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哦,完了告訴你了,你下凡的這段時間,天機道人已經通知其他仙家不用支援你了,他有其他非常手段來對付柯古,所以叫你對此事不要插手了!我下來本來就是通知你這件事的,沒想到你竟然已經抓到了部分柯古,厲害了,所以我剛纔給忘了……你看。”李常勝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具體是什麼非常手段?”張步輝打算問清楚。

“哎呀,這個我沒問呀,最近我跟天機道人之間有些小矛盾,你是知道的,我就是負責來通知你的,雖然我給忘了,但是現在想起來了,並不晚嘛,來吧!把柯古的魂魄放了,我們上去吧!”李常勝直截了當的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張步輝聞言大怒,老夫好不容易找到柯古的片魂只魄,現在莫名其妙的就讓我回去,天上的人恐怕也太欺負人了吧?這是怕我搶了他們某人的功勞,得不到上六層的栽培嗎?

天上分九重天,一重天來一重關,在天上修行要比在地上更難。從人間飛昇到天上的在世金仙們,都是最天上九重之最末一層,他們離地上最近,最方便下凡,再往上一層是魔仙,專門爲在地獄得道的魔仙準備的,他們往往殺人如麻,但是能力超凡,對於他們來說,那真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類型,一旦他們醒悟得道,那也是三界的一大幸事。

再往上就是曾經的帝王得道,享有的境界。人間帝王雖然不見得鬥法實力超羣,但他們畢竟曾經是人間的天之驕子,天授君權,一旦得道地位當然非同小可。

張步輝雖爲在世金仙,但是他能夠接觸到的只有這天上的最下三層,連上六層的邊都沒碰到過,也不知道更上面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不過,就算是猜也能夠猜到,肯定是開天闢地的那一幫老神仙,爲了鞏固自己的地位,故意不放出自己的權力,憑藉着當年開天闢地所獲得的天地間最純粹的力量,穩坐江上不動。上六層的天神擁有世間最純粹的力量還有智慧,他們時不時會給予下三層的大仙們希望,讓他們自覺維護三界井然的秩序。當然了,就算是天上的下三層,那也是人間和地下難以企及的境界,他們都是龍鳳,自然不會對人間和地下的妖魔橫行,做事不理。

張步輝是一個極其上進的人,就算是他明知自己很難在更上一層境界,但是他也依然在茫茫的蒼天面前展現自己的實力,替上天分憂解難。這柯古反的就是天,如果張步輝能夠將這個逆賊拿下,自然能有機會向更高的天神請功,那樣的話,他就有機會接觸到這天地間最純粹的力量。

可是隻要有生物的地方就有競爭,張步輝的計劃並不是那麼的順利,有一些比他厲害的魔仙也願意爲上天分憂,同時儘自己作爲天神的職責,老是和張步輝有重大的決策分歧。

現在張步輝就遇到這種情況了,大戰在即,卻沒有其他的仙家雲阿姨下凡助陣,眼下自己也失去了徒弟張天師的支持,難道要自己一個人獨立面對藥魔?

“既然,我已經通知到了,那我就不久留了,我先走了!”李常勝說完就要順着通天陣上的階梯回去了。

張步輝見狀,趕緊上前攔住他:“常勝將軍!眼下人間藥魔爲患,你這麼能和他們一樣做事不理呢?”

“張大仙,他們說了已經有對策了,你也不要太執着了,要相信組織。”李常勝依然堅持自己的傳話人的身份,打算離開。

“常勝將軍,他們不知道你還不知道我嗎?我可是真心要對抗藥魔呀!跟他們那些三心二意的人,不一樣,他們很可能是被藥魔蠱惑了,不然不可能放着這樣大好的機會,放過藥魔呀!這可是放虎歸山呀!再說了,他們只說了自己有其他的對策,可是沒說一定能夠打敗藥魔吧?你是我在天上唯一信任的朋友啊!”張步輝語重心長的勸說道。

五大三粗的李常勝,只懂得服從命令,戰勝敵人,他未曾想過到底他們誰對誰錯,所以兩邊都對他很友好,但是兩邊都把他當槍使。張步輝此次的行動連他的祖師張道陵都不支持,畢竟藥魔柯古並沒有再次的興風作浪,張道陵從不管不興風作浪的妖魔。

李常勝現在陷入了沉思,張步輝這個人雖然不算什麼十分厲害的大仙,但是,平日裏對李常勝還算友好,李常勝是個老實人,他不想讓張步輝從此跟他陌路,現在一時間有些兩難,腦袋一發懵就把這件事情答應下來了:“張大仙,你知道我這個人沒什麼其他本事,替朋友賣命還是沒問題的。你說吧!怎麼弄?”

“好兄弟!我們聯手對抗藥魔,如果成功了,那肯定是大功一件,如果不成功也能美名遠揚,讓我們攜手前行!”張步輝繼續誘導着李常勝爲自己賣命。

李常勝被張步輝的話感動得一塌糊塗,雖然李常勝常常被人拿去當槍使,但是憑藉其強勁的鬥法實力,打架方面還真沒吃過什麼虧。張步輝看自己還是留住了一個強勁的戰友,心中稍微平靜,蔣根樹也是金身修爲,雖然在藥魔面前並不夠看,但是現在的藥魔畢竟沒有恢復其完全的修爲,他們的機會十分的大。 蒼茫的大漠中,一輛越野車在快速的穿行着,當越野車外出現了兩個人影之後,車迅速的急剎。

“師傅,我沒來晚吧!”蔣根樹將懷中的五行劍放在身前說道。

“嗯,來得及。這位是?”張步輝指着蔣根樹旁邊西裝革履的男子問道。

“哦,對了,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徒弟,蔣富強。蔣富強過來見過祖師。”蔣根樹在中間互相介紹着。

張步輝飛昇之後很少下凡,就算是下凡也是第一時間去找張天師,根本就沒空來理會這個爲門派創造經濟基礎的人。現在不一樣了,張步輝已經決定放棄張天師這個徒弟了,除了覺得他辦事不力,心慈手軟之外,張天師竟然敢頂撞自己,這是張步輝難以忍受的。

張步輝自從飛昇之後,身邊的人全部都是跟自己實力相當的高手,雖然沒有了之前的寂寞感,但是那種讓他自豪的感覺也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有繼續“拼搏”的心。

“祖師爺好!”蔣富貴跪在地上給金光四溢的張步輝磕了一個頭。

張步輝看着地上這個挺懂禮貌的小年輕,十分的欣慰:“起來吧!沒想到呀,我的小徒弟都收徒弟了,哈哈哈。”

李常勝在一旁看着挺眼饞的,他這一輩子就只有師傅沒有徒弟,平時沒人供養就算了,下凡來還沒人迎接,讓他覺得心裏酸酸的,爲什麼他們費老大勁都要開宗立派,看來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天上的朋友,李大仙。”張步輝給蔣根樹和蔣富強介紹自己旁邊的這位大仙。

“李大仙好!”蔣根樹和蔣富強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們好!你們好!”李常勝有些尷尬的應付着。

“哎!對了,李大仙,你在凡間的徒弟們呢?怎麼不叫過來助陣?”張步輝好奇的問道,他並不知道李常勝根本就沒有徒弟。

李常勝聞言一窒,心想張步輝呀張步輝,你小子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呀!李常勝擺擺手說道:“我的那些不肖徒弟,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我們還是說正事吧!”

“嗯,對,正事,柯古目前還沒有來,但是我已經將柯古的其中一個殘魂封印在了陣法之中,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佈一個陷阱,等他自己來跳!”張步輝的眼神中充滿了殺意。

蔣根樹心中還是有十分的疑問,爲什麼自己的師傅這麼仇恨藥魔柯古……

“爲師將和李大仙共同佈陣,你們倆要找個隱蔽的地方躲起來,蹲守在這裏隨時準備伏擊藥魔。”張步輝說罷將藥魔柯古的殘魂放置在地上。

然後,張步輝和李常勝一個舞劍,一個揮斧,配合默契的擺起了迷仙陣。

不一會兒,張步輝和李常勝就消失在了蔣根樹和蔣富強的面前,周圍平靜如初,只有一團小小的黑霧,和巨大的仙人掌海市蜃樓。

“師傅,我們該幹什麼?”蔣富強沒見過迷仙陣,有些不知所措的問道。

蔣根樹雖然早早被逐出師門,但是張步輝私下還是給了他不少的指導,迷仙陣他還是有所耳聞。仙可是人間龍鳳,修行奇才,哪個不是火眼金金,豈能被一般的迷惑陣擺佈?

迷仙陣,顧名思義就是專門迷惑這些在世金仙的陣法,陣法直通另一個空間,讓一切都是真實的,但是佈陣者就埋伏在空間與空間的邊緣,隨時可以跨界給予致命一擊,這當然需要極高的修爲再能將自己穩穩的置身於空間的邊緣處,所以,就只能讓蔣根樹和蔣富強自己另外找地方隱藏,等待機會配合張步輝的行動。

蔣根樹是極其聰明的人,雖然早年因爲年輕氣盛被逐出師門,但是他並沒有荒廢自己的修爲,他也並不算弱,還是有七重天的人間修爲。而蔣根樹的徒弟,蔣富強雖然沒有什麼修爲,但是格鬥能力強,悟性高,跟着蔣根樹學習了一些基本的修行,他當然知道這是不足以對抗這次的敵人的,所以他專門在自己身上綁了一圈**,隨時打算和敵人同歸於盡。所以,蔣富強也算是這次伏擊藥魔的殺手鐗之一。

蔣根樹和蔣富強將車開到了一個山丘的後面,用黃色的毯子覆蓋,讓其與周圍的黃沙混爲一體。蔣根樹和蔣富貴,在毯子的前端留出兩個人的位置,然後兩人趴在山丘之上,拿着望遠鏡望着張步輝佈陣的地方,靜靜等待着柯古的出現。

此時的天師洞也炸開了鍋,這是第一次天師洞沒有收到蔣根樹轉去的“香火錢”。天師洞本身來說花費就不小,上百人脫產修行,還要購買不少的靈丹妙藥輔助,最主要是還要維護一支防藥魔的門派聯盟和外部眼線人員,如果沒有這筆錢,張天師將十分頭疼。

當初各門派之所以選擇天師洞爲聯盟之首,除了張天師德高望重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其門派興旺,說白了就是人多、錢多,用物質能力來支撐這個組織。如果單看修爲、鬥法能力,法華寺高手如雲,峨眉山劍氣逼人,實力都沒在張天師之下。

張天師現在不得不召開緊急會議,會議除了許陽敏缺席之外,其他各門派排出的人都到了。張天師神情凝重的坐在桌子的最上席,他感覺十分的疲憊,自從自己接了防範藥魔的任務之後,每天真是殫精竭慮,世上本就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被藥魔以逸待勞是他們的常態。

會議室內的氛圍十分微妙,張天師沒說話之前,其他人也不敢先發言,畢竟除了張天師其他都是晚輩後生。

張天師深吸了一口氣,面帶微笑的說道:“各位千里迢迢來我門派共同降妖除魔,我在這裏代表我們門派和天下蒼生感謝大家的貢獻。”

說罷,張天師站起身來深深的給會議室的衆人鞠了一躬。

“張天師,您可千萬不要這麼客氣,就防藥魔這件事情,您比我們費心多了!您……”魯雲飛雖然是其他門派的,但是他最佩服的人就是張天師。

“好了,其他的話,先不說了,大家先聽我說!”張天師的聲音低沉但是十分威嚴。

“進來!”張天師一拍手,一排小道士每人端着一個紅色的盤走了進來,每個盤子上還放着一個信封,裏面鼓鼓囊囊的。小道士給在會議室中的每個人都發了一個信封。

Www ⊕ttκā n ⊕¢O

徐陽拿起信封看了一眼,裏面全是紅彤彤的人民幣,徐陽十分不理解張天師的這個舉動,直接站起身來問道:“張天師,您這是什麼意思?”

其他與會人員也紛紛表示不理解,會議室內的人開始交頭接耳鼓譟起來,只有徐陽站在那裏死死的盯着張天師。

張天師起身,雙手臂展開,然後往下壓:“大家稍安勿躁!聽我解釋。承蒙各位的擡愛和支持,我代表天師洞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從今天開始,我們就要將這個組織解散,這個密室也將封閉!大家都散了吧,這些是給大家的散夥費,希望大家不要嫌棄,多少都是我們門派的一點心意。”

“散了?爲什麼?”魯雲飛十分不理解張天師的這一番話。

他只記得前些日子,大家還跟着張天師東奔西跑去追尋藥魔的殘魂,這突然回來調整一下,怎麼就解散了?藥魔抓到了?

張天師想要解散這個組織的想法並不是一天兩天了,他確實見識過藥魔的強大殺傷力。但是張天師年歲越大,越不覺得這是什麼事,哪一個成大事的人不是一將功成萬骨枯?包括他的師傅張步輝。

張天師還記得自己年少時,有個同門師兄練功貪快求進,導致自身氣息大亂,先是神志不清,然後昏迷不醒。張步輝當時作爲掌門也束手無策,那位師兄的修爲能不能保住現在已經不重要了,目前的情況是要先保命。

當時,一般的民醫根本不敢接手修行人的診治,因爲他們跟凡人的情況不一樣,需要治療的往往不是肉身,而是元神。民醫對於元神那是一無所知,所以在一個人“病入膏肓”的時候,只能搖搖頭,然後告訴病人自己已經盡力了。

就在這個危急的時候,有其他門派的修行人建議他們可以去找百憐真人,他妙手回春,如能獲得一顆九轉還魂丹,就是是瀕死之人,也能生龍活虎。

張步輝得到這個消息之後,迅速帶着自己的弟子們前往尋藥,張天師就在其中。百憐真人本不算是職業醫生,替其他人看病也不算其本職,所以看不不看全在百憐真人的一念之間。並且他們百憐門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如果想要求藥,就必須自己去找相應的藥材。

張步輝事先也不知道百憐門有這個規矩,帶着自己昏迷不醒的徒弟就去了。百憐真人當然認得張步輝,他可是追殺自己的師傅柯古的狂熱型積極分子。百憐真人十分不理解張步輝的用心,自己的師傅是不對,可是這跟他有什麼關係?他並不知道一個野心家遇到一個極其上進的修行者,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百憐真人查探完病情之後,認爲至少需要八轉以上的丹藥才能挽回其走火入魔,即將形神俱滅的危險處境。

百憐真人雖然不同意自己的師傅逆天,但是他也不希望別人傷害自己的師傅。百憐真人對於自己的師傅被打得只剩一絲殘魂的情況內疚不已,他覺得這一切都是因爲自己考慮不周造成的。張步輝雖然只是後生晚輩,但是在得到藥魔復活的消息之後,他主動請纓,在人間組織了防藥魔聯盟,雖然是個鬆散的聯盟,沒有張天師組織的正規,但是活動積極。

百憐真人覺得這是一個十分好的機會,爲自己的師傅說情,化解他們之間的恩怨。百憐真人先是主動示好,主動提供自己門派最珍貴的九轉還魂丹給張步輝的弟子服用,然後,他跟張步輝約定了一個私下交流的時間,打算通過溝通交流,讓張步輝收手

九轉境界的金丹,是百憐門煉製的最高級別的丹藥,雖然每一轉丹藥都有自己特有的功效,但是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除了治療肉身,更多的是治療元神。雖然八轉境界的丹藥就可治療此病,但是如果其服用九轉境界的丹藥,不僅能夠治癒傷病,還有剩餘的藥效可以提高修爲,增強元神。

最開始張步輝並不知道百憐真人和柯古之間的關係,他只知道柯古有個徒弟是白蓮真人!不想其已經改名爲百憐。並且,百憐真人改名之後,一支隱居山中,不聞世事,只是偶爾幫人煉煉丹,治治病,江湖中知道他是藥魔弟子的人並不多。百憐真人雖然當初雖然是向天師洞高密,但是上一任天師答應了百憐真人,要替他保密,張步輝這樣的後生晚輩,自然也不知道。 “什麼?你是藥魔柯古的弟子?”張步輝在百憐觀的內廳內得到了一個讓他覺得十分震驚的消息。

“正是!”百憐真人誠懇的回答道。

張步輝當時就帶了張天師一個人,共同密會百憐真人,張天師也感覺十分的震驚,一個救人無數的真人,竟然是魔鬼的徒弟。張天師莫名的對百憐真人產生了好感,他覺得百憐真人是一個出淤泥而不染的人,稱得上“真人”的稱號。

“世人對我師傅有所誤會,他並不是一個喜歡濫殺無辜的人,只是他對於生命有更深的理解。我師傅也是金仙修爲,修的是天道,並不是魔道。藥魔這個稱號並不準確。”百憐真人發自內心的爲自己的師傅辯護。

張步輝聽完百憐真人的解釋之後,並沒有改變自己對藥魔的認知,他此時在思考的問題是怎麼才能找到藥魔,然後擊敗他。百憐真人就是一個不錯的突破口,張步輝先是眉頭一皺,然後快速的舒張開來,微笑着對百憐真人說道:“前輩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前輩這麼仁心的治好了我的弟子,前輩的師傅怎麼可能是真正的魔鬼呢?”

百憐真人和張步輝的整個交談過程十分愉快,彷彿是遇到知己一般,互相認同,彼此欣賞。

百憐真人得到了張步輝這樣的答覆後,頓時放心了不少。在送走張步輝和張天師之後,百憐真人轉頭到道觀的祖師像前,百感交集的看着自己的師傅,然後,自言自語的說道:“師傅,徒弟會爲你向這個世界作出解釋的,請你也放棄逆天的行動吧!”

說完,百憐真人嘆了一口氣,然後,轉身進入內廳。就在百憐真人走之後,祖師雕像邊緣開始滲出黑霧。

藥魔柯古在被俘之前,確實是只修天道,可是元神被碎之後,他在人間和地下的交界處領悟了不少妖道的真諦,界神給了他不少的幫助讓他也有仙道的加持,重返人間,柯古選擇的是自己徒弟的道觀。

張步輝跟自己的徒弟走出道館之後,趕緊讓張天師安排人手監視百憐觀的一舉一動。

張天師十分不解自己師傅的安排,便問道:“師傅,我們不是跟百憐門和解了嗎?”

“你可是未來的掌門,怎麼能這麼幼稚!魔鬼就是魔鬼,不管怎麼說都是無法洗白的!我們的任務不是跟魔鬼和解,而是消滅魔鬼,整個過程當然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打草驚蛇!藥魔的這個徒弟,很可能是我們打敗藥魔的關鍵!”張步輝斥責着自己的徒弟。

張天師雖然不認同張步輝的說法,但是他畢竟是徒弟,他無法忤逆自己的師傅,只好照做。

終於,那一天還是到來了!天師洞的弟子在百憐門道觀發現了柯古的行蹤!

張步輝自然不會放過他,帶着天師洞衆弟子前往百憐觀,不過這次可不是去求醫,而是“降魔”!張步輝來到百憐觀之後,完全不顧百憐真人的阻攔,強行進行搜查,卻一無所獲!

張步輝惱羞成怒,指着鼻子斥責百憐真人:“生父生母自己無法選擇,可你爲什麼偏偏要選擇一個魔鬼當師傅,你還爲他開宗立派,塑身立像?你這不是爲虎作倀,快說他在哪裏?”

“哈哈哈……誰說的師傅就能選擇?”百憐真人閉上了眼睛,一副要慷慨就義的模樣。

“你不說我可就要不客氣了?”張步輝露出了猙獰的表情,就算是渾身金光四溢,也讓周圍的人感到十分恐怖。

百憐真人一點都不爲之所動,身穿白色素雅的道服,坐在一羣身穿黃黑條紋道服的道士中間,看上去十分的扎眼,誰正誰邪,很難公判。

緊接着發生了讓張天師和段玉玄都難以忘懷的場景!

一幕一幕的場景,形成了一張一張的照片,豎着騰空,張張分開,層層疊疊,形成一幀又一幀的回憶畫面,照片不斷的後退,收縮進入一個黑色的瞳孔內,瞳孔在張天師的眼眶內。張天師繼續保持着堅定而執着的態度,在會議室中宣佈:“從此,防藥魔聯盟解散!”

與會人員雖然十分不解,但是他們從來沒見過張天師露出這樣決絕的表情,大家都不敢再有其他疑問,紛紛收拾行李下山。

旁邊的老道士見狀無不感慨,但是他一輩子都是跟着張天師的,張天師去東邊,他不會去西邊,防藥魔也是他們半輩子的事業,從上一代天師,就開始延續這項工作,沒想到現在竟然要突然的終止。

開始一個項目不容易,結束也不容易,老道士突然想起來,除了這些其他門派的降魔人需要解散之外,還有兩個人也等着處理……

老道士一捋自己花白的鬍鬚,湊到張天師的耳旁輕聲的說道:“張天師,天師洞還關着的兩個人呢……你看?”

“嗯!對,還有他們兩個……”張天師經過提醒一下就想起了王文龍和段玉玄還關在天師洞內。

此時,王文龍和段玉玄正在密室內打情罵俏,聊着永遠都聊不完的童年往事,王文龍剛聊到,小時候和段玉玄一起洗澡的“奇妙”經歷時,突然,門開了,張天師走了進來。

王文龍和段玉玄瞬間收起了曖昧的笑容,然後警惕的看着張天師。

“怎麼樣?又要出發了嗎?其實我這裏還有更勁爆的線索,你想不想聽一聽?”王文龍正打算調侃一下張天師。

沒想到張天師表現得十分淡定,一臉無所謂,心態良好的站在王文龍和段玉玄面前,然後笑眯眯的說道:“我不想知道。”

這一回答讓王文龍有些驚訝,更有些失望,他的內心翻滾着:什麼?你不想知道了?你不會是也不打算放了我們吧?你個老狐狸!

“張天師,你可是答應過我們的?你……”王文龍有些緊張的說道。

“哦?我答應過你們什麼?你說說看!”張天師依舊保持笑眯眯的態度看着王文龍。

“你說了要帶我們去找藥魔的!”王文龍十分生氣的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