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唐可馨一臉懵逼地看著阮小梅在那傻傻地站著,她的腦海中莫名浮現出一種不知名的快感,不過僅僅是稍縱即逝罷了。

直到後來又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唐可馨才猛然間意識到,她此刻的潛意識裡沒有她想象的那麼大度。

說時遲那時快,東方豪宇邁步下樓,幾人黑衣保鏢照舊跟在身後。

「在聊什麼,居然還哭了?」

突然聽到東方豪宇那具有辨識度的嗓音,阮小梅和唐可馨這才抬頭望去。

兩個女人默契地交換了一下眼神,俱是有些不敢置信。

顯然都意識到這應該不是東方豪宇一貫的風格,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種地方?

倘若說她們在私人會所亦或者高檔的餐飲中心見到東方豪宇倒是不足為奇,可是這冷不丁地出現在人流竄動的百貨商場,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東方豪宇目光一頓,在唐可馨身上只是稍稍停頓了片刻,就將好奇的目光移向了阮小梅。

唐可馨趕緊碰了下阮小梅的胳膊:「問你呢,怎麼哭了?」

被突然觸碰到的阮小梅,顯然沒法再繼續裝傻充愣。

只見她的臉頰唰的一下子就紅了,甚至有些慌亂的低下頭來,都不知道是該繼續上樓,還是轉身離開。

她可不會天真地以為東方豪宇出現在這裡只是偶然,只是有些搞不懂唐可馨為何要忽悠她來百貨商場?

按道理說她們倆因為喜歡東方豪宇的事情,應該會分道揚鑣才對,可是這冷不丁地出現在商場這種人多密集的地方,還真是有些古怪。

東方豪宇見阮小梅存心迴避他,頓時有些怒火中燒,又邁步下了兩節樓梯。

阮小梅的海拔原本就不高,再加之東方豪宇又處於居高臨下的位置上,使得阮小梅在氣勢上弱爆了。

想必是不想讓氣氛太過於尷尬,所以唐可馨突然上前挽住了東方豪宇的胳膊,然後拽著他往樓下走去。

「鬆手!」東方豪宇猛然甩開了唐可馨的手臂,回頭去看呆愣在原地的阮小梅。 武親王府,方昊天回到府上,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了方真。

此時的方真正在打點府上的大小事務。

畢竟他是方昊天的奴僕,唯一帶著的心腹。所以說,方昊天的大小事務都是自己處理的。

方真很清楚,以後武親王府只會更加強大,人會越來越多,方昊天當然沒有時間去親自打理王府,這事得方昊天最信任的人來做。

方真很有信心,他就是方昊天最信任的人,所以他要當仁不讓,王府大官家他就是不二人選。

方真如今就已經把自己當做王府的大管家了,即使沒有方昊天的命令,他也是方昊天唯一能夠倚重的心腹,沒有任何區別。

為忠奴,不能為主分憂,不能讓主人後顧無憂,那就是廢物。

正當方真還在處理這一些事情的時候,一個人很快的就出現了。

仔細一看,蘇小婉穿著一身婢女的衣服出現在幫忙的隊伍中。

這一下可把方真給嚇壞了。

方昊天上朝之前可是囑咐過,不能夠讓蘇小婉參加各種重勞動力的活計。人家雖然自降身份,但你也不可以蹬鼻子上臉,不然到時候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方真自然也很清楚,雖然蘇小婉是自願,可是背後依舊是鎮東大將軍蘇護。

現在武親王方昊天的實力是有,可是勢力壓根沒有多少,要想趁著現在的實力在打拚,爭奪帝位,那叫做作死。

所以方昊天自然需要安頓好蘇小婉,怎麼也不能夠讓蘇護覺得方昊天對蘇小婉不好。

作為蘇護大將軍的唯一的女兒,掌上明珠,如果不好好的對待,瘦了黑了或者是病了,怕是對於方昊天拉攏蘇護大將軍不利。

方真趕緊就上去了,搶過蘇小婉的東西,聲音中帶著哀求:「哎喲,我的姑奶奶啊!您還是趕緊去休息吧。這幾日憔悴的,王爺看見了也會心疼的,到時候指不定就責罰小的了。」

方真的話讓蘇小婉感覺心中一甜。這話的意思不就是方昊天的心中有她的位置嗎?

這就讓蘇小婉彷彿吃了蜜似的。她緩緩退開,雙手搓著自己的裙裾嬌羞不已。

方真看著蘇小婉離開,趕緊囑咐剩下的人說道:「聽著,以後不管是有什麼事情,絕對不允許蘇小姐幫忙,否則你們一個個都要挨板子!」

「聽明白沒有?」方真一臉兇惡的說著,嚇得眾人紛紛的點頭稱是,不管隨便的反抗。

滿意看著如今的模樣,方真趕緊繼續指揮做事。

正當整理得熱火朝天的時候,方昊天突然出現了。

剛剛從朝堂上下來,方昊天就趕了回來,因為現在的他實在是對人皇的做法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所有事情都已經被對方的棋子堵死,自己現在已經不是互相追擊博弈,而是被對方的棋子堵死的棋子。

想要跳出棋局,最好的辦法就是成為和對方博弈的人。

否則自己如今算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了。

今晚的宴會一定要去,不僅要去,還要開始準備好隨時面對的刁難,以及戰鬥。

雖然戰鬥不多,可是需要更多腦力上的戰鬥。

那些人到底會怎樣對付自己?

無從而知。

可是能夠知道的就是,他們絕對把自己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人皇啊!人皇!

方昊天的心中感慨著:「既然如此,那麼今晚的招我接了。」

方真看到了方昊天,趕緊就過來說道:「少爺。」

方昊天點點頭,看了看正在打掃的眾人,隨後說道:「大家辛苦了,掃乾淨太好,不要太勞累了。」

武親王府,小院。

方昊天剛剛坐下,蘇小婉就端著一盤瓜果飲食到了方昊天的面前,盈盈一拜:「王爺,上朝這麼久您也餓了吧,先吃點東西填肚子,別餓壞了!」

蘇小婉的話讓方昊天心中一暖。似乎自己在這樣艱難的戰鬥之中還有幾個人正在關心著自己是一種幸福。

只是他真的不能接受她啊!

方昊天內心暗嘆,道:「你也坐吧,不用這麼生外。」

蘇小婉才坐下,方昊天就給她倒茶。

蘇小婉心中一驚,正要打斷方昊天的動作,可是方昊天先一步說道:「好了,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但是你是蘇護大將軍的女兒。不管如何,你永遠不是一個婢女。」

方昊天說著,蘇小婉的心還是忍不住一驚,最後面色漸漸變化,十分的黯淡模樣。

情緒不高的喝著方昊天給她的茶水,隨後目光緊緊盯著方昊天。

方昊天沒有說話,也只是靜靜的喝著茶。

兩人一杯接著一杯,緩緩的喝著,沒有說話,直到天漸漸暗淡了。

站起來,方真已經出現在了方昊天的身邊。

「少爺,太子府送來的請柬。」

大紅色的請柬上帶著滾滾襲來的龍氣,方昊天目光緊緊一沉。

這個太子,還真是這麼快就對自己出手了。

緩緩的將這一張請柬一捏,驟然間,一片金黃色星輝閃爍。

方昊天站起來,目光幽幽然的看著這個剩下的請柬。

雖然光芒不錯,可是潛藏其中的殺機已經被震碎了。

「好了,你去備馬,我馬上就去太子府。」

方昊天將請柬收起來,漫步離開,一句多餘的話都沒有留下。

蘇小婉見到這一幕,更加失望了。在方昊天心理,真的都沒有自己的地位嗎?

她要的不僅僅是尊重那一點地位,她要的是另一種地位。

獨自一人離開,形單影隻,遠遠望去,寂寥落寞。

我只想做藥師啊 見到這一幕,方真只能搖搖頭。

方昊天到底喜歡誰他不清楚,但是方昊天決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這也是事實。

現在沒有接受蘇小婉的心意,就好像是為了讓她知難而退。

不過蘇小婉有沒有就此放棄,他也說不準,指不定就是突然奮起直追,發誓要把方昊天拿下,讓他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呢?

方真也沒有出言挽留蘇小婉,只是趕緊去準備了。

……

回到自己的庭院中,蘇小婉看到了一身甲胄,英姿勃發的女將軍,蘇若。

站在蘇若的身邊,還有兩個奉茶的侍女,一張張俏臉都很粉嫩,面色上總是帶著羞澀的意思。

看到這裡的模樣,蘇小婉心也是一怔,似乎方昊天沒有說錯,自己的終究不是什麼婢女,因為背後的父親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要是真是婢女的話,相信不用多久,蘇護也會提著刀親自上門來討一個公道。

蘇若一看到蘇小婉,頓時驚喜的追上來,拱手行禮:「小姐。」

「蘇若統領無需多禮。」蘇小婉擺擺手,有點疲憊的說著。

蘇若怔了怔神,心道:好像在這裡沒有多大的事情坐吧,為什麼小姐會這樣的疲憊。

頓了頓,她再一次打量了蘇小婉。這才發現,蘇小婉的衣服居然是一件婢女裝。

「混蛋!」

蘇若憤懣不已,身上的煞氣熊熊爆發。

蘇小婉原本疲憊的模樣,瞬間就被蘇若的反應嚇得心中一抖。

「蘇將軍,你這是做什麼呢?」蘇小婉震驚的說道,「怎麼突然生氣了?」

蘇若咬牙切齒,怒氣不減:「小姐!這個方昊天著實無禮,居然讓你穿著婢女的裝束,還去做各種粗活。實在是該碎屍萬段!」

蘇小婉一驚,這下可是知道了蘇若誤會了!

如果不能夠解除這樣的誤會,怕是方昊天就要陷入被動之中。

於是蘇小婉趕緊說道:「蘇若將軍,這件事情是我自願的,你最開始就去營救父親了,自然不知道我遇到的事情。」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讓您穿著婢女的服裝來做這樣的事情啊!」

蘇若的怒氣,讓蘇小婉終於是知道,為什麼方昊天一直不讓她穿了。要是被人誤會了,有心人或者關心他的人隨便一作梗必然會將事情放大。

蘇小婉伸手拉住已經要衝出去的蘇若,說道:「好了。我就是穿著婢女的服裝,我想接近武親王,但是他不願意,所以我才會覺得疲憊。」

蘇若聽著,突然就停了下來,目光中帶著驚詫。

「小姐,你為什麼要這麼想?」

「您這樣的想法,要是讓將軍知道了,必定會很生氣的!」

蘇若的話讓蘇小婉點點頭,只是很快的她又搖頭說道:「方……武親王殿下讓我一直很著迷。我……我已經容不下其他的人了。可是他一直都是平淡的模樣。想要接近他,成為他的貼心之人,我只能想到變成婢女,這樣……這樣……」

說著說著,蘇小婉完全沉浸在失落之中,雙目漸漸紅了起來。

蘇若看著心中大驚,趕緊摟住蘇小婉顫抖的嬌軀,聲音中帶著憤怒:「為什麼那個男人這樣的混蛋!難道還有比小姐您更好的女子嗎?居然對您的付出視而不見!」

蘇若的話,讓蘇小婉的心更加疼痛了。

雖然蘇若沒有親眼目睹現場,但是卻也三言兩語的將所有的事情講明白了。

一針見血的表現了蘇小婉的無奈。

也讓蘇小婉的心十分的沉重,因為這一切實在是太痛苦了。

一直付出而得不到重視,蘇小婉的淚,驟然落下。 阮小梅大驚失色地看著唐可馨順勢倒下了樓梯。

於是伴隨著一聲「尖叫聲」,百貨商場很快就熱血沸騰了起來。

東方豪宇冷眼看著意外發生,即便意識到什麼,也已經於事無補。

「阿豪,你別生我氣了好嗎?好痛……」唐可馨說出的話帶著前所未有的軟糯和委屈,很容易讓人誤會是兩個情侶間鬧了矛盾。

原本井然有序的場所,突然間變得凌亂不堪,甚至有無數台閃光燈沖著阮小梅和東方豪宇瘋狂地閃爍著,就連不遠處的阮小梅也未能幸免於難。

東方豪宇恍然大悟,看樣子那個匿名電話有問題,而那個始作俑者很有可能就是正在上演苦情戲碼的唐可馨。

他剛才只是甩開了她的手臂,還不至於將她推下樓梯。

看樣子這個女人還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莫非她就不怕貪心不足蛇吞象嗎?

「可馨,你沒事吧?」

阮小梅出於本能地想要下樓去看唐可馨,卻被東方豪宇猛然拽住了胳膊。

「快放手,我看她傷得不輕。」阮小梅眸底劃過的慌亂倒不像是偽裝,否則這演技也太逆天了。

「阮小梅你冷靜一點,我們被人算計了。你和她同框出現,只能讓事態演變的更糟!」

東方豪宇言簡意核地說了幾句,然後趕緊將阮小梅推給了他身後的一個保鏢,示意他帶著阮小梅先行離開。

而東方豪宇身後的其它保鏢則是訓練有素地跑下樓梯將圍觀的眾人攔截了下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