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咒瘋乃天縱之才,咒土大地,六年前就橫掃同代,現在看來,估計可挑戰更高級別的修者!”

衆人議論紛紛,對突然出現的咒瘋以極大的評價。

吞天獸聽在耳中,他重新審視起眼前的人來,吞天獸雖然不怕事,但是,他也不傻,如果對方實力高他太多,他當然也不會盲目挑戰對方。

“你沾染了不祥?”吞天獸好奇的看向咒瘋道,不祥之王曾說秦少羽染上不祥,他不知道那到底什麼意思,現在聽聞咒瘋也如秦少羽一樣,他希望能從對方眼中探出一些祕辛。

“這事與你無關,如果你不想死,就向咒霸磕頭謝罪!”咒瘋冷漠道,說話的同時,他臉上終於有了些許表情, 雖然只是瞪了吞天獸一眼,但是眼神中的那股戾氣難以遮掩,攝人心魄。

吞天獸本意不想與咒風對戰,也並不是他怕對方,畢竟,自己處在這咒土大地,這是他人的底盤,如果事情鬧大,那就不好收場!

而現在,對方完全無視自己,要他給咒霸道歉,他怎能服從?吞天獸當場發飆,他脾氣向來粗暴,此時,更是怒視着咒瘋道:“哼,丫的想要你吞天爺爺道歉,沒門!”

吞天直立而行,他身材高大,俯視着咒霸,全身氣勢散開,勢要與對方決一死戰。

“既然你找死,那我便成全你!”咒霸衣袍無風自動,原本遮掩面部的衣帽突兀撐開,頸部處,露出一條龍形符文。

“那是什麼?”有人驚恐,看到了咒瘋脖子上的龍形符文,吃驚不已。

“他果然還是沾染上不祥,那是毒咒,咒瘋活不了多久!”有人小聲道,道出了其中祕辛。

“大哥,真的是那樣嗎?”此時,咒霸已經從地上怕了起來,看着自己大哥脖頸處的龍形符文,他不敢相信,那是毒咒。

“修道之人,本是逆天而行,天要我死,我偏要存活!來吧!”咒瘋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突然殺向吞天獸。

咒霸散發出的威勢太過強盛,周圍的衆人急速退開,雖然對方不是針對他們,但是,那股無敵的氣勢也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

“殺!”吞天獸邁出鯤鵬九步,他本是戰獸,力大無窮,但是此時仍不敢與咒瘋硬碰,因爲他感應到對方的那股氣勢比自己強盛了太多,如果硬拼,他會立馬敗下陣來。

砰砰砰!

虛空爆裂,不斷抖動,即使吞天獸有意避開對方的攻擊,但還是沒逃脫咒瘋瘋狂的攻殺,咒瘋速度太快了,比之殘缺的鯤鵬九步,也相差不多,兩強相交,終究硬碰在一起。

轟隆!

無邊咒土大地被兩人戰鬥打爆,不斷有裂縫出現,吞天獸施展本命神通,不斷從其最終噴射金色符文,但都被對方一一摧毀。

“靈師以下,皆螻蟻!”咒瘋喝道,他大殺四方,兩人轉眼間纏鬥了數十回合,吞天獸漸漸力不從心,咒瘋境界已達到了三級靈將圓滿之境,這在年輕一代中,是絕無僅有的。

噗!

吞天獸受傷了,他猛地噴出一口血水,他的獸骨被對方擊斷了數處,有血水不斷從其中滲出。

“磕頭謝罪,我既往不咎!”咒瘋一拳擊退了吞天獸,凝視着對方道。

“日你個仙人闆闆,難道你認爲你吞天大爺是個貪生怕死之徒?”吞天獸有他的尊嚴,即使戰死,也不願在敵人面前低頭,況且這本不是他的錯。

“好,那你就死吧!”咒瘋眼中的戾氣更甚,他披頭散髮,脖頸處的龍形圖案變得血紅,此時仔細看去,咒瘋更像一尊魔頭。

“殺!”吞天獸浴血奮戰,比身法,對方和他相差不多,比神通,自己的吞天寶術在對方面前不屑一擊,畢竟,第三隻眼未曾開闢,真正的吞天寶術不能真正施展,而比力道,瘋狂中的咒瘋比他更狂,吞天獸此時完全被咒瘋壓着打。

“再給你一次機會,磕頭謝罪!”咒瘋再次一腳將吞天獸踹飛,依舊凝視着吞天獸道。

“謝你妹!”吞天獸吐了口血水,再次對咒風辱罵道。

“死吧!”這次,咒瘋終於下了殺手,他眼裏閃耀着嗜血的光芒,而脖頸上的血紅圖騰竟然在緩慢爬動,即使詭異。

碰!

吞天獸重摔在地,咒瘋一腳之力,不下於一座小山砸來,吞天獸被對方直接一腳踐踏在地,不斷蹂躪。

“哼,畜生,服不服!”咒霸見吞天獸被自己大哥踐踏在地,他盯着幾乎昏厥的吞天獸,拍打着對方的臉面道。

“咳······服······服你大爺!”吞天獸嘴角不斷滲出血水,最後還是艱難的吐出幾個字,他是寧死不屈。

“好!去死吧!”咒霸怒吼,他舉起鐵拳,欲要一拳砸碎對方腦袋。

衆人紛紛閉上了眼睛,不忍直視,在他們心中,吞天獸必死無疑,咒瘋在幾年前,可令他們聞風喪膽,雖然現在收斂了不少,但是,既然對方說出要斬殺吞天獸,就一定不會放過。

吞天獸甚至閉上了眼睛,他此時處於半昏迷狀態,加之又被咒瘋踐踏在地,不能動彈分毫,咒霸下了死手,那股敵意他能切身體會,只是,他有很多心願未曾了卻,此時就這般死去,讓他遺憾不已。

“住手!”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金色身影急速而來,猶如一道流行從天而至,目標直指咒霸。

碰!

那道金色身影太快,以至衆人來不及反應,身影轟然砸向咒霸,一聲沉重的悶響,咒霸彷彿斷線的風箏,直接被金色身影擊飛。

衆人驚恐,咒霸被擊飛,那是在衆目睽睽之下,特別還是在咒瘋的眼皮底下,只是瞬息的時間,根本讓人做不出任何反應,但事實確實如此,咒霸被擊飛了,那裏現出一道人影,周身散發出金色聖光,遮攏了真身,讓人看不透徹,極是神祕。

“是不祥山的後裔,是他!”有人當先反應過來,露出驚訝的表情。

“果然是他,難道他悟道成功了?”不斷有人看清秦少羽的面孔,訝異不已。

“咒霸竟然被他一腳擊飛,昏死了!”有人看向咒霸的方向,看到咒霸一動不動,只是嘴角不斷有血水冒出。

“放開他!”秦少羽直接走向咒霸方向,他騰出一手,直接將昏死在地的咒霸提了起來,看向咒瘋道。

“羽哥,咳······”吞天獸看了眼悟道成功的秦少羽,臉上露出欣慰的表情,有秦少羽在,他知道,他多半不會有事。

“我要你放開他!”秦少羽再次喝道,他看着血流不止的吞天獸,提着咒霸的手不斷使力,將原本昏死中的咒霸直接捏到痛醒。

“大哥,救······救我!”咒霸臉部扭曲,看到是痛到極點。

“小子,你死定了!”咒瘋臉上終於露出陰狠的表情,特別是那雙眼瞳,此刻閃耀着妖異的紅光,他直視着秦少羽,接着一腳踢飛了吞天獸。

碰!

吞天獸重落倒地,徹底昏厥。

啪!

秦少羽見咒瘋下了狠手,他直接將咒霸一巴掌扇飛,五個血紅的巴掌印深深的烙印在咒霸臉上,秦少羽這一掌雖然沒有下死手,但是,這一巴掌下去,咒霸的臉也完全變形,已是面目全非。

“去死吧!”咒瘋見咒霸靜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那是他的親弟弟,這回他是真的怒了,他陰沉着臉,舉拳向秦少羽轟殺而去。

秦少羽並沒有躲閃,他立於原地不動,在咒瘋拳頭即將抵達之際,他隨意揮動拳頭,與對方拳頭硬碰了一擊。

轟隆!

秦少羽看似隨意的一擊,不帶任何修飾,然而這兩拳相碰,大地直接崩塌,兩人立足之力,瞬間淪陷。

咒瘋退這股力道崩退了兩步,他臉色凝重,看着突兀出現的秦少羽,並沒有繼續進攻。

而反觀秦少羽,他也沒料到咒瘋如此變態,以至輕敵,對方拳力崩天,逼他退了三步,不過,他仍無懼,再次邁步向前,這回,他選擇了主動進攻。

“踐踏我戰獸,今日,我也要將你踩在腳底!”秦少羽很少動怒,要不是吞天獸被對方踐踏,他是不會輕易動怒,看着靜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吞天獸,他緊握了手中的拳頭,那拳頭竟然開始冒出金色的符文,緊接着他周身的地表開始轟鳴作響,極其神祕。

“沒想到不祥山的後裔竟然這般強勢,看他散發出的氣勢,竟然不弱於咒瘋,又一個妖孽天才,看來這一戰纔是真正的年輕強者巔峯之戰!”圍觀的一衆咒士激動不已,他們雖然實力不如眼前兩人,但是,能目睹異常年輕巔峯之戰,也是極其過癮的事情。

“哼,我看不然,這人雖然很強,但和橫掃咒土年輕一代的咒瘋比起來,估計還要差上不少!”有人搖頭,並不看好秦少羽。 秦少羽和咒瘋對峙,兩人同時邁步,兩股截然相反的氣勢碰撞,蕩起一層層漣漪,圍觀的衆人再次退後,兩股氣勢太過強大,他們感受到了威脅,遠遠駐足觀看。

“你也達到了三級靈將?”咒瘋驚道,他自恃境界在年輕一代中已經走在最前沿,沒想到眼前的年輕人與他一般,都達到了三級靈士圓滿之境。

秦少羽不語,他並沒有踏入那個境界,在悟道之前,他還是處在一級靈將的級別,而自那以後,境界確實上升。

不過,那也只是上升了一個級別,現在的秦少羽,實際是處在二級靈將之境,當然,他現在散發出的氣勢,並不弱於對方,以至於咒瘋把他誤當成靈將圓滿的修者。

“在六年前,我橫掃了咒土大地所有年輕強者,自那以後,鮮有對手。但是,咒士不能外出,除了咒土大地,就只能去不祥山,所以,我才選擇踏上那禁忌之地,沒想到染上了不祥。”咒瘋說到這裏,嘆了口氣,接着道:“也許,我活不了多久,我唯一的心願就是與這世上最強的天才一戰,你不錯,希望不要讓我失望!”

秦少羽聽完對方的一番話,讓他震驚不已,染上了不祥,活不了多久,這是否代表,自己也時日無多,那不祥到底是什麼東西,他疑惑的看向咒瘋,道:“如何染上了不祥,難道就無解嗎?”

秦少羽所問,也正是他自己所擔心的,因爲不祥之王曾經說過,自己也染上了不祥,不過,當初不祥之王曾經說過,貌似這咒土大地,可以解開其染上的不祥。

“我咒土大地的先祖當初之所以要殲滅所有的不祥子民,正是源於不祥山的毒咒!”咒瘋說到這裏,他不再言語,而此時,圍觀的衆人此時也疑惑的看向咒瘋,似乎他們並不知道其中的祕辛。

然而咒瘋在衆人期待的目光中,始終保持沉默,不再言語。

“這事我知道一些,只是······”有人接話,但是並沒有繼續說下去。

“只是什麼?”有人好奇,追問道。

“那是禁忌,不可說!”那人爲難,不敢再講下去。

這使得衆人更加好奇,特別是秦少羽,因爲他也染上不祥,急需得到答案。

“這一戰,如果我輸了,我會將答案告訴你!”咒瘋看着秦少羽,臉上的表情稍顯落寞,他對秦少羽的怒氣消了不少,那份。

秦少羽似乎從對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同時染上不祥之人,秦少羽有種感覺,也許幾年後,自己也會如咒瘋一樣,等待着死亡的到來。

這樣想着,秦少羽看向對方的眼光,也柔和了些許。

“別那樣看着我,我和你不一樣,雖然我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但是,我一定會逆天而行,老天想要我就此消亡,那還要看我是否同意!”咒瘋表情突變,他重拾自信,不再落寞,以火熱的眼神凝視秦少羽,期待巔峯一戰。

秦少羽一怔,沒想到這咒瘋能看出他內心所想,這是一個勁敵,當即也不敢大意,這一戰必須認真對待。

“來吧!讓我看看你這咒土大地中,年輕第一人到底是否如傳言中那般無敵!”秦少羽意氣風發,年輕一代,他無懼任何一人。

“好,戰!”咒瘋踏空而行,他當先轟出一拳,目標直指秦少羽面門。

“殺!”秦少羽騰空,荒體戰訣經過一個月的摸索,終於讓他觸摸到了門檻,以前所走的彎路,也讓他彌補了回來,這一次對戰,更是印證自己道的開始。

轟隆!

兩者都是純粹的肉身力量,各自揮出一拳,兩拳相交,捲起漫天煙塵,特別是從兩人手中迸射而出的奇異符文,不斷碰撞,虛空炸響,聲震九天。

秦少羽周身散發出金色聖光,他的拳頭紫氣升騰,一些金色符文從其中迸射而出,極是詭異,他動作簡單暴力,一拳接一拳的向咒瘋砸去,這種打法,看似毫無章法,猶如蠻荒野人般,實際這纔是真正的荒體戰訣,純粹的肉體力量,並不比那些花俏的寶術差。

或許,圍觀的衆人不能理解秦少羽的大法,但身在其中的咒瘋,他是有苦難言,秦少羽的拳法看似沒有規則,實則其中暗藏玄機,其中暗藏大道之韻,每一招每一式幾乎無缺,特別是秦少羽的肉身,幾乎完美無瑕。

咒瘋在與對方拼拳時,分明自己砸中了對方几拳,但是咒瘋有種感覺,自己砸在對方身上的拳力,彷彿擊打在棉花上,那些力道都被對方巧妙的化解,而反觀自己,秦少羽的拳頭每次擊中,他都感覺像座大山砸來,令他苦不堪言。

時間在流逝,秦少羽已經和咒瘋硬拼了數百回合,同代中,這是秦少羽遇到的最強勁的對手,要不是自己已經觸摸到荒體戰訣的門檻,估計此時早已敗下陣來。

兩人繼續戰鬥,虛空中不斷傳來轟炸巨響,猶如天雷降臨,整個大地都隨之震動轟鳴,九天之上符文密佈,不斷碰撞,擦除耀眼的火光,刺人眼瞳。

轟隆!

兩人不斷硬碰,各自打出最強一擊,紛紛推開了數丈遠。

“你果然很強,年輕一代,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修者!”咒瘋嘴角滲血,他披頭散髮,稍顯狼狽。

秦少羽捂住流血的胳膊,雖然利用荒體戰訣的玄妙身法卸掉了對方的拳力,但是仍讓他受了不輕的傷,他臉色凝重,看向咒瘋道:“你也一樣,如果在一個月前對戰,我必輸無疑!”

衆人看着對戰中的兩人,熱血沸騰,剛纔的戰鬥令他們興奮不已,這種逆天之才的對戰,百年難遇一次,

不愧爲年輕一代巔峯之戰,如果是自己對上,估計瞬間就會落敗,衆人紛紛對場上的兩人投去羨慕的表情,天才的對戰,他們只能仰視。

“既然如此,我現在絕不留情,咒土大地之所以能世代傳承而不朽,那就是其咒術的強大,而現在,我要使用真正的咒術與你對戰,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咒瘋擦掉嘴角的血絲,他雙手合十,口中振振有詞,彷彿在施咒。

突然虛空中狂風呼嘯,那是一些刺骨的寒風,崛起漫天塵土,化爲無盡黑洞,向秦少羽席捲而來。

秦少羽嚴陣以待,因爲他感應到了極大的威脅,那塵土形成的黑洞之中,傳來陣陣攝人心魄的嘶吼聲,讓他忌憚不已。

“那是?一株黑色的曼陀羅,上面閃耀着血光,血紅的光芒來自那朵妖豔的花蕾!”有人驚道,彷彿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

“咒瘋咒術怕是達到了更高的境界,這等血咒,他竟然施展了出來!”有人驚悚,瞳孔不斷張大,看着那血紅的花蕾,不停地搖頭道:“怎麼可能,即使靈師級別的修者,也使不出這種血咒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