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呼!

靈氣灌入其中,依舊沒能任何的反應。

秦天望着五行脈獸的舉動,心中暗想:“魔尊鼎是魔器,再多的靈氣也無法驅動它。”

“難道這真是魔器?”五行脈獸有些困惑的自言自語,然後伸出一隻金色的龍爪,朝魔尊鼎抓了過去。

蓬!

一道比剛纔炙熱十倍不止的火浪燒在魔尊鼎上面,魔尊鼎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

魔尊鼎已經進化爲靈品魔器,五行脈獸發出來的烈焰雖然強大,卻也無法傷害到靈品的法寶。

“普通的法品級的法寶,根本禁不住我的疾火烈焰,難道這是一件靈品的法寶?是的,一定是這樣,靈品法寶,嘿嘿,沒想到我今天這麼好運,居然遇到了一件靈品法寶!”五行脈獸興奮地哈哈大笑,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我只要將這件法寶完全煉化,我的修爲就能夠再進一步!再進一步,哈哈哈,我都有數千年修爲沒有突破了,突破,我要突破!”

秦天望着眼前已經得意到巔狂的五行脈獸,似乎魔尊鼎已經成了他的東西,心中暗暗冷笑:“你就得意吧,等一下就讓你好看。”

這個時候,噬魂玉飛了回來,道:“天哥,一切都準備妥當,就等這蠢獸上當了!”

秦天點了點頭,道:“成敗就在此一舉了!”

噬魂玉沒了再說話,一臉凝重地望着五行脈獸。

五行脈獸得意了一陣,圍着這隻魔尊鼎左看右看,一副十分喜歡的樣子。

“人類修士,你將這爐鼎獻給我,你現在就可以離開妖獸山脈!”五行脈獸轉頭望向秦天,一副強取豪奪的嘴臉。

說罷,一張口,將魔尊鼎吞入肚中,打算就開始煉化。

“成了!”噬魂玉和秦天相視一眼,兩人的目光之中,都充滿了驚喜之色!

噬魂玉嘻嘻笑道:“這隻蠢獸,果然是一刻也等不了,要迫不及待的煉化魔尊鼎。這一次,它要倒大黴了,魔尊鼎可不是這麼好吃的!”

秦天心中狂喜,但表面上卻不動聲色。這時五行脈獸將秦天的雙腳解除禁制,秦天立刻就感覺自己恢復了自由。

“你快快離開,以後不可再到妖獸山脈中來!”五行脈獸將魔尊鼎吞了之後,轉身正要回到妖獸山脈的最裏面。

“離開?”秦天哈哈大笑,突然身形連閃,一下子變閃開了數裏之外。

噬魂玉替秦天計算着距離,道:“天哥,這麼遠,他的土困術就起不到作用了!”

原來,秦天這下忽然的後退,是要逃離出五行脈獸的土困術的攻擊範圍。

秦天聽到噬魂玉的話後,這才停下腳步。

五行脈獸被秦天的大笑聲弄地有些奇怪,見秦天退開後並沒有離去,不禁有些生氣地問道:“人類修士,你爲何還不離開?”

秦天冷笑道:“你還沒有被我擊散身形,我爲何要離開!”

“什麼!你想擊散我的身形?哈哈哈,你這是在做白日夢麼!”五行脈獸放聲狂笑,看向秦天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一個瘋子。

“白日夢?”秦天嘿嘿一笑,忽然長嘯一聲,道:“燭龍,還不現身!”

“燭龍?難道是那隻被我趕出妖獸山脈內層的三級巔峯的燭龍?”聽到秦天的大叫聲,五行脈獸忽然閃過這麼一個念頭。這個念頭剛剛閃過,突然他猛然感到自己的腹中,有一股強烈的氣息在涌出來。

“不好!”五行脈獸第一時間就知道,有什麼恐怖的東西正在從魔尊鼎中出來。

噗!

張口一吐,魔尊鼎被它吐了出來。

然而,那股強烈的氣息,卻已經從魔尊鼎中完全出來,並沒有隨着魔尊鼎被一同吐出身體外。

“吃下去後,還想吐出來?”秦天冷笑着望着五行脈獸,魂海一動,喝道:“燭龍,動手!”

原來他剛纔故意沒有將燭龍召喚出來,就是想讓燭龍藉着魔尊鼎的掩護進入到五行脈獸的肚子中,然後一舉發威,將五行脈獸的身形擊散。這個方案,就是他剛纔與噬魂玉商量的計策。

秦天的話音剛落,五行脈獸就立刻感到腹中那股巨大的能量,正越來越強大,好像在凝聚着無比兇猛的一招。

“燭龍?哼,你堂堂三級巔峯的妖獸,居然投靠了一名通靈境的人類修煉者!你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而己,竟然鑽進我的肚子裏面偷襲,真是丟盡了妖獸的臉面!”五行脈獸經過短暫的驚恐後,立刻就冷靜了下來。

它現在已經知道,自己腹中作怪的竟是燭龍妖獸。燭龍本來是盤鋸在妖獸山脈內層的獸王,因爲不肯臣服五行脈獸,被趕出內層。離開了妖獸山脈的內層,熾龍苦心尋找提升修爲的方法,這個時候他發現了白狼王的蹤跡。

於是就想取得白狼王的獸丹,以助自己突破三層的瓶頸,只是它沒想到白狼王詭詐無比,雖然最後殺死了它,自己也因此受了重傷,然後讓秦天鑽了個空子。

五行脈獸在幾百年前,和燭龍鬥了許久,對這位老對手十分的熟悉,當然,它並不知道此刻的燭龍已經突破到了四級。

雖然被燭龍趁機進入了身體之中,但五行脈獸並不慌張,背上的巨大龜殼猛然抖動,一道青光從龜殼上射出來,立刻就將它的身體包裹住。

這些青色光點,一即發出來,就像天空中的繁星一樣,看上去無比的玄奧。

青光之中,有符文閃爍。黑色的符文散發出一股股陰森之氣,好像是來自九幽深處的符咒。

這些符文鑽進五行脈獸的身體之中,登時遠在數裏之外的秦天,都感到五行脈獸的身體,一下子就變地堅固萬分。

這種突然的變化,直接給予秦天心靈上的衝擊!

固若金湯!

秦天的心中,不由地浮起這四個字。

眼前的五行脈獸,好像變成了一座金城湯池,不可攻破!任憑手段如何強大,在它面前,都會生出無力的感覺。

噬魂玉猛然見到這些符文,臉色一下子變地難看,喃喃道:“怎麼可能,五行脈獸居然領悟出了這等技能!不好!燭龍的這一招恐怕要失效了!” “什麼!”秦天聞言,心中大震。緊忙問道:“這是什麼技能,難道能夠防禦住燭龍在它體內的全力一擊?要知道燭龍現在的修爲也是四級,實力不遜於這隻五行脈獸!”

噬魂玉目光死死地盯着前方的五行脈獸,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隻五行脈獸剛纔施展的那一招,應該叫‘玄冥護體陣’。”

“玄冥護體陣?這是陣法,還是技能?”秦天從沒有聽過這個功法名字,隱隱覺得這功法威力十分強大。

噬魂玉臉色越來越難看,道:“玄冥護體陣是一套四級恐怖護體功法,和星宿大法是一套,一個主防,一個主攻,合稱玄冥星宿陣。這套功法是五行之中‘水’所對應的玄武神獸的一套極其高明的防禦和煉化的技能。五行脈獸背上的龜殼屬水,由玄武神獸所化,想不到它竟然自行領悟了這一強大的功法!”

秦天聞言,不禁動容。

玄武神獸的功法技能,不用猜也知道其威力有多大,和神獸相關的功法,每一種都有神鬼莫辨的威力。

就像金角龜獸修煉的玄極罡風,也是玄武神獸中的一套音攻技能。金角龜獸僅僅只將這功法修煉了一層,其威力就已經是恐怖無比。

“玄冥星宿陣!沒想到啊沒想到,這五行脈獸的智慧竟然這麼高,如此強大的功法都能夠自行領悟!”噬魂玉舔了舔舌頭,神色兀自震驚不己。

秦天握了握拳頭,道:“玄冥星宿陣難道就真的這麼厲害?我還不信,它任憑這套功法,就能夠抵擋地住燭龍的全力一擊!”

噬魂玉咬了咬嘴脣,道:“玄冥星宿陣中包含了一套無上防禦功法,現在就看它對這功法的修煉程度了,若是修煉不高,燭龍或許還有機會。”

吼……

就在他們緊張的精神交流之際,一記震天的龍嘯聲突然在五行脈獸的腹中響起來。吼聲在五行脈獸的身體中迴盪,就好似在金鋼打造的環壁中碰撞,顯得越發的鏗鏘有質。

燭龍的全力一擊,力量已經積蓄完畢!

五行脈獸臉上露出十分人性化的嘲諷,冷笑道:“我有玄冥大法防護全身,你一個區區三級巔峯的妖獸,根本就無法傷到我分毫!”

“三級巔峯?燭龍,釋放你的全力一擊,讓它看看,你真正的實力!”秦天一咬牙,魂海微微一顫,一道命令迅速下達到燭龍的魂海中。

燭龍的魂海之中,全都由秦天支配,對於秦天的命令,自然是沒有任何的違背。

秦天的命令一即發出,燭龍全身一震,強大無匹的靈威毫無保留的全部釋放出來。

“嗯,不對!這隻燭龍的氣勢以前並沒有這麼般強大!”突然之間,五行脈獸驚恐的發現,肚子裏面傳來的那股強大的氣勢,遠遠超過了三級巔峯的修爲。

嗷……吼!

燭龍全部靈威終天全部釋放,發出一道揚眉吐氣的怒吼,然後四隻金爪同時朝五行脈獸的身體轟擊而去。

“什麼!四……四級妖獸!”五行脈獸怎麼也沒想到,燭龍的修爲竟然突破到了四級,和自己是一個境界的存在。

雖然五行脈獸的修爲早在數百年前就突破到四級,但是它的修煉特殊,這幾百年之間,沒有找到任何可以煉化的法寶,因此修爲也一直停在四級的初階。

如今發現燭龍也突破到了四級,這一發現,差點讓它咬到舌頭。

“玄冥星宿陣,玄冥水神,護我!佑我!”見勢不妙,五行脈獸發出一陣淒厲的巨吼聲。

秦天被這聲怒吼,推地退出了數百米。

登時,秦天便看到,五行脈獸的身上,青光大作,耀眼的光芒,讓得遠在數裏之外的秦天,都感覺到異常的刺眼!而那青光之中,黑色的符文瞬間沸騰起來,一道道符文像千萬只游魚,無比快速地衝進五行脈獸的身體中。

顯然,五行脈獸得知接下來的強烈的危機,將玄冥星宿陣運轉到了極致!

而此刻,燭龍的四隻金爪也觸碰到了五行脈獸的身體。

這一擊,是燭龍和五行脈獸的全部實力針鋒相對。

秦天知道,接下來的一擊,將會揭曉勝負。

成敗在此一舉!秦天的拳頭緊緊地握緊,不顧那股青芒的刺痛,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

燭龍的魂海由秦天完全支配,藉着燭龍的眼睛,可以將五行脈獸身體內的情景都看的一清二楚。

轟……

終於,燭龍的四隻金爪狠狠地和五行脈獸的身體撞在一起,發出一記震天響的轟鳴聲。

四道凌厲的金芒刺向五行脈獸的身體,金芒之中,夾雜着無比強大的靈氣,浩浩蕩蕩,排山倒海!

四級妖獸的真正威力全部釋放而出!堪比地皇境強者的全力一擊,光是這氣勢,就已經驚天動地,不可一世。

秦天完全相信,這樣的威力,自己將血凝真身和象甲功都施展到極致,也會被這一下抓死!

這四隻金爪上的威力實在是太強悍了,強悍到毀天滅地的程度。

秦天這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四級妖獸,地皇境絕頂強者的真正實力!

然而,就是這樣恐怖的全力一抓,竟然沒有將五行脈獸的身體擊穿!

轟隆隆……

無數的回聲,在五行脈獸的身體內迴盪,就好像無數道悶雷,不斷的響起。

五行脈獸被燭龍的四隻金爪全力一擊之下,四塊巨大的皮肉深深的陷進去足足有一米。 我心蕩漾 無數的碎肉濺的到處都是,漫天的血水瞬間將燭龍染紅!

雖然這此皮肉和血液都是五行之氣凝聚而成,但是無比的逼身,就和真的一般無二。

從外面看,五行脈獸巨大的腹部,突然彈出四塊巨大的肉疙瘩,看上去無比的詭異。

“有着四級妖獸實力的燭龍全力一擊,竟然沒能擊穿它的身體!”秦天眼睛猛地睜大,不可置信地望着五行脈獸身上的四塊大疙瘩。

噬魂玉咧了咧嘴,萬分可惜的道:“還差一點點!”

這個時候,五行脈獸得意的狂笑聲傳了過來。

“燭龍,你雖然突破到了四級妖獸,而且又使計進入我的身體內想要偷襲。可是你卻不知道,我這數百年來雖然修爲沒有提升,但是也不是白活。我將玄冥星宿陣修煉到了第三層,領悟到了水神護體和星宿煉靈兩大法訣的奧妙。”

“什麼,這畜生竟然將玄冥星宿陣煉到了第三層!不好,燭龍現在有危險!”噬魂玉聽到五行脈獸的大笑聲後,臉色徒然間大變。

秦天眉毛一擰,心裏咯噔一下:“難道這五行脈獸還有殺手鐗沒用?”

果然,五行脈獸的繼續得意地道:“我有玄冥護體,你根本就無法傷我分毫。現在你被我困死在腹中,等着我用星宿煉靈大法將你煉化,成爲我突破修爲的積蓄吧!哈哈哈哈哈,若是你在外面,我還沒有辦法抓住你,現在你主動跑進我肚子裏面,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它的話音剛落,登時身體外面的青色光點一下子就大放光彩。這些青光之中夾雜着無數的光點,好似天上的星雲一樣,充滿了玄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