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呵呵,不瞞賢侄,你的憂慮也是正是我的憂慮啊。”

“如此我們一定不能讓曹操進入潼關。”

“可是曹孟德手下猛將如雲,謀士衆多,實力出衆,非你我能夠抗衡的啊。”韓遂擔憂道。

馬超道:“叔父過濾了,在我看來曹操手底下的將領,不過是土雞瓦狗爾。難堪大用,此番曹操領兵十萬。而你我加起來足有十五萬大軍,我們佔據天時、地理、人和,何以懼怕曹操。”

韓遂想了想也是這個道理,自己已經擁兵割據三十多年了,何況曹操遠道而來,自己以逸待勞,也不是沒有一戰的可能。

而對於馬超,韓遂也是瞭解,馬超勇武過人,足可媲美當年的呂布之勇。

“賢侄是想一戰了?”

“我們以無退路,要麼戰要麼死。”

“好,既然賢侄有如此志向,我也就陪賢侄瘋狂一次,我就不信曹操有三頭六臂。”韓遂重重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目光灼灼,一如當年一樣雄風不減。

“如此甚好,我即可回去diǎn兵,不日我們前往就前往潼關以曹操決一死戰。”馬超說道。

“好。”

馬超與韓遂再次同盟之後,馬超便啓程返回了西涼,盡起七萬大軍,帶領龐德等心腹將領前往雍州,與韓遂匯合。

ωωω¤Tтkд n¤¢o

西涼此地民風彪悍,水草豐茂,適合戰馬的培養,所以馬超旗下有一萬大軍都是騎兵,這年代騎兵的戰鬥力比普通步卒的戰鬥力強悍十倍,來如風去無蹤。

……

曹操得知馬超與韓遂起兵聯合起來抵抗自己,十分惱怒,立刻命人將馬騰一家抓了起來,就地斬首,衆人苦苦勸阻,尤其是當年說服馬騰與韓遂投降曹操的鐘繇更是老淚縱橫,但是曹操正在氣頭上,哪管這些。

可憐的馬騰一家人都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被抓起來斬首。

曹操將馬騰以及兩個兒子的首級派人送給了馬超。

馬超見到自己父親與弟弟的頭顱之後,大叫一聲昏死了過去。

曹操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用馬騰以及馬騰兩個兒子的首級來擾亂馬超的心智,然後讓他無心抵抗,不攻自破,可是他嘀咕了馬超的能力。

馬超醒來之後,非但沒有退卻,反而更加堅定了他的抗曹決心,發誓一定要斬殺曹操替父報仇。

馬超與韓遂聯軍十五萬奔赴潼關與曹操對峙了起來。

曹操大本營中。

衆位將領以及謀士都齊聚於此,商議對策。

“諸位,潼關就在眼前,我本來只是想討伐張魯,卻沒想到韓遂等人不識時務,愚昧抵抗,正好此番大軍將韓遂與馬超一網打盡,徹底平定關中。”

“末將願爲先鋒,替主公打頭陣。”

曹操定睛一看,說話的人是于禁,曹操笑着diǎndiǎn頭:“馬超素有萬夫不當之勇,文則不可小覷啊。”

“馬超韓遂不過烏合之衆,不足爲懼。”

“好,文則勇氣可嘉,明日就由你爲先鋒,去潼關叫陣。”

“諾。”

第二日,曹操親率衆將領以及大軍來到潼關之下,馬超自視甚高,根本不膽怯,親自出城迎戰。

雙方對峙。

馬超九尺身高,虎背熊腰,一馬當先,手握一杆紅纓槍,身穿獅盔獸帶、白袍銀甲,目光如雷電一般射向曹操,曹操目光凝重,他征戰多年,自然能夠一眼看出來馬超的雄壯威武。

真乃虎將,可惜不能爲我所用啊,曹操心中嘆息。

“馬超,丞相待你不薄,讓你統領西涼諸軍,督涼州事務,你不思報效,竟然忤逆叛亂,還不快快下馬投降。”于禁一夾馬肚,走到陣前,大喝一聲。

“哼,曹賊,背信棄義,妄圖行假途滅虢之計,殺我親族,我與曹賊不死不休,此仇不報,枉爲人子,廢話少說,爾等雞鼠之輩,還不快引頸就戮。”馬超輕蔑的說道。

被人如此鄙視,作爲武將的于禁大怒,大喊大叫的衝了上去。

馬超單手握槍,冷冷的注視着于禁,戰馬靜靜的停在陣前,根本就沒有衝鋒之意。

“馬超,死來。”

于禁衝到馬超面前,不帶花俏,大刀以泰山壓dǐng之勢,斬向了馬超的頭顱,鬼頭大刀帶着破空之聲落在了馬超的頭dǐng。 “鐺。~小,..o”

就在於禁的鬼頭大刀落在頭dǐng之前,馬超突然動了,他的速度很快,單手將長槍揮舞出一陣槍花,然而上挑槍尖,盪開了大刀。

刀槍轟擊,發出一聲刺耳的碰撞之聲,戰馬都是驚的長嘶起來。

一擊未中,于禁的戰馬順着慣性向前跑出了上百米遠。

調轉馬頭,于禁驚懼的看着立在中央的馬超,他的虎口此時有種發麻的感覺,握着的大刀都在不住的顫抖。

馬超面無表情的看着于禁,完全就沒辦對方放在眼裏。

于禁心裏實在是憋屈,大怒的再次衝向了馬超,二人大戰七八個回合之後,于禁不敵,急急忙忙的逃走,馬超得勢不饒人。

“哪裏走。”

馬超大喝一聲,追了上去。

“於將軍,我來助你。”就在這個時候,曹營中衝出一個悍將。

“儁乂,救我。”

“馬超,吃你爺爺一刀。”張郃長的十分粗狂,鬍鬚濃密,猙獰可怕,他大叫着揮刀斬向了馬超。

乘此機會,于禁逃回了曹營之後才鬆了一口氣。

“哼,不自量力。”馬超棄了于禁,冷冷的看着張郃,揮槍便刺,二人戰在一起。

馬超與張郃大戰二十餘回合之後,張郃體力漸漸不支,只能被動的防禦,曹操見此,怕張郃有失,立刻鳴金收兵。

張郃聽到曹操收兵之後,立刻調轉馬頭就走。

“哈哈,兒郎們。隨我殺。”馬超得意的大笑一聲。一揮手。 都市劍說 當先衝鋒殺敵,身後的西涼鐵騎隨後而至,不過曹軍章法有度,撤軍也好不混亂,步兵先撤,騎兵殿後。

馬超見沒有什麼機會,最後也不得已收兵,不過第一次交戰。馬超略微佔優,軍威大振。

……

曹軍大本營。

“丞相,馬超素有萬夫不當之勇,而他手下的西涼鐵騎各個精銳,此時我們不宜操之過急,還需循序漸進,等待多方士氣低沉之時,方可出擊。”荀攸說道。

“是我低估馬超的能力了。”曹操嘆息道。

“賊兵有十五萬之衆,徐徐圖之方爲上策。”程昱也是說道。

“恩。”曹操diǎndiǎn頭,“荊州可有什麼動向?”

曹操在這裏與馬超交戰。他其實心裏還是最擔心的是劉修,他生怕劉修抄起後路。那樣的話自己就只能率軍回援了。

“劉修暫無動靜。”

“恩,密切關注荊州動向。”

“丞相,南陽有曹仁將軍坐鎮,章陵郡由滿寵坐鎮,二人互成犄角,量他劉修也不敢貿然進攻,許都暫時不會有危險,我們只要專心對付馬超與韓遂即可。”

“北方已經一統,只有關中西涼還沒有真正歸附,只要這次統一關中等地,丞相便可以高枕無憂,坐北朝南,伺機一統天下。”

荀攸說道。

“唉,劉修此子,我始終放心不下,衆位有沒有什麼辦法讓其不敢覬覦許都,讓我們專心對付馬超韓遂呢。”曹操問道。

衆人一陣沉默,因爲他們是在看不懂劉修,此子從來都不按常理出牌,沒有道德信義的約束。

曹操看衆人都無話可說,只好作罷。

“來日再戰。”

……

遠在江陵的劉修此時早已經是知曉了曹操與馬超開戰之事,心中興奮不已,因爲這樣曹操便無暇覬覦江南,而自己也乘此機會大展拳腳,發展壯大,等到曹操有空的時候,自己就可以成長到足以與曹操一較高下的實力,到時候會師北伐。

“主公,如今曹操正與馬超鏖戰於潼關之下,我們正好可以乘此機會北伐,兵進許都,迎奉天子的大好機會啊。”大堂之下,徐庶作揖道。

“是啊,主公,出兵吧。”

“如果錯失良機,恐再難尋找到這樣好的機會了。”

在所有的人看來,都認爲此事進兵許都是最好的時機。

劉修笑眯眯的聽取着下面人的意見,只是他心中卻另有打算。

而龐統也是一直都站着,沒有說話。

劉修看向龐統,笑道:“士元,你有和高見?”

“呵呵,主公,在我看來,眼下我們還不足以與曹操抗衡,南陽曹仁與章陵的滿寵互成掎角之勢,一旦我軍出兵,二人必然會夾擊襄陽,到時候必然是無功而返。”龐統站出來,作揖道。

“恩,士元所見甚是。”

“士元所慮甚是,不過曹操如今兵強馬壯,一旦讓其平定了關中等地,實力必然更大,他也就有時間覬覦江南之地,到時候若是串通孫權等人再次攻打荊州,我們該如何抵擋。”馬良道。

“呵呵,曹操陷入戰爭,實際上是他咎由自取,馬超只不過是爲了自保而已,必然會放手一搏,曹操不會勝的那麼容易,我看這場戰爭不會輕易結束的。”

“不過我們也不能坐視不理,馬超不能輸,否則北方再無曹操敵手。”

龐統說道。

“那士元可有什麼計策?”

“我建議主公可以命令文長在襄陽籌備糧草,一邊秣兵歷馬,露出將要北伐的動作,讓曹操有所忌憚,不敢放手一搏,只要馬超韓遂存在,曹操便不敢輕易的再次南下了。”

“恩,士元言之有理。”劉修diǎndiǎn頭。

“不過這還不夠,我們還要在江陵籌備糧草,集結軍隊,隨時聽後調遣,曹操忙的不亦樂乎,我也不能閒着啊。”劉修狡黠的笑道。

“主公這是何意啊?”馬良等人不解,按道理來說如果只是策應馬超,佯攻許都,只需要魏延露出姿態做做樣子就可以,何須江陵也要勞師動衆。

廣告天王 所有的人都不理解,當下之後兩人似乎明白了劉修的意思。

龐統與徐庶相視一眼,二人心有靈犀的diǎndiǎn頭。

“呵呵,衆位難道往了去年的痛了嗎,荊州無辜起戰火,全因孫權與劉備狼狽爲奸,覬覦我荊州,故而發動了這場不義之戰,讓我荊州蒙受重大損失。”

“這次我就是要藉此機會,名義上是佯攻許都,實際上我要劍指江東。”劉修道。

衆人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主公真乃足智多謀,這招指東打西,可以讓曹操不敢全力攻打馬超,又可以讓孫權放鬆警惕,一石二鳥之計。”馬良笑道。 曹操與馬超相持與潼關,二人互有勝負,然而曹操就是無法越過潼關踏入關中,馬超韓遂死死的守住了潼關讓曹操寸步不前。¤小,..o

荊州劉修的動作傳到了曹操的耳中讓曹操大爲緊張,他一面命令曹仁與滿寵加強城防,一面從合肥等地抽調了三萬大軍開赴南陽與章陵防守。

而劉修是大肆旗鼓,名目張大的秣兵歷馬,看樣子不日將會北上,策應馬超,與曹操一較高下。

建安十五年七月。

劉修diǎn起四萬大軍,突然從江陵出發,順江而下,直奔江東而去,此時坐鎮湘州的甘寧也是早就得到就消息,率領兩萬大軍北上長江,與劉修匯合。

一婚二寵,神秘總裁的蜜戀情人 六萬大軍直奔西陵而去。

此時的西陵由周瑜把守。

劉修攻打江東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周瑜的耳中,周瑜大吃一驚,因爲此時的江東毫無準備,西陵只有兩萬人把守,沒有人會想到劉修的大軍來的這麼快。

周瑜一面命人前往柴桑稟報孫權此時,一面加固防禦做好迎戰準備。

西陵坐落於長江之北,原本是江夏郡的治所,後來孫權攻破江夏,斬殺黃祖之後佔領了江夏,在西陵囤積了大量人馬糧草軍械,作爲攻打荊州的準備。

後來劉備棄新野,敗當陽,跨過漢水來到了江夏投奔,孫權將江夏郡長江以南部分暫借給了劉備,而江夏郡的長江以北部分依然由孫權派人駐紮。

周瑜攻打南郡敗退之後,來到了西陵,孫權便順勢封周瑜爲江夏太守。駐守西陵。一方面是爲了防備曹操。另一方面也是爲了防備劉修攻打。

……

孫權得到消息之後,着急萬分,他知道劉修恨自己入骨,所以派遣了大量的使臣想要與劉修重新修好,可惜劉修根本就不給自己面子,至今還扣押這魯肅。

如果是以往,孫權必然會派遣使臣前往許都向曹操稱臣,然後請求曹操幫助。可惜眼下曹操在潼關被馬超和韓遂牽絆住,根本就無暇顧及到他孫權,有心也無力。

不得不說劉修攻打江東的這個時機把握也很好。

“立刻派人前往荊州,告訴劉修只要他退兵,我願意將劉備以及諸葛亮等人的首級送給劉修,並且永結修好,互不侵犯。”

孫權急急忙忙的召集大臣,商議對策。

“不可啊,主公,劉修素有狼子野心。而且背信棄義,毫無信譽可言。就怕主公即便是將劉備等人送給劉修,他也不會買帳的。”

張昭立刻出生阻止道。

“是啊,子敬還被劉修扣押着,至今未歸,我江東與劉修有不共戴天之仇,不可言和。”

“不如派人前往許都,請曹丞相前來相助。”

“曹操遠在潼關,遠水救不了近渴,何況他不一定會相助。”

“劉修小兒,妄起刀兵,我江東虎狼之師豈會怕他,我願意率領我江東兒郎,踏平荊州。”

堂上吵的不可開交,孫權的頭一個比兩個大,不過這一次與曹操南征不同,這一次不管的是文臣還是武將都傾向於與劉修一戰。

劉修的人品可見一斑。

“好了好了,你們不要吵了,既然諸位一致傾向於戰爭,看來民心可用啊,好,我即可命令程普率領四萬大軍奔赴西陵,與公瑾一同抗擊劉修,張昭做好糧草籌集的準備。”

“諾。”

沒有辦法,所有的人都同意與劉修一戰,他也不可能獨斷專行。

自此江東開始忙成一鍋粥了。

wWW .тTkan .c○

就在這個時候,劉備也是得到了劉修攻打孫權的消息,立刻派人告訴孫權自己願意率領所有人馬與孫權一道奔赴前線,抗擊劉修。

孫權大爲高興。

劉備也是對劉修恨之入骨,自己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完全是拜劉修所賜,可惜他不會去想,如果不是他覬覦荊州,又豈會落得這般田地。

這一次劉備也是報了必死的決心,也要與劉修一較高下。

劉備的參戰,這是劉修萬萬沒想到的,這個只會一味逃跑的僞君子,竟然也有硬氣的一面。

話分兩頭。

劉修大軍不出半個月便是兵臨西陵城下,將西陵圍得水泄不通,周瑜面色凝重,此番他也是退無可退,只有嚴防死守,等待援軍的到來。

可是讓周瑜不明白的是,劉修到達西陵之後並沒有急於下令攻打西陵,而是隻將西陵圍了起來,他究竟要幹什麼,周瑜絕對不相信劉修只是來玩玩的,他肯定會有什麼陰謀,莫非還希望我自己出城與他一戰。

劉修也真是太天真了。

劉修坐在戰船上,遙遙望着西陵城,他的臉上帶着笑意。

“士元,一切準備的怎麼樣了?”劉修轉頭問道。

龐統笑道:“一切都準備妥當了,只待援軍的到來。”

“恩,這一次我們必須要一舉拿下江東,在曹操結束與馬超的戰爭之後,我們務必要在江南立住腳根,與曹操一爭天下。”

不反著來就得病啊 “主公英明。”

……

如今的江東已經平定了境內的山越叛亂,內部穩定,孫權將全國的兵力抽調出了四萬人馬,可以說這已經是整個江東一半的兵力了,加上西陵的兩萬人馬,這一次爲了保衛江東,孫權將江東四分之三的兵力投入了戰鬥,這也是孫權放手一搏的意思,勝的話前路一片坦途,如果敗很可能會丟掉整個江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