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君橙舞說的話,豈能如同兒戲一般,隨意更改,就算對面不是良人,她也認了,大不了保持名義上的夫妻關係好了!

「你,定個字艱難的從君橙舞嘴裡道了出來。

「好吧,我們先出去吃點東西吧,我讓花溟熬了些湯,你昏迷了一個多月,不能吃太硬的食物!」蕭寒收回眼神說道。

「我不餓,你去吃吧。」君橙舞坐在床邊,有些黯然傷神道。

「好吧,我讓人給你送過來,喝不喝隨你!」蕭寒起身道。

飯廳中,花溟已經整治了七八個菜,還有一壺酒,看到蕭寒一個進來,花溟有些驚詫:「小舞呢?」

「她不餓,我們吃吧。」蕭寒不客氣的在花溟身邊坐了下來,拿起酒壺就給自己到了一杯酒,端起來一飲而下。

「是不是吵架了?」花溟問道。

「沒有,好好的,我幹嘛跟她吵架?」蕭寒夾了一筷子菜肴王嘴裡送到。

「那小舞幹嘛不過來?難道是因為氣息的問題?」

「大概是吧,剛剛突破,不能夠完全收斂,很容易被人察覺的,估計是在熟練自身的力量呢!」蕭寒道。

「我去看看?」花溟起身道。

「沒那個必要,堂堂玄門公主,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你害怕她會有事不成?」蕭寒將花溟一把拽了下來道。

「我看就你這臭嘴,一定是把人家個得罪了!」花溟斷言道。

「我說了,沒吵架,我也沒有得罪她,是她自己心裡有事兒。」蕭寒道。

「她剛剛傷愈,又突破了,該高興才是,能有什麼事兒?」花溟狐疑道。

「你就別瞎操心了,沒事的。」蕭寒道。

「看的出來小舞還是挺喜歡你的,你可別辜負了她!」花溟突道。

「噗!」蕭寒一口酒差點沒把一桌的菜肴給污染了,「你,你說什麼?」

「你一個大情聖沒看出來嗎?」花溟怪異的眼神問道。

「看出什麼了,不就是看了她的身體,要負責唄,很簡單的一件事!」蕭寒不在意的說道。

「我要是小舞,就該一劍殺了你,這樣就不用擔心清白沒了,還不用你負責了!」花溟哼哼說道。

「你捨得看著我被人用劍砍了?」蕭寒嘿嘿一笑,問道。

「說正經的,沒跟你開玩笑,你打算如何安排小舞,帶她一起去魔獸之城嗎?」花溟問道。

「嗯,人都醒了,丟在格林小鎮實在不妥,她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出事,會給我惹**煩的。」蕭寒正色道。

「魔獸之城可是關係你的將來的前途命運,你向讓她知道這個秘密嗎,她可是還有另外一個身份?」花溟道。

「該知道的,始終會知道的,現在不過早一點知道而已,雖然我對君橙舞並沒有太深的感情,但我知道她不是一個多嘴多舌之人,至少目前還是可以信任的,況且魔獸之城的秘密也怕是遮掩不住了,精靈一族會放過我這個奪走了他們巨大利益的敵人嗎?」蕭寒苦笑道。 第五百八十八章:風神殘部(三)「這件事我不管,你拿主意就好了。」花溟聽了之後,略微平淡了說道。

「對了,那個黑寡婦都招供了嗎?」蕭寒問道。

「還沒有,這女人的倒是挺硬氣的,要不是不能動用魔界的手頓,估計她現在早已經招供了。」花溟道。

「魔界手段咱們暫時還是少使喚微妙,等通道開啟之後,那就問題不大了。」蕭寒提醒花溟道。

「嗯,桑昆已經將她移交給了狂雷,我想過了今夜,她的嘴也該張開了!」花溟嘴角泛起一絲陰冷的笑容,就算蕭寒看慣了,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絲不寒而慄的感覺,魔族的女人就是不一樣,花溟本來就冷,一動起手段來,那是更冷,而紫鏡則是媚,媚中透著一絲陰寒,隱藏的很好,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而流香則是傲,她身為魔界四大公主之首,確實有足夠自傲的本錢。

三個魔女各有各的特點,不過他最愛是紫鏡的百依百順,最喜歡的是花溟的主動誘惑,這才叫真正的冰火兩重天,而又愛又恨的就是流香了,這個女人讓他嘗到了野性的狂野之美,征服這樣一個女人,讓她死心塌地,也算是一個男人的夢想!

不過流香真的是死心塌地的跟自己的話,那也許就少了很多趣味了。

好男人也會喜新厭舊,現代地球有一個名詞,叫做審美疲勞。

「明早,我們就離開了,小夜怎麼辦?」花溟問道。

「交給桑昆看管,你有魂珠在手,暫時不會有事!」蕭寒道。

「萬一她將消息透露給精靈族上層呢?」 朕被心尖寵厭惡了 花溟問道,雖然魂珠可以控制小夜,可不等於小夜就不能夠將消息傳回族內,魂珠是沒有能力控制一個人的思想的,否則,也沒有人願意在加入任何一個家族的時候,將自己的一絲靈魂貢獻出來,製成魂珠了,魂珠的目的只是最終手段,一種威懾,一旦做出背叛的行為,才可用魂珠進行懲罰,也就是說魂珠控制是一種事後手段!

而現在蕭寒的目的是不能讓事情發生,消息泄露,事後就算動用魂珠,將小夜變成一個痴獃,或者殺了她又有何用?

「那你說怎麼辦,將人帶走?」蕭寒道。

「按照我的意思,你把她收了,當個丫鬟,從此她就死心塌地的跟你了,她是暗精靈一族的公主,公主失貞就等於失去繼承王位的權力,她要是告發了我們,她自己也沒有好下場。」花溟道。

「她是暗精靈的公主,能為了我背叛自己的種族嗎?」蕭寒懷疑道。

「沒有人叫她背叛,我們跟精靈一族雖然會碰上,但是現在只需要小夜隱瞞一些消息,反正我們也不會主動去找精靈一族麻煩,對不對?」花溟分析道。

「你分析的有道理,可是她畢竟是精靈族,不是人類,就算我把她那個了,你就能保證她會聽我的嗎?」蕭寒很奇怪,有道是,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還有露水姻緣一說,上了床,就死心塌地了,他不信。

「你不明白,暗精靈一族的女人只要心甘情願的奉獻出黑暗之環,那她一生中就只有一個男人,至死都不會背叛的,而且黑暗之環對人類來說還可以將自己一半的生命奉獻給對方!」花溟解釋道。

「生命共享,這有點意思。」蕭寒嘀咕道,精靈一族生命悠長,一半的活個三五百年絕不成問題,如果是修鍊有成,還能活的更長,對於生命共享,他倒是不稀罕,自己現在的壽命,保守估計也有一萬年以上,小夜頂多也是聖階下品,生命也就一兩千歲左右,這點壽命對蕭寒來說,不算什麼。

倒是那個至死都不會背叛,這就有點玄乎了,難道結合之後,就能讓人永不背叛的事情嗎,除非是什麼契約的力量作怪,否則這太不可思議了。

「獻出黑暗之環之後,小夜心裡的秘密就會對你敞開,到時候她心裡一舉一動,你都會知道,而同時,你的想法她也會知道,但是你的修為遠高於她,又會讀心術,所以完全可以對她隱瞞你心裡的想法。」花溟繼續解釋道。

「也就是心靈共通?」蕭寒驚訝了一下,連生命都共享了,這心靈共通也不算什麼了。

「是的,而且只要雙方心念一動,就可以感知對方在存在,因為你的修為高出小夜整整一個大境界,所以你可以隨時監控她,而她除非進入神級,否則是不能探知你的所在的!」花溟道。

「也就是說現階段,我可以完全控制她,而等到她突破神級之後,她就能隨時找到我了?」蕭寒道,「還能知道我心裡想什麼?」

「理論上是的,我也沒有見過得到暗精靈一族奉獻黑暗之環的具體情形!」花溟道。

蕭寒閉上眼睛,手指輕輕的敲動桌岩,有規律的聲音彷彿一聲聲都敲在站在門外隨時傳喚伺候的小夜的心臟之上!

也許她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就在裡面這個男人的一念之間。

權衡得失,現階段是有好處的,至少可以控制小夜,讓她暫時不能輕舉妄動,但是將來就不好說了,他可不相信會因為獻出了黑暗之環,她就對自己死心塌地,不惜背叛自己的族人,要知道他跟精靈一族已經有利益上的衝突了。

如果沒有利益衝突,這未嘗不可以這麼做,對於未知的事情,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蕭寒一般都不會輕易嘗試的。

這就跟打仗一樣,存己才能傷敵,一旦這個小夜修鍊進入神級,自己對她豈不是毫無秘密可言,就算她們有親密的關係,也不見得會幫助自己對付自己父母一族!

如此一來,豈不是泯滅了人性!

泯滅人性的事情他做不出來,但是又找不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這令人有些傷腦筋!

關鍵還有一條,精靈一族對不平等契約免疫,也就是說任何人都不可以跟精靈一族簽訂奴役的契約,蕭寒想要用奴僕契約控制小夜,基本上成了空談!

平等契約倒是可以簽訂,但是平等契約內沒有不得背叛這一條款。

夫妻契約!

蕭寒想到了,如果跟小夜簽訂夫妻契約,那小夜豈不是不能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情?

夫妻契約是平等契約中唯一一個有強行的不能背叛對方的契約,屬於蚩尤首創!

但是這個契約只能在蚩尤的主持下才能進行!

這一次迴風城,第一件事就是助義父蚩尤脫困,雖然他還心中有些忐忑,放出蚩尤這個大魔神會有什麼後果,可神王那個傢伙他更沒有好感,歷史都是勝利者書寫的,蚩尤真的跟歷史記載的那麼殘忍好殺這還不清楚,反正他對自己很不錯,更別說魔尊項羽是他景仰的英雄豪傑,有這樣的師兄,蚩尤最多也就是性情暴烈了些,絕不像史書上記載的那麼不堪,又是一個被歷史醜化的形象!

其實在兇惡的人,也是有一絲可取之處的,就拿兇殘的豺狼來說,對待自己的孩子總不至於向對獵物一樣的,虎毒不食子,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蚩尤是個失敗者,在爭奪天下的遊戲中他敗了,並不是等於說他就是一個壞人,成王敗寇,這其中又有多少是說的清楚的呢?

但是蚩尤還困在風馬湖底,除非帶小夜去風馬湖底,才能讓蚩尤幫他締結夫妻契約,但是小夜是不能輕易離開格林小鎮的,不然精靈一族必然會發現薇薇安失蹤,這裡靠近魔獸森林,精靈一族在這裡必然會有很多眼線,尤其是真正的精靈跟半精靈混在一起,很容易隱藏身份,薇薇安身份特殊,又是暗精靈一族的公主,一舉一動必定牽動了諸多目光。

恐怕暗精靈女王不放心女兒在外面,暗中派了人保護都說不定。

所以絕對不能帶走薇薇安,更加不能破了她的身子,就算薇薇安真的原意奉獻黑暗之環,也對他死心塌地,但一旦破了身子,那絕對是紙包不住火的,這麼做反而會保不住秘密,而且也會害了薇薇安,花溟只考慮如何控制薇薇安,卻忽略了一旦動了薇薇安,精靈一族馬上就會知道!

格林小鎮中半精靈人很多,其中肯定會有精靈一族的暗樁,精靈一族並不信任半精靈,一般情形下或許會指示半精靈去做,但如果是緊要的事情,她們信任的還是自己族人!

「小夜既然能夠被派到格林小鎮來,又是暗精靈公主,也許這是精靈族對她的一種歷練,從她被我們帶走已經一天一夜了,居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你不覺得奇怪嗎?」蕭寒反問道。

「是有點奇怪,不過這也許是小夜暗中下令,不讓她的手下輕舉妄動!」花溟解釋道。

「也許是這樣,她沒有對你明言嗎?」蕭寒問答。

「我只是讓她處理了一下自己的事情,她沒有對我具體稟告什麼!」花溟道。

「告訴桑昆,讓他監視小鎮中所有曾經跟小夜接觸過,有可疑的人,必要的時候,可以先斬後奏!」蕭寒斷然下令道。

「我明白。」花溟點了點頭,她也同意蕭寒這樣的做法。

「你去叫小夜進來,我有話要對她說!」蕭寒仔細想了一下,覺得有必要單獨跟這個小夜談一談!

「好!」花溟起身往外走去!

片刻之後,小夜,也就是暗精靈公主薇薇安低著頭,有些惶恐的邁著小步走了進來。

「坐,我不習慣仰著頭跟人說話。」蕭寒道。

薇薇安挨著凳子,只坐了一半,身子微微前傾,有些拘謹微微抬眼望了蕭寒一下。

「薇薇安,以你的聰明才智,此時此刻也應該猜到我的身份了!」蕭寒微笑的問道。

「婢子冒昧,大人是否姓蕭?」薇薇安畢竟也非一半的女子,稍微定了定心神,口齒微吐問道。

蕭寒沒有開口,但是點了點頭。

「大人果真是那在獸人帝國擊敗獸人三公主的西域梟雄風魔蕭寒?」薇薇安瞪大眼珠子問道。

「怎麼,我離開大陸大半年了,想不到名號居然已經這麼長了!」蕭寒微微一笑,神情甚是有些自得。

「聽說你跟火龍族的老族長在東海龍島比武,結果兩敗俱傷,事後都失蹤了,可是真的?」薇薇安神情有些激動的追問道,身體離開了凳子,微微前傾。

「看來薇薇安你在精靈一族中身份不一般呀,此等消息恐怕沒有多少人知道。」蕭寒微微一笑道。

「不敢欺瞞大人,婢子是精靈一族暗精靈一族公主!」薇薇安道,她知道,自己就算再三隱瞞,以蕭寒的能力想要查到她的身份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因為有些事情對很多人來說,可能窮極一生的力量都不能做到,但是對於某些人來說,那就是抬手瞬間的事情!

風城蕭寒這股新興的勢力自然得到了精靈一族充分的關注,薇薇安更是察覺到格林小鎮跟風城之間有著某種不同尋常的聯繫,所以刻意的了解了一下,加上她高貴的身份,自然比一般人要知道的多多多了。

龍島海域發生的事情雖然並沒有刻意的對外隱瞞,也隱瞞不了,當時那麼多人親眼看到蕭寒跟火龍王燭融激戰,兩人雙雙失蹤,這在大陸上層之間並不是什麼秘密,但是每一個階層跟另外的階層都是保持著一種隔閡的,蕭寒這個層次發生的一些事情,一般情況下只會在他們這個層次流傳,向下流傳的可能性很小,一般就算知道了,也沒有人敢隨便私自外傳。

「原來你還是一位公主殿下,我倒是失敬了!」蕭寒呵呵一笑,他早就知道薇薇安的真實身份,桑昆對於薇薇安這種在格林小鎮有影響力的人怎麼會調查一下底細呢?

「我雖然是公主,可我們暗精靈一族卻是能者居上,如果我沒有匹配的能力,就算我現在是公主,將來也會變成一個普通的暗精靈的!」薇薇安道。

「哦,你是公主,起點比別人高,天資也不錯,只要努力,應該沒有人能夠超過你的。」蕭寒道。

「我的天賦在暗精靈一族只能算是中等偏上,比我天賦高的人有很多,我的母親要不是暗精靈女王,同等條件下,我根本沒有競爭的機會!」薇薇安道。

「是嗎,你的資質在我們人類中可算得上是天才了,還有人比你天資還高嗎?」蕭寒略微驚訝的問道。

「那當然,我們精靈一族可是上天的寵兒,就算不好好修鍊,成年之後都可以比得上你們人類的大劍師或者高級魔導師,如果稍微努力一下,聖階基本上沒有問題!」薇薇安自豪的道。

「恐怕言過其實吧,若是十幾萬年前,你說這話我相信,現在的話怕不可能吧?」蕭寒搖頭一笑,這丫頭是在吹牛皮呢,還是向自己施加壓力呢?

雖然他不太了解現在精靈一族的情況,但是絕對沒有薇薇安說的這麼誇張,要是這樣的話,精靈一族豈不是神級滿街走,聖階遍地走,那一統蒼茫大陸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哪裡需要歸宿在魔獸森林裡苟延殘喘?

薇薇安臉頰訕訕一紅,這話平時聽族裡的長輩說多了,加上自己身份尊貴,接觸都是精靈一族的貴族高手,對下面普通族人的情況也只能說是一知半解,這一次派到格林小鎮,主要也是為了歷練一番,溫室里的花朵是經不起狂風暴雨的。

「罷了,我來問你,格林小鎮中你一共有多少名手下?」蕭寒一抬手問道。

薇薇安猶豫了一下,欲言又止。

「怎麼,這很令你為難嗎?」蕭寒聲音微微加重了三分道。

「不是的,婢子已經是蕭大人的人了,這些應該早點告訴大人的,但是,婢子也只是知道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是婢子不知道的,所以……」薇薇安解釋道。

「可是幽影那部分?」蕭寒緩緩問道。

「蕭大人知道幽影,是了,婢子明白了,蘇菲亞姐姐在蕭大人上一次離開格林小鎮之後就失蹤了,看來她是被蕭大人帶走了!」薇薇安吃驚道。

「薇薇安,聰明人應該明白秘密說出來與不說出來會有兩種不同的結果。」蕭寒微微一笑。

「蕭大人……」薇薇安聞言,頓時嚇的臉色發白,她是聰明人,豈能不明白,秘密被宣諸於口,那就是不是秘密了,而知道秘密的人往往是沒有好下場的。

「放心,既然你已經是我蕭家的婢女,斷不會無故對自己人下手的。」蕭寒嘿嘿一笑,對緊張無比的薇薇安道。

「蕭大人意思是我的命運將會跟蘇菲亞姐姐一樣?」薇薇安努力冷靜下來問道。

「那你想怎麼樣呢?」蕭寒玩味的問道,「命運有時候是自己可以選擇的。」

「我真的可以選擇嗎?」薇薇安吃驚的望著蕭寒。

「當然,不過要在我劃定的範圍之內!」蕭寒道,「因為你現在是我的人,我的人就只能在我的範圍里選擇!」

「那蕭大人給婢子什麼選擇?」薇薇安問道。

「第一條路,留在格林小鎮,你手下聽話的人留下,不聽話的全部清理掉,聽我的話,給我做事,不得有任何的背叛,還有,關於我的我的一切你都不得向精靈一族透露半個字,其他的,我不管!」蕭寒道。

「那第二條呢?」薇薇安下意識的問道。

「跟你的蘇菲亞姐姐一樣,從此消失!」蕭寒一笑道。

「蘇菲亞姐姐死了?」薇薇安嚇的花容失色,跌坐於凳子上道。

「消失就是死亡嗎?」蕭寒哈哈一笑,「你這丫頭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不過怎麼說田中朗都是公安局局長,真的要是因為這事就給慌亂起來的話,那是沒有可能的。

「你是誰?」田中朗沉聲問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現在有你感興趣的東西。」蘇沐平靜道。

「我感興趣的東西?」田中朗皺眉道。

「你要是沒事的話現在就出來吧,我在你們小區外面等著你。還有順便給你說下,我就是讓田生恨之入骨的人,還有就是我將田生給廢掉的。現在田生應該正躺在醫院中,所以說你要是想知道我是誰,想要給他報仇的話,最好現在就站出來。稍微遲點,我都不會再給你見到我的機會。」蘇沐淡然道。

說完這話蘇沐就直接掛掉電話,蔡青是不知道蘇沐這樣說田中朗就會出來。在她看來蘇沐越是這樣說,結果應該越是相反才對。怎麼在他的心中,越是這樣對田中朗呵斥,反而是能達到目的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