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咔嚓!

晴天霹靂,驚得正在發情的山中仙獸們興緻全無……

鴻鈞只試了幾個字便不再試了,他指著這塊刻滿了仙文的玉板,笑問先天甲木:

「怎麼樣?要不要學習我的文明?草台班子,不收學費哦!」

鴻鈞的笑容中,含着些期待,期待有人能認可自己的文明。

先天甲木不假思索:

「白嫖?這次一定!」

……

接下來的幾百年,好為人師的鴻鈞負責教,先天甲木則努力學習。

不得不說,這仙文確實難學,在修為境界不夠的人眼裏,這玩意兒就是「天書」,學一個忘一個,再怎麼記也記不住。

但先天甲木資質非凡,加之鴻鈞這個修行教化大道的專業老師,花了幾百年,硬生生讓先天甲木學會了大部分仙文!

「道友,仙文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這天,先天甲木忽生疑惑:

「我曾聽說,高等文明是不需要文字作為載體的,直接神識交流不就行了嗎?」

鴻鈞淡定道:

「你真以為仙文是用來人際交流的嗎?」

「嗯?」

先天甲木一愣:

「難道不是嗎?」

文字,不就是用來書寫交流的嗎?

「當然不是。」

鴻鈞指向那塊玉板,道:

「仙文真正的用途,是幫助使用者用出【法則】的力量,乃至於藉此參悟法則!」

「每一個仙文都對應着一條法則,參透了仙文,也就參透了法則。」

「仙文,是我為後世修士增添的一種悟道手段……」

先天甲木聽不太懂:

「參悟法則有什麼用?」

「沒什麼用。」

先天甲木:?

鴻鈞並不多說,只道:

「總之,你把每個仙文都記住就好,未來的事,未來再說。」

先天甲木心中哼哼:

這不就是後世老師們的「填鴨式教育」嗎?不管學生用不用得上,反正一股腦往裏塞,讓你記住就行了……

雖然心中吐槽,但先天甲木並沒有和鴻鈞唱反調,誰讓人家是道祖呢?道祖說的話,肯定有其道理,自己這小東西只管聽着就好。

「行了。」

鴻鈞從地上起身,抖了抖道袍上並不存在的灰塵,平靜道:

「仙文我已儘力教給你,這玉板我也給你留下,你慢慢自學便是。」

先天甲木不解:

「為何這麼說?你要走了嗎?」

「嗯。」

鴻鈞點點頭:

「我的修為已達當前極致,為【大羅金仙】,根本教化大道也已明析,想繼續突破,唯有遊歷洪荒增長見聞,以期機緣。」

先天甲木有些興奮:

「能不能帶上我?我也想出去玩……」

「不能。」

鴻鈞的回答令樹失望:

「我此一行,說不準便會遇險,雖然我修為冠絕洪荒,但畢竟沒有先天法寶在身,戰鬥力比起某些強者很難佔到便宜。」

「若只有我一人,逃跑會很容易,可要是再加上你,恐怕……」

這明顯是嫌棄先天甲木是個戰五渣……

得!

先天甲木哼了哼:

「行,我不拖你後腿,我不去行了吧!」

「不過你走之前一定要布上幾個厲害陣法,免得有兇徒攻山,把我砍了當柴燒……」

在洪荒呆久了,先天甲木也不再像剛來時那樣一心求死了,可能是因為交上了鴻鈞這個新朋友,也有可能是單純地想留着小命,等著看看後世神仙們的模樣。

反正它的求死思想,現在幾乎沒有了。

鴻鈞自然是察覺到了它的心態變化,不禁笑着點了點頭:

「好。」

……

鴻鈞下山了。

臨走時,他在玉京山周圍精心佈置了幾個大陣,用以保障山上的安全。

不是鴻鈞吹,以他大羅金仙修為佈下的陣法,在不動用先天法寶的情況下,全洪荒也沒幾個高手能破陣的!

若非是考慮到先天甲木所說的「羅睺」、「楊眉」這兩個不知道究竟存不存在的高手,鴻鈞甚至敢說全洪荒也沒有任何人能破陣!

而尋找「羅睺」與「楊眉」,提前乾死這兩個威脅,也是鴻鈞此行的目標之一……

「山上就剩我一個人了……嗯,我不是人,是樹。」

先天甲木幽幽一嘆。

玉京山上雖然靈根不少,但有意識的卻只有它一棵樹,其它存在都沒有靈智。

往日裏還有鴻鈞相伴,而現在鴻鈞一走,這偌大的玉京山上便再無其他智慧生物了……

「也罷,就當上自習吧!」

先天甲木安慰了一下自己,然後開始把注意力放在了那塊刻滿仙文的玉板之上。

「學了一千多個字了,剩下的這三百多字,也不知啥時候才能學得完……」

「這個生字是【火】,寫法是……」

十來息之後,以先天甲木為中心,玉京山上陡然升騰起無邊火海!

所幸這火只是凡火,而玉京山上並沒有常規意義上的凡獸與凡木,於是這才沒有造成火災事故,只是嚇得滿山仙獸亂跑亂叫,場面煞是混亂……

「【火】字也記住了,下一個字是【炎】……」

話音剛落,火海再次升騰,火上加火,燒得玉京山雞飛狗跳……

…… 一天之後,林天虎和張勇在一處酒樓喝酒。

昨天飄仙樓的事情,仍是讓他們驚魂未定。

「昨天還好我們趁亂離開了,不然還真不知道會怎麼樣。」

張勇有些后怕地說道。

「哎……雖然與逃出來了,但是我們剛打聽了,這位飄仙樓的龍爺可是脾氣暴躁,眥睚必報的狠人,也不知道他會不會事後報復。」

林天虎說着說着,逐漸壓低了聲音。

張勇臉色一變,「不是吧,以我們的在青城的名氣,那不是隨便打聽就能找到了……」

就在兩人不知所措的時候,旁邊的一桌人傳來了一陣議論的聲音,

「你們聽說了嗎,好像是幾天前,李家的李長青竟然擊敗了李天罡。」

「什麼,竟有這事……那個李長青不是說早就十個廢物了嗎?他竟然還能再次崛起,而且擊敗了李天罡?」

「等等,這李天罡我可是聽說了啊,據說他已經步入了先天境界,即便是李長青再度崛起,那也不可能擊敗李天罡吧,那可是先天高手,兄台,你該不會是唬我們吧。」

「什麼先天高手,他早就李長青強勢斬殺了,先天高手算個屁,人家還不是想殺就殺了。」

「什麼,這竟是真的,難道李家沒有震怒嗎,這可是損失了一位先天武者啊。」

「怎麼可能不震怒呢,聽說幾大長老都出手了,還不是被李長青強勢鎮壓,聽說就連他們的大長老都差點被殺,最後李家族長出面,才得以保全小命。」

「不是吧,李長青這小子竟然變得這麼恐怖,竟然連長老都不是他的對手,這怎麼可能啊……」

「呵呵,也許是他掉進那個山洞,得到了什麼武學秘籍吧……」

「如今他強勢崛起,先天高手都是屁啊,恐怕青城局勢又要發生巨變了。」

「哈哈,『先天高手都是屁』這句話別人說說就好,你說小心出門被打。」

他們談及此事的時候,當中一人似乎想起一個人,微微說道:

「李長青如此囂張,不僅斬殺了李天罡,而且廢掉了李霸海,恐怕會大禍臨頭了,還說什麼崛起。」

那幾人疑惑道:「什麼意思?」

「你們不要忘了,李霸海可還是有一個在玄門宗的兒子。」

那幾人頓時驚呼:「李天元!據說他在玄門宗極收受重視,短短几年便成為了內門弟子。」

「嘶……若是這個消息傳入李天元的耳朵里,李長青可就死定了。」

「嘖嘖,據說,很快就是李家的年會了,到時候,李天元強勢歸來,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好戲上演……」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