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咔!咔!

又是兩聲!

黑棍上那道裂痕好像游蛇一般延伸出三寸多長,並開始分出一根分叉。

咔咔咔!

隨著一陣猶如爆豆一般的連響。

黑棍之上的裂痕如同蛛網一般,向黑棍的各個角落蔓延而去!

眨眼間裂縫密布黑棍全身,就連烏塵雙手持握之處也不例外。

驀然,烏塵瞳孔中倒映著的黑棍之上,忽然掉下來一塊指甲蓋大小的黑色碎片。

緊跟著只聽嘭一聲輕響,黑棍表面無數碎片同時爆裂!

一道微弱的藍色光芒緩緩亮了起來,漸漸照亮了烏塵的臉。

狹長已極,寬約二指,散發著淡藍光芒,好似透明!

黑不熘秋,醜陋無比的黑棍,竟然變成了一把奇長無比的淡藍色長劍!

啊!

烏塵怒喝一聲,不知他從那裡來使出來的一股力氣,只見他雙手高舉長劍,抵持著上方巨型怪刃,竟然緩緩站了起來。

緊接著他向上一推,高空中的渾七,不受控制的倒飛三十餘丈,落在地上。

渾七遠遠的盯著烏塵手中的淡藍色長劍,眉頭皺成一團。

忽然一朵白色的小花,從天而降,搖搖晃晃的落到一旁觀戰的梅娜掌中。

梅娜低頭一看,神色微動,這並不是什麼小花,而是一朵雪花。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周圍世界陷入一片安靜。

寒風陣陣吹來,雪花撲簌簌飄落。

梅娜很快就發現這些雪花,絕大多數是圍攏著烏塵,更準確的說是圍攏烏塵手中那把淡藍色長劍!

烏塵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季節,會忽然如此突兀的飄雪!

自從這些雪花出現,烏塵從長劍上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悲愴和哀傷!

忽然烏塵腦海中現出兩個字,他下意識念了出來:「傷雪」。

話音甫落,只聽嗡一聲低鳴,淡藍色長劍之上藍光暴漲!

寒風和雪花,彷彿也因為淡藍色長劍的原因更大了起來。

冷風吹面,雪花眯眼。

烏塵拿起手中長劍,沉聲道:「原來你的名字叫做傷雪!那就跟我一起殺敵吧!」

嗡!

傷雪劍發出一聲急促的低鳴!

但見烏塵長劍一抖,發出兩道劍氣,呈十字交叉之狀直奔渾七斬來。

看著那兩道白茫茫的劍氣,渾七嘴角一撇,這種程度的劍氣在他看來不過是初學者而已,想要傷他簡直是做夢。

哪知道那兩道劍氣離開烏塵沒有多久,忽然一陣抖動,變成了兩柄成十字交叉形狀的冰刀,並且隨著越飛越遠,冰刀漸漸變厚變大,到最後竟是變成兩堵小山一般的冰牆,轟然砸落。

烏塵也沒有想到黑棍變成長劍之後,會有如此巨變。

只見他冷哼一聲,身影一晃消失不見。

眼看兩堵冰牆從天而降,渾七冷哼一聲,只見他手中巨型怪刃,當空一劃,兩堵冰牆登時碎裂成粉。

這時,人影一晃,烏塵已經來到他的面前。

渾七冷聲道:「自不量力,去死吧,這把劍是我的!」

那渾七藝高人膽大,看到烏塵衝到面前,非但不閃不避,而是大手一伸向烏塵手中的長劍抓來。

烏塵手中長劍一抖,一朵白色劍花,向渾七的手臂卷了過去。

渾七嘴角一撇,手中怪刃向下一擋!

叮一聲,火光四濺!

傷雪劍與巨型怪刃一觸即分!

驀然,烏塵微微一晃,一左一右,多出兩道人影,呈三角形狀把渾七包圍在中間。

這兩道人影跟烏塵一般無二,手中也是拿著淡藍色的傷雪長劍!

「擎天三才斬!」

只聽烏塵一聲怒喝,三道人影,各自發出無數道劍氣向著渾七噼落。

只聽噹噹當!

一陣快速無比的連響。

烏塵的三道人影,越打速度越快,到最後形成三個模煳的黑色圓球,在圍繞著渾七滴熘熘亂轉不已。

那渾七手中一柄巨型怪刃,左擋右格,就像是一人獨戰三人,卻絲毫不落下風。

忽然,圍繞在渾七身邊的三個圓球同時升到空中,相互一碰,現出烏塵的身影。

烏塵高舉著長劍,大聲喝道:「擎天裂空斬!」

緊跟著一道藍色光芒從天而降,直奔渾七頭頂噼去!

渾七臉上不屑之色更加濃厚,烏塵的攻擊雖然快速絕倫,威力不弱,但無奈的是烏塵的修為始終是太低了。

渾七手中巨兵,除了他本身的力量,還有武相的加持,從一開始到現在渾七沒有絲毫被撼動的感覺。

哪怕是烏塵手中這把詭異的長劍威力驚人也無濟於事!

當!

一聲輕響!

傷雪劍正好噼在巨型怪刃之上!

渾七看著高處的烏塵,鼻子中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道:「烏塵,你還不明白么?

就算你這把劍神異無比,那也要看什麼人使用。

拿在你手中,實在是糟蹋了!」

但見渾七面色一冷,手中怪刃向上一掃,就想把烏塵掃飛出去。

「是嗎?」烏塵冷笑一聲。

忽然渾七面色一變,臉色蒼白無比的道:「這,這怎麼可能?

怎麼會這樣?」

卻見他手中的高舉的巨型怪刃的中間,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一道黑線。

而那怪刃此刻正以黑線為界限,一分為二碎裂開來。

與此同時一道淡藍色劍氣劃過,渾七渾身一震!

噹啷一聲。

巨型怪刃,掉落在地,兩個碩大的齒輪也消失不見。

渾七抬起手想要指向烏塵,可是手臂抬到中途,卻是戛然而止。

只聽一陣冷水結冰的聲音響起,渾七身上泛起一層白色寒冰,眨眼間把他整個人都包裹在內。

渾七就像一個冰雕一般,一動不動。

就在這時,烏塵飄然落在渾七的身旁。

但見烏塵伸出一根食指,向渾七緩緩戳去。

透過厚厚的堅冰,能夠看到渾七的眼睛中閃現著的祈求的光芒。

嘭一聲!

整座人形冰雕碎裂成粉,一點痕迹和血跡都沒有留下。

寒風停,雪花也不再飄落。

烏塵轉身走到梅娜跟前:「梅娜,你沒事吧?」

梅娜抬頭看著這張近在眼前的青澀面容,真的無法跟剛才那個手持長劍,雪花飛舞的人影相重合。

「烏塵。你,你剛剛斬殺了一個宗武強者!」梅娜在烏塵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向渾七的方向看了一眼道。

烏塵沒有回答她的話,是向山洞方向看了一眼:「我已經被暴露了。

渾七失敗,風靈門後面的人,肯定會接著來。

你回山洞休息吧。

我引開他們。」

說著烏塵轉身欲走,梅娜急忙一把拉住他:「等等,我,們剛剛怎麼也算共過患難,你,怎麼忍心丟下我就走啊。

再說,你看我,我,這樣,等,等下,我再毒發怎麼辦?」

一開始梅娜說話,還算順暢,可是說到後來似乎真是要的毒發一般。

烏塵皺了一下眉頭,風靈門的人既然知道了自己,肯定不會只派出一個渾七,跟梅娜在一起只會害了她。

想到此處,烏塵正想拒絕,忽然只聽一個乾枯無比的聲音道:「嘎嘎,臭小子怎麼這麼不解風情?

看不出來,這小丫頭明明就是喜歡你,想和你在一起嗎?」

梅娜聽到這個聲音,面色一陣蒼白,推了烏塵一把道:「烏,烏塵。我,我不認識你。你,你快走!」

卻見一個矮小的黑影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烏塵低眼一看,但見那黑影身穿著一件兜頭的黑袍,身高最多只能到自己大腿附近。

那件黑袍,明顯是太大了,大半截都被拖在地上。

黑袍之下,那是一張如同他聲音一般枯乾皺縮的臉,看樣子也不知活了多少歲月。

那黑影手裡面拄著一根短杖,顫巍巍的來到兩人面前站定。

只見那人上下看了梅娜一眼道:「嘿嘿嘿,想不到你的毒,這麼快就解了。」

梅娜走上一步,向那黑影恭敬了行了一禮道:「大巫,你要找的人是我,請讓他離開吧。」

那黑影搖搖頭,看著烏塵道:「不行。從他身上我聞到了草藥的氣息,是他給你解的毒。

他是像賽河都一樣的蠢貨,我必須殺了他。

然後再殺了你。」

「可是賽河都是你的徒弟啊?」梅娜說著哭了出來。

「嘿嘿嘿,正因為他是我的徒弟,違抗我的意志,才死無全屍。」黑影森然的說著,一步步向前走來。

忽然一道冷風吹來,緊跟著地面一陣下沉。

烏塵回頭一看面色一喜,卻是小白沖了過來。

烏塵一拉梅娜,身軀一躍來到小白頭頂。

「小白快跑!」

吼!

小白低吼一聲,向著遠方跑去。

那黑影緩緩轉過身來,看著烏塵消失的方向,嘴角現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風聲唿嘯,兩側山林倒退。

烏塵看著淚流不止的梅娜,沉聲道:「你沒事吧。」

梅娜無聲的搖了搖頭,忽然轉過身來望著烏塵道:「烏塵,到個沒人的地方,就把我放下吧。

我是個不祥之人。

賽河都在幾天前為了救了我死在了大巫的手裡,我不想你和賽河都一樣。」

說完梅娜轉過身去,不再多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