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哼!你們這些製造出來的次品,還能有多大的能耐!”喬娜一合手中金色的軟劍,直刺自己身前的一名生化戰士,也沒管着幾人的站位是什麼圖案。

金色劍光帶着犀利的風聲,席捲向這名生化戰士的小腹,不管什麼陣法或者站位,只要能成功殺掉一人,多強的陣法也會失去效果。

“哈哈!你這個丫頭,還是乖乖的跟我們回去吧,要不然只是徒勞的掙扎!”這名生化戰士一陣難聽的奸笑,口中的腥臭之氣隨之傳出,他看到劍光好像一點都不急的樣子。

劍光馬上就要刺到,這名生化人,一橫黑色長劍,隨着他爆發鬥氣的同時,另外的那幾人也一同爆發這鬥氣。

黑色鬥氣連在了一起,迅速組成了一個六芒星的清晰圖案,一股陰暗的氣息向兩人壓來!

喬娜的寶劍這時,和這人的黑色長劍撞擊在一起,感覺一股滔天的鬥氣向自己涌來,把手中的軟劍直接震碎,喬娜一聲殘呼向後倒去。

“喬娜!”蘭德斯沒來得及組織,中間有厚厚的黑色鬥氣組成的六芒星相隔,想救也不太可能。

“啊!”蘭德斯看見這一幕心中怒氣上涌,催動手中的金龍的咆哮,一記有力的豎劈,直奔當着自己的生化戰士。

“沒用的!着是個新研製的陣法,叫六芒連相劍陣,在減震中的人員,可以統一支配鬥氣的,也就是說你沒有勝過我們八個人的鬥氣總量,是沒辦法戰勝我們的,那個丫頭我們要活捉回去!”

這名生化戰士絲毫沒有吧蘭德斯看在眼裏,並把實話全部說了出來,眼神裏帶有一種不消的神情,視蘭德斯爲空氣一樣。

蘭德斯聽到此番話語,心中也是一震,在怎麼自負,也不可能勝過同級別的八個人,可是手中寶劍並沒有停止!

“找死嗎!”這個生化戰士一橫寶劍,豪無力到的去和蘭德斯對斬。

“啊··!”一聲大喊震驚了全場,本以爲必勝的生化戰士被力劈爲兩半,但蘭德斯嘴角也有血絲溢出。

這一切都在蘭德斯的計劃之中,力劈了這名生化人,不是因爲鬥氣真的強過了這八人的總和,而是佔了武器和防具的大大便宜!

當兩把劍交割在一起時,金龍的咆哮的特性是,可以斬斷一切不如自己的武器,毫無疑問的黑色長劍被站爲兩段的同時,生化人也跟寶劍一樣被劈成了兩段。

但這個陣法的確是能把,他們所有人的鬥氣結合在一起,在劈碎生化人的同時,蘭德斯遭受到了鬥氣的劇烈衝擊。

要不是同樣身爲史詩級別的鎧甲,大地的擁抱保護着蘭德斯,恐怕這會死去的就是哦蘭德斯自己了。

就算有史詩級防具的保護,這一下也將蘭德斯震得不輕,晃了好幾下才站定,五臟跟翻江倒海一樣!

但更難受的是剩下的七個生化人!

由於八個人共同組成了,一個完整的陣法,但突然之間失去一人,陣法立刻消失,生化人頓時一驚,露出了許多空擋,鬥氣的反噬也使得他們個個帶傷!

蘭德斯急忙對倒在地上大口喘氣的喬娜喊道,“喬娜你快跑,找個地方等我!”

蘭德斯隨着說話的同時,大寶劍一晃本來土黃色的鬥氣,一下轉換成了冰雪鬥氣,這使得剛要從新發動陣法的生化人們爲之一愣!

就在這一愣之際,蘭德斯寶劍高舉,劍尖上亮起一團星辰之光,這團光芒迅速擴散,最後在劍刃上形成了一個一米的冰鏡。

着面冰鏡玲瓏剔透,寒氣四溢,使得場上的溫度驟降。

“冰鏡”

Wшw★ тTk ān★ ℃o

蘭德斯高喝一句,寶劍一甩冰鏡如同白色利劍向前飛去。

“啊!”一聲慘叫響起的同時,蘭德斯脖子青筋暴漲的高聲喊喝,“你還不快走,我自己能夠脫身,你不走咱們就要一塊死!”

喬娜看到自己身後的生化人一愣,接着這個機會,身子迅速一轉,兩腳蹬地,一道金光躍出陣法,三晃兩晃消失在森裏之間。

“可惡!追!”有一人大喝一聲就要棄蘭德斯,去追喬娜。

“還想跑,你們的對手是我!”蘭德斯大喊一聲,衝到離自己最近的一名生化人身邊,舉報件橫切過去。

“真是難纏,就先把他幹掉!”

生化人穩定下來從新組成六芒星,發動了陣法!

但蘭德斯這一擊很切,眼前的生化人沒有硬接,之間的種種看了個個清清楚楚,怎麼還會犯同樣的錯誤。

只是刷出一道黑色劍氣,逼退蘭德斯。 兩道黑色劍氣,一前一後夾擊蘭德斯!

蘭德斯橫移一小步,擺開金龍的咆哮左右開弓,刷出練高冰系劍氣,在中途阻截射來的鬥氣,這樣的襲擊蘭德斯已經躲過很多了。

雖然對方損失了兩個人,但六個人的鬥氣總量,也是非同小可,在想近身斬斷對方的武器,根本不可能,對方只用一道道劍氣攻擊,根本不給己身的機會。

蘭德斯在黑色劍氣的轟炸中,來回躲閃但空間是有限的,不可能逃得出對方的陣法包圍,在這樣下去,只能是含恨而終的。

“這可怎麼辦?君王這種陣法沒有什麼缺點或者弱點嗎?”蘭德斯體力堪稱不俗,可就這樣疲於奔波也是力不從心。

“只有是陣法都有缺點,只有大小之分,這種陣法更是明顯,他的缺點在於彼此的鏈接,你只要動用你最強一擊,切斷他們的聯繫,就有可能中斷主角兒個陣法!”暗夜君王不愧是陣法大家,一下就從蘭德斯的描述中招到解決的辦法。

蘭德斯環顧四周,黑色鬥氣組成的六芒星在身邊滾動,六名生化人在六芒星中穿梭,沒有特定的位置,但黑色鬥氣沒有截斷的地方。

“看樣子只要截斷鬥氣的傳輸,就能打開這個陣法,可是六個人的鬥氣我怎麼才能斬斷呢?”蘭德斯心裏想着辦法,可身體沒有閒着。

在一道道黑色劍氣中游走,每當要靠近一個人的時候,總會有多道劍氣襲擊而至,被迫只能再次退到中心。

就這樣蘭德斯只能被動躲閃。

忽然之間蘭德斯急速前進,直奔眼前的一名生化人而去,可當蘭德斯剛剛啓動,眼前又殺一名生化人,兩人急忙甩出兩道劍氣,這個時候左面的敵人也射出一道劍氣。

可蘭德斯好像沒有躲開相似,三道劍氣全部命中,“轟隆隆”的爆炸響起,把蘭德斯掀飛出去四五米。

這時的蘭德斯已經離,最近的一處六芒星邊緣很近了,黑色鬥氣組成的六芒星壁幾乎可以看到。

生化人怎麼可能放任蘭德斯離邊緣如此之近,在黑色都其中一閃出現了一道身影,舉寶劍簡要向蘭德斯斬來。

可蘭德斯詭異的一笑,抹掉嘴邊的血漬,從地上彈跳起來,“小乖看你的了,出來吧!”

不明所以的生化人怪異的看着蘭德斯,可受傷並沒有停下,一劍直取蘭德斯前胸。

忽然之間從蘭德斯丹田上冒出一個巨大的虎頭,猙獰可怕,把正在進攻的生化人着實嚇了一大跳,趕忙停住攻擊做了一個防禦的姿勢。

巨大的虎頭裏發出的竟然是一聲龍吟,虎頭一震之間一道白光從蘭德斯身體而出,一個裝死老虎的鬼物出現在場上。

“小乖快和我合體,快!”在蘭德斯焦急的心神催促下,小乖的大眼睛很是不情願的意思,不過一聲龍吟後,又反向蘭德斯撲來。

生化人眼睜睜的看着,小乖衝進蘭德斯鎧甲當中,鎧甲本身起了極大的變化,厚度增加了兩倍,渾身被冰雪覆蓋,巨大猙獰的虎頭印在前胸,兩隻似乎是龍爪一樣獸爪,搭在肩頭,一絲絲寒氣透過鎧甲發出,使得周圍溫度一降再降。

“哼!是你們的死期了!”蘭德斯冷哼一聲,白色的冰系鬥氣似乎增強了千萬倍,一眼看去都成爲液體狀態。

液態的鬥氣擴展到三米的時候停了下來,逐漸的形成了一個規則的圓形護罩,把蘭德斯還有那名生化人,還有身前的黑色鬥氣牆,都籠罩在內。

“什麼,你猜大劍士怎麼可能有領域呢?”生化人感覺自己鬥氣被壓縮到很低的地步,身體動起來非常的艱難,表面也結了厚厚的一層冰霜。

蘭德斯開啓了自己領域,在領域和黑暗鬥氣牆體交匯的兩處地方,黑色鬥氣好像要截流一般,微弱的幾乎成了通明,這就說明領域內的這個陣法,和外面的聯繫已經降低,降到極爲微弱的地步。

蘭德斯和小乖合體,也能激發出土系、水系,由於暗系沒有領悟所以不能激發,蘭德斯選擇了最爲熟息的冰系。

金龍的咆哮高高舉起,領域內的冰系鬥氣開始翻滾不休,向寶劍之處聚集而來,劍尖處出現了一枚閃亮星辰,成爲這些鬥氣的核心。

就在冰鏡在劍刃上形成之時,突然蘭德斯大喝一聲,竟然出現了第二枚星辰,在劍刃處和第一枚遙相呼應。

出現了第二枚星辰,這就意味着冰鏡着技能,已經突破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但蘭德斯沒有時間多想。

兩顆星辰在冰鏡中遙相呼應,彼此之間有一道細細銀色光芒連接,這時形成的冰鏡和以前有了點點不同,在鏡子邊緣地方有了一絲絲紋路,看之不清便知不明。

“去死吧!”蘭德斯沒有機會多看了,因爲其他的生化人都想自己這邊跑來,在不突破而出,自己將面臨更大的危險。

蘭德斯一個跟進,離生化人只有一步之遙,寶劍帶着冰鏡急速落下,下落過程中,冰鏡開始逆向旋轉,還有倒刺露出,震盪的整個空間都在波動。

“啊···”一聲慘叫傳出,冰鏡毫無疑問的切割過黑色長劍,就和一張紙相似,沒有絲毫阻礙,生化人的身體更是如此,屍身栽倒在地上。

但蘭德斯還沒有停止,他的目標是後面的黑暗鬥氣組成的牆體。

“刺啦啦”一陣刺耳的響聲,伴隨而來的是黑白兩色鬥氣的劇烈碰撞,在碰撞的中心,形成了一個倒卷的漩渦,兩種鬥氣和周圍的空氣都被捲入漩渦。

“轟隆隆”

一陣爆炸響起,把正在衝過來的幾名生化人震翻在地,他們到底的同時,七竅流血不止,受傷極爲嚴重。

領域慢慢消失,蘭德斯從爆炸中心走了出來,處了嘴角有點血絲之外,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的傷害。

上次殺掉兩人,沒有對陣法造成毀滅性的打擊,所以反噬不算嚴重,可這次蘭德斯殺了一人,還斬破了陣法的牆體,破壞了他們的傳輸和溝通,着就等於破掉陣法,反噬是非常嚴重的。

“沒工夫宏偉他們耗,小乖就交給你了,殺掉他們!”蘭德斯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幾名刺客,吩咐完小乖,就轉身向喬娜跑下去的方向追去。

從蘭德斯身上射出一道白色光芒,落地直呼小乖現身而出,對着幾人連連大吼,展開了他那殘忍而又迅捷的屠殺。

蘭德斯在這陰暗的森林中,持續奔跑了進一個小時,都沒有看到喬娜的身影,只是依稀可以見到地上的足印,才堅定的追了下來。

“怎麼可能,身受重傷怎麼可能跑這麼遠,十分奇怪,莫不是又遭遇了伏擊?”蘭德斯眉頭一擰,有點心緒難安。

正在心緒翻騰之間,一陣少女的慘叫傳來,“啊··”。

“喬娜出事了!”聽到這聲慘叫之後,蘭德斯急的汗水直往外冒,爆發出全部鬥氣,撒腳如飛跑向出事地點。

經過一刻鐘之後,繞過一個高大的黑色樹木,看見了喬娜!

此時的喬娜呆立在當場,兩眼空洞無神,雙手低垂,臉上一點神情都沒有,似乎是一尊雕像相似。

“你沒事吧,剛纔叫聲是你發出的嗎?出樹木事情了?”蘭德斯幾步跑到近前,連聲詢問,可是不見喬娜有一點反應。

“喂!嚇傻了不成?”蘭德斯輕輕推了喬娜一把,但後者無力的向後摔倒,濺起一片煙塵,同時臉上出現了無比痛苦的神色。

“啊,怎麼了,受傷那麼重嗎?”蘭德斯趕緊雙手抱住喬娜,要吧她扶起來,可這時喬娜開口,但聲音很難聽,“快跑,危險,夢····”

一堆秒明奇妙的話說出來,令蘭德斯聽不明白,“還是先治療你,有什麼危險我來,你不用怕!”

蘭德斯把喬娜抱到一個石塊跟前,讓他依靠着坐下,此時喬娜的臉上身前簡直用恐怖來形容,五官扭曲變形,眼睛充血還帶有邪惡的感覺,整個人就像在地獄中復生的一般。

蘭德斯着急的對着喬娜連連大喊,可是絲毫沒有起到作用,由於蘭德斯情急之下,離喬娜很近,吹口氣都能感覺到。

可就在蘭德斯着急之下,喬娜突然一擡手,一道黑色光芒竄出,直刺蘭德斯小腹。

“啊··什麼?”蘭德斯做夢也沒有想到喬娜會攻擊自己,可憑着身體的強度,還是橫移出去了幾分。

但這一下也刺穿了蘭德斯大腿根部,一串高高的血珠噴灑出來,蘭德斯急忙停住身形,向後急退兩步。

定睛一看,此時的喬娜,已經站起身來,一把黑色光芒組成的長劍,擒在右手,身上浮現出黑色光芒做成戰甲,上面遍佈了鬼頭,鬼頭中吐出絲絲黑色霧氣,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黑色疤痕的臉上,一對血色眸子正盯着蘭德斯看,“真是可惜了,應該佔據你這句身體,真是太完美的身體了!”

一陣陰曆的鬼嘯從現在喬娜的口中發出,兩排尖利的牙齒長出脣外,現在喬娜的形象就好像抵禦的惡鬼相似。

“你是誰?怎麼佔據的喬娜身體,還不給我退了出去!”蘭德斯一橫金龍的咆哮就要衝過去,可這時大腿一疼,不由自己的跪了下去,幸虧劍尖駐地纔沒有倒下。

“我是誰,你不用知道,有個救你朋友的方法,就是現出自己的身體,要不你朋友就沒有救了!”這喬娜慢慢想蘭德斯逼近,血紅色的舌頭舔着嘴脣,還想要生吃了蘭德斯一般。 “你不出來,我就打到你出來!”蘭德斯怒氣上涌,揮動寶劍就朝現在的喬娜頭上砍去!

可是後者沒有絲毫躲避的動作,只是悠悠的開口說道,“你打吧,我是虛幻之體,你砍死的只不過是喬娜而已!”

話語中透着無盡的譏諷!

“你···”蘭德斯怒目而視,可還真不敢進攻了,退後幾步做好防守,問道“你到底要怎麼樣?”

“怎麼樣?我只是你個孤獨的,無依無靠的女孩,你想怎麼樣都成!”此時的喬娜,擰動着婀娜的身姿,撥弄紫色的秀髮,臉面已經恢復成原來的樣子,並且眼泛桃花。

喬娜舌頭舔着自己的嘴脣,眼睛來回掃視蘭德斯,當離得只有一米遠的時候停了下來,甜得發膩的聲音說道,“你們男人都一個樣子,我給你好好享受一下着個叫喬娜的女孩,怎麼舒服怎麼來,可你就不要在追我了,你追也是沒有用!”

沒等蘭德斯說完,此時的喬娜,就以手摸胸另一隻手去摸蘭德斯的腰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