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吼聲立刻讓院子里雞飛狗跳,見是他再要,趕緊有人去取,沒多久就送了過來。

陳青關上房門抱著瓶瓶罐罐一轉身,立刻就呆住了。只見屍姬又不著寸縷,身上的屍斑已經淡去,周身轉變成淡粉色,胸前那妖艷的花朵紋身,枝葉翠綠,兩個花骨朵鮮如血色,像活過來一般,加上一股淡淡的香氣飄出,整個場景極其誘人。

「咕嚕。」

陳青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吐沫,接著手裡的瓶瓶罐罐就全掉到了地上,他揉揉眼不敢相信的再一看,只見那兩個花骨朵正在慢慢盛開,屍姬原本黑色的披肩長發也在慢慢變紅。更誇張的是,屍姬周身開始冒出粉色的魂芒,身體慢慢飄浮了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

就算陳青的見識不少,可從未見過如此情況,正在疑惑間,屍姬慢慢的睜開了眼睛,雙瞳竟然變成了充滿魅惑的粉紅色,接著緩緩站直身體,看了眼陳青呻.吟出聲。

「主子,我好舒服。」

陳青又咽了口吐沫,眼一閉一睜,趕緊撿起地上的衣服給她披上。

「你這是?」

剛一問出口,屍姬身上的屍氣就猛的爆發,接著消失不見,又變成一個充滿魅惑的女子,一揮手,一棵魂力組成的鮮花落到地面,這鮮花的模樣正是跟她身上的紋身一樣,只不過盛開的兩朵花張著獠牙大嘴,似乎準備著擇人而噬。揮手間鮮花消失,接著屍姬展顏一笑,言語利落的開了口。

「主子,我…我好想變強了。」

能不變強嗎!不提四枚血屍丹,光那些上古時期留下的血晶都不是凡物,這屍姬可是一口氣全吃了!陳青有點想撞牆,看出屍姬外表的變化是因為體制的異變,那些被她吃掉的東西起了奇妙的變化而已。不再擔心的爬到床上倒頭就睡。

第二天清晨起床,屍姬已經俏生生站在床頭等待,她根本不用睡覺,就那麼看了陳青大半夜,倒是個合格的護衛。

看到屍姬血紅的頭髮又恢復成黑色,粉色的肌膚也變成正常的雪白,陳青放下了心,昨晚的樣子實在是有點奇怪。

屍姬少言寡語,陳青也沒什麼話跟她說。默默走出房間,卻感覺無事可做,看著不斷用人湧向煉獄入口,忍不住好奇心要去看看熱鬧,到底要看看各宗門如何對付那血屍。

這時候的煉獄已經沒人在阻止人們逃出,陳青用了四天時間,一直走到煉獄三層的入口,在這裡看到聚集了大量的人群。在人們的議論聲中得知,養屍棺起了巨大作用,血屍在懼怕之下,已經被打成重傷逃到了下邊,沒能將其捕。屍宗大批的人已經進入到第三層搜尋,並重金懸賞能夠提供血屍蹤跡之人,暫時還沒有消息傳回。

聞聽到這些消息,陳青露出個壞笑,看到有人再招募同伴一起搜尋,就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把屍姬封印在水晶棺中收起,又用易容丹改變了下容貌,加入到一個隊伍之中。 第三層煉獄世界到處瀰漫著濃霧,這濃霧都是陰晦之氣組成,會讓人很不舒服,也使得視野變得極差,能見度不足百米。

隊伍的組織者是位屍宗弟子,自稱叫蔣威,面目呆板少言寡語,身邊跟這個同樣面目呆板的殭屍,面目竟然跟他極其相似。隊伍里也全都是魔修,一路沉默的前進,不久之後來到一處怪石林立之處進行搜尋。

陳青眼尖,在一根石柱下發現了一棵酷似一張鬼臉的蘑菇,快步走過去就挖了出來,這是鬼面蘑,是一種很稀有的藥草。

「小子,你最好小心點,看到那蔣威沒有,他擁有的可是同心屍,是用他孿生兄弟的屍體煉製的,小心他將你餵了殭屍。」

一個尖嘴猴腮,嘴角還有塊大黑痣的傢伙晚了一步,主動與陳青交談,言語間全是嚇唬。

「好嚇人,你難道要保護我?」

陳青這時的打扮就像個剛出道沒多久的新嫩,天真無邪的表情讓對方心中一喜。

「我是驅鬼門的候至,可是大魂師巔峰境界,想讓我保護你,最好是…」

說到這裡,候至搓動了下手指,意思很明顯,他是要收保護費,看上了陳青挖出來的鬼面蘑。別的大魂師陳青也許會思索下,驅鬼宗的弟子再厲害,也是他的盤中才餐,懶得在逗他玩,臉一沉蹦出一個子。

「滾。」

話一說完,大步走到另外一根石柱下,小心的撥開浮土,又將一顆鬼面蘑挖出來。

「小子你找死,把鬼面蘑交出來。」

恐嚇不成,這驅鬼門的弟子變成了明搶,本命厲鬼脫體而出,卻被一個面容呆板的身軀擋在身前,正是蔣威的殭屍。

「在搗亂我就吃了你。」

這殭屍竟然發出人言,實力也比候至高,候至不敢放肆,陰毒的瞪了眼陳青,只得自己去搜尋,看能不能獲得值錢之物。

一棵灰色無葉的植物映入候至眼帘,煉獄空間沒有無用之物,候至趕緊快步跑去,卻看到一個身影跑到近前,毫不猶豫的將那植物連根拔起,一臉得意的收進儲物袋中。這人正是陳青,為了不引起注意,他把儲物戒指用繩子掛在了脖子上。

「枯骨蕨,能賣一百魂幣,好東西啊!」

收起了那植物,陳青還沒忘感嘆一句,氣的候至額頭的青筋都蹦了起來。

「混蛋啊!你給我交出來。」

候至又要動手,可蔣威的殭屍似乎成心也跟他搗亂,又蹦到了身前,還衝候至一呲牙,滿嘴散發腐臭氣息的嚇得候至立刻不敢多言,一跺腳換個方向搜索。

「混蛋,我殺了你..」

「別搶,那是我的!」

「求你了,把那棵晦氣騰還給我,我有大用啊!」

不管候至到哪裡,只要他發現東西,身前絕對會出現陳青的身影,弄得他哀嚎聲不斷,可有蔣威在,讓他不敢對陳青出手。十人的隊伍向石林內部越走越深,霧氣也越來越濃,為了防止走失,隊伍里的十個人逐漸靠近到一起,人們看到候至那張快要哭出來的臉,無不笑出聲。

在一處空地上,人們停下休息,陳青側耳聽著風中傳來的凄厲哀嚎聲,眉頭緊鎖,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石林深處確實壓抑,不光陳青,其他人也總感覺不安,看到人們的表情,蔣威出言安慰。

「放心吧,這片石林被我宗長老探查過,沒有鬼王的存在,我的同心屍能感覺血屍是不是隱藏在這,我們只要仔細搜尋一番就好,等回去我就給大家允諾的報酬。」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三層的煉獄危險重重,可一路行來,人們多少都有收穫,價值遠遠大於蔣威允諾的報酬,想到石林深處肯定會有更好的收穫,除了陳青,全都心頭火熱。

「抱歉,我要離開。」

陳青心裡承受能力極強,能讓他感到不安,而且越來越強烈,絕對不是好事,站起身就要離開,見候至竟然擋在身前不讓走,乾脆就要取出水晶棺,放出屍姬。

「轟隆」

一聲劇烈的悶響,地面突然塌陷出一個大洞,陳青抬手就把水晶棺就扔了出來,屍姬推棺而出,連水晶棺都不要了,扛起陳青就跑,蔣威和候至緊跟身後。剛才的塌陷,有人直接掉進了大坑裡,沒有一個人想到救援,一愣后瘋狂逃離。

「桀桀桀,沉睡中醒來,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美味的靈魂可以享用。」

乾澀的話語從地洞中傳出,一個身穿紅裙的女子從地洞中緩緩飄出,當她緩緩抬起頭,只見臉上全是縱橫交錯的疤痕,眼珠部位沒有眼皮,透著殘忍陰森的光芒,懸浮在空中,向狂奔的人群追去。

「蔣威你個混蛋,你不是說沒有鬼王嗎?」

「這他嗎不是鬼王,是鬼皇,逃命啊…」

人們走算知道為什麼石林里連一個普通鬼魂都沒有了,全被這鬼皇給吞了。

跑的最快的陳青幾人已經沒了影,後邊的人一邊咒罵一邊狂奔。眼看著鬼皇追上來,有人腿一軟撲倒在地,剛要掙扎而起,只見鬼皇降低高度一吸氣,這人的靈魂就硬生生從識海內被拽了出來,形成驚恐的人臉,被鬼皇吸進了肚子。

吃完一個人的靈魂,鬼皇再次發出乾澀如磨牙的笑聲,貓戲老鼠般一個個追上,撕扯出這些人的靈魂吞掉。數個大境界的差距,使得鬼皇對這些人形成了碾壓似的屠殺!

「分頭跑,在跟著我,殺了你們!」

按說屍姬的境界是魂王,足以甩開所有人,可竟然甩不掉蔣威和候至兩人,這倆人一個被同心屍背著,候至竟然有隻獸型厲鬼,這獸型厲鬼四蹄狂奔速度不慢。看著鬼皇殺光其他人追來,霧氣中已經浮現出紅色身影,氣的陳青大叫出口。

叫也沒用,石林的出口就在這個方向,衝出去也許有一線生機。鬼王陳青也許還能拼一下,遇到鬼皇,不用靠近就會被秒殺,只得悶頭逃命。

終於要衝出石林,三人臉上都露出喜色,卻看前面有個土堆,土堆旁是個大坑,還不斷有土從大坑裡被扔出來,三人眼睛爆鼓的咒罵出口,只得向兩旁繞去,更讓人傻眼的是,當快速靠近霧氣不再影響視線,周邊竟然出現大大小小不少的坑!

「屍姬,給我跳過去~」

在繞已經來不及了,陳青大喝出口,到大坑邊緣的屍姬腳下發力高高躍起,陳青低頭下望,只看到坑底一個男子正拿著鐵鏟,張著大嘴看自己,這人他認識,竟然是石驚天。

「鬼皇來了,跑啊!」

陳青早就顧不上用偽裝的聲音,大吼聲傳進石驚天的耳中,讓他的眼珠子都暴鼓出來,慌亂的從自己挖的大坑裡爬了出來,就看到陳青已經跑進了霧氣中,再一回頭悲催的發現,鬼皇已經近在眼前。

等於挖坑埋了自己,為了點礦石就要丟命,石驚天的心情無法表述,悲憤的大吼一聲。

「我跟你拼啦!」

大吼的同時,體內陰鬼脫體而出,陰鬼是一切鬼魂的剋星,或許還有一拼之力。這時的陰鬼身上冤魂足有上百,它們無聲的掙扎哀嚎著,沖著鬼皇就沖了過去。

「白痴,跑啊!」

身後傳來吼聲,脖領子被人拽著倒飛,陳青竟然掉頭來救,聽出他聲音的石驚天生出一絲感動,可仍是掙扎著大叫。

「別管我,要死我也的跟我的陰鬼死一起。」

石驚天為了陰鬼付出了太多,掙脫陳青的手掌,一個鬼臉又從體內鑽出,大喊著沖向鬼皇。

「混蛋啊你!」

看到這一幕,陳青的眼角崩裂,咒罵著從鬼姬身上跳下,也發起了衝擊。

陰鬼的樣子引起了鬼皇強烈的好奇,又開始了貓戲老鼠,似乎也怕被咬到,抬手虛按,讓陰鬼身上的冤魂一個個呲牙咧嘴,就是離著數寸咬不到,接著另一隻手做出個向外拽的姿勢,一個冤魂從陰鬼體內生生的被拽了出來,那是一種無法忍受的痛楚,疼的陰鬼仰天慘叫。

「啊……」

鬼皇揮手間就把石驚天慘叫著打飛,接著研究起手中改變了形態的冤魂來,看是看不明白,最好的辦法就是吃掉,張開足可吞下人頭的大嘴,一口就把那冤魂吞了下去。

而陳青眼看到石驚天被打飛,滾了數圈后爬起來又撲到在地沒了動靜,一咬牙,讓屍姬擋在身前,自己繼續前沖。

「嘔……」

嘔吐聲從鬼皇口中發出,那陰鬼身上扯下來的冤魂很不合胃口,凝結成實體的鬼皇想要吐出來,可卻卡在了肚子里,那冤魂竟然在裡面亂咬。一見這招有用,無法靠近的陰鬼也拼了命,竟然硬撕扯下自己身上的冤魂就扔了過去。

數個冤魂撲到鬼皇身上啃咬,疼的鬼皇把那些鬼魂一個個捏爆,更是身手切開自己的肚子,要把身體里的那個鬼魂殺死。這時候陳青和屍姬到了,屍姬手中出現數朵魂力組成的花朵,這些花朵帶著屍氣就飛向鬼皇,重重的擊打在身上,鬼皇的身體突然變得虛幻,讓魂力鮮花透體而過,沒給它造成多大傷害。

「桀桀桀……」

打散了屍姬的攻擊,鬼皇怪笑著從體內抓出那冤魂捏爆,一隻手突然變長狠狠擊中屍姬胸膛,把裡面的內臟生生絞碎,屍姬吭都沒吭一聲就在倒在地,露出身後的陳青。 轉眼間屍姬和陰鬼同時身死,石驚天也不知死活,被定住的陳青心裡如墜深淵,臉上露出苦笑,看來又要死一次了,但願別死的太難看!

從始至終都沒後悔過來救石驚天。上一世被石驚天救過一次,他永遠都記在心裡。

好像還沒那麼慘!

隨著陰鬼被捏爆,眼前的一幕又讓陳青心中充滿希望。只見陰鬼只有上半身徹底泯滅,剩餘的下半身竟然強大的力量擊散,變成數十個冤魂,亂叫著就撲到了鬼皇身上。

鬼皇的慘叫響起,顧不得擊殺陳青,其中一個冤魂張開大嘴,狠狠咬在鬼皇的左手腕上,咬住就不松嘴的來回亂扯,見咬不斷,這才松嘴,仰起頭把嘴張到最大,猛的往下一用力,再次狠狠要在手腕上。

鬼皇又是一聲慘叫,放棄了對陳青的控制,雙手開始一起撕扯身上的冤魂。

「死吧你……」

一獲得自由,陳青根本不逃,大吼著抓住了鬼皇的雙臂,雙腳也踩住了它的腳背,鬼皇受到攻擊的部位開始變的虛幻,可這對陳青無用,陳青四肢上的惡鬼頭顱狠狠的將鬼皇的四隻咬住,滅魂之力瘋狂的湧入鬼皇體內。

鬼皇發出更大聲的凄厲慘叫,張嘴就要吸掉陳青的靈魂將其殺掉,可卻看到陳青的頭顱冒出的魂力也變成惡鬼狀,惡狠狠的撞了過來。

「嘭!」

頭槌正中鬼皇張開的嘴,立刻砸的變了形,整個身子要往後仰,卻被陳青拽了回來,接著又是一個頭槌。

「嘭嘭嘭……」

連續的頭槌,陳青鐵了心要把鬼皇的腦袋砸爛,自己也被震得頭暈眼花,而那些趴在鬼皇身上撕咬的冤魂,感受到了滅魂之力,全都驚恐的跳下來,就像一對人頭般滾落在地上,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陳青也不知道自己用頭槌砸了鬼皇多少下,只知道不砸下去,自己必死無疑。直到狂暴的滅魂之力返回,引得經脈漲裂,身體像炒豆子般連續爆響,眼一黑暈了過去。

而這時的鬼皇愣是讓滅魂之力絞碎了一半,鬼魂本就是靈魂體,皇級境界大半的能量隨著滅魂之力進入陳青體內,硬生生把他撐暈了!

倒地的鬼皇殘軀開始蠕動,就算沒了一半也沒死去,只是元氣大傷需要回復,可它沒機會恢復了,地上一直觀看的三十多個人頭形冤魂,一見讓它們懼怕的滅魂之力消失,立刻撲到鬼皇殘軀上撕咬吞吃,一個個表情興奮無比,就像是參加了一場饕餮盛宴。

陳青在身體的劇痛中幽幽的醒來,首先感覺身下很軟,似乎墊著東西,睜開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堆篝火,篝火旁有人正在添柴,還有倆人在看著火堆發獃,旁邊是恢復人形的陰鬼正和一具殭屍大眼瞪小眼,看來誰都不服氣。

「你醒啦,喝水不?額……用不用我喂你?」

有人發現了陳青醒來,遞過來一個水囊。陳青見是一臉慘白一副傷勢未愈樣子的石驚天,沒好氣的一翻眼皮,慢慢支撐起身子搶過水囊,打開蓋子狂灌了幾口。

「用殺他倆滅口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