手按到了陳銳的肩頭,替他檢查著傷口,並慢慢說道:「我的問題估計是沒有徹底解決的辦法了,我這種變化已經到了極限,至少在表情上能夠和心裡地感覺互應了,就是讓我能夠有一些基本的心緒變化,再不可能有別的進展了,更不可能讓我改變排斥男人的想法。但對我來說,這已經足夠了,這就是進步,而且這種變化,我還沒有熟練掌握,等我完全掌握了,我就心滿意足了。」

陳銳聽著她話語間透出的那種喜意,心中一陣的感慨,她只不過是在心緒上有點變化,能產生諸如喜怒哀樂之類的情緒變化,雖然現在還沒有掌握,但至少是有了希望,至於她對男人的排斥感,卻並沒有任何的改善,但就算如此,她也已經心滿意足了,這讓陳銳暗嘆一聲,她的要求真地很低。

護士再次回來了,謝清蘭取了一條潔白的毛巾,那顯然是她平日里洗臉用的毛巾,在一盆生理鹽水中泡了泡,接著擰乾,開始替陳銳擦洗後背。

她的指尖很細,雪白的手指和陳銳小麥色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滾動間,毛巾上沾上了絲絲的血跡,但陳銳卻覺得後背一陣的舒服,雖然有些疼痛,但更多的舒服感覺卻隨之而來。

那名護士正在慢慢倒出一些藥膏,準備替陳銳塗抹後背,看到謝清蘭的動作,她的眼角浮起一種掩藏不住的驚訝,要知道謝清蘭從來不和男人在一米的距離內接觸,現在她不僅就坐在陳銳地身邊。還把自己洗臉用的毛巾在他的背上滾來滾去,她的潔癬也是在醫院中出了名,所以護士臉上的表情十分精彩,眼睛似是都要掉出來了。

「謝院長,你的病……」護士終是忍不住,低聲問道,眼睛瞄過已經變得十分乾淨的陳銳後背。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