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哈哈哈哈,還是我來說吧。”衛勳的聲音傳了過來,“秋楓老弟?”

“衛大哥啊,有什麼吩咐就直說,不過先約法三章,殺人放火的事情,我可不幹。作爲守法羣衆,優秀市民,我必須要給這個城市樹立起積極向上的形象……”秋楓大言不慚地說着。

衛勳苦笑打斷:“是,是,秋楓老弟就是新時代四有青年,先進個人。是這樣的,今天晚上我準備舉辦一次慶功宴,慰勞一下大家,希望你能出席。”

“慶功宴?沒我什麼事兒啊。”秋楓不解。

“可能因爲蘇沫沫同志最近升職太快,局裏流言四起,說我潛規則沫沫同志,就想了個主意,讓你假扮一下她男朋友,澄清一下謠言。”

“假扮男朋友?”秋楓咧嘴一笑,“沒問題!等她下班我去接她。”

“哈哈,那就說定了!晚上一起去。”

衛勳把手機還給了滿臉通紅的蘇沫沫,心底暗笑。

餿主意?我看你挺樂意啊。

在公安局的聊天羣裏發了消息,沒一會兒,所有人都知道了晚上舉辦慶功宴,辦公室裏頓時議論紛紛,熱鬧非凡。

也有極個別有事請假的。這時,羣裏又發了一條消息。

“局長,我知道一個地方,好吃不貴,就去那裏吧,我跟老闆有點交情,估計還能打個折扣。”說話的是林韜,刑警支隊隊長。

“那就你安排吧。”衛勳沒有拒絕。

“哈哈,辛苦林隊長了!晚上一定多敬你幾杯。”有警員拍馬屁。

“小事一樁。”林韜面帶笑容,撥出了一個電話。

他的舅舅,是區裏的一個局長,和衛勳地位相當,而且是個實權位置,平時結交的也都是各方大人物。上次他有幸跟着去吃了一頓飯,認識了這家大餐廳的老闆,正好用得上。

一天時間過去,臨近下班,警員們漸漸沒了工作的心思,開始討論晚上的慶功宴。

林韜發了餐廳位置,又把菜單放到了羣裏,問大夥想點什麼菜,一羣人七嘴八舌,紛紛回覆,一時間好不熱鬧。

確定了大致菜單後,林韜便給蘇沫沫發了個消息:“等會兒坐我的車去吧。”

有些人沒有汽車,需要拼車、打車前往,還有些愛喝酒的,一般就把車子留在局裏,免得吃完飯開不走。

林韜的車子是一輛路虎,三十多萬,寬敞舒適,開出去也很有排面。

他打算今天,好好在蘇沫沫的面前秀一把。

不管是相貌、人脈、財力、能力等等,他都是花區分局的優質藍籌股!

“不用了,我自己會去。”蘇沫沫拒絕。

林韜皺了皺眉,看着手機看了半晌,回覆道:“最近局裏有一些流言,是關於你的,不知道你有沒有耳聞。”

“留言而已,不必當真。”

“說的挺難聽的,對你的聲譽影響很大,我有辦法幫你。”

“什麼辦法?”

看到蘇沫沫的問號,林韜得意一笑,上鉤了。不出他所料,沒有幾個人會不在意自己的清譽。

“只要你坐我的車,加上等會吃飯的時候,我會暗示他們局長提拔你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爲我,他們就不會繼續胡亂猜測,謠言不攻自破。”

只不過這樣一來,蘇沫沫就和他林韜綁在一起了。

“是嗎?謝謝你的辦法。”

林韜收到消息,嘴角咧開,想要放肆大笑。

這就答應了?好像也不是多難!年輕真好啊,沒什麼城府。

林韜這麼想着,手機一震,蘇沫沫又回了一條:“不過我男朋友會陪我一起去,不勞林隊長費心了。”

什麼!

林韜笑容一僵,握着手機的手猛然攥緊。

男朋友?

她不是單身嗎?

上班這麼多天,從來沒見過任何異性,520那天,蘇沫沫也是單獨下班,這才幾天,突然就冒出來一個男朋友?

真的假的?

“我倒要看看,是個什麼樣的男朋友!”林韜咬牙。

一下班,警員們三五成羣,涌出了分局大門。

林韜將自己的路虎開到了門口,頓時吸引了衆多目光。

“沫沫。”

蘇沫沫一出門,就被林韜攔住了:“你男朋友呢?”

“馬上就來。”蘇沫沫四下張望了一眼,沒看到秋楓。

“是嗎?我陪你等吧。”林韜笑笑,站在蘇沫沫身邊。

通過多日觀察,蘇沫沫不怎麼用化妝品,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名牌,如果真的找了男朋友,肯定也不是什麼有錢的主,不管開什麼車來,他的路虎就停在一邊,也足夠顯出差距了。

“門口好像不能停車。”蘇沫沫皺眉提醒。

花區分局門口是不允許停車的,在附近有一個專門的停車場,林韜就是先到那裏把車子開過來的。

“沒事,我這個車牌有備案的,那幫傢伙不敢給我開罰單。”林韜無所謂道。

即便是公安系統裏的人,也不是所有人有這個待遇。林韜一邊秀着優越,一邊觀察蘇沫沫的表情。

騎電動車的,應該不懂得什麼叫特權吧?

而且,他把路虎停在這,等蘇沫沫所謂的男朋友來了,也讓他開開眼,知道什麼叫權勢!

跟我爭?做夢呢?

尤其是今天聚餐,同事們都聚在門口,幾個女警員帶着異樣的目光看着自己,林韜頓時有些飄飄然。

蘇沫沫撇撇嘴,對於林韜這種自以爲是的傢伙,她在大學裏也見過不少。

等了兩分鐘,穿着一身白T恤、短褲、涼鞋的秋楓出現在了視線裏。

“秋楓。”蘇沫沫招手。

蘇沫沫突然意識到,秋楓租的房子那麼小,有車嗎?

林韜挑起眉,看着走近的秋楓,露出了戲謔的笑容。 聽到蘇沫沫召喚,秋楓嘴角翹起,走了過來。

不過很快,他就注意到蘇沫沫旁邊,一個男人盯着自己,神色玩味。

看樣子不僅僅是流言蜚語的困擾啊。

秋楓面色如常,走到蘇沫沫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讚歎不已:“沫沫,你今天真漂亮。”

蘇沫沫穿着一件藍色寬鬆的條紋襯衣,帶着一點簡單的裝飾,喇叭褲,露出精緻的腳腕,腳上穿的是一雙普通的板鞋。

這一身稀鬆平常,但是穿在蘇沫沫身上,卻再合適不過,該有的都有,該細的也細,凹凸有致,增一分嫌多,減一分嫌少,加上動人的容顏,走在街上,回頭率鐵定爆表。

“謝謝。”蘇沫沫淺笑,眼眸明亮。

“沫沫每天都很漂亮。”林韜挑釁,蘇沫沫這個男朋友,渾身上下,除了臉長的還可以,還有什麼拿得出手?

今天很漂亮?難道以前不漂亮嗎?

連話都不會說,怎麼抱得美人歸?

秋楓沒有理會他,笑眯眯地問道:“晚上去哪兒吃飯?”

“彩虹坊。今天我們局裏半個慶功宴。”林韜插嘴,炫耀地笑道,“你們要是沒車,坐我的路虎吧,寬敞舒適,再多坐兩個人都沒問題。”

那一股子優越味,十分嗆鼻。

“你是誰?”秋楓斜睨了林韜一眼。

“我是沫沫的同事,刑警支隊的隊長,林韜!”林韜擡了擡下巴。

“同事?”

“也可以說是上司。”

“都一樣,工作關係嘛!”秋楓擺擺手,不以爲意。緊接着露出了疑惑:“我跟我女朋友說話,你多什麼嘴?”

“哼!”林韜神色一怒,“你叫秋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哪個地方配得上沫沫?”

“這麼說,你配得上?”

“那是自然!”林韜一擡下巴,睥睨着秋楓,“從各個方面,我都比你優秀!”

“比如?”秋楓看都沒看他,牽起了蘇沫沫的手,撓了撓手心,蘇沫沫猛然抓住了他的手指。

林韜臉色一沉:“比如?我開的路虎,就不是你買得起的!”

秋楓輕笑:“沫沫喜歡的是我。”

說着,把蘇沫沫帶到了自己身邊,幫她捋了捋髮絲。

林韜呼吸一窒:“我是刑警支隊的隊長,正科幹部!”

秋楓輕飄飄地說道:“沫沫喜歡的是我。”

他攬住蘇沫沫,往自己身上靠了靠,露齒一笑。

只是這微笑落在林韜眼裏,無比可惡:“我家境殷實,舅舅更是某局局長,前途無量,沫沫跟着我,衣食無憂。”

“你說了半天,盡說廢話!”秋楓不耐煩道,“都說了沫沫喜歡的是我,你呢,哪涼快哪待着去。”

扭頭看着蘇沫沫圓潤的臉蛋,“啵~”秋楓親了一口:“真香。”

“你!”林韜目欲噴火。

蘇沫沫耳根發紅,悄悄伸出手,在秋楓的腰上使勁擰了擰。

這個該死的混蛋,說好只是假裝!

“嘶——哈——”秋楓連忙握住她作怪的手,笑嘻嘻道:“我錯了我錯了,回家再親……”

看着兩人這當衆打情罵俏的姿態,林韜暴跳如雷,青筋直突突。

這一幕,落進了很多人眼裏。

“誒,那是蘇沫沫的男朋友嗎?”有還沒走的警員吃驚道。

“應該是吧。” 終極三國之諸葛亮是女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