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君璟墨聲音有些沙啞,聽著像是中年男人的聲音,再加上他臉上的偽裝,看上去活脫脫的就是個四十來歲,容貌看著不錯的富家老爺。

君璟墨問道:「這位官爺,不知道你們攔著我們有何事?」

那幾個官兵並沒跟他說話,而是直接走上前去。

領頭的那個是個身材瘦高的人,長著一張馬臉,下巴削尖,一雙眼睛掃過君璟墨后,就直接說道:「我等奉命追捕朝廷要犯,嚴查過路行人。」

「讓馬車裡的人全部下來,接受檢查。」

「怎麼又要查?」

君璟墨聞言眉心緊皺,伸手將車帘子徹底掀開,然後就露出了坐在裡面姜雲卿來。

君璟墨嘴裡嘀咕了來幾聲,卻還是先撐著項勇的手下了馬車,然後轉身扶著姜雲卿一起下來,等到在地上站穩之後,君璟墨才聲音微啞的說道:

「剛才我們在來的路上已經遇到好幾撥檢查了,怎麼又來了,到底出了什麼事兒?」

他說話間也沒去等那些官兵回答,聽到身後傳來一聲輕咳之後,他就立刻回頭扶著姜雲卿的手,急聲道:「夫人,你怎麼咳嗽了,可還是很不舒服?」

姜雲卿的臉色有些蒼白,眼中更滿是疲憊驚嚇之色,搖搖頭說道:「我沒事。」

君璟墨頓時陰沉了臉:

「什麼沒事,你本來就不舒服,只想著能快些到中州尋個大夫替你瞧瞧,可是他們這一路上又是設卡又是搜查的,剛才不到十里路就查了四次了,還讓不讓人好好走了?!」

君璟墨眼底帶著怒色,臉色十分不好看。

「說是搜查什麼逃犯,可既然是逃犯哪有這麼大大咧咧坐車前行的。」

「更何況老爺我長得這般周正,哪裡像是什麼逃犯了,這些人還好,還知道提前打個招呼,可是之前在茶寮那邊的那些人簡直就是土匪。」

「連句話也不說,招呼也不打,上前便來掀馬車,平白驚了馬不說,還差點摔傷了你。」

「好在項勇反應快,扶了咱們兩一把,否則他們要真是傷了你,我跟他們沒完,我定要去皇城告他們去,讓他們滿門上下給你償命……」

君璟墨說的氣憤,而周圍那些官兵也都是臉上沉了下來。

姜雲卿見狀伸手拉了他一下:「好了老爺,他們也不是有意的,這些官爺也是奉命行事,您就少說一句,等查過了咱們再走就好。」

說完之後,姜雲卿拉著君璟墨的手朝著那些官兵虛弱笑了笑。

「各位官爺,我家老爺性子急,又太過擔心我身子,所以才會一時急躁了些,還請各位官爺見諒一、二。」

「徽羽,去取些碎銀子過來,請各位官爺喝茶。」

姜雲卿本就長得極美,此時哪怕是已經做了偽裝,瞧著像是三十多歲的婦人。

可是她氣質雍容,面色柔和,笑起來時那雙眼睛依舊格外的好看,裡頭盛滿了溫柔之色。

(本章完) 太陽照常升起。

微風吹過,樹葉颯颯作響。

青枝搖曳間,地上稀疏的斑駁光點也在不斷地晃動、變形。

靜謐的環境中時不時有飛鳥竄騰而起,撲棱翅膀的聲音。

一切都彷彿如同往常一樣,但是對於羅天來說,昨日的一番指點已經足夠讓大家對自己的形象認可起來。

「羅師兄,這是你的早點!」

衛恆笑眯眯的給羅天把飯送了過來,昨夜在他的強烈要求之下,終於是和羅天共度了一夜良宵,一覺醒來之後的溫柔簡直讓羅天大呼吃不消。

「多謝衛師弟!」

羅天乾笑一聲接了過來,卻是一碗清泉水加上魔獸的一些碎肉做的粥,還有其他的一些簡易吃食。

「這可是我給羅師兄的!」

李文哼聲道,「雖然真意沒有真的突破,但是我用來做飯的手藝卻提高了不少,這都託了羅師兄的福!」

「就你托羅師兄的福了?」

衛恆眼睛一瞪,不服氣的道:「你做飯,我給羅師兄送來,大家分工合作,職務分明,有啥不對勁的?」

「呃……你……」

李文眨了幾下眼睛,有點發懵,雖然總覺得這衛恆說話有些強詞奪理,但好像還真沒什麼不對的地方。

「羅師兄,早!」

「太好了,這樣運用起來果然更有效果,羅師兄真有你的!」

「幸虧有羅師兄指點我,不然的話可能還要卡上幾個月甚至一年半載的,我才能讓真意有所突破呢!」

幾名隊員呼啦啦的圍了上來,七嘴八舌的開始和羅天說話。

「幾位師弟先不忙高興,提升的力量要儘快熟悉,今晚我們就要和冰霜狼王對上了,切莫掉以輕心啊。」

羅天咽下了口中的早飯,很是冷靜的道。

這一波金色光點收的還算可以,速度倒也不慢,只不過這一次神目進化所需要的能量可著實不少,按現在的進度來看,恐怕自己把整個風雲衛的幾十上百號人都翻來覆去的指導十遍八遍都未必能滿。

這也太變態了吧?

羅天心中不由得升起了幾分慨嘆,實在不行只好找機會在萬風城中那幾個家族裡面找找人了。

「羅師兄說得對,這裡畢竟是魔獸的地盤,咱們可不像是在萬風城內,沒有城衛軍什麼的保護著。即便是能夠不付出代價的將這一群狼絞殺掉,也需要小心別的危險。」

衛恆一臉的深以為然。

「你這變臉也太快了吧?剛才還說手到擒來呢,就當是林中兩日遊了……」

鄭功德不無鄙夷的說道。

「你懂什麼?羅師兄說的話,那自然就是對的!」

衛恆不以為恥,反而是格外的理直氣壯。

在眾人的笑鬧和熟悉力量的過程中,這一個白天很快便是過去了,並沒有人再來和羅天請教關於修鍊的問題。

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是再有所進步,也不可能直接讓實力就能完滿圓潤的發揮出來,還不如先將剛剛掌握的部分給習慣,夜晚的戰鬥也才能更有把握。

夜晚的時間,很快便是到了。

沒有人再說話,甚至連昨夜的火堆都徹底的摒棄不用,風雲衛第一小隊傾巢而出,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態都極為飽滿,如果不出現意外,被四階魔獸襲擊的話,還真不需要火焰什麼的驅逐其它魔獸。

看看月將中天,花天擇緩緩的站起身來:「衛恆,地形和路線探查的清楚了吧?」

「清楚了。」

沒有了往日的嬉笑,衛恆此刻的神色格外認真。

「李文,開始吧!」

花天擇的聲音,一如既往的鎮定。

「大家跟我來!」

李文的目光掃視著在場之人,叮囑道:「稍後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音,按照之前的安排,隊長暫時按兵不動,羅天守住谷口,我策應四方,衛恆和韓張天明纏住狼王,剩下的人先儘快解決其他狼,最後再將狼王殺掉!」

之所以是特意將羅天安排守住谷口,是因為這是羅天第一次正式出任務,團隊配合的話恐怕還不太默契,而且實力也是最低的,自然不適合立刻涉嫌。

等有過幾次經驗之後,說不定就可以和韓彬一樣,能夠獨當一面了,或者是真正的參與到團隊作戰當中來。

只是現在,羅師兄還不行。

「出發!」

李文一聲低喝,便開始帶著隊伍按照既定的路線行去。

其餘之人則是魚貫而行,前後兩人之間約摸隔出兩三米的距離。

不多時,便是接近了谷口。

「停!」

李文忽的開口。

不過片刻之間所有人的腳步便即頓住。

「前面便是那群狼集合的山谷,大家動作不要太大!」

斜刺里忽的一個人影閃過,卻是今天下午就被李文派過來的王雷,負責在這裡盯住冰霜狼群的動向。

「好,走!」

李文抬頭看看天上的一輪圓月,知道時間快要到了,便不再猶豫。

這山谷的谷口便是不小,足有十多米的距離,而內中的面積就更是不小了。

雖然狼是一種嗅覺極為敏銳的動物,但是不知為何,第一小隊的成員到了谷口之後,這些冰霜狼都沒能反應過來,而是在狼王的帶領下,面向一塊谷中的巨石,宛若朝聖般。

原本已經做好了被發現的準備,可是如今這幅場景,卻是讓人有些不安。

只見這冰霜狼皮毛雪白一片,似是不含有半分雜色,顯得極為漂亮,而最為普通的冰霜狼都有著兩米多的體長,還不算尾巴在內。

至於最前方的狼王,體長竟是有三米開外,估測著身高怕是也有一米以上,看上去就極為的不好對付。

一隻狼王,十三隻普通的冰霜狼魔獸。

而就在此時,月滿中天!

「嗷——嗚——」

天上的金盤到達了今夜最圓最亮的一刻,冰霜狼群所有成員忽的揚起了腦袋,對著天上的圓月開始發出長嘯。

月芒灑下,落在冰霜狼的身上,竟是散發著淡淡的異光,將這些冰霜狼的流線型身姿映襯的極為漂亮。

銀狼嘯月!

靜謐的森林之中,忽然想起狼嘯之聲,頓時驚起了無數飛鳥撲撲愣愣的忽閃著翅膀離開樹木,而周圍的蟲鳴則更是戛然而止,再無聲息。

羅天看得頗有幾分陶醉,但是心中卻清楚,一旦官道之上的行人被這些冰霜狼襲擊的話,恐怕是一塊完整的骨頭都難以留下來。

肉食性魔獸吃人,這對它們來說和吃普通的魔獸沒有任何區別。

而人類修士能做的,就是見多少殺多少。

而就在這時,那些狼群面對著的巨石之上,竟是有一棵樹狀的植物飛快的生長起來,主幹不斷地朝上延伸,枝丫更是伸展開來,而最後卻又朝著最中間生長過去。

而這些枝丫的聚集之處,則是有一枚在月芒下散發著淡淡白光的果子。(未完待續。) 第2022章搜查(三)

姜雲卿說話時語氣溫溫柔柔的,帶著病弱的虛弱,笑起來時臉色也微微蒼白,那般柔弱的模樣,讓得剛才因為君璟墨的話而生出惱怒之心的官兵火氣都是忍不住降了下來。

別管是年老的或是年輕的,世人對於長得好看的人總會多幾分寬容。

更何況姜雲卿的言語妥帖,說起話來時讓人十分舒坦,而且她言行舉止還有穿著打扮,想象也知道不是什麼尋常之人。

那些官兵也不是沒眼光的人,雖然挺惱怒對面那「老爺」剛才嘴裡的話的,可是瞧見姜雲卿給了台階下了,不僅攔著那男的不再叫囂,還讓丫環給了銀子給他們「壓驚」,讓他們去喝茶。

他們也不會當真緊追著不放,無緣無故的得罪人。

那幾個官兵看了眼前兩人一眼,很快便移開了目光,那領頭的官兵說道:「我等奉皇命搜查逃犯,所以才會攔路設卡,這位夫人是明白人,我等也無力違抗上面的吩咐。」

姜雲卿柔和笑了笑:「這是自然,官爺請便就是。」

那人聞言連忙道:「夫人心善。」

他說了句后,就扭頭對著其他人說道:

「你們幾個,去檢查一下馬車裡面,你們幾個查查這些人,看有沒有逃犯的下落。」

「仔細著些,別弄壞了這位老爺和夫人的東西。」

「是,頭兒。」

其他那些官兵連忙應聲之後,便紛紛上前,一些負責掀開馬車帘子,檢查馬車內外,而另外一些人則是挨個的檢查著姜雲卿他們隨行的護衛和那些隨從。

比起之前強硬的態度來說,他們的手腳無疑都輕了許多,不僅沒有弄翻車裡的東西,就連巡查那些個侍衛時神色也還算是客氣,只是讓他們站好了之後,跟著手裡的畫像一一比對,卻未曾如同面對著其他人那樣動粗。

下令的那人見狀之後,這才扭頭對著君璟墨兩人問道:「不知道二位是哪裡的人,去中州做什麼?」

君璟墨眉心緊皺,像極了忍耐的模樣,旁邊姜雲卿伸手拍了拍他的手像是在安撫。

君璟墨像是被自家夫人壓了脾氣的妻管嚴一樣,收斂了一些怒氣,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我是昌城徐家的長子徐東方,這是我夫人蔣氏,她乃是中州之人,這次我陪我夫人來中州是來探親的。」

見那些官兵在馬車上敲敲打打,似乎是在察看馬車上有沒有隔層。

君璟墨神色不耐的說道:「官爺,那馬車沒什麼夾層,就是尋常的馬車罷了,而且我們徐家上上下下都是老實本分的生意,我姑奶奶更是陸家的女兒,和皇城陸家也有姻親。」

「我和我夫人這次來中州,主要就是為了尋親的,我們根本不知道什麼逃犯,也斷然不會做出什麼窩藏逃犯的事情的。」

那人剛開始聽著君璟墨說起「昌城徐家」的時候,並沒有將君璟墨的話放在心上。

畢竟中州離昌城太遠,而且昌城也不算是什麼特別繁盛的地方。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