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呵呵,剛來而已,看葉兄現在的氣息,像是離突破不遠了。”

葉楓笑了笑,沒有應聲,誰不知道,唐浩這笑聲下還有其他意思,一旦葉楓突破到意動境,那兩家實力就會出現懸殊。

“四個人了,現在應該就差那個張林了吧!”稍作沉靜,隨後葉楓緩緩道。

提到張林,其他三人面色都是不同程度的變了變,不過都沒有應聲,靜靜的等待着最後一人的到來。

廣場遠處的一座大山之上,一道身影靜靜的盤坐在地面,待祭臺上四人已經聚齊之後,他的眸子方纔緩緩睜開。

“到齊了麼!” 山巔之上,張林盤坐在地面,待那廣場已經人頭涌動之時,他的眸子方纔緩緩睜開。

望着廣場中匯聚的各路人羣,張林的面色逐漸變得鄭重起來。

能不能在隕落之界當中取得成就,就看接下來的了。

而且,他清楚,雖然他手裏現在有着木靈珠,只要他一到五行之界立馬就能開啓,但是,事情絕對不會那麼簡單。

“呼!”站起身來,他深吐了一口氣,隨後身形一動,向廣場飛掠而去。

廣場之上,隨着祭臺上四道人影的到來,人羣中隱隱間也開始騷動了起來,所有人都知道,要必須湊齊五顆五行靈珠方纔能打開五行之界,但是現在,那個張林行蹤飄忽不定,如果他今天不來,所有人也就算白等了。

咻!就在衆人都焦急等待之時,這時候一道身形從天際劃過,而後飛快的向這邊飛了過來。

“張林!”在場自然有實力不弱的,當即便認出了張林的面孔。

“來了麼!”人羣當中,望着向這邊飛掠而來的張林,吳昊輕道了一聲,嘴角揚起了一抹輕微的弧度,和旁邊的李蕭對視一眼,在張林的身形即將掠到祭臺之時,兩人身形一動迅速向張林攔截而去。

咻!半空當中,張林身形暴掠,而這個時候,卻是陡然頓了下來,因爲就在他跟前,吳昊跟李蕭的身形牢牢的將他的腳步擋了下來。

“吳昊?李蕭?”望着這一幕,廣場上人羣臉上頓時浮現了詫異之色,他們沒想到李蕭和吳昊居然會在這攔截張林。

“呵!看來有好戲看了!”祭臺之上,望着擋在張林面前的吳昊和李蕭,唐浩饒有意味的輕笑了一聲,一個是有個性的人,兩個是除了他跟葉楓以外實力最強的人,這三人現在碰頭,好戲那是必然上演。

葉楓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雖然張林救過葉子行,跟葉諾關係也不錯,但是跟他卻是沒有交集,作爲他們的大哥,在這裏面一切他都要以家族利益考慮。

林中一也沒有動聲色,他現在身上揣着火靈珠,不敢參與這種場合,一旦失手,那他將得不償失,張林對他們的幫助,還不足以他這樣做。

而王雷,臉龐上卻是有着幸災樂禍的表情。

四大宗派,現在他跟林中一都有着五行靈珠,就天冥宗和御榛門還沒有得到,現在有這個機會,李蕭跟吳昊自然是不肯罷休,上次王雷一擊輸給張林,到現在他都還耿耿於懷,正好藉着這次吳昊和李蕭想要搶木靈珠的機會,也算給他出口惡氣。

吳昊化形境中期巔峯境界,李蕭現在也達到了化形境中期巔峯,兩個化形境中期巔峯聯手,他不信還收拾不了一個化形境初期的張林。

王雷心裏也清楚,雖然張林能夠接的下化形境中期巔峯的一掌,但並不是就能跟化形境中期巔峯抗衡,現在兩個一起,張林插翅難飛。

“還是來了麼!”身形頓於半空,張林眸子微眯了眯,這個局面他並不感到意外,李蕭和吳昊對他都恨之入骨,這個時候出手那是正常現象。

在場除了唐家和葉家,也就數他們最強悍,如果葉家和唐家不插手,那就沒有人敢說二話,但是看現在樣子,那兩家似乎都抱着看熱鬧的心。

“張林!我還以爲你要躲到隕落之界開啓呢,沒想到還真敢來,難道你就沒有想過,我們會讓你這麼輕鬆的就進去嗎?”吳昊盯着張林,嘴角有着輕微的弧度,在他看來,他跟李蕭聯手,張林是絕對跑不了的。

“呵,想沒想過又怎麼樣,難道你認爲就憑你們兩個就能攔得下我?”張林面色淡然,絲毫沒有因爲兩人的實力而有慌張之色。

“多說無用,給你一次機會,把木靈珠交出來,然後自斷一臂,或許我會饒了你。”李蕭面色陰沉,這時候冷冷的道了一聲。

“呵!”聽得這話,張林冷笑了一聲,跟他說這種話,簡直就是癡人說夢。“對不起,這個木靈珠我還有用,給不了你!”

“不知死活,你已經失去了這次機會!”輕哼一聲,李蕭面色一拉,伴隨着身形的一震,一股強大的化形境中期巔峯氣息頓時爆發而開。

“李蕭,你敢!”就在這時候,人羣當中一道厲喝聲突然傳了過來,緊跟着兩道身影閃電般掠到了張林身旁。

兩人,正是葉諾和葉子行。

見到葉諾和葉子行掠來,李蕭和吳昊面色都是變了變,如果今天葉家真得插手的話,那他們想要拿下張林就不可能了。

“哈哈!葉兄這是幹什麼,何必跟這些人攪和在一起。”就在這時候,又是一道笑聲從人羣中傳了出來,緊跟着,兩道身影從中掠出,最後停在了李蕭和吳昊旁邊。

兩人正是唐家唐霆鋒和唐鳴,看這陣勢,顯然他們是在吳昊他們那一方的。

見到唐家的人突然來幫助自己,吳昊跟李蕭都是一愣,不過隨後臉上的神情便放鬆下來,有着唐家的人牽制,那麼事情又有了轉變。

“葉諾,回來!”就在兩方對峙之際,這時候祭臺上的葉楓喊了一聲。

聞言,葉諾和葉子行都是向葉楓看了過去,葉諾沒有說話,葉子行顯得有些着急,“大哥,張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看到他遇到危險而不顧。”

“我讓你回來!”葉楓根本不聽葉子行說話,葉子行話剛說完,葉楓又是厲喝了一聲。

“哥!”葉子行顯得很難爲,一邊是葉楓,一邊是張林。

葉子行的難處張林自然知道,而且他很清楚葉楓的心,跟唐家對戰弄不好會將整個家族牽扯進去,他不可能因爲一個張林而這樣,而且,葉楓也很清楚,唐家的人去就是牽制葉家的,只要葉諾他們撤了,唐霆鋒他們自然也不會管,這樣一來,倒是避免了一場無謂的戰爭。

“去吧!這裏我一個人能應付!”拍了拍葉子行的肩膀,張林輕笑了笑。

葉子行狠狠的揮了揮拳,隨後也只有跟葉諾不甘的掠了下去。

“你們也回來吧!”葉諾他們撤離,這時候唐浩也喊了一聲,四大宗派跟他唐家沒有一絲關係,他們犯不着這樣。

聞言,唐霆鋒看了張林一眼,隨後也是回到了人羣當中。

經過一番折騰,到最後還是張林一個人對他們兩個。

“動手吧!”見到雙方都沒有插手,爲了防止事情在發生變化,吳昊這時候輕道了一聲。

話音落下,他雙臂一揮,一道張林頓時向張林拍了過去。

咻!就在吳昊掌印拍出的同時,一道銀色光芒突然從張林袖袍中射出,而後搖身一變,頃刻間一條通體泛着銀白光芒的巨蟒便是赫然出現在了半空當中,大嘴一張,竟然生生將吳昊的掌印咬爆。

“魔獸?”吳昊對白鱗不熟,見到突然出現的白鱗,他有些詫異,從來沒見張林身邊有過魔獸,現在怎麼會突然殺出一隻,而且實力居然還在化形境中期。

“這是他的寵物,交給你了,我去對付張林。”李蕭可是對白鱗相當熟悉,當初就是他打的白鱗,現在白鱗衝到了化形境中期,兇悍程度他在墓葬中見過,而且白鱗對他有恨,打起來不要命,因此,他將白鱗推給了吳昊。

而且這樣一來,只要他將張林戰勝,那木靈珠自然也歸他了,不得不說,李蕭這個如意算盤打得還是比較響。

吳昊自然不知道這一點,他只知道張林比較強悍,還以爲李蕭夠義氣,竟然就直接向白鱗掠了過去。

吳昊跟白鱗打在了一邊,張林面前,就只剩下李蕭了。

“上次讓你在墓葬中跑了,這次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目光盯着張林,李蕭森然的笑了笑,上次在墓葬當中,本來以爲就可以解決張林,可沒想到中途殺出了白鱗,讓他的想法泡湯,但是現在,白鱗被吳昊牽制住,張林自然就不再是他的對手了。

“費什麼話,要動手就快!”在墓葬當中,張林那一指也想向他點去,但是白鱗的出現將他打斷,如今遇到,他也想看看究竟孰強孰弱。

“死都這麼着急,那就成全你!”面色逐漸變得陰沉下來,李蕭雙手從袖袍中探出,而後,一個複雜的手印開始結了出來。

“重山嶽!”還是當初在墓葬當中那一招,這一招的威力雖然沒有當初王雷的一擊強,但看那波動最少也是地階初級頂峯的武技,而這,恐怕就是李蕭最強的一招,如今一見面就施展出來,很顯然是想直接將張林了結,不想再發生有人插手的意外。

望着李蕭跟前逐漸凝實的小型山峯,張林的面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雖然說他不懼李蕭,但並不是說這一招就對他無用,一個化形境中期的強悍一招,也不是那麼容易化解的。

既然李蕭不想跟他繞彎子,那張林也不想浪費時間,體內靈氣按照大荒金指的路線開始運行了起來。

右手中指探出,伴隨着他體內靈氣的涌出,周圍天地能量突然瘋狂的涌動了起來,而後,在衆人驚駭的目光下,張林探出的右指凌空向李蕭點了出去。 空間震盪,天地間能量瘋狂涌動,伴隨着張林一指的點出,一道彷彿來自洪荒一般的能量巨指撕裂層層阻礙,而後,攜帶着令人窒息的壓迫,以一種兇悍的姿態轟然向李蕭的重山嶽轟了上去。

望着這一幕,下面衆人都是睜大了眼睛,從那能量巨指當中,他們能夠感覺到一股何等可怕的力量,就是半空中的李蕭,都是愣了愣,接觸張林這麼長時間,還沒見過張林居然有這麼強悍的攻擊。

不過,李蕭的重山嶽也是不弱,那是無限接近地階中級的地階初級武技,加上他化形境中期巔峯的實力,他相信能夠將張林這一擊轟碎。

兩道兇悍的能量體撕裂空間,在衆人閃爍的目光下,最後轟然撞在了一起。

“轟!”能量巨指點在山嶽之上,伴隨着一陣能量波動的散開,半空中出現了劇烈的音爆之聲,緊跟着,在一聲震徹天際的炸響當中,李蕭的重山嶽竟然砰然爆開,而這時候,張林的能量巨指卻只是劇烈的顫了一下,隨後再度向李蕭轟了過去。

重山嶽爆開,李蕭受到牽引胸口一悶,體內氣血翻涌,望着張林的能量巨指繼續飛快向自己飛來,李蕭想要再發動能量攻擊已經來不及了。

意念一動,一層靈氣屏障籠罩在身上,緊跟着一掌向巨指迎了上去。

“轟!”李蕭實力不弱,但是這一指的力量出乎了他的意料,即便剛剛重山嶽已經擋了不少力量,可光憑他的肉體根本無法跟這能量巨指硬撼,一掌只下,張林的能量巨指應聲而爆,而同時,這強大的力量和能量風暴的席捲之力也是讓李蕭身形倒飛了出去,好在他還並沒有徹底失去戰鬥力,搖搖晃晃的這才勉強在半空中穩住身形,體內翻涌的氣血終於是壓制不住,一口鮮血從口中噴涌而出。

“噗!”

“嘶!”人羣當中,望着這一幕,所有人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在他們臉龐上,瞬間攀爬上了濃郁的驚駭之色。

張林實力強悍他們聽過,但是沒想到居然連化形境中期巔峯的李蕭都不是對手,要知道,李蕭可是除了葉楓和唐浩之外境界最高的選手,沒想到這樣的強者都不是張林的對手,這麼說來,能夠制衡張林的,恐怕也就只有那兩個家族的人了。

葉楓面色沒有變動,但是心底卻是略微震撼了一下,張林的表現同樣出乎了他的意料。

唐浩臉上的表情稍微滯了滯,不過隨後,嘴角再度掀起了一抹輕微的弧度,看向張林的眸子,帶着複雜的神色,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王雷面色鐵青,他沒想到會出現這一狀況,李蕭的實力他很清楚,就是他跟李蕭對上,都不敢說絕對能夠勝得了李蕭,但是沒想到幾天不見的張林居然就能將李蕭重創,一時間,他都有些擔心張林解決完李蕭後還會不會來找自己,若是這樣,到時候要再有個對五行靈珠眼熱的人來插手,那就夠他喝一壺的了。

“他什麼時候居然有這麼強的武技的?”半空當中,李蕭捂着胸口,望着張林的眸子同樣帶着詫異之色,這一次,是他小看敵人了。

體內受了傷,李蕭現在已經不是張林的對手,只要張林再來一擊,李蕭有六層的機率命喪此地。

不過,張林卻沒有再動手,大荒金指雖然強悍,但是靈氣消耗也不少,剛剛的一指已經消耗了他體內一小半的靈氣,如果再來幾下,那麼到時候他就連保命的東西都沒有了。

而且,憑他的實力要殺現在的李蕭並不是不可能,但是一個化形境中期巔峯的強者如果拼死反撲之下,就算張林到時候斬殺了李蕭,那自己也將付出不小的代價,下面衆人虎視眈眈,一旦張林失去戰鬥力,那些覬覦他木靈珠的人立馬就會撲上來,到時候那就是得不償失。

更何況,張林想要的震懾目的已經達到,沒必要在往下逼,想要報仇機會還多,有了李蕭的前車之鑑,相信這一次,恐怕就沒有人再敢來攔他的路了。

“怎麼樣,李蕭,還想要我的木靈珠嗎?”張林雙手背於身後,目光淡然的盯着李蕭,彷彿剛剛的事並未發生過一般。

李蕭目光帶着怨毒之色,他沒有說話,今天他的疏忽造成了這個局面,他也知道,一旦張林進入五行之界後,想要再殺張林就不是那麼容易了,但是這次機會,他已經基本失去。

“不說話?你要是不說話我可就帶走了!”張林的眸子微眯了眯,隨後嘴角輕揚了揚,身形向祭臺飛了上去。

“白鱗,回來!”白鱗正跟吳昊打得火熱,聽到張林的號令後,身形一動向張林飛了過來,龐大的身軀一縮,再度變回來原來嬌小的模樣鑽進了張林的袖口當中。

望着這一幕,衆人都是忍不住有些咋舌,就是葉楓和唐浩都收服不了魔獸,沒想到張林居然能讓一隻魔獸像跟屁蟲一樣跟在身後,而且還是一隻實力強悍的魔獸。

“好了,人都到齊了,都把靈珠拿出來吧,五行之界也該開啓了。”張林掠上祭臺,沉默持續了片刻,這時候唐浩道了一聲。

聽到唐浩的聲音,幾人都沒有猶豫,各自將手裏的靈珠拿了出來,遲則生變的道理他們都懂,還是早些打開五行之界爲好。

五行靈珠,分別是金木水火土五顆靈珠,伴隨着他們五顆靈珠的現出,突然間五顆靈珠彷彿各自受到牽引一般,竟然從他們手裏脫手而出,開始向中間匯聚了過去。

嗡!祭臺之上,隨着五顆靈珠的匯聚,一陣光芒閃耀而起,將五行靈珠包括臺上的五人盡數籠罩在內。

緊跟着,五顆靈珠緩緩升空,開始首尾相接在半空中盤旋了起來。

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而伴隨着五行靈珠的旋轉,周圍能量瘋狂的涌動了起來,狂風大作,隱隱間,這片空間都有着要坍塌的跡象。

隨着能量的匯聚,五行靈珠上光芒綻放,片刻之後,空間一陣抖動,而後衆人便是見到,祭臺上空的五行靈珠處,一個綻放着豪光的大漩渦陡然現了出來。

漩渦現出,那五顆靈珠也各自彈了出來,最後再次回到了各自的手中。

“五行之界開啓了!”望着祭臺之上那碩大的一個漩渦,唐浩輕道了一聲,隨後沒有絲毫猶豫,腳下一點,瞬間沒入了漩渦當中。

見到唐浩掠進,後面張林他們也是沒有遲疑,各自身形一動,向漩渦中掠了進去。

而伴隨着他們的消失,下面人羣頓時沸騰了起來,一道道身影仿若蝗蟲一般洶涌的向祭臺涌了過去。

一時間,整個廣場亂成了一片。 咻!在一陣令人嘔吐的甩動之後,張林的腳步終於是踏在了地面之上。

擡眼向前望去,這裏果然是另外一片空間。空間中藍天白雲,跟外面沒有什麼區別,唯一有的區別就是,這裏面似乎見不到動物。

唐浩他們四個已經迫不及待的向前掠了出去,而這時候,在張林後面也是不斷有着一道道身影擠進來,爲了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張林也沒有在這多待,身形一動,向前掠了出去。

“血魂,傳承在什麼地方?”身形向前掠動,張林這時候向血魂問了一聲。

這裏面他完全陌生,恐怕也就只有血魂稍微熟悉一些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