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咔嚓嚓一聲悶響,中間人的腰椎被頂得當場折斷,哼都沒哼就死在了街上。

「東亞病夫走」小林雄一拍了拍手,揚長而去。

「東亞病夫哈哈哈,東亞病夫」一幫日本人,哈哈大笑。

「爹爹」人群中,跑出一個拎著籃子賣茶葉蛋的少年,跪在那中年人的身邊,放聲大哭。

一旁的中國人,紛紛嘆息,不少人抹著眼淚。

「真是太欺負人了」

「太欺負人了」

……

人群憤怒起來。

我走過去,看著那少年,看著那中年人的屍體,心如刀割

「孩子,拿著。」從兜里掏出一疊大洋,塞到那少年的手中。

「二哥,你把這壯士葬了吧,這孩子怪可憐的,你報館裡頭不是缺人嘛,收了他吧。」回頭看著戴季陶,戴季陶使勁點了點頭。

「這孩子遇到好人了。」

「唉,想當年,要是霍元甲霍師傅在,那輪得到這幫*在咱們中國人的土地上撒野」

……

周圍又是一陣議論聲。

看著父子,看著那揚長而去稱中國人為東亞病夫的日本人,看著這燈紅酒綠的虹口,看著那飄揚的膏藥旗,我的心,在流血

「國人當自強」我悶喝一聲,轉身離去。

「三弟,三弟你去哪兒?」戴季陶在後面叫我。

「做我該做的事」我大聲道。

「什麼?」

「拍電影下一部電影,我想好了」我大聲回答著,對著這虹口吐了口唾沫,怒氣沖沖地上了人力車。

等著吧,這幫*等著我的電影吧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求支持謝了

bk 第3259章說明日的兩個聲音(5)

在龍先生的咆哮聲中,真小小識海內滾滾流過鎮魔一族修士,正確激發聖紋的方式。

與之相比,之前她自鎮魔睥識海中攫奪的疊靈道,簡直粗陋不堪,不僅只勉強碰觸到激發力紋與速紋的皮毛,而且還錯漏百出,運轉極為不暢。

用兩種秘術進行仔細地比較,真小小表情鐵青地發現,鎮魔睥的術法,遺漏了絕大部分的要義,但的確二術之間,又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這種比較……

相當可怕!

因為它再一次證明,自己在這幻境中經歷的一切,摻雜著極大的真實……甚至將失傳於離炎鎮魔一族的正統秘法,都跨越時光與地域,直接交到了自己手中!

「啊啊啊啊!」

發出一聲嘶吼,按照龍先生教授的方式激發自己的力紋,雙手皮膚下精光流動,真小小終於從地板上爬起,承受著來自龍先生的重壓,與之對視!

完成這一切后,連真小小自己都大感訝異。

難怪自落楓界帶回離炎的鬼道秘法之中,祭骨修鍊得還算順利,然而煉皮……卻一直沒有什麼進展。

現在想來。

那是因為自己神魔之體,與落楓的白蕭蕭不同,神魔之體的皮膚,本來就蘊藏極強大的力量,只是……自己未曾充分利用。

「這還差不多嘛……逼一逼你,還是會的。」

看著真小小臉上倔強小獸般的表情,龍先生滿意地收回了自己掌中力量,在她身前,盤腿而坐。

來福所言不虛,即使是獨處的時候,這個神秘的龍先生,依舊將自己的身體容貌通通隱藏於黑霧之下。

此時,他的聲音再一次向真小小傳來。

「你要知道,我族先祖,正是因為這身天賦聖紋,曾遭遇寰宇諸族強者們瘋狂的攫奪,甚至一度有著滅族的危險。他們用這些聖紋來給自己製作戰衣甚至刀鞘,為求自保,我族先祖,不斷壯大自己的力量,才締造出現在,令整個星海都為之震動與忌憚的超級帝國!」

一邊驕傲地向真小小介紹帝國歷史,龍先生一面低頭,緩緩開口,彷彿在說一件,極為嚴肅的事情。

「先不說別的,明日,你要與聖舞對戰,可知對抗十星星士,你最大的優勢在哪裡?」

「先不說別的,明日,是你生死之關,為護你渡劫,老夫傳你一式!」

前一刻還為鎮魔一族曾被人扒皮製衣而驚悚,而這一刻,好不容易坐起的真小小,耳畔卻同時傳來兩道聲音。

「咦?」

絕是兩道聲音!

真小小眼皮拚命顫抖,她可以百分之百地篤定,這兩道聲音,都傳自龍先生之口,而且是同時出現,同時消失的,甚至在其話聲剛落的剎那,自己四周的景物,還產生了微微的扭曲,然而對方卻彷彿渾然不知一般。口中繼續呢喃有詞,彷彿根本沒有察覺到那剎那的異常。

真小小心跳驟然加劇!

此刻她置身的,絕對不是一般的幻境。

再加上樗里晨光的敲打。

死亡無時無刻不如影隨行。

然而此刻,這場誅心幻境中,彷彿在意料之外地,出現了某種變數?

又陷入了不知道吃啥的困境里

(本章完) 人心都是長偏的。

景莎莎是她的親外孫女,血管里流著她和她老伴兒的血,相比盧忠堂的前妻給他生的一兒一女,她和她老伴兒當然更偏愛景莎莎。

每次她和她老伴兒抱著景莎莎親昵,盧忠堂前妻生的那個女兒盧雅馨就會很嫉妒。

盧忠堂回家,她就抱著盧忠堂哭天抹淚,就像他們全家都虐待了她。

那個孩子,他們全家對她明明也不錯,可她大概天生嫉妒心強,什麼都要和莎莎攀比,什麼都想勝過莎莎。

她年齡越大,這種趨勢越明顯,和莎莎的關係也越來越惡劣。

因為她在中間攪合,盧忠堂和她大女兒之間的感情也一年不如一年。

可即便這樣,他們老兩口也盡量在中間和稀泥,心想著,盧雅馨早晚都要嫁出去。

等盧雅馨嫁了人,家裡自然就清凈了。

他們萬萬沒想到,盧雅馨這麼狠毒。

這些天,一向活蹦亂跳的景莎莎,身體漸漸出了很多毛病。

胃口不好、頭暈、月經不調、經了少,噁心乏力,今天早晨還暈過去了。

他們一家嚇壞了,連忙把景莎莎送到醫院去檢查。

做了詳細的檢查之後,醫生的結論把一家人都給驚呆了。

醫生說,景莎莎體內雌激素和孕激素嚴重過量,應該是長期服用避孕藥造成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

景莎莎還沒結婚,吃什麼避孕藥?

景莎莎醒來之後,聽醫生說她暈倒是因為服用避孕藥造成的,頓時不幹了,說她從沒吃過避孕藥。

給一個未婚的女孩兒診斷服用避孕藥過量,對一個女孩兒來說,是巨大的侮辱。

醫生見景莎莎情緒激動,便安撫她說:「檢查結果的確是這樣的,如果你確實沒有主動服用過,那你回憶一下,是不是吃過什麼不該吃東西,又或者是被人給陷害了。」

她連忙問醫生被陷害了是什麼意思。

醫生說,他接診過一個病人,病人還是在校大學生。

那個大學生因為特別優秀,她舍友嫉妒她,每天做在她水杯里放少量的避孕藥,導致那女生體重增加,內分泌紊亂,閉經。

警察破案之後,問那個女生為什麼給她舍友下避孕藥。

那個女生對警察說,因為她聽她當醫生的表姐說,長期服用避孕藥,會對輸卵管、卵巢造成不可挽回的功能障礙,讓女人一輩子不能生孩子,還能讓女人越長越丑。

她舍友處處比她優秀,不管到哪裡都比她討人喜歡,她嫉妒她舍友,她想讓她舍友變醜,讓她舍友以後生不出孩子。

聽了警察的話,她差點暈過去。

她和她老伴兒,還有她大女兒,立刻請了專業人士去家中檢查。

到了家中,景莎莎發現,她平常吃的維生素,被人調換過了。

當時,全家人都陪景莎莎去了醫院,只有盧雅馨磨磨蹭蹭沒上車,留在了家裡。

只有盧雅馨有時間換掉景莎莎的維生素。

她和她老伴兒氣狠了。

一氣之下,他們報了警。 第第二部電影――!

「拍精武門?先生,你開玩笑的吧?」劉振聲根本不相信我的話。-=會員手打shoudafroco=*

我沒有回答,而是笑著點點頭。

在萌發拍攝霍元甲以及精武門的念頭時,我最先的選擇,是拍攝霍元甲本人,畢竟他的名聲在中國家喻戶曉,但是聽了劉振聲的話之後,讓我改變了原來的想法。

最根本的,是192o年的上海和後世根本不一樣,對於霍元甲本人,我根本沒有任何的虛構空間,一旦對其有任何的虛構成分的加入,那麼不光民眾可能會有意見,霍元甲的後代以及精武體育會絕對會強烈反對,而且這種事情如果拍攝電影,必須獲得霍家人的同意才行,改編,尤其是添加任何虛構的內容,肯定會出大問題。

而如果不虛構的話,按照霍元甲的生平來拍攝,那幾乎就沒有什麼拍的,因為他一輩子根本就沒上過擂台

這,也讓我明白了後世的電影導演為什麼拍攝霍元甲的時候會那麼的處心積慮加入各種的虛構情節,沒辦法,被逼的。

而如果拍攝一部以精武門為主題的電影,那情況就有著根本的不同了。

先闖入我腦海的,是後世李連杰主演的這部電影,至少現在看來,是最合適的。

先,精武門這個名字就很有學問,畢竟它和現在的精武體育會很相似,卻有著不同,觀眾看了都知道說的是精武體育會的事情,一旦追究起來,卻又不能追究到精武體育會的頭上去,省去了很多麻煩。最重要的是,這部電影裡面的陳真,是虛構的,卻有著紮實的現實基礎,那就是劉振聲的一聲,這麼拍,尤其是在電影的開頭就說明這是根據傳說拍攝的故事,有虛構情節的話,各方面都搞的定了

在這個年代,中國人需要一部提氣的電影了儘管這部電影並沒有多大的藝術內涵,但是帶勁起碼能夠喚起國人的愛國熱情,那就夠了

「我沒和你開玩笑,振聲,這件事情我已經決定下來了,電影的名字就叫,劇本我來弄,主要以你的事迹為主,但是會加入很多虛構的內容。」我笑道。

「師父,振聲哥當年可是殺了日本人的,你這麼拍他會不會有危險?」顧嘉棠腦瓜很靈。

「所以這部電影的主角,不叫劉振聲,而叫陳真。」我呵呵一笑。

「陳真?」劉振聲聽了這個名字,似乎明白了為什麼我剛才問他認不認識陳真了。

「蔣先生,這事情要不要跟精武體育會那邊商量一下,得到他們的同意,可能會好一些。」劉振聲提醒我。

「這個我來辦吧,最好能夠和他們打一聲招呼。這段時間,我就開始寫劇本。」我呵呵一笑。

第二天,上海的各大報紙刊出了孫中山送給我「天下為公」的匾額的消息,那塊匾額的照片也出現在了各大報紙的頭版頭條,而孫中山對於的評價,也全文轉登,這場巨大的輿論風波,到了此時,算是有了結論:是一部有思想的新型影

如此一來,先前對於這部電影對於我本人的指責和謾罵迅速在報紙上銷聲匿跡,民眾對於這部電影產生出了極大的觀影熱情,除了安東尼奧、馬斯南、拉維、徐半梅、郎德山旗下的電影院放映之外,眾多的小戲院老闆更是趨之若鶩,紛紛要求引進放映,這些事情,我都交給了二哥,他現在完全成為了大中華電影公司的銷售經理。

整個大上海,幾乎徹底陷入的海浪之中,無數民眾在那浪濤之中游弋,感慨著,感動著。

而的名頭,隨即也傳遍全國,北京、南京、廣州等等這樣的大城市,有名的電影院老闆紛紛派專人或者親自找來,要求合作,對於這樣的好事,我自然答應。於是乎,百代公司的洗印車間成為最繁忙的地方,一個個拷貝和蠟盤被製作出來,然後迅速地被搬上了車運走。

無數人排隊觀看電影,自然也給電影帶來了巨大的收益,僅僅兩周,二哥便把票房給我統計了出來,刨去一切的成本,凈賺大洋二十萬而且這個數目還在迅速增長

消息傳出,大中華電影公司一片歡騰這第一炮,終於打響了

與此同時,皮特也開始了動作。在中國的情況始讓他極為擔心,但是目前的大好形勢,讓他欣喜萬分,迅速和好萊塢總部取得了聯繫,把拷貝寄回了美國,等待那邊的消息,與此同時,蕾絲更是妙筆生花,把製作的前前後後以及首映前後的輿論大戰詳細地寫成了報道發回美國,更把針對這部電影的所有的評論文章整理出來,一併發過去,尤其是我的文章,蕾絲更是加了一個標題,算的上是對於我之前關於電影理論普及的一個總結了。

所有人都在忙的時候,我反而成為公司最閑的一個人。

除了報查資料,就是拉劉振聲來讓他給我講述關於精武門的故事,構思著的劇本,總算是可以暫時歇息了下來。

就在紅透半邊天的時候,其他電影公司的電影也紛紛上映,在繼直皖戰爭新聞片和梅蘭芳的古劇片之後,商務印書館活動影戲部由任鵬年親自擔任導演的隆重推出,一時之間,竟然也能贏得觀眾的矚目。

因為的關係,商務印書館的直皖戰爭新聞片,充其量只能勉強保本,至於梅蘭芳的古劇片,即便是有的衝擊,票房也還算不錯,小賺個幾萬大洋,還是可以的,梅老闆畢竟是梅老闆。能不能徹底擊敗,商務印書館的那幫傢伙把希望都壓在了任鵬年的這部上,更是在廣告商打出了這樣的宣傳語:「不論故事還是風采,都將超過」

話說得夠大,希望也很高,但是電影一上院線的第二天,報紙上就出現了重磅的轟炸文章

「低俗至極無聊之極混亂至極只有鬼怪,而且極為醜陋,毫無情感,毫無人性,些許雕蟲小技,更讓人忍無可忍此等電影,和相比,簡直一個地下一個天上,相差九萬六千公尺此等惡劣之影畫,污染銀幕和觀眾心靈,不看也罷」史量才的批評基本上代表了所有批評者的意見。

任鵬年本來就是個對電影一竅不通的傢伙,儘管他是個資深的票友。在拍攝過程中,基本上都是內景拍攝,在商務印書館活動影戲部的影棚里搭起的假山假水,極為簡陋,有些鏡頭,竟然根本不取景,而是像京劇那樣,在演員的後方掛著一塊巨大的帷幕,帷幕上畫著山水畫,演員就在前面表演,看起來極為粗陋。

至於演員的表演,任鵬年親自找來一些大戲班的演員來,表演完全是京劇那一套,唱念做打,他自己更是親自粉墨登場,掛起了假鬍鬚,擦脂抹粉,望之可笑又可嘆。

這部電影,唯一可取的,恐怕就是史量才說的「雕蟲小技」了。任鵬年似乎也想有些突破,便在「特技」上下了一些功夫,比如表現嶗山道士的神功的時候,飛檐走壁、水缸破而復原等等,都採用的是慢拍、倒拍這樣的手法,這樣的手法在我看來固然是最基本的,但是在這個時代,也算有些創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